打印

马太亨利圣经注释 - 约翰福音注释

19:19-30

 

彼拉多又[用牌子]写了一个名号,安在十字架上;写的是:“犹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稣。”有许多犹太人念这名号,因为耶稣被钉十字架的地方与城相近,并且是用希伯来、罗马、希利尼三样文字写的。犹太人的祭司长就对彼拉多说:“不要写‘犹太人的王’,要写‘祂自已说:我是犹太人的王。’”彼拉多说:“我所写的,我已经写上了。”兵丁既然将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就拿祂的衣服分为四分,每兵一分;又拿祂的里衣,这件里衣原来没有缝儿,是上下一片织成的。他们就彼此说:“我们不要撕开,只要拈阄,看谁得着。”这要应验经上的话说:“他们分了我的外衣,为我的里衣拈阄。”兵丁果然作了这事。

 

站在耶稣十字架旁边的,有祂母亲与祂母亲的姊妹,并革罗罢的妻子马利亚和抹大拉的马利亚。耶稣见母亲和祂所爱的那门徒站在旁边,就对祂母亲说:“母亲(原文作“妇人”),看你的儿子!”又对那门徒说:“看你的母亲!”从此那门徒就接她到自已家里去了。

 

这事以后,耶稣知道各样的事已经成了,为要使经上的话应验,就说:“我渴了。”有一个器皿盛满了醋,放在那里;他们就拿海绒蘸满了醋,绑在牛膝草上,送到祂口。耶稣尝(原文作“受”)了那醋,就说:“成了!”便低下头,将灵魂交付[神]了。

 

这里是基督之死一些值得注意的细节,比之前更完全阐述,渴望要知道基督并祂钉十字架的人,要对此特别留意。

 

I. 放在祂头上方的名号。请观察,

 

1. 彼拉多所写、命令安在十字架顶上的这题词本身,公告祂被钉十字架的原因,约19:19。马太称之为aitia 罪状;马可和路加称之为 epigraphe 牌子 ;约翰用原本的拉丁文名字把它称作titlos名号 写的是,犹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稣,彼拉多这样做是为了羞辱祂,就是说,祂是拿撒勒人耶稣,竟自称是犹太人的王,起来与该撒竞争,彼拉多就这样希望向该撒举荐自己,表明为他的尊荣和利益非常热心,他要把一位只是名义上王,象征的王,当作最恶劣的罪犯处理;但是神在这件事上反胜,(1.) 使之成为对我们主耶稣无罪的进一步见证;因为这是一件控告,按照它的用词,并不包含有罪。如果这是他们控告祂的一切,肯定祂就没有做什么该死或该被捆绑的事情。(2.) 使之表明祂的尊贵与荣耀。这是耶稣,一位救主,Nazoraios,那位配得称颂的拿撒勒人,分别为圣归给神;这是犹太人的王弥赛亚君王兴于以色列的那,就像巴兰曾经预言那样;为祂民的益处死,正如该亚法预告的。就这样所有这三个恶人都为基督作了见证,虽然他们本意并非如此。

 

2. 人对这题词的注意(约19:20):有许多犹太人念这名号,不仅仅是耶路撒冷的人,还是上来过节敬拜神的那些从乡下出来,从其它国家来的人,外乡人和归信犹太教的人。众人念到这名号,人站立着看被打动,它引出极多不同的反思和猜测。基督祂自己被作为记号、一个名号被立。如此多人念这名号,有两个原因:— (1.) 因为在耶稣被钉十字架的地方,虽然在城门外,却是与城相近,这表明如果距离甚远,他们就不会被带领,就不会因着好奇去到那里看,并念这名号。认识基督的途径被带到我们门口,这是一种优势。(2.)因为这是用希伯来文、希腊文和拉丁文写成,就让所有人都可以读;他们都明白这一样或另外一样的文字,再也没有什么人比犹太人是更普遍认真教育他们的儿女念书的了。这也让人更加思考,每一个人都好奇要问,如此刻意用三种最为人所知的语言公告的是什么。神的圣言是用希伯来文记载的,哲学家的学问是用希腊文记载,帝国的法律是用拉丁文写成。用这些文字的每一样,基督被宣告为王,所有启示、智慧和大能的宝藏都在祂里面藏着。神如此命定这要用三种最广为人知的语言写成,这表明耶稣基督要作万民的救主,不仅仅作犹太人的救主;这也表明每一族的民都要用他们自己的乡谈讲说救赎主的大作为。希伯来文、希腊文和拉丁文是当时那部分世界众人通晓的语言;所以这根本不是暗示圣经应当仍用这三种语言的形式保存(教皇党人希望如此),而是相反,它教导我们对基督的认识应当用万民各自的语言,在他们当中传播,以此作为这认识的正当载体,使人可以像与邻舍交谈一样自由与圣经交通。

 

3. 控告方对此的不满,约19:21。他们不愿这被写作是犹太人的王;而要写作是,祂自已说:“我是犹太人的王。”在这里他们表明自己,(1.)对基督非常仇恨和恶毒。把祂钉十字架,这还不够,他们还一定要把祂的名也钉十字架。为了给他们如此恶待祂作辩护,他们想法设法要污蔑祂的品格,把祂说成是一个篡夺祂不配的荣耀和权柄的人。(2.)愚昧地为他们民族的尊荣发热心。虽然他们是被征服受奴役的民,然而他们却极其拘泥于他们的名声,认为说这是他们的王,是对他们的侮辱。(3.) 对彼拉多非常傲慢,要麻烦他。他们不可能不察觉出他们强迫了他,违背他的心意定基督为有罪;然而在像这样如此琐碎的事情上,他们继续强求他;这就更恶劣了,虽然他们控告祂自称是犹太人的王,然而他们未能证明此事,祂也从未这样说过。

 

4. 这位审判官决心坚持这做法:“我所写的,我已经写上了,不会为迁就他们改动。”

 

(1.) 这样就是对祭司长发出侮辱,这些人想发号施令。彼拉多这样说话,看来他不愿听从他们,对他们强迫他要如此行感到恼怒,所以决心要逆他们的意;用写的这话,他暗暗嘲讽,[1.] 虽然他们自称真心爱该撒和他的统治,实际却并非如此;如果能找到一个合他们心意的人,他们是真愿意有一位犹太人的王。[2.] 一位像这样的王,如此卑微卑劣,已经是足够好配作犹太人的王;这将会是所有胆敢对抗罗马势力之人的命运。[3.] 他们控告这位耶稣,是非常不公不合情理,因为在祂身上找不出什么罪来。

 

(2.) 这样就是对主耶稣的尊荣。彼拉多决心坚持这做法,说祂是犹太人的王。他所写的,是神首先写下的,所以不能改动;因为圣经是这样写道,弥赛亚君王要被剪除,但9:26。所以这是祂真正的死因;祂死,是因为以色列的王必须死,必须这样死。犹太人拒绝基督,不愿让祂作他们的王,彼拉多,一位外邦人,坚持说祂是王,这是对后来很快就发生之事预兆,外邦人顺从弥赛亚的国度,不信的犹太人作乱反对。

 

II. 行刑的人分祂的衣服,约19:23-24 行刑用了四名士兵,既然将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已经把祂钉在十字架上,把十字架举起,把祂挂在上面,除了等祂因着极端痛苦断气,就没有更多事情可做(就像我们除了等,就做不了什么一样),当这样打发了这位囚徒,他们分祂的衣服,每人要拿相等的一分,所以他们分为四分,按照尽可能均分的价值,每兵一分;但是祂的里衣,或上身的衣服,外套或长袍,是一件奇特精巧的衣服,原来没有缝儿,是上下一片织成的,他们同意为它拈阄。在这里请观察,1. 他们对我们主耶稣的侮辱,在把祂钉十字架前剥了祂的衣服。赤身的羞辱是随着罪而来的。所以替我们成为罪的这一位承受了这羞辱,为要把这羞辱从我们身上滚去。祂被剥掉衣服,好让我们可以穿上白衣(启3:18),当我们脱下衣服时就不至于赤身了2. 这些士兵为钉基督十字架替自己取的工价。他们愿意为祂的旧衣服做这样的事。没有比这所做的事更坏的了,但总可以找到人,是足够坏,为着一件琐事来这样做。很有可能他们希望得着的,是超过祂衣服一般的好处,因为他们听说过祂衣服的繸子摸着人就能把人医治好,或者期望仰慕祂的人会为这些衣服出任何价钱。3. 他们为着祂这件没有缝的上衣所作的打闹。我们在圣经里没有看到除这以外,祂还有什么值钱或特别的东西,这件衣服也不是贵重,而是与别不同,因为它是上下一片织成的;所以外形没有奇怪的地方,而是有一种设计的简单。传统的说法是,祂母亲为祂织了这件衣服,另外还加上,是祂还是孩子的时候为祂织的,像以色列人在旷野时穿的衣服一样,没有穿破;但这是一种没有根据的幻想。士兵们认为把它撕裂就太可惜了,因为这样就拆散了,它的一片就分文不值了;他们所以愿意为它拈阄。基督落在临死前的痛苦中,他们在欢乐地分从祂强夺回来的物。人通常认为,保全基督这件没有缝的里衣这件事暗指所有基督徒应当小心,不要用纷争和分门别类来分裂基督的教会;然而一些人已经指出,士兵不愿撕裂基督里衣的原因,并不是出于对基督的尊重,而是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想自己得到整一件。如此多人大声疾呼反对教会分裂,只是好让自己可以独吞所有的财富和权力。那些反对路德脱离罗马教会的人,大大强调tunica inconsutilis—无缝的里衣;他们一些人对此如此强调,以致被称作是Inconsutilistæ—无缝派4. 在这件事上圣经的应验。大卫被圣灵感动,在那段经文中预言了基督受苦的这个细节,诗22:18。这件事如此准确回应了预言,证明,(1.) 圣经是神的话语,如此久之前就预言了关于基督的有条件发生的事件,并按照预言应验。(2.) 耶稣是真正的弥赛亚;因为在祂身上旧约圣经所有关于弥赛亚的预言已经、现在得到完全的成就。兵丁果然作了这事

 

III.祂对祂可怜母亲的照顾。

 

1. 祂的母亲陪伴着祂,直到祂死(约19:25):站在十字架旁边的,能有多接近就多接近,有祂母亲,还有祂的一些亲属和朋友陪着她。一开始他们站在旁边,像这里说的一样;但后来,很有可能士兵强迫他们站得远远的,正如在马太福音和马可福音里说的那样;或者他们自己离开。 (1.) 这里请看这些敬虔的妇人在我们主耶稣受苦时对祂温柔的爱。当除约翰之外所有门徒都离弃祂时,他们继续跟从着祂。就这样,他们中间软弱的,必如大卫(亚 12:8):他们不被敌人的狂怒或场景的可怕吓倒;他们不能救祂,或舒缓祂的痛苦,然而他们却跟随着祂,表明他们的善意。一些教皇党人的作者不信神和亵渎地解释说,童贞女马利亚站在十字架旁,所以她在祂为罪作的满足上作出贡献,不亚于祂,就这样便在我们得救的事上成为联合的中保和联合的审判者。(2.) 我们可以很容易就想象得到,这些可怜的妇女,特别是这位配得称颂的童贞女看到祂如此受虐待,这会何等让她们哀伤。现在这应验了西面的话,“你自己的心也要被刀刺透,” 2:35。祂受苦,就是她受折磨;祂在十字架上,她就是在刑架上;她的心与祂的伤口一道流血;辱骂祂人的辱骂,落在跟随着祂的那些人身上。(3.) 我们可以正当地称颂神恩典在这严重的试炼下,支持这些妇人,特别是童贞女马利亚的大能。我们没有看到祂母亲悲痛得双手使劲互相绞扭,或撕扯头发,或撕裂衣服,或发出哀号,她而是带着奇妙的镇静,站在十字架旁边,她的朋友与她一道。肯定的是她和她们得到一种从神而来能力的加力,到这忍耐的地步;肯定的是,童贞女马利亚比所有其他人都更完全盼望祂的复活,这就如此支持了她。我们不受试炼,就不知道我们能承受什么,然后我们就知道谁曾说过这句话,“我的恩典够你用的。”

 

2. 祂在死的时候温柔地为母亲作赡养安排。很有可能她的丈夫约瑟很久以前已经去世,她的儿子耶稣赡养她,她与祂的关系成为对她的支持;现在祂要死了,她会变得怎样?祂看见她站在旁边,知道她的忧虑悲伤;祂看到约翰站在不远处,所以祂安排好祂所爱的母亲和祂所爱的门徒之间有一种新关系;因为祂对她说:“妇人,看你的儿子!从今以后你一定要像母亲一样爱他。”对他说:“看你的母亲!你一定要对她尽孝顺的本分。” 从此,从那绝不可忘记的时候起,那门徒就接她到自已家里去了。这里请看,

 

(1.) 基督对祂亲爱母亲的照顾。祂没有因过度感受自己受苦,以致忘记了祂的朋友,对他们所有人的牵挂一直在祂心上。祂的母亲也许太沉浸于祂的受苦中,以致没有想到自己以后会怎样;但祂是有这考虑。金银祂都没有留下,没有财产,不动产和个人财产都没有;祂的衣服已经被士兵夺走,自从带着钱囊的犹太上吊之后,我们再也没有听到提这钱囊的事。所以除了通过祂与一位朋友的关系,祂就没有其它方法赡养祂的母亲,使用这关系,这就是祂在这里做的。[1.] 祂称她作妇人,而不是母亲,这不是出于对她任何的不敬,而是因为她已经因忧愁伤心,母亲这个词对她就会像刀割一样,就像以撒对亚伯拉罕说“父亲哪”,这话如刀割一样。祂就像一个现在不再在这世上,而是已经向祂最亲爱的人死了的人一样说这番话。祂用这看似轻忽的方式对祂母亲说话,就像祂曾经这样说过一样,为的是除去和制止祂预见的,在罗马教会中人对她不当的尊荣,仿佛她与祂联合作成买赎,有救赎主的荣耀。[2.] 祂指引她去看约翰,以他作她的儿子:“看他作你的儿子,他站在你身边,向他作母亲。”这里请看,第一,神良善的一个实例,当留意这一点,作为对我们的鼓励。有时当神把一样安慰从我们这里挪开,祂为我们兴起另外一样,也许从我们没有预料到的地方兴起。我们在圣经看到,教会失去其他儿女后要得到的儿女,赛49:21。所以让人不要因为一个池子干竭,就认为所有都失去了,因为从同一个源头而来,另外一个池子会被充满。第二,尽孝敬本分的实例,当留意这一点,供我们效法。基督在此已经教导儿女当竭尽全力,为他们年老父母得安慰作供应。大卫落难的时候,他照顾父母,为他们找到一个避难的地方(撒上22:3);同样大卫的子孙在这里也是如此。儿女在死的时候,如果父母比他们长寿,需要他们好意相助,就应当按照他们的能力,为父母作供应。

 

(2.) 祂交托在亲爱的门徒身上的信任。是对他,祂这样说,“看你的母亲!”就是说,我把她交给你照顾,你作她的儿子引导她(赛51:18);她老了,也不可抛弃她,箴23:22。在这里,[1.] 这是对约翰的尊荣,见证他的谨慎和他的忠心。万事都晓得的这一位,要不是知道约翰爱祂,就不会让他作祂母亲的守护人。被基督使用,在祂在这世上任何利益的事上受祂所托,这是极大的尊荣。但是,[2.] 这对约翰来说是一件挂心的事,是某种责任;但他欢喜接受,就接她到自已家里去了不介意麻烦或花费,或他对自己家人的亏欠,因此可能招来的恶意对待。请注意,真正爱基督的人,要欢喜有机会向祂作任何服事,或作任何祂的服事。奈斯福拉斯Nicephoras)编著的教会史卷23说童贞女马利亚与约翰在耶路撒冷生活了十一年,然后去世。其他人则说她活着,然后与他一起搬到以弗所。

 

IV. 在给祂醋喝这件事上圣经的应验,约19:28-29。请观察,

 

1. 基督何等大大尊重圣经(约19:28):耶稣知道各样的事已经成了,到目前为止已经成了,为要使经上的话应验经上的话讲到祂受苦时喝,就说:“我渴了。”就是说,祂要喝的东西。

 

(1.) 祂渴了,这一点也不奇怪;我们看到祂行路时渴了(约4:6-7),现在,就在祂旅程结束时,祂渴了。在祂经历一切辛苦充满,现在在死的剧痛中,即将完全因着失血和极端痛苦气断时,祂完全有可能渴了。地狱的折磨被说成是一种剧烈的渴,一位财主抱怨这渴,恳求一点水凉凉他的舌头要不是基督为我们承受了这渴,我们就已经被定罪落到那永远的渴中了。

 

(2.) 但祂对此发出抱怨的原因多少有一些令人感到惊奇;这是祂说过的唯一一句好像在抱怨祂外在受苦的话。他们鞭打祂,用荆棘作冠冕给祂戴上时,祂没有喊叫,哦,我的头!或者喊叫,哦,我的背!但现在祂喊叫说,“我渴了。”因为,[1.]祂要这样表明祂的劳苦,赛53:11。祂渴求荣耀神,成就救赎我们的工作,以及祂承担的这工有福的结果。[2.] 祂要这样刻意确保圣经应验。到目前为止,一切的事都应验了,并且祂知道这一点,因为这是祂一直认真留意的;现在祂想起还有一件事,现在是合适的时候成就这事。藉此显明祂是弥赛亚,不仅经上的话在祂身上准确应验,而且祂严密地关注圣经。藉此显明神真是与祂同在 在祂所做的一切事上,祂是完全按照神的话语行事,小心认真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律法和先知。在这里,第一,圣经预言了祂渴,所以祂自己讲这件事,因为祂不说,“我渴了”,这件事就无法为人所知;圣经预言祂舌头贴在祂牙床上,诗 22:15。参孙是基督明显的预表,当他杀非利士人杀人成堆,他自己甚觉口渴(士15:18);同样基督在十字架上,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掳来时,祂渴了。第二,圣经已经预言祂渴的时候,人把醋给祂喝,诗69:21。他们在钉祂十字架之前,曾经给祂醋喝(太27:34),但圣经并不是完全在那件事上应验,因为那不是在祂渴的时候;所以祂现在说,“我渴了,”再一次要喝的:那时祂不愿喝,但现在祂接受。基督宁愿求人侮辱祂,也不远看见任何预言不得成就。这应该在我们落在一切试炼之下时给我们带来满足,就是神的旨意要成全,神的话语要成就。

 

2. 请看逼迫祂的人对祂多么蔑视(约19:29):有一个器皿盛满了醋,放在那里;这很有可能是按照风俗,在所有这种性质的处决时都是这样;或者像其他人认为的那样,这是现在专门摆上,为要虐待基督,这不是他们通常给将亡的人喝的一杯酒;用这醋,他们拿海绒蘸满了,因为他们不让祂用杯喝,绑在牛膝草上,绑在牛膝草的梗上,用这举起来送到祂口里;hyssopo perithentes他们用牛膝草把它包起来,可以这样理解;或者如其他人认为的,他们用牛膝草的水与它混合,这是祂渴的时候他们给祂喝的;一滴水会比一口醋更能凉凉祂的舌头;然而祂为了我们对此顺从。我们吃了酸葡萄,这样祂的牙酸倒了;我们丧失了一切的安慰和提神之事,所以这些事情被扣下不给祂。当天不给祂一束光,地不给祂一滴水,而是用醋代替。

 

V. 祂断气时说的临终之言(约19:30:耶稣受了那醋,按祂认为合适的喝了,就说:“成了!”在这之后,便低下头,将灵魂交付了。请留意,

 

1. 祂说的话,我们可以认为祂是得胜欢喜说的,Tetelestai成了这是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一句安慰的话。 (1.) 成了,就是说,逼迫祂的人的恶毒与敌意,现在最猛烈的已经过去了;祂受了那醋,受了他们给祂的那醋中最后的侮辱后,就说:“这是最后了;我现在要脱离他们的手,在那里恶人止息搅扰。” (2.) 成了就是祂的父在祂受苦这件事上的旨意和命令现在成全了;这是定旨,祂小心确保每一笔每一划都准确成全,徒2:23。祂进入受苦中时曾经说过,“我父啊,就愿祢的意旨成全;”现在祂欢喜地说,“成了。”祂的食物就是作成祂的工(约4:34),他们给祂苦胆和醋时,这食物令祂精神振奋。 (3.) 成了,就是,旧约所有指向弥赛亚受苦的预表和预言成就应验了。祂说这话,就像是现在他们已经给祂醋喝祂就想不到在祂和祂的死之间,旧约圣经中还有什么话是有待应验的,一切话都成了;比如祂被卖了三十块钱 手脚被扎衣服被分,等等;现在这做完了。成了(4.) 成了就是说,礼仪律被废除了,要遵行它的时期结束了。实体现在临到了,所有的影儿被除去了。就在此刻幔子裂开,隔断的墙被拆毁,就是那在律法上的规条,弗 2:14-15。摩西律法的秩序安排废除了,为更美的指望开路(5.) 成了就是通过引进永义,罪被终结了,过犯被止住了。看来是指但9:24神的羔羊被献为祭,为要除去世人罪孽,这事成了,来9:26 (6.) 成了,就是祂的受苦,祂灵魂和祂身体的受苦现在成了。风暴结束,最坏的过去了;祂一切的痛苦和挣扎到了尽头,祂马上要进到乐园里,进入那摆在前面的喜乐。让所有为基督受苦,与基督一同受苦的人,以此安慰自己,就是还有一点点时候,他们也要说,成了(7.) 成了 ,就是祂的生命现在结束了,祂正准备呼出祂最后一口气,从今以后,祂不在世上,约 17:11。这就像那蒙福的保罗一样(提后4:7),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我要跑的路跑了,我的时间结束了, mene,mene—被数算结束了。这是我们很快都要临到的。(8.)成了就是,救赎和拯救的人工作现在完成了,至少这工作最艰难的部分过去了;向神的公义作了完全的满足,向撒但的权势发出致命的打击,恩典的源泉开了,这要永流,平安喜乐的源泉开了,永不枯竭。基督现在作完祂的工作,将这成全了,约17:4。因为,至于神祂的工作是完全的;祂说,祂必始终应验买赎如此,救赎的实施也是一样,祂动了善工,必成全这工;神的奥秘要成了。

 

      2. 祂做了什么:便低下头,将灵魂交付了。祂是自愿死的;因为祂不仅是祭物,还是祭司和献祭的;animus offerentis—献祭人的心意 ,完全体现在祭物上。基督在祂的受苦中表明出祂的旨意,我们凭这旨意,得以成圣(1.) 祂将灵魂交付了 祂的生命不是从祂那里被强夺去的,而是祂自愿交出的。祂已说过, 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祢手里”,以此表达这作为的目的。我把自己交付出来,作多人的赎价 相应地,祂确实把祂的灵魂交付,把赦罪和生命的代价支付交在父的手里。父,荣耀祢的名(2.) 低下头。被钉十字架的人,在临死的时候抬起头张大口呼吸,不呼吸最后一口气就不低下头;但基督为了表明祂自己是主动去死,首先低下头,安静自己,仿佛入睡。神已经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祂身上,把这放在这伟大祭物的头上;一些人认为,通过祂这低头,祂要表明祂感受到祂身上的重担。见诗38:4;诗40:12。祂低下头,这表明祂顺服父的旨意,顺服以至于死。祂让自己迁就祂临终的工作,像雅各那样,把脚收在床上,气绝而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