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致向敬虔朋友发怒的人

罪人并不都是那种欢笑的人:该隐心思愤怒,内心沉重。恶人短暂的一生并不总是欢乐的一生。你们在此看到一个全然没有神的人,但他却不是没有愁苦。他变了脸色:他面容愁眉不展,是一个悲惨的人。世上还有很多不义之人,在他们自己所处的光景中并不快乐。目前不能使他们满足,他们没有将来,可以借给他们希望之光。对他们来说,服事罪是艰难的,然而他们却不脱离这样去服事主。他们落在得着两个地狱的危险之中,一个是在今生,另外一个在将来世界中。

他们有自己的信仰,就像该隐拿地里的出产献上;但这不能给他们带来安慰,因为神看不上他们的供物,所以他们对此不悦。神的事情让他们内在的恶加增:该隐变了脸色,这是在他献祭之后。很多内心未得更新的人,在神祂自己的祭坛上与神争吵:通过献上神从未吩咐献上的争吵,因为神拒绝他们的私意崇拜,他们就发怒。他们领受蒙恩之道,但他们没有得救,也不得安慰,对此他们很不高兴。他们按照一种模式祷告,不蒙垂听,因着这轻慢他们觉得愤怒。他们读圣经,但从来没有令人振奋的应许施加在他们心上,对于他们的失败,他们变得怒火中烧。他们看到另外一个人像亚伯一样得到神的接纳,这激发起他们的嫉妒,嫉妒在侵蚀着他们的心。他们生神的气,生他们同胞的气,生任何与他们同胞有关的事情的气;他们变了脸色,他们心情忧愁,这让他们说出残忍的话,行出残忍的事。你们岂不是看到他们绷着脸的样子吗?

他们很想得到信仰之乐,他们想要得到良心的平安,他们想要得到抬升脱离对死亡的一切恐惧,他们想要和基督徒一样快乐;但他们不想付出代价,就是在耶稣基督里因信向神顺服。他们按照自己的选择和品味,愿意向神献上供物,但他们不在乎要和那“羔羊”一起来,以祂作他们的献祭:他们不能接受我们主为我们舍命作的赎罪祭。他们希望可以自行其道,却得着顺服信心的赏赐。他们不愿撒种,却要收割。他们不愿栽种葡萄树,却要摘取一串串的果实。他们不愿服事葡萄园的主人,却要得到工价。但因为这是不可能的,是绝不可能的,他们就充满苦毒的感受。因为罪和愁苦肯定迟早都要结合在一起,因为行在神的道中我们才能盼望找到平安和安息,他们就与神的安排争辩,心里变得越来越苦,在他们忧愁的面貌和咆哮的言语中表现出来。

他们内心光景苦毒,问他们每一个人,“你为什么发怒呢?”这是应该的。哎呀!他们不是按着应该的生自己的气,而是生神的气;他们常常生神选民的气,嫉妒他们,就像该隐对亚伯充满恶意和复仇心。“为什么我的邻舍可以得救,而我不能?为什么我的弟兄因为与神相和而喜乐,而我不能得到?为什么我自己的姊妹可以归正,称颂天上,而我去同一个敬拜的地方,一起加入作同样的祷告,唱同样的赞美诗,看来却被冷落?”这样的问题对他们可能是有用的,但他们不是察看自己的内心,看看里面出了什么问题,不是分辨自己,努力与神有正确的关系,而是在心里怪罪主,怪罪他们认为比自己更得眷顾的人。恩典的祝福要给他们,当他们拒绝接受,却与那些接受的人过不去。他们扮演着马槽中的狗的角色,自己不吃草,也不让马儿吃。他们不愿接受基督,然而却因为其他人接受基督而发牢骚。

这是蛇的后裔其中一个确凿的记号,就是他们总是与女人的后裔为敌。这是那些随从肉体行事为人和随从圣灵行事为人的人之间其中一个分别的标记;因为就像以实玛利取笑以撒,同样属血气的儿女取笑按应许生的儿女,直到如今。很快亚当生的两个儿子就长大了,那大分裂就显出来了:那邪恶之人杀害了凭信心献上更蒙悦纳献祭的那人。只要在神恒久忍耐的统治下,人类还继续在这地上,这分裂就绝不会停止。藉此你们可以知道自己是属于哪一种后裔,是那些恨恶义,还是为基督的缘故遭人恨的人。

现在我要请你们注意和这经文有关的一个非常充满恩典的事实;这就是,尽管该隐脾气如此糟糕,大大发怒,变了脸色,然而神,无限充满恩典的那一位,前来对他说话,耐心与他理论。因人的微不足道,神竟然跟人说话,这已经是奇妙。诗人岂不是说,“我观看祢指头所造的天,并祢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祢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祢竟眷顾他?”但主和有罪的人说话,这更大大令人惊奇;祂和像该隐这样的人论理,一个在心里杀人,很快就在行为上杀人,不悔改、不听劝、自以为是、亵渎的人论理,这是一个恩典的奇迹!纯全圣洁的神应该和像该隐这样的恶人,没有正当的理由就恨他的弟兄的人说话吗?为什么祂不在他的仇恨还没有发展成谋杀的时候就立刻把他剪除,就这样在一开始的时候表明祂厌恶嫉妒和恶毒?确实祂的慈爱永远长存。看,耶和华带着一个问题来到该隐面前,祂给他为自己申辩的机会,如果能够,为他的想法辩护。“你为什么发怒呢?你为什么变了脸色呢?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 --- 摘自司布真讲道1929号,经文创4:6,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