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雅各与以扫

雅各与以扫


摘自约瑟夫•豪尔(Joseph Hall),《圣经默想》


在所有列祖当中,无人像以撒那样如此默默无声;也无人像他那样生活得如此隐遁,如此单纯:我也不晓得他显明自己是一位更好的儿子,抑或还是一位更好的丈夫;就前者而言,他把自己交在他父亲的刀下,为他母亲哀伤三年;就后者而论,他没有企图与任何使女同房,而是忠贞忍耐,为自己留下二十年的光阴,并且祷告。利百加不得生育如此之久,他的祷告显为大有功效,远超他的后裔。最终她怀孕,不是出于自身的能力,而是因着她丈夫的信心,似乎她不仅仅是把儿子交与她的撒拉的儿媳那样简单。

 

神常常善待我们,超过我们所求的。以撒祷告求一位儿子,神一次赐给他两个。现在她因腹中孩子相争所受之苦,不亚于先前因无孩子所受的苦。我们不知道何时我们会心满意足:我们所求得以成就,常常令我们不满;我们容易饱足和挨饿时都口出怨言。利百加怀孕前,她是安逸。灵命重生之前,人灵魂里都是平安:新人一旦在我们里面成形,情欲就立刻与圣灵相争。没有动荡的地方,是没有恩典。单有以扫,就没有相争。人性总是与自己意气相投。利百加不是只怀上一位以扫,也不是如此幸福,只怀上一位雅各:她一定要作这两人的母亲,使她既有喜乐,也受试炼。这相争早早就开始:每一位真以色列人一有生命就开始他的争战。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争战,是没有前兆和意义的!

 

这两人是两国的斗士:战场是在他们母亲的胎中,他们所争的,是席次和优越之争。以扫得到肉身的权利,雅各则是恩典的权利;然而当有某种平等的表象,免得以扫快跑超过他的兄弟来到世上,雅各就紧紧抓住他的脚跟;就这样他的一只手先于另外一位的一只脚生出。但因为以扫年长几分钟,小的为了更好要求得到神已经应许的,他就买下那他无法赢得的。如果靠着相争、或购买、或恳求,我们可以得着属灵的祝福,我们就心满意足了。要是雅各首先生出,他就不会知道他到高升的眷顾是何等有赖于神。

 

除了禁果,就没有比雅各的那汤,是花如此巨大代价买得的;在这两件事上,得到吃下的人都受咒诅。以色列的每一位真子孙都乐意用地上之物买得灵里的恩待;不宁愿死也不放弃他长子名分的人,他里面就是有太多以扫的血气。

 

但如果毫不在乎的以扫卖了他长子的名分却得到祝福,他又失去了什么呢?又或者如果哥哥的野味抵消了雅各的汤,雅各又得到了什么呢?然而这就是年迈的以撒定意要做的,以撒此时感情的盲目,就像他老眼昏花一样。神已经预先警告过他,将来大的要服事小的,然而以撒却要祝福以扫。

 

亚伯拉罕要把神的应许和献以撒为祭协调起来,就像以撒要把雅各居首位和给以扫祝福协调起来一样,这是难的;因为在前一件事上,神的手在其中;在后一件事上,只有他自己的手在其中。神最宝贵的圣徒有时被亲情所胜。以撒看到自己受宠,胜过尽管是哥哥的以实玛利。他看到他父亲遵从神的命令,故意忘却血肉之亲,将他捆绑,为要把他作为祭物献上。他看到以扫淫猥地与外族人婚配,然而他什么也不要记住,只要记住以扫是我头生的长子。然而神是何等恩惠,我们要犯罪的时候,祂不让我们犯罪!我们应当如此安排我们的作为,不去做我们愿意做的,而去做我们当做的!

 

神既命定小的作主,也安排他得到祝福:祂的旨意发动,就必不会缺乏方法。作母亲的宁愿击败儿子,欺骗作父亲的,也不愿作父亲骗走蒙拣选的儿子当得的祝福。对利百加来说,雅各有什么好,是胜过以扫?作母亲的,有哪一位不是更爱长子?但现在神让作母亲的爱违背人本性的习惯,倾向那小的,因为作父亲的违背应许爱那大的。父母的爱分化:为要使得应许成就,利百加要用狡猾回应以撒的偏心;以撒要不公平地把以扫变成雅各,利百加实实在在狡猾地把雅各变成以扫:她的愿望是好的,她的方法是不合法的。神确实常常使用我们的软弱成就祂公义的旨意;然而这样并不证明我们的软弱有理,也不会给祂自己的作为蒙上污点。

 

这里不是别的,正是伪造;一个伪装的人,一个伪造的名字,伪造的野味,伪装的回答,但是看啊,有一个真正的祝福;但这祝福是祝福那人,而不是这手段。这些手段如此不正,以致雅各他自己确实更怕它们招致的咒诅,多于盼望它们取得成功。以撒现在是既天真又年迈,然而要是他真发觉这骗局,雅各可以更肯定要受咒诅,过于他能肯定他不会被认出。

 

那些自己内心单纯的人,是最痛恨别人里面的欺骗。利百加认定神的圣言和她丈夫的天真,大胆替雅各担当危险,给他出谋划策行出这事,为他烹调食物,是的,食物和人都经她手操办;现在教他口说的话,把食物放在他手里,把衣服披在他的背上,把羊皮放在他身体露出来的部分,打发他进去,就这样布置要得祝福,无疑站在门口,要看她的计谋如何取得成功。如果年迈的以撒因着任何知觉看出这诡计,她就会立即进去承担怪罪,用那已知的、关于雅各要作主,以扫要服事的神的旨意切切地求他,不是年老,就是溺爱,让以撒忘记了这旨意。

 

现在她希望她既能借用以扫的衣服,也能借用他的舌头就好了,好使她能稳妥地欺骗他一切的知觉,而他的知觉让他自己更危险地受他感情的欺骗。但这是过于她所能解决的:她的儿子一定要用雅各的声音说自己是以扫。不但要我们举止,还要我们的舌头不暴露出我们的本相,这是难的。这足以让以撒生出怀疑,发出疑问,却没有不信。自己为良善的人,是很难相信别人的恶,宁可不信自己的感觉,也不会不信他所信任之人的忠诚。以撒使用所有的感官来察验,除了耳朵,没有一样坚持所作的判断:要欺骗以撒的耳朵,雅各必须一口气用三个谎言支持他的伪装:我是以扫;— 照你所吩咐我的;— 我的野味。被人接待的一件罪,把另外一件拉扯进来;若受强迫要独住,就既不离开也不消亡。我爱雅各的祝福,但是我恨他的谎言。雅各为要得祝福而软弱去行的,我不要故意去行。赦免他软弱的神要咒诅我的顽梗。

 

善良的以撒伸手试验他耳朵告诉他的是否正确;他触摸他怀疑他声音的这人的手:老实人的心不会想到要给皮肤作假,这比给肺部作假容易得多。邪恶没有使其变得谨小慎微的人,小小的满意都能让他们满足。以撒相信了,给穿着大儿子衣服的小儿子祝福。如果我们的天父在我们的后背上闻到我们兄长衣服的香气,我们就不可能从祂那里离开却得不到祝福。

 

雅各刚刚离开,充满他得到祝福的喜悦,以扫就进来了,满心盼望要得祝福;现在他后悔在饥饿之间为了那汤出卖了那祝福,巴不得可以用野味再买回来,却是悔之晚矣。恶人的盼望在最热切的时候要辜负他们所托,而神的儿女在急难之间找到他们不敢想的安慰。

 

现在他进来,气喘吁吁汗流浃背要得他的赏赐,但除了拒绝,什么也得不到。恶人以为挣得神的赏赐,骄傲地前来要求得到眷顾时,除了“你是谁”以外,就得不到别的回答。父与子彼此都感到惊奇,一人是带着惧怕,另外一人是带着伤心。以撒战兢,以扫痛哭;一人是因良心的缘故,另外一人是因嫉妒。以撒的内心现在告诉他,他不应像他打算的那样计划发出祝福,这祝福是这祝福给了他的那人当得的,而不是给他打算要祝福的那人的。所以他不敢逆转他已经除了按自己的意思,还是按神旨意去行的事:因为现在他看到他是无意行了公义。神要找到时间和方法得回那属于祂自己的,拦阻他们犯罪,显明和纠正他们的错误。有谁会料到以扫要流泪呢?或者说,看到这眼泪从如此无德的眼中流出,有谁敢相信这眼泪呢?

 

“我父啊,求你也为我祝福,”这句话说得好。每一个恶人都能为自己求好处,如果求祝福就足够,那么就不会有人凄凄惨惨了。他为什么不为那汤向他的弟兄哭泣,而是向以撒求祝福?要是他没有出卖,他现在就无需乞求。神不把我们轻忽保守、享受时不予重视的眷顾赐给我们,祂这样做是公义的。以扫的眼泪不能令以撒后悔,以撒只懊悔一点,就是雅各本应尽责做的,他却施诡计而行。

 

没有任何动机可以使心地善良的人懊悔他行得好的事。知道蒙恩的日子,不予忽视,这是何等有福!知道了、忽视了,这是何等绝望!这眼泪既是太迟,也是虚假;是狂怒、嫉妒、属肉体愿望的泪水。世俗的忧愁是叫人死。虽然以扫如此嚎哭要求祝福,我却听到他哭求父亲的储备,“你没有留下为我可祝的福吗?”为他兄弟的狡猾号哭,“他名雅各,岂不是正对吗?”我听不到他怪罪自己的过错。他看不到尽管他父亲受欺骗,他的兄弟狡诈,但神却是公义的,他自己是丧失资格。他知道自己贪爱世俗,却提出主张要得祝福。

 

那些不留心去讨神喜悦,却关注要得神外在眷顾的人,若是得不到就快快抱怨;仿佛神亏欠他们,他们可以随意而行。然而神却是如此充满怜悯,祂有第二种祝福,要给那些不爱祂的人,把他们在乎的一切赐给他们。特别之爱的那一样祝福,是除以色列之外不给任何人的;但那些普遍恩典是给那些出卖他们长子名分的人的。这祝福远超以扫配得的,然而他就像第二位该隐,他决意要杀他的兄弟,因为他更蒙神悦纳。我不晓得他是一位更恶劣的儿子,还是一位更糟糕的哥哥;他希望他父亲死,计划要让他的弟弟死,起誓要流人血,而不是流泪。但恶人不能为所欲为地行恶:那位雅各与之摔跤胜过祂的大能摔跤手胜过了以扫,把他加的伤痕变为亲嘴。一队人和以扫一道来,一队天使与雅各相遇。以扫威胁,雅各祷告;他的祷告和礼物融化了以扫的心,使之成为爱。现在雅各在以扫脸上看到的不是行刑者阴沉严肃的面孔,而是看到了神的面。人和鬼魔都遭挫败;最骄傲的人心都抵挡不住神。能恳切与神摔跤的人,是安全脱离人的伤害。那些心思暴怒充满凶恶,眼泪也不能使其回心转意的人,却被爱所降服:人所行的若蒙神喜悦,神也使他的仇敌与他和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