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诗篇注释及应用观察

  诗120:5-7

 

120:5我寄居在米设,住在基达帐棚之中,有祸了。

120:6我与那恨恶和睦的人,许久同住。

120:7我愿和睦,但我发言,他们就要争战。

 

    诗人在此抱怨他被驱赶与恶人为邻;一些人把前两节经文应用在这一节上:“诡诈的舌头,要给人带来什么呢?要给张口发动诡诈舌头的人带来什么呢?人活在如此恶毒诡诈的人当中,要得到什么呢?什么也得不到,只有利箭和罗腾木的炭火,”只有说谎恨人的舌头带来的一切祸患,诗57:4。大卫说,我被迫住在这样的人当中,我寄居在米设和基达,有祸了。不是说大卫住在米设或基达这些地方,我们从未看到他如此远离故乡;而是他住在和米设和基达的居民一样的粗鲁野蛮人当中:正如当我们要描写一位恶邻,我们会说,我们住在突厥人和异教徒当中。这让他高呼,我有祸了1. 他被迫远离神的典章而活。他被放逐的时候,看自己是寄居的,只有靠近神的祭坛,才算归家;他高呼,“我有祸了,我寄居的生活延长了,不能回家去到我的安息之所,仍被远远挡在外面!”一些人如此解读。请注意,当一个义人被拦阻不得领受神的典章,不能来到它们面前时,他是不能认为自己立定稳妥。并且对所有爱神的人来说,没有了蒙恩之道,不能与神相交,这是极大忧愁:当他们被这种事情胁迫时,只能像大卫在此做的一样,高喊我有祸了2. 他被迫活在恶人当中,他们在许多方面令他愁烦。他住在基达帐棚之中,那里的牧羊人可能有好争诉的恶名,就像亚伯拉罕和罗得的牧人。对一个义人而言,被抛入他希望永远与之分隔的人(像在所多玛的罗得,彼后2:8)当中,被迫留在其中,这是令他非常难过的重担;和这样的人同住,这确实令人忧愁,因为他们是荆棘,令人烦恼,摩擦人,撕裂人,他们要显出蛇的后裔反对女人的后裔那古老敌意。大卫与之同住的人,不仅恨他,还恨恶和睦,与之宣战,在他们的兵器上,写着的可能不是Sic sequimur pacem 我们如此瞄准和平,而是写着,Sic persequimur 我们如此逼迫。也许扫罗的王国,就是大卫在其中居住的米设和基达,扫罗就是大卫说的那恨恶和睦的人,大卫刻意要顺服他,却是不能,而是越多服事他,扫罗就越发怒反对大卫。在此请看, (1.) 大卫身上一个很好之人的品格,他能真的说,虽然他是战士,但我愿和睦;愿与所有人和睦生活,不愿与任何人不和睦生活。 我和睦 (原文如此);“我爱和睦,追求和睦,我的性情是追求和睦,我喜悦和睦。我祷告求和睦,为和睦努力,为按理追求和睦,愿做任何事,顺服任何事,放弃任何事。我愿和睦,已经行事显出我是这样的人。”从上头来的智慧,先是清洁,后是和平。 (2.) 与大卫为敌的人当中,最恶劣之人的品格,他们要与性情最和睦的人挑起争端:“我发言,他们就要争战;他们越要争战,他们就越发现我愿和睦。”他带着尽可能有的一切尊重和善意说话,提出迁就的方法,讲道理,讲爱;但他们根本不愿耐心听他说,而是高呼:“武装起来!武装起来!”他们如此猛烈难以和解,如此执意要害人。基督的仇敌也是如此:他们与祂为敌,以此回报祂的爱,为了祂的善言和善行,他们用石头打祂。我们若遇到这样的敌人,切莫感到奇怪,也不要因我们追求和睦徒劳,就变得爱慕和睦更少。你不可为恶所胜,不,不可为这样的恶所胜,仍要努力以善胜恶。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