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圣灵的工作》卷三

21 圣灵保惠师的爱


廉洁、知识、恒忍、恩慈、圣灵的感化、无伪的爱心(哥林多后书6:6)



我们要怎样理解爱的浇灌是一件持续不断、永不止息的工作呢?
最伟大、最纯净的爱超越了叫己身焚烧的行为。使徒保罗告诉我们,人即使能舍己身焚烧不过如同敲响的锣,完全与上帝的爱无关。

保罗在哥林多后书六章六节所描述的乃是他为基督的缘故所发的热心。他特别提到三样宝贵的恩赐:『恩慈、圣灵的感化、无伪的爱心』『恩慈』就是常人皆有的宽容与自我牺牲的心,非基督徒在这品德上的榜样常叫我们羞愧不堪。接着保罗谈到圣灵改变人心的能力,和无伪、真诚、属天的爱。

保罗详细地记下了何谓『无伪的爱』,为要激发我们赞美的心,让天上的歌声住在我们的心间:『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我们如今仿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到了那时,就要面对面了。我们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时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样。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就是爱』(哥林多前书13:4-8,12-13)

这两处圣经都在教导圣灵的爱与工作,保罗也说圣灵在我们心中动工,结出美好的果子。既然凭着果子可以认出树来,爱又是圣灵最荣耀的果子,我们难道不可以说这些圣经所描述就是圣灵工作的果效吗?

爱就是圣灵做工的原则,而圣灵的工作就是要将上帝的爱浇灌在我们的心里。唯有上帝的爱才是圣灵工作的动机,我们也因此有份于上帝父亲般的教导、付出、和责备;也因着上帝的爱,圣灵将爱倾倒在我们的心中。哥林多前书十三章应许我们,圣灵必要在我们心中动工,更要在我们的生命当中彰显出上帝的爱。圣灵恒久忍耐,满有恩慈的爱得着了我们的心。圣灵从不妒忌儿女对父神和基督的爱,反而为其欢喜快乐。圣灵的爱从不叫我们失脚掉进不能胜过的试探当中,不自我夸耀,也不求自己的益处,只为在爱的事情上服侍我们。圣灵明白我们及时的需要。无论我们怎样叫圣灵担忧,他从不轻易发怒,也不计算我们的恶,他凡事包容,凡事盼望。圣灵从不偏袒不义的事,当真理在我们身上做主,他就欢喜。当我们偏行己路犯错之时,圣灵的爱掩盖我们的过错,在我们耳边细语。圣灵包容了我们一切的邪恶、不可爱、和表里不一,并且凡事忍耐,凡事相信。这爱不像在黑暗中熄灭的灯,却永不止息。当我们满足于爱的甘甜和美善的时候,圣灵却告诉我们,唯有在将来我们才真正得享爱的完全与荣耀,因为今生所知仍是极其有限。到那日,我们不用再对着镜子观看,而要得见真理的本体。万有都将过去,甚至一切的属灵恩赐都要停止,唯有爱是永远常存。

藉着圣经的话语,我们开始认识这位保惠师。耶稣基督称圣灵为保惠师(Comforter),他说:『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叫他永远与你们同在』(约翰福音14:16)

我们在这里所讨论的不是『超越生死的唯一安慰』(海德堡要理问答第一问),尽管我们都知道这安慰就是『无论是生是死,我的身体灵魂都不属于我自己,而是属于我信实的救主耶稣基督』。耶稣基督所传讲的不是安慰的本身(comfort),而是带来安慰的保惠师(Comforter);不是十字架与赎罪的历史事实,而是亲近我们、安慰我们的那一位。尽管有时被痛苦和悲伤所胜,我们仍不至于失去属天的安慰,因为若非父神的许可,一根头发也不会掉在地上,但我们却会失去与保惠师同在的感觉。我们可能会在床边一边照顾生病的孩子,一边思想到苦难原是为了上帝的荣耀,也是为了孩子得益处。但孩子的感受却是另外一回事,父母进到房间,擦去他的眼泪,抚慰他的痛苦,以爱安慰孩子孤单的心,拥抱孩子,满怀希望地注视着他,带领孩子信靠在天上的父亲。

安慰原是上帝为我们所预备的宝藏。我们一切的安慰都源于基督的代赎,因为在各各他山的十字架上,耶稣基督为以色列家开启了赦罪与洁净的泉源。但是当我们来到生命之泉以前,圣灵已经从那里打满了水带到我们跟前,解决了我们灵性的干渴。在以实马利干渴临近于死的时候,夏甲身旁的水井本该是她的安慰,但是这水井却不一定能救活以实马利。直到上帝的使者向她显现,指明水井的位置,夏甲才找到安慰她的那一位。


圣灵也是如此。当耶稣基督仍在地上的时候,他是门徒的保惠师。在门徒跌倒的时候,耶稣基督扶持他们;在门徒伤心绝望被疑惑所胜的时候,主耶稣是他们信实的拯救者。但主自己却没有得着安慰。主在客西马尼园中忧伤痛苦几乎要死,门徒们无法安慰他,软弱的门徒甚至不能与他警醒片刻。那个晚上,单独一人的主毫无安慰可言。在我们的救主最绝望的时候,上帝的使者为他带来了安慰,抚平了他的忧伤。


主耶稣离开世界以前,他深知门徒日后的孤苦,他们就像被折断的芦苇,软弱无助,不再有所依靠。门徒们原先如同葡萄树依附着主这颗挺拔的橡树,但现在葡萄树失去了橡树的躯干,他们最需要的就是母亲般的安慰。主耶稣绝不会留下我们在地上,如同被丢弃的孤儿一般,因为主为我们预备了另一位保惠师,他要与我们同在直到永远。

为这样的缘故,圣灵成为了我们的保惠师。当然,保惠师必须与我们同在,只有爱才能安慰悲伤的心灵。上帝的爱轻省了沉重的十字架,不住地向我们诉说温柔的话语,纪念我们的眼泪,耐心地聆听我们的抱怨与苦情,同情我们的苦难,与我们一同忧伤,认同我们的愁苦的境况。一个小小的礼物可以带来安慰,一封远方的来信也能将希望的曙光给予忧伤的灵魂,但唯有那位又真又活的上帝能够开启我们的心门,以无伪的爱温暖、苏醒我们的灵魂,承担我们肩上的重担,又将喜乐的盼望充满我们的心。

从来没人永远与我们同在,也没有人完全明白我们的痛苦,更没有人能带来真正的爱,唯有上帝的灵能够胜任这保惠师的工作。圣灵愿意进到我们灵魂的最深处,聆听心灵每一次的跳动。唯有他才能解决我们的忧愁,担当我们的焦虑,并以上帝温柔的话语和甜蜜的交通扶持我们,带我们出离愁苦的境地。

我们当以极其谨慎的态度来思想圣灵荣耀的工作。大理石的雕像和艺术家的心思也无法与圣灵的工作相比,在地上唯有母亲的护理与之相象。敬虔的母亲愿意为孩子做出任何牺牲,在孩子不懂事的时候照看他们,在生病的时候看顾他们;她恳切的带领孩子一同祷告,让孩子呼求上帝的名;她仔细倾听孩子最微不足道的抱怨,竭尽所能为要带给孩子最合宜的劝勉与责备;虽然偶尔会有严厉的责备,但也伴随着温柔的抚慰,一个敬虔的母亲所做的一切就是要带领孩子们的灵魂来到上帝的面前。即使如此,就连最敬虔的母亲所做的一切牺牲和她所带给孩子一切的安慰与圣灵里的喜乐和属天安慰相比也会变得暗淡无光。

圣灵从不停息保惠师的工作,他所做的就是为上帝的儿女们编织灵魂的衣裳。即使我们常常恶毒地破坏圣灵的劳作,他也不会放弃编织的工作。我们无法在地上找到能够与之相比的样式,或许我们能够看到某种相似的形象,却没有办法尽述这属天的安慰。地上一切的安慰不过相似于这完全、属天、独特的安慰。只有当心灵反照出圣灵的安慰时,我们才可能照亮身边的人。

所罗门的雅歌描述了以马内利对教会的爱:新郎呼唤因爱憔悴的新娘,新娘耐心地等候上帝为她所预备的新郎。基督与教会之间的爱与圣灵的安慰是不同的,婚姻的根基就是亲密的团契和彼此的交通;若失去了其中一方,爱就不复存在。上帝命定了婚姻的联合,唯有男女彼此拥有对方的时候,他们才得着满全的幸福。然而,圣灵保惠师的爱却不是如此,基督与教会的联合是超越时间直到永远的,但圣灵的安慰却会迎来终止。圣灵的爱永不止息,但是安慰却有结束的时刻。哪里有悲伤和愁苦,那里就需要安慰的临在。只要以色列仍在呼求上帝救他们脱离罪孽,我们的眼泪仍然流淌,悲伤与绝望仍存留在这世界上,圣灵就仍作我们的保惠师和安慰者。

但是当罪恶与愁苦不复存在,死亡不再掌权,最后的痛苦和眼泪都被驱散的时候,我们还需要圣灵的安慰吗?那时圣灵还是我们的保惠师吗?如此说来,为什么主耶稣还会说:『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叫他永远与你们同在』(约翰福音14:16)?以下的反问句足以回应这些问题:悲伤过去之后,曾经哭泣寻求母亲安慰的孩子难道就会立即忘掉母亲吗?得着安慰的孩子必定会生出感恩的心,他被母亲的爱所吸引,还要向母亲寻求更丰盛的爱。圣灵也是如此,当他抚慰了最后的绝望,消灭了所有的痛苦之后,我们绝对不会说:“圣灵啊,安静地离开吧”,反而由衷呼喊道:“求你在爱中加增并更新我们直到永远”。

罪蒙蔽了人的心,使我们忘恩自负,甚至尝到安慰就立即遗忘了保惠师的同在。上帝的恩典绝不叫人忘恩负义,蒙恩之人被上帝的爱感动,就甘心乐意的歌颂赞美那抚慰他们的圣灵上帝。圣灵保惠师永不离开上帝的儿女,因为基督的应许就是我们信心的确据:
『我绝不丢弃你们,我要差遣另一位保惠师,他必要与你们同在直到永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