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圣灵的工作》卷三

22 最大的就是爱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哥林多前书13:13)



圣灵的工作就是将上帝的爱浇灌在我们心中,好让我们的生命闪烁爱的火花。没有一个人像保罗为爱的颂歌写下美好的总结。在所有的恩赐当中,信、望、爱最为美丽,而爱又超越其他一切的恩赐。在所有属天的恩赐当中,唯有信、望、爱常与我们同在;而在它们当中,爱是最大的。圣洁的热心激发使徒保罗追求一切属灵的恩赐,特别是先知讲道之恩,但是在一切属灵的恩赐之上还有一条最高超的道路,就是上帝奇妙的爱。

在天上,信心与盼望不会像爱一样永远长存。我们的说法会招来反对的声音,但它不但符合圣经普遍的教导,更有保罗的思想作为依据。在哥林多书信当中,保罗将信心与眼见对立起来,说道:『因为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哥林多后书5:7);也就是说,当信心成为眼见的时候,信心的功用就停止了。信心是未见之事的确据,但当我们见主荣面的时候,信心被眼见取代。如果信心是永远长存的,为什么保罗还要写:『我们如今仿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到了那时,就要面对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了那时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样』(哥林多前书13:12)?当保罗在另一处论到盼望也说:『我们得救是在乎盼望;只是所见的盼望不是盼望,谁还盼望他所见的呢?』(罗马书8:24)。为这样的缘故,信心与盼望就不是永存的属灵宝藏,也非约(Testament)中最伟大的产业。就今生而言,信心与盼望是生命与喜乐的泉源,因为我们现今还没有得着所应许的产业;但是我们继承遗产之时,遗嘱就成为了过去。遗嘱的宝贵在于它是永不失落的凭据,但是当我们得着所应许的,遗嘱就失去了效用,而唯有遗产的本身才有价值可言。

与教父们意见不一的比斯博士和范郎瑞齐也同意以上的观点,接下来我们会欣赏到他们二人为哥林多前书十三章最后一节所写的注释。

比斯博士写到:

保罗没有直接描写爱的极其卓越的内涵,而是先提到信心与盼望。当保罗思想到爱的时候,他没有办法避开信心与盼望。难道相比于信心与盼望,爱对基督徒而言不也是极其重要吗?没有爱的基督徒,这是何等自相矛盾的命题!使徒保罗说:『我若没有爱就算不得什么』。一个自称基督徒的人若没有了爱,他所剩下的不过是可怕的罪、谎言、和假冒为善。我们同样无法想象什么叫做没有盼望的基督徒。耶稣基督为人类带来了永恒的生命。主就是复活,主就是生命。主耶稣为罪人打开了天堂的大门,带给我们永生的应许、赦罪的恩典、与神和好的确据。若没有了对将来荣耀的盼望,活在患难中的基督徒便丧失了忍耐的心志。没有盼望,难道不是瞎眼的外邦人愁苦的处境吗?没有盼望,难道不是那些与基督无份之人的画像吗?没有盼望,难道不是专为上帝的仇敌所设立的名词吗?若我们丧失了基督,就不可能了解这伟大的盼望;失去了盼望,也没有人能了解到底基督是谁。

再者,若不相信那位爱我们以至于舍去自己独生爱子的上帝,谁能成为基督徒呢?若不相信那位说『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上帝,也当信我』的耶稣基督,谁能成为基督徒呢?若不相信上帝应许的话语原是指向道成肉身为众人成为赎价的耶稣基督,谁能成为基督徒呢?我们无法想象一个没有信心的基督徒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这里的信心不是指信心移山的能力,而是作未见之事的确据的信心。如果我们果真如此,教会的生活又对我们有何益处呢?我们又是靠怎样的权利、良心、目的维持着基督徒的身份呢?没有信心的基督徒就是没有盼望的罪人,无论是生是死,都没有任何安慰可言。

可能有些人会说:“就算如此,只要基督徒能给我带来爱的生活,没有信心或者盼望也没有关系。就算我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也算不得什么。只有爱才能成就一个人,只要有爱就足够了,因为有了爱我就有了盼望。”信、望、爱不可缺少任何一个,它们绝对不可与基督徒的生活分割。基督徒若少了信心,就不可能有盼望和爱心;相反地,基督徒的信心绝对不会不生出盼望与爱心。信、望、爱三者互相效力、互相维持,它们原本就是一个有机的整体。信、望、爱合而为一,互相建造、互相洁净、互相成长。但是,唯有信心在爱与盼望之先;如果离开了盼望与爱心,信心也成了无稽之谈。


然而,在信、望、爱这个不可分割的有机体当中,爱是最大的:

第一,爱在基督徒生命中重要的意义。信心是内在的救恩,盼望是罪人得蒙重生的喜乐,但爱却是被修复的人性继续不断的成圣过程。

第二,爱与上帝的关系。上帝乃是信心与盼望的目标。信靠上帝就是将自己投在上帝大能的膀臂当中;而盼望则是安息在上帝永恒的心意当中;但爱有上帝的形象。上帝就是爱,当我们爱人就是与上帝相似;上帝就是爱,行在爱中的人就是住在基督里,蒙父上帝的保守。

第三,爱的果效是最伟大的。我们因着信如同扎根于磐石之上的大树,并向上结果长出茂盛的枝叶,将上帝的祝福和荣耀散布在我们生命的周遭。爱使我们连成一体,好叫我们在同一个肢体当中彼此担当、互相建造、共同长进。『唯有爱心能够建造人』爱建造主的身体,扩展基督的教会进入罪人的群体当中,又不断的激励我们保守自己在良善里面。因着爱的缘故,罪人不再轻看主的教会、主的十字架、主的荣耀。主的爱叫不信的羞愧,塞住了轻慢的口舌。

第四,爱是永远长存。爱是永不止息。当我们从今生进到永恒,先知讲道之能必归于无有;当万国聚集在上帝的宝座前同唱羔羊的歌的时候,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等到那完全的来到,这有限的必归于无有了。我们若亲眼看见,信心就不再存有;所有应许都成为我们的福乐时,盼望也不再需要了。


最后,爱是永不止息。当我们穿上不朽不灭的身体,承受永生的产业,欢喜地敬拜宝座上荣耀的的主,一切的信心、盼望、和生命与上帝的爱永远同在。在那时,最后的污秽要被洁净,我们得见爱的真体,爱成为在我们里成为涌流不断的喜乐源泉,在永恒当中荣耀上帝的圣名。唯有在永恒的生命中,我们才明白爱的完全。那些不信的人永远不可能认识上帝在基督里的爱,因为不信的恶心只会错误的衡量圣洁的爱。

范郎瑞齐博士也生动地写道:

当我们单独的思想它们的时候,信、望、爱仍是合一的整体。信心不仅是对不能见之事的信念,也是对上帝在基督里之启示的确信,更是建立在救赎主和他的工作之上使我们得救的信仰,也正是这样的信心使我们进入与基督最亲密的团契当中。盼望使我们知道『上帝的应许在基督里都是是的』。爱不但使我们个人与基督和上帝联合,也使在基督里的众人成为同一个身体,因此整个蒙救赎的族类超越了地理与时间的限制都在基督里合而为一。

我们来思想一幅美丽的图画:拥抱十字架救恩的信心站在右边;盼望如同灵魂的锚站在画的左边;在中间的则是爱捧着一颗火热的心,这心就是我们向上帝献上的赞美的祭。信、望、爱就是不可分离的好伴侣。如果信心缺了盼望与爱心会变成什么呢?结果就是冰冷的理性和冷漠的信念,既不挑旺我们的心,也不结出生命的果实。少了盼望,信心不再看见天上的事;如果信心进入了天堂,却丢掉了爱心,我们就失去了最大的福分。如果盼望少了信心与爱有又会变成什么呢?不过是虚空的幻觉不得不被痛苦所惊醒;不过是脆弱的花朵还未来得及结果就枯干死亡了。最后,没有信心与盼望的爱又是什么呢?不过是感觉的冲动,与圣灵无份更不可能成为生命的动力。不信的爱结果就是死亡,而没有盼望的爱只会流出无尽的苦水。

我们如果将信、望、爱三姐妹分开就是宣判她们的死刑,她们的美丽也不复存在。她们之间亲密的联合配得灵魂伴侣的美称。信心使人富足,盼望赐下更丰盛的产业,爱是永不枯干的宝泉。信心使我们与神联合,盼望带领我们去到天上,而爱使我们得着上帝的形象,因为上帝就是爱。信心是谦卑的孩子,盼望是逼迫的后代,但爱却是信心与盼望的果实。信心与盼望叫我们寻求自己,而爱教蒙恩之人舍己,为他人的得救而劳苦。信心归在暗室祷告,盼望欣喜快乐因为看见天堂敞开的大门,爱却将我们带回这世界当中好让我们与世人一同分享属天的安慰和上帝无穷的宝藏。是的,信心与盼望终将停止,唯有爱永不止息。信心终将成为眼见,盼望也必变为喜乐,因为所见的就不再是盼望了;但在上帝的宝座前,爱不会褪去。爱联络全德,爱才是我们在圣洁和恩赐上得以长进的凭据与方式,因此,无论是在今生还是在永恒,最大的就是爱。只要基督徒仍旧活在地上,信、望、爱就是不可分开的灵魂伴侣;无论这世界怎样变迁,信、望、爱永远长存,因为她们就是基督徒生命的标记。她们必要常存,否则基督教就不过是一具没有生命实质的空壳。她们必要常存,因为这伟大的恩赐反照出上帝的荣美,又造就了圣徒们各人的生命。信心与黑暗争斗,盼望胜过怀疑,爱除去抵挡的心。只要基督的灵住在我们心中,信、望、爱就要永远长存。


从这两位牧师的著作中,我们能感受到爱卓越的地位和无可比拟的本质。信心与盼望也会迎来终结,唯有爱是永远长存。当然,我们不能把信心与盼望的停息等等同于其他属灵恩赐。我们应当从两方面来理解『暂存』这个词的意思。暂存的事物就像死去的蠕虫,死亡吞灭了它的存在;但是,暂存的事物也像蝴蝶一般,虽以蠕虫的身份死去,却在美丽的翅膀下重获新生。方言与医病的恩赐与前者相似,因为有一天它们必要全然过去。信心与盼望却不是如此,它们最终都要归于无有,但却在眼见与福乐当中获得更为丰盛、完全、荣美的本质。

『暂存』
的比喻无法解明爱的真义,因为永存的爱永不改变。一切的恩赐都将改变,唯有爱永不改变,因为圣灵在圣徒心中的工作永不停息。我们越是思想爱的真义,越是接近奥秘的深处,那里有真理的根源,也就是圣灵奇妙的工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