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圣灵的工作》卷三

27 受苦的爱


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约翰福音15:13)


爱是受苦的,因为这世界的灵只会叫上帝的灵忧伤痛苦。世界是不洁的,而上帝是圣洁的,不是因着两者相对的关系,而是因为上帝本身就是圣洁的源头,世界所能做的就是抵挡上帝。

世界的生活规律不可能不让圣灵忧伤。我们被世界的灵所试探,又被圣灵所感动,良心成为了冲突的战场:就好象一个正在争吵的家庭,只要有人显出世俗的心,就有另一个人以圣洁的灵来见证他的不是。国家、学校、教会、社会也是如此,世俗的习惯常与圣灵的感动相争,没人可以置身于事外。上帝的灵与世界的灵互相抵挡,他们之间绝对没有和好或者妥协的余地。我们不是屈服于世界的灵,闭锁心门,抵挡圣灵,最终沦为失丧的人;就是与圣灵一同争战,胜过撒旦的试探,最后我们的名字被刻在新耶路撒冷的城门上。这就是爱必须受苦的原因。圣灵不断地在我们心中动工,爱逐渐被建造起来。爱必要与世界的灵相争,唯有如此它才能保守自己在我们的灵魂当中。

我们与孩子相处的时候,溺爱是最简单的办法,但绝不是最好的教育。溺爱不是出于母亲对孩子的爱,反而让孩子成了母亲软弱的牺牲品。溺爱的母亲发现不纠正孩子的错误更能使他们和睦相处,也减少了许多了眼泪、争吵、和怨恨;因此这样的母亲脸上从来没有忧伤的神情,她从不否定孩子的行为,总是想尽办法迎合孩子的愿望。她所爱的不是孩子而是她自己,溺爱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孩子的好处和上帝的旨意,只是为了不让不愉快的情绪破坏她与孩子之间错误的爱。然而被圣灵的爱所感动的母亲却不是如此,她总是寻求儿女永恒的益处。当孩子需要苦药来医治的时候,她绝不会制止,因为母亲的愿望不是要满足孩子的欲望而是要建立他们的生命。为这样的缘故,挣扎与冲突变得无法避免。溺爱的母亲只愿意取悦自己的孩子并随时准备称赞他们,但是尽责的母亲常处在两难之间,被希望与惧怕所动摇,甚至呼喊说:“何时才会结束呢?”。孩子不明白母亲的爱生出抵挡的心,或者以为溺爱才是真正的母爱,于是不悦的神情和故意的反抗成了孩子的习惯。孩子以为母亲对他的约束都是出于妒忌的心,于是反叛使他离开了母亲的爱,但是唯有母亲自己知道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能够过上蒙神保守的圣洁生活。

基督向我们显明了真正受苦的爱,从来没有比这更大的爱。唯有基督的爱在我们心中燃烧,发出圣洁的光华。耶稣基督所受的圣灵是无限量的,圣灵住在他里面,温柔的爱蔓延到他灵魂的每一个角落。基督甜美的爱无比可靠,它明白人性最深处的秘密,同时又像祝福的香气一般临到众人的身上。耶稣基督不但为整个人类献上自己的一切,他也愿意打开心怀接纳耶利哥城外年老瞎眼的人。一切的丰富与能力都蕴藏在基督永恒的爱里,因此从来没有一个被丢弃的人太过卑微以至于他不能领受基督无限的怜悯。

但是这世界为主耶稣预备了什么呢?这世界给过他任何的爱或者尊荣吗?这世界欣赏过他圣洁的爱,愿意让主的爱点亮自己的心吗?相反地,世界被主的爱所激怒,他们不能容忍他,甚至以凶杀来报复他,只因为耶稣基督不愿意与他们一同在罪中作乐。当四周尽是欢笑之声时,我们的主从未露出过笑容;每当世人想要得到主的赞许,他们所得到的永远是责备的话语。他不愿意耶路撒冷的贵族变成法利赛人,也不愿意平民成为撒度该人,他的出现就是对这世界活生生的反抗。因此,这世界抵挡他,轻视他,更以可怕的仇恨来报复他的爱。是的,如果耶稣基督与这世界一同哀哭,又与他们一同吹笛跳舞,就必要承受世界的宝座。但主的爱是圣洁的,他绝不听从世界的妄求,因此这世界必要苦待他,轻看他,侮辱他,报复他。耶稣基督的爱与劝勉与世界的颂歌格格不入,因此各各他的十字架成了不可改变的结局。
这世界又是怎样对待主的门徒呢?世界宽恕那些向他们屈服的人,烧香敬拜那些服从世界的灵的人。只要人选择妥协,世界就给他尊贵与荣耀;但如果人不愿意妥协,只愿意以圣洁的爱来爱这世界,世界的忿怒就立即临到他的头上。上帝的子民都唱过这样的歌『义人多有苦难』,每一个时代都有殉道的历史。何时是最好的时代呢?圣灵大大做工的时代乃是圣徒们受到最多逼迫的时代。

我们应当从源头来思想受苦的爱。圣灵光照我们的心,从我们的心中发出圣洁的火花。不洁之人必定憎恨和拒绝它。

爱是凡事包容,却不是盲目忍受。爱必会受苦,因它从不容忍世界的灵。谦卑与温柔也不能扑灭憎恨污秽的火焰,更不能阻止它与不洁相争,因为真正的爱也是真正的恨,而虚假的爱不过是虚弱的恨。如果火热的爱在我们心中掌权,仇恨也必与它一同做王。爱慕美好的人必定憎恨丑恶,爱慕和谐的人必定痛恨混乱。同样地,那被圣灵感动爱慕圣洁的人也必憎恨一切的污秽与不洁,爱慕基督的人必恨恶撒旦。为这样的缘故,我们怎样痛恨自己的罪,也必怎样爱慕那圣洁的主。

贪爱世界的人就是恨恶上帝,与他为敌。教会的要理问答也见证说:『我们的本性就倾向于恨神、恨邻舍』,正如圣经所说『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上帝为仇』(罗马书8:7)。但是,流露出上帝的爱的心恨恶犯罪的自己和作恶的世界,他到死为止一生都在向不洁与污秽宣战。大卫见证说:『耶和华啊,恨恶你的,我岂不恨恶他吗?』(诗篇139:21),这就是爱的反面。从人意与血肉而生的没有一个能说这样的话『主啊,我切切的憎恨他们,以他们为仇敌』;唯有主耶稣与上帝同有圣洁的仇恨,只有他是尽心、尽性、尽力、尽意地去爱上帝。

爱与恨之间的关系是非常清楚的,爱有多少,恨也有多少。心灵有多衰弱,世界的灵也怎样在那里掌权;心灵有多刚强,上帝的灵也怎样在那里动工。爱与恨有多少,我们也要承受相应的挣扎、痛苦、和苦难。“经历苦难,进入荣耀”,这实在是爱的金科玉律。爱本身就不是无棱两可的,当爱与人接触的时,苦难就产生了;爱越多,苦难与挣扎也越多。


纯粹、圣洁的爱必定爱慕自己。虽然我们的心还没有被完全洁净离开一切的不洁与污秽,但我们却已经定意向它们宣战,不再服从它们。争战使我们缺乏爱心,又让上帝的爱担忧,我们的心也因此忧伤不已。我们的心谦卑在主的面前,甚至不敢抬头仰望他;我们的灵谦卑在主的十字架前,反省自己不愿意舍己的心;我们也当在爱我们的人面前谦卑自己,因为我们常常伤害那些应当祝福的人;我们更当谦卑在圣灵面前,我们的软弱与胆怯总是阻挡他的工作,但他仍旧温柔的唤醒沉睡的灵魂。

这些事情叫圣徒们忧伤,我们曾经幻想在善变的人心中找到确实的凭据,来证明上帝儿女的名分。如果爱是人本的,它终将灭亡。但事实并非如此,圣灵把上帝的爱浇灌在我们心中,不断地煽动爱的火焰,因此上帝的爱绝不会在我们心中熄灭。每当它快要熄灭的时候,圣灵又叫它活了过来,爱再次发出亮丽的光芒,重回灵魂的战场。

历史不会撒谎。我们都知道早期的教会差点在迫害中死去,瓦尔多的基督徒也差点从地上消失,我们的父辈们甚至选择牺牲自己的生命,将血倾倒在这片土地之上,也不要否认主的名离开永生的上帝。在殉道士中间,许多人曾经想过:“如果这迫害临到我,我一定会跌倒”。但是当逼迫真正临到的时候,圣灵大大动工感动他们,坚固他们的心志,瘸腿的人居然像雄鹿一般奔跑跳跃,他们不再胆怯,甘愿为主名的缘故牺牲自己的性命。这些事情都显明了上帝的儿女对基督永恒的爱,这爱从基督的舍命而来胜过了死的坚强,在患难与殉道的事情上显出了争战的勇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