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圣灵的工作》卷三

30 叫人刚硬的爱


耶稣怒目周围看他们,忧愁他们的心刚硬(马可福音3:15)



爱的另一面不再是爱护、扶持和怜悯,而是吞灭与破坏的能力。人无法测透爱的奥秘,因为爱本身属于上帝的本性。虽然我们无法在已经启示出来的奥秘以外来认识上帝的本性,但这并不会改变事实的本身。


没有人能将自己排除在上帝的掌管以外。人不能说他与其他一切的受造之物是与上帝无关的。上帝是一切存有的根源,他赋予人生命与气息,并以全能的命令托住万有。就连撒旦也不是自我存在的,如果上帝不再容许他存续下去,撒旦也就不再存有。一切生命的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上帝。使徒保罗在亚略巴古的讲论不在于人认识上帝的奥秘或者人与神之间亲密的关系,而是向世人宣告人与创造主之间本质性的关联。不论是罪人还是圣徒、天使或者魔鬼、甚至连植物与动物,他们的生活、动作、存在都在乎那位造他们的主。


为这样的缘故,被造者不可能离开上帝而独自存在。诗篇一百三十九篇不但诉说上帝无所不知的本性,诗人更在其中见证了人存有的根源,人不可能将自己抽离出上帝的掌管之外。失丧的人被遗弃在地狱的刑罚当中,他们的邪恶与污秽仍被上帝所掌管,这就是人最大的愁苦。上帝的大能如同可怕的洪水,临到那些犯罪作恶的人身上,他们只能呼喊说:『求你宽容我,在我去而不返之先』(诗篇39:13)。如果上帝愿意无条件地宽免罪人,地狱与愁苦也就不复存在;但是上帝绝不放弃追讨犯罪作恶的人,因此地狱的火是不灭的,那里的虫是不死的。永远的刑罚带来永不停息的痛苦,罪人的结局就是永死与灭亡。


有人认为上帝将物质上的供应赐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而唯独将属灵的供应赐给他的选民。但这样的观念是错误的。阳光照义人也照恶人,雨水降给好人也降给坏人,而属灵的供应也是如此。不过,当义人与恶人同样享受阳光雨露时,公义的日头和恩典的雨露不但成为选民的祝福,也将失丧的人带到灭亡当中。


我们在自然界中也能看到同样的规律,三月的太阳融化了冰雪使土壤得着滋润,但是八月的太阳则烧灼着田间的出产又叫土地刚硬。这都是因为夏天的地球太过接近太阳,而合适的距离则造就了春天的美景。同样的道理也能用在公义的日头上。我们只要站在合宜的位置上就能享受到从它而来一切的祝福;但是骄傲和野心将人升高离开了原有的位置,公义的日头不再是恩典的光辉,而成了吞灭人的烈火。


圣经常常借用不同的方法和形象来显明这令人畏惧的真理。使徒保罗也称福音对一些人来说是生命的香气,而对另一些人来说则是致死的香气。西面论到耶稣基督的时候预言说:『这孩子被立,是要叫以色列中许多人跌倒,许多人兴起』;而先知也向圣徒宣告弥赛亚就是锡安的磐石,对于那些背弃神的人而言他是一块绊人的石头。同一株葡萄树会生出不同的枝子,有的果实累累的,有的却被砍下,甚至被丢在火里。陶匠与瓦器的比喻也是如此,同一位大能的窑匠随着自己的意愿造出贵重的器皿和卑贱的器皿。


圣经用『心里刚硬』这个昏暗的词来形容上帝任凭罪人灭亡的作为,因为刚硬的心就是抵挡永恒的爱的结局。从本质而言,上帝对罪人的作为不都是叫人刚硬的,因为上帝可能会『容许』罪人一段时间。但是,上帝也会任凭罪人『心地昏暗』,这就是对『任凭』最精准的也是最令人恐惧的定义。


上帝把不肯悔改的罪人交在邪恶的意念中,罪人最大的愁苦就在于他们丝毫察觉不到将来可怕的结局和灭亡的命运,正如使徒保罗的见证说:『上帝任凭他们逞着心里的情欲行污秽的事,以致彼此玷辱自己的身体。他们将上帝的真实变为虚谎,去敬拜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罗马书1:24,25)。保罗在二十六节重复道:『因此,上帝就任凭他们放纵可羞耻的情欲』,最后又在二十八节说:『他们既然故意不认识上帝,上帝就任凭他们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


被『任凭』的结果就是『昏暗的心』,正如保罗在罗马书一章二十一节所说『他们虽然知道上帝,却不当作上帝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他又在罗马书十一章八节借用先知以赛亚的话论到同样的道理:『上帝给他们昏迷的心,眼睛不能看见,耳朵不能听见,直到今日』。因此,从『昏暗』到『昏迷』就是从『邪僻』到『刚硬』的过程。


罪人被上帝任凭的之时就是他放纵情欲之时。上帝已经为他开了一条出路,但是犯罪的情欲却让他偏离上帝的道路。起初,上帝的爱原先看顾着他,阻止情欲在人心中发动。如果罪人仍有一颗正直的心,他就会为此感谢上帝。但是,他却一边抱怨上帝的作为,一边想法设法要违反上帝的禁令。于是,痛苦的张力出现在人与神之间,一方面罪人无论如何都要满足自己的情欲,而另一方面上帝暂时地挪开了犯罪的机会。最后,罪人不顾良心的呼声,继续走在犯罪的道路上,他现在不再有份于上帝的爱和保守,人与神之间的张力也就此停息。上帝任凭罪人满足污秽的情欲,而后者则被交在邪僻的心中,就在狂欢与宴乐中放纵自己,“得胜”的夸耀取代了哀哭与悔改的心。


罪人仍有可能在这种可怕的光景中回转过来,因为得胜的狂喜总是短暂的,取而代之的常常是痛苦与失望。人确实胜过了情欲,但是这种得胜永远不能使人满足:第一、满足犯罪的情欲只会让良心惊恐,使灵魂更加愁苦;第二、罪中之乐永远是叫人疲惫和失望的,因为它从不兑现最初的诺言。在这样的时刻当中,罪人仍有得救的指望,因为他开始意识到上帝爱他原胜过罪人对自己的爱。再者,当罪人认识到上帝的公义时,他不再自以为义。这时候,救恩的大门向他敞开,天国也不再遥远。


但当人胜过了失望的情绪,他可能会掉进更可怕的深渊当中。罪人不再惧怕犯罪,反而更加追求犯罪的情欲,他勇敢地犯罪就是为了除去失望的情绪,而这一切就成了生命的转折点。人一旦认同了这种思想,魔鬼般的情欲就从心底里蜂拥而出,最后他迷失在了放纵与罪恶当中,正如圣经所说『虚妄的思念』最终变成了『邪僻的心』。他的心昏迷了,不再能分辨出失望与不满的缘由;他被罪所毒害,放纵自己,最终成为瞎眼的人,颠倒是非,以现象来取代本质。他们有眼却不能看清事实与真理,有耳却不能听见上帝的话语。刚硬的罪人在罪中打滚,不断犯罪作恶却无法心满意足。这样的人越来越渴望各样的罪,正如保罗所说『他们虽然知道上帝判定行这样事的人是当死的,然而他们不但自己去行,还喜欢别人去行』


救恩的原则乃是『恩上加恩』,而罪的原则也是『罪上加罪』。没有人能在其上保持不动,因为这道路是倾斜的。上帝任凭罪人走上灭亡的道路,罪人甚至看不见前头可怕的深渊。这就是上帝对刚硬之人的处置方法。刚硬的罪人不再与救恩有份,福音对他们而言就像被丢在猪脚下的珍珠。他们有眼而看不见,有耳而不能听,以马内利的爱也向他们隐藏了起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