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圣灵的工作》卷三

32 上帝的作为



主叫他们瞎了眼、硬了心,免得他们眼睛看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我就医治他们


(约翰福音12:40)



圣经的话明明教导,上帝使人心刚硬,任凭无知的心变为昏暗。



上帝命令摩西时论到法老的话充分证明了圣经的教导:『我要使法老的心刚硬,也要在埃及地多行神迹奇事。但法老必不听你们,我要伸手重重地刑罚埃及,将我们的军队以色列民从埃及地领出来。我伸手攻击埃及,将以色列人从他们中间领出来的时候,埃及人就要知道我是耶和华』(出埃及记7:3-5)。在这以前,上帝已经对摩西说:『你回到埃及的时候要留意,将我指示你的一切奇事,行在法老面前,但我要叫(也作“任凭”)他的心刚硬,他必不容百姓去』(出埃及记4:21)。


上帝可怕的作为临到法老全家,也正是在法老王身上,上帝把这可怕的真理完全地启示了出来。我们无法得知为什么是法老被上帝所任凭,也不可因此自以为义,反倒要时刻记念使徒的话:『上帝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叫谁刚硬,就叫谁刚硬』(罗马书9:18)。


上帝不是单单审判法老个人而已。被上帝审判的乃是当时世界上最伟大的帝国的统治者。法老治理埃及全地,统治着世界上最大的帝国与军队,宝座与权杖象征着王权的威荣。埃及帝国幅员广阔,她的疆界延伸到日后尼尼微、巴比伦、马其顿和罗马城。没有一个帝国能像埃及那样犯罪、抵挡上帝、并满有世界的傲慢与夸口,无论是平民或者贵族都在宴乐中毫无节制地放纵着肉体的情欲。四围的国家都向埃及进贡大量的金银,法老们为了显示帝国的富强建起了斯芬克斯神像和高耸入云的金字塔。他们不但从石缝中造出了死人的城市,并靠着高超的技术雕刻出精美的大理石石棺。一言以蔽之,世界的骄傲与荣耀都被集中在了尼罗河的沿岸,而法老则是当时世界上最有权势的君王。


被上帝任凭以至于心里刚硬的正是法老王。使徒保罗在罗马书第九章引用出埃及记九章十六节的目的就是要清楚地表明法老王与耶和华上帝之间的争战,正如上帝所说:『这一次我要叫一切的灾殃临到你和你的臣仆并你的百姓身上,叫你知道普天下没有像我的。我若伸手用瘟疫攻击你和你的百姓,你早就从地上除灭了。其实我叫你存立,是特要向你显我的大能,并要使我的名传遍天下』(出埃及记9:14-16;罗马书9:17)。


上帝的话不是指着法老一个人说的,因为没有一个人能够掌握如此大的权柄,这些话乃是指着世界上最大的帝国的统治者法老所说的。法老既不是最高的权柄,埃及帝国的权势更不是一天就能建成的,而两者都不过是上帝安排历史所导致的结果罢了。早在摩西四百年以前,上帝就告诉亚伯拉罕,埃及不但要成为强盛的国度,也必成为他显明大能的地方。朝代不断更替,独裁者也相继轮换,最终法老的王朝耸立在埃及帝国之上,帝国的权柄也就集中在他一人身上。


上帝的护理之工彰显了他不可测度的智慧,上帝允许这个抵挡他的世界将一切的智慧、能力、才智都集中在埃及有限的疆界以内。上帝亲自兴起了埃及帝国,使他们得以存续,最后让法老成为了帝国的君王。靠着埃及的财富、权力和属世的权威,法老代表了整个罪人的国度,与上帝为敌。


傲慢的法老以死亡的权势奴役着以色列。以色列是族长时代上帝的教会,他们不但承载了列祖的盼望,更领受了了弥赛亚从他们而出的预言。法老本应该善待上帝的选民,但他却苦待他们。当时的埃及享受着先进的科技,他们把象形文字刻在石碑上以纪念过去的历史,并以方尖石塔作为传播信息的媒介。埃及人不能以无知作为借口,而且约瑟作埃及国的首相拯救他们脱离饥荒的事实仍被皇族所纪念,因此埃及的统治者不可能忘却他们曾经对希伯来人许下的诺言。然而,法老却以暴政对待以色列的后代,为了减少以色列人的数目,他甚至下令杀死所有希伯来人生下的男婴。


奴役以色列家的法老代表了世界奴役基督的势力。上帝说:『我从埃及召出我的儿子来』,便将基督连同整个以色列家带离了埃及,而可怕的争战也在弥赛亚与法老之间爆发了。


为这样的缘故,真理的亮光照射在了这段让人迷惑的圣经上『其实我叫你存立,是特要向你显我的大能』(出埃及记9:16)。背离上帝的世界失去了最后的靠山,他们只能在世界的国度里彰显自己的罪性和有限的能力。这些事情的发生都不是偶然的,它们仍被上帝所掌管,为要彰显他得胜的权能,因此圣经出埃及记多次记载同一句话『耶和华使法老的心刚硬』(出埃及记10:20);『我要使法老的心刚硬,他要追赶他们,我便在法老和他全军上得了荣耀,埃及人就知道我是耶和华』(出埃及记14:4);『耶和华使埃及王法老的心刚硬,他就追赶以色列人,因为以色列人是昂然无惧地出埃及』(出埃及记14:8)。上帝任凭罪人的作为真正临到所有的埃及人身上:『我要使埃及人的心刚硬,他们就跟着下去,我要在法老和他的全军、车辆、马兵上的荣耀』(出埃及记14:17)。


在整段的记载中,我们首先看到上帝预言他可畏的作为,随后预言成为事实,最后完全落在法老的头上。不过更值得注意的是,圣经总是先从主观的角度来描写法老的刚硬,然后才宣告上帝的审判:『法老心里刚硬,不肯听从摩西、亚伦,正如耶和华所说的』(出埃及记7:13);『埃及行法术的,也用邪术照样而行。法老心里刚硬,不可听摩西、亚伦,正如耶和华所说的』(出埃及记7:22);『法老心里刚硬,不容以色列人去,正如耶和华藉着摩西所说的』(出埃及记9:35)。后来使徒保罗总结道:『这样我们可说什么呢?难道上帝有什么不公平吗?断乎没有!因为他对摩西说:“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据此看来,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奔跑的,只在乎那发怜悯的上帝。因为经上有话向法老说:“我将你兴起来,特要在你身上彰显我的权能,并要使我的名传遍天下。”如此看来,上帝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叫谁刚硬,就叫谁刚硬』(罗马书9:14-18)。


在这些事情上,尽管法老是最中心的人物,但上帝的任凭却不仅仅局限在他的身上。摩西论到希实本可怕的独裁者西宏说道:『希实本王西宏不容我们从他那里经过,因为耶和华你的上帝使他心中刚硬,性情顽梗,为要将他交在你手中,像今日一样』(申命记2:30)。约书亚论到巴勒斯坦北部的诸王又说:『因为耶和华的意思是要使他们心里刚硬,来与以色列人争战,好叫他们尽被杀灭,不蒙怜悯,正如耶和华吩咐摩西的』(约书亚记11:20)。


圣经记载魔鬼试探大卫叫他数算以色列的百姓(列王纪上21:1),但在撒母耳记下二十四章一节的记载则显明大卫明明早已得到上帝的警戒却不愿意遵行。


先知以赛亚忧愁地呼喊道:『耶和华啊,你为何使我们走差,离开你的道,使我们心里刚硬不敬畏你呢?』(以赛亚书63:17)。这句话就像是在抱怨上帝对他可怕的呼召一般:『你去告诉这百姓说:你们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要使这百姓心蒙脂油,耳朵发沉,眼睛昏迷;恐怕眼睛看见,耳朵听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便得医治』(以赛亚书6:9-10)。


许多人以为上帝的『任凭』只是属于旧约神学的范围,基督的教会与这些严厉并且刺耳的教导无关,因为基督乃是以爱建立他的教会。我们回应道:教会如同伊甸园一般久远,也正是同一位基督颁布新旧两约,因此基督与使徒所传讲的乃是上帝贯彻始终的作为。在马太福音十三章十四节、马可福音九章十二节、路加福音八章十节的记载里,主耶稣引用以赛亚的蒙召的经历表明,上帝的话不但叫人听却听不明白,更使他们心里刚硬。使徒保罗也在罗马城宣告了相同的话语(使徒行传28:26,10:8)。我们已经注意到保罗的用词,『存邪僻的心』与『心里昏暗』两种不同的表达都是指向上帝使人刚硬的作为。但是新约中的『任凭』所包含的意义却是被动的,不再是罪人主动的行为,而是因犯罪所招致的可怕后果。罗马书十一章二十五节说道:『弟兄们,我不愿意你们不知道这奥秘(恐怕你们自以为聪明),就是以色列人有几分是硬心的』;哥林多后书三章十四节则说:『但他们的心地刚硬,直到今日诵读旧约的时候,这帕子还没有揭去,这帕子在基督里已经废去了』;罗马书十一章七节也说:『以色列人所求的,他们没有得着,唯有蒙拣选的人得着了,其余的就成了顽梗不化的』。马可福音六章五十二节也记载『他们不明白那分饼的事,心里还是愚顽』;使徒行传十九章九节也说道『后来,有些人心里刚硬不信,在众人面前毁谤这』;最后希伯来书三章十三节也说:『总要趁着还有今日,天天彼此相劝,免得你们中间有人被罪迷惑,心里就刚硬了』


圣经的启示与清楚的记载叫我们无法否认任凭罪人刚硬就是上帝的作为。若有人宣称他所敬拜的上帝是不会叫人刚硬的上帝,那么他就当知道他不是在敬拜圣经所启示的那位上帝。


然而,我们也不可掉入另一个极端,以为既然『任凭』是上帝的作为就放弃了彼此劝勉的责任。同一本圣经不但告诉我们『上帝要叫谁刚硬,就叫谁刚硬』(罗马书9:18),也说道『总要趁着还有今日,天天彼此相劝』(希伯来书3:13)。我们当顺从圣经一切的教导,叫自己的理性降伏在圣经上帝的话语之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