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圣灵的工作》卷三

33 暂时的刚硬


耶和华啊,你为何使我们走差,离开你的道,使我们心里刚硬不敬畏你呢?求你为你仆人、为你的产业支派的缘故转回来(以赛亚书63:17)



人的心常常被罪迷惑抵挡圣灵的工作。我们必须在属灵的事情上小心谨慎,因为上帝常常使用眼不能见之事作为倾倒忿怒的器皿。大卫被自己、魔鬼和上帝试探,这三样原是同一件事情,但无论如何,人的罪永远是刚硬的起因。罪毒害并毁坏了人的灵魂,将人陷在灭亡的境地中,但是这一切仍旧服在上帝的掌管之下。

为了稳妥的缘故,在学习这些真理的同时,我们不可忘记上帝使人刚硬的作为不都是绝对而无法挽回的。暂时的任凭和永远的刚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后者绝对而不可逆转,但前者却会过去并被得救的信心所化解。

以赛亚代表那些来到上帝宝座前的人呼喊说:『耶和华啊,你为何使我们走差,离开你的道,使我们心里刚硬不敬畏你呢?』从问题的本身、先知的痛苦、和他对上帝的渴慕,我们可以确知以赛亚绝不是刚硬的法老。再者,以色列人的刚硬不是永远的,正如上帝的劝勉说:『你们不可硬着心,像当日在米利巴,就是在旷野的玛撒』(诗篇95:8)。使徒保罗说:『以色列人有几分是硬心的』(罗马书11:25),既然不是『所有』以色列人,我们便得知上帝对他们的任凭不是绝对的。

暂时的任凭不可与永远的刚硬混为一谈。这样的疑惑叫罪人的良心绝望,生出该隐般的念头,因此我们就当真诚、谨慎地扶持那些掉在试探中的人。魔鬼撒旦洞悉人性的软弱。他用尽一切的手段来攻击圣徒,不但藉着绝望的威胁来控告人,也藉着诸般的谎言和奉承来制造虚假的平安。罪人被撒旦试探,不是轻看上帝的审判和灭亡的结局,就是失去得救的盼望。除此以外,没有别的事情更能让撒旦欢喜。
撒旦常常以亵渎圣灵的罪来控告基督徒。许多圣徒从来没有仔细查考过这项可怕的罪,只对圣灵和救恩的问题抱有模糊的观念。他们被撒旦控告,以为自己已经犯下不可赦免的罪,不再有份于上帝救赎的恩典。当然,他们如果认真地查考圣经,仔细留意教会所传讲的真理,就不会轻易陷到撒旦的诡计当中。然而,撒旦的私语几乎杀死了他们的灵性,死的恐惧与被遗弃的念头不断地折磨他们,无穷无尽的灵性黑夜仿佛吞灭了最后一丝盼望的光线。

上帝的任凭也是如此。撒旦常常利用刚硬与任凭的教导来夺取上帝儿女们的平安。当然,我们在这些事情上也不是全然无辜的,因为灵性的倒退必然是过犯的后果,无论是公开的还是私下的。但唯有那试探人的魔鬼在圣徒心中种下毒根并藉着诸般的罪使之发芽生长。不但如此,撒旦在患难的时刻来到我们身边,说我们已经被上帝所丢弃,心地刚硬,不再有丝毫的盼望,也不再有改变的可能。

为这样的缘故,我们更应当清楚地区分暂时与永远的刚硬。上帝的儿女们都经历过暂时的任凭。在成圣的道路上,我们都能想起上帝带领我们离开罪与不信的那些时刻。上帝的作为非但没有激发起我们爱他的心,反而刺激我们关上受教的耳朵,更加勇敢地犯罪。我们抵挡上帝的爱,尽管不是故意犯罪,却仍旧贪恋罪中之乐,于是我们说:“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就不再犯了”。我们轻看上帝的爱,又以为上帝的爱足够包容这些小小的过犯。我们被上帝所任凭,以为靠着自己就能离开犯罪的习惯,最后却绝望地发现短暂的放纵过后我们再也没办法脱离犯罪的光景。

上帝公义的报偿临到犯罪悖逆的儿女,上帝的爱是同样轻慢不得的。尽管可怕的后果超乎他们的预料,但刚硬的反抗不但驱赶了最初的爱,更加增了罪的权势,敏感的灵魂在罪中变成了麻木冷漠的心。我们无法想象罪在一瞬间就能发酵变成滚烫的情欲。这样的人试图与罪争斗却徒劳无功,最后他不再挣扎,发现自己处于被任凭的境况中,不再有份于上帝的爱。

然而,上帝的容许不是永久的,也与不同于永远的任凭。被任凭的儿女仍会爱上帝并为主发热心,也愿意打开心门接受恩典的动工,甚至仍然与主有美好的交通。但这些事情都会逐渐消失,正如身体里的肿块造成高热,损害其他的肢体。他们的灵魂毫无安息可言,暂时的刚硬使他们尝到被神丢弃的滋味,与主相交的生活变得死气沉沉。稀少的油滴取代了丰富的膏抹。结果贫乏与绝望追赶他们,定罪的审判搅扰着他们的良心,但就在愁苦当中,他们的灵魂仍会向上帝发出叹息。

上帝也愿意俯听灵魂的叹息。我们在绝境当中好像忘记了怎样祷告,圣灵好像也不再为我们代求。但只要芦苇仍未折断,灯火还未熄灭;只要我们还会为罪羞愧,怀着得救的盼望在心里叹息,上帝必会怜悯我们,俯听我们的祈求。就在这时,公义的日头在我们心中升起,驱散黑夜的乌云,融化了刚硬的心。坚冰融化,我们又再感受到上帝的祝福,干枯的眼睛被泪水充满,刚硬的颈项和膝盖再次在祷告中俯伏在上帝的面前。上帝的怜悯在恒久的忍耐以后如同丰富的膏油被浇灌在我们身上,谦卑的灵带着感恩和敬拜回到上帝的宝座前,赞美主耶稣基督和父神丰盛的恩典与慈爱。

暂时的刚硬就像冬天的情景,黄叶从树上落下,太阳的光倾斜,溪流冷冻结冰。但冬天不是永久的,因为春天必要来到。大地经历了冬天的修整重新展现出新的面貌,翠绿的草场和歌唱的鸟儿宣告着大地的丰盛。上帝的选民陷入暂时的刚硬也是如此,寒冬过后就是春天,灵性的黑夜也必终止在破晓之时。

然而,永远的刚硬却不是如此。刚硬的心就像两极的冰雪,凝结以后就不再融化了。整个极地都被覆盖在惨淡的冰雪之下,唯有主再来之日才是它们销化之时。光线或许会穿透黑暗带来热量,冰锥掉落,冰原分裂,但是心灵依旧刚硬,毫无改变。冰山或许会掉落,但是掉落的冰山仍旧是坚硬的冰块。它被上帝任凭,心地刚硬,不再有融化的可能。

西宏与法老的心就是可怕的冰天雪地,就连那些永远刚硬以至于被上帝审判的人也是如此。他们故意犯罪以至于不再有份于上帝的爱,他们的生命只能彰显出心灵的冷漠和死去的灵性。唯有剧毒的霉菌和致死的病菌才能形容他们刚硬的生命,而最可怕的就是所有被上帝所任凭的人都不再能觉察到自身恐怖的结局。暂时的任凭过后,上帝的儿女终将痛哭悔改,但永远的刚硬却使罪人在狂欢中走上灭亡的道路。
求主怜悯我们!落在永生上帝的手中是何等的可怕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