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圣灵的工作》卷三

34 被任凭的国度


以色列人所求的,他们没有得着,唯有蒙拣选的人得着了,其余的就成了顽梗不化的


(罗马书11:7)




使徒保罗写在罗马书十一章七节的话充满丰盛的真理,叫人无法忘却。任凭与刚硬不是个别或者偶然的作为,而是临到一切尝过上帝的爱却与救恩无份之人的作为。


最后的限制是必不可少的,因为我们不可说外邦人被上帝任凭以至于心地刚硬。唯有那些活在恩典之约下的人才会被上帝任凭以至于心地刚硬。昏暗与邪僻的心使外邦人行在犯罪的道上,没有人能从犯罪的道上回转过来,但这还不是圣经对『任凭』与『刚硬』的定义。


外邦的国度与人民或许会面对上帝和他的受膏者,正如法老和西宏与以色列的关系,又像今天土耳其、印度、中国与基督教国家和宣教会的接触一般。当然,基督教国家或者宣教会的到访不会将责任加在外邦人头上。野蛮人假借基督徒的名义入侵伊庇鲁斯和土耳其,他们完全缺乏基督的精神,甚至比土耳其士兵更加野蛮残暴,这些所谓的基督徒并没有为当地人带来十字架的亮光。基督教的宣教团体去到非基督教国家,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定居并开办学校。他们向少数人谈论圣经的话语,却流露出对人性的无知。这些事情不会加给那个国家任何责任,因为宣教士们不但对她一无所知,也没有影响到当地的生活。


其实基督教国家、政府、教会和宣教会更应当省察自身的责任。宣教的事工不但加增非基督教与伊斯兰国家的责任,也在加增我们的责任和负担。上帝按着自己的美意将优越的物质和道德生活赐给基督教国家。中国、日本、土耳其、甚至整个印度都在大英帝国的掌管之下。今天的非基督教国家还不是基督教世界的对手,他们在原生的丛林中保守着封闭的文化,却在广阔的平原中失败了。我们派兵侵略中国的时候,绝不会想过他们的军队会有登陆欧洲的一天。


我们不是要讨论这样的状况是否会延续下去。今天基督教国家不断倒退,逐渐向犹太主义和外邦宗教靠拢,他们很可能会丧失物质上的优越。各种迹象表明,中国的崛起使基督教国家担忧,而我们在印度的属地也不再像从前那样稳定了。非基督教国家拥有着辉煌的古文明并一度掌握世界霸权,直到最近的五百年情况才有所逆转。一切的能力和荣耀都归于主耶稣基督,因此信靠基督的国度更要向上帝尽忠,将主的名传扬到外邦的列国中。上帝将命令与责任一并赐给我们,为要叫全世界因我们的缘故来到主基督的面前。


世界与基督的联系应当是包罗万象的。我们为欧美列国制定法律制度,又将文字与信息带给他们,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传讲基督的福音。但如今那些自称为基督徒的人在外邦所行的尽是可羞耻的事。他们毫无道德可言,残忍、掠夺、恶法、不公和鸦片交易就是他们的标签。这些事情都是可怕的警诫,我们非但没有成为列国的福源,反而不断地加增自身的亏欠和罪责。


然而,仍有某些国家在非基督教国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一些小国因着与优秀的基督徒、政府、和宣教士接触,认识了耶稣基督。如果他们仍不愿意承认基督是主,那么这种认识就会成为他们刚硬的缘由,但这都是个别的例子。最可惜的是,在宣教的事工与归正外邦人的事情上,改革宗教会还未曾有过太大的贡献。


除了以上的特例,上帝的任凭和刚硬的作为只会发生在那些长久被福音所影响的基督教国家当中,正如旧约的以色列国一般。新约的普世教会原先隐藏在以色列有限的国土当中。上帝的任凭很少发生在外邦的国度里,心地刚硬的永远是以色列的百姓。罗马书十一章七节『唯有蒙拣选的人得着了,其余就成了顽梗不化的』,保罗的话明显指着以色列的百姓说的,而上下文也证明了这一点:『以色列人所求的,他们没有得着』。保罗接下去引用先知以赛亚的话来描述以色列人刚硬的心:『上帝给他们昏迷的心,眼睛不能看见,耳朵不能听见,直到今日』(以赛亚书29:10)。为这样的缘故,上帝的任凭在基督的教会中显出了新的作为,而今天以色列人的心仍旧刚硬却是上帝的审判,绝非新奇的事件。以色列人拒绝了各各他的十字架和五旬节圣灵的降临,他们在上帝的面前定了自己的罪。除非上帝赐下新的恩典,以色列人绝不可能被拯救脱离这可怕的刑罚。因此,我们现在所讨论的并非以色列人刚硬的心。


从原则上说,上帝的任凭只发生在基督的教会中那些已经受洗的人身上。


我们要将个人的刚硬和群体的刚硬分别出来。至于后者,一个可悲却广为人知的例子就能解明它的含义。长久以来,人对婚姻的观念不再是圣洁的。在婚姻的契约订立以前,婚姻的关系就已经藉着罪进到了男女双方当中。这就是群体性的刚硬,犯这样的罪的人联合起来抗拒上帝对婚姻的祝福。群体性的罪不但影响到每一个人,甚至蔓延到整个时代与他们所处的环境当中。商业性的罪也是如此,我们都知道没有一个诚实的人会成为成功的商人。罪人不但口里说:“每一个老板都是坐在店铺里的小偷”,还以为靠着笑话就能掩盖事实的本身。每一个新的店员都要明白这些道理,若不诡诈就被淘汰,而那些不愿意随波逐流的人则被认为是破坏游戏规则的人。


当上帝任凭国家与教会的时候,刚硬的心就使众人昏迷。我们只需要对比苏格兰教会和西班牙教会的状况就能明白这样的事实。两个国家的教会都承认主耶稣基督的名,信靠主耶稣基督,宣读同一本福音,用同样的诗篇赞美上帝,甚至认信同一份使徒信经。两个极为相似的教会却表现出如此巨大的差别!他们领受的是同一个洗礼,同得益于主的圣餐,但彰显出来的教会生活却是两个极端。苏格兰的教会绝不是完美无缺的,我们甚至承认当英国北部的教会被冷漠和严寒覆盖时,西班牙的教会却不时地闪烁出爱的光辉。但除此以外,苏格兰教会清晰地持守着信仰的真理,而遮脸的帕子还包裹着西班牙的教会。西班牙教会虽然认信得救的真理,但真理的圣洁却被人的发明掩埋,逐渐暗淡而不再辉煌。我们并不是要否认恩典会在西班牙的教会动工。即使有帕子的阻隔基督还是被传开了,因此上帝的选民被召聚进入永恒的生命中,但剩下的都成了顽梗不化的人。显而易见的是,在这个美丽的国家当中,邪恶的势力压迫着众人的心灵,而他们却无法在这场角力中得胜。


即使范围缩小,群体性的刚硬仍是随处可见。苏格兰高地的教会比苏格兰低地更加纯净;挪威的路德宗教会比萨克森更为属灵;沃邦的教会比伯尼尔更富有活力。论到荷兰的教会,当与泽兰相比时,我们难道不应该为敦特哀哭吗?难道荷兰北部教会的属灵光景不是比南部更令人担忧吗?弗里斯兰的教会与黑德兰难道不是砂石与陶土的差别吗?如果拥有更加深刻的洞见和广阔的生命,明白教育与环境的差别,我们就不会继续夸耀自己的成就。如果我们也生长在同样的干地当中,结出的果子绝不会比他们的更好。


按着刚硬的程度来衡量各人的罪名不是我们的要做的事情,唯有上帝才是审判全地的主。我们的责任乃是抵挡刚硬的心,恒切祷告,求上帝救我们脱离灵性的灾难。勇敢的传道人和公义的信息乃是医治刚硬最好的良药。所多玛、蛾摩拉不再有得救的机会,但尼尼微却痛哭悔改归向上帝,尽管这是一个例外。通常我们都能看到,只要有上帝的仆人忠实地传讲悔改的道理并竭力呼召罪人回到上帝的面前,整个国家就会从灵性的昏睡中苏醒过来。


个人的刚硬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上帝的任凭临到那些活在福音之下却不蒙重生之人的身上,他们经历了水的洗礼却无份于圣灵的洗,就是对这样的人保罗见证说:『唯有蒙拣选的人得着了,其余的就成了顽梗不化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