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圣灵的工作》卷三

2 成圣的奥秘


亲爱的弟兄们啊,我们既有这等应许,就当洁净自己,除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敬畏上帝得以成圣(哥林多后书7:1)


成圣属于信仰的奥秘,因此成圣就是一项教义。我们如此声明是要除去教会里面的杂音,他们误以为成圣就是借着个人的修行达到更加圣洁的地步。


成为圣洁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上帝谴责、咒诅一切的污秽,次等的圣洁也无法在上帝面前存留。任何人在上帝面前都应当除去一切的不洁,追求更加圣洁的生活,立即领受上帝的圣洁好叫自己在上帝面前毫无瑕疵,因为上帝的命令是不能废去的“你们要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利未记11:45,彼得前书1:16)。我们现今松散的风气正需要上帝以他绝对的权柄命令每一个人以绝对的圣洁面对自己的良心、立定心志、并以坚定的话语向众人宣告上帝的诫命。


天上的圣徒们聚集在上帝圣洁的会中,那里没有丝毫的污秽,圣洁是天堂得胜的荣光。地上的国度也要圣洁,因为地上万国都属于掌主权的主。上帝不允许我们在心中或在暗处怀有任何的污秽,就连这个已经伏在死权之下的世界也不可存有污秽。事实上,地上的国度常以罪恶和败坏抵挡上帝的旨意。


上帝显明他的旨意命令地上的国度立即离开一切的污秽并换上圣洁和良善的白衣,因上帝的眼目清洁容不得半点的邪僻与奸恶。我们每一个人都应当除掉一切的污秽,进入圣洁的地步。害人的就当赔偿,破坏的就当修复,玷污的就当洁净,没有一个义人会反对这样的事情。


归根究底,撒旦应当修复这个堕落的世界,撒旦点燃人性中间犯罪的情欲,我们的灵魂被撒旦毒害生出各样的疾病。毫无疑问,撒旦必须被定罪受刑罚,上帝也保留了最后的审判权。就连撒旦自己,按着上帝的权柄,也要立即悔改回到原初被造时的圣洁。被撒旦败坏的世界原不属于他,这世界是属上帝的,撒旦本与世界无份。因此撒旦不但因着污秽的作为被追讨,更应当修复被他的苦毒和私欲所败坏的世界。


撒旦不能也不愿意使自己在上帝的审判台前被称为义,但这不会废掉上帝公义的权柄。如果在乐园里的人类不是甘愿的成为撒旦的共犯,他就不需要与撒旦一同被上帝所追讨。但人类却自愿从恩典中堕落,人与撒旦就一同成了罪的起源,人类因此背负了死的罪名并被责令修复他所毁坏的灵魂。


上帝造人原是圣洁的并赋予了人保守自己在圣洁里的能力,人也因着圣洁的潜能得以长进。人毁坏了自己的心灵,玷污了上帝所赋予他的圣洁衣裳,进而触犯上帝的权柄。如果人不是为上帝所造,上帝就可以任凭人任意而为。上帝却不让人任意而为,因为人本是上帝的宝藏。毁坏和玷污就是破坏了上帝的产业、侵犯了上帝的主权,因此行这样的事的人就当(1)承担犯罪的刑罚,(2)修复破损恢复原有的样式。


罪人无法逃脱上帝对他的追讨,这自洁成圣的责任不在于上帝,不在于中保基督,而在于犯罪的人和撒旦。在恩典之约以外的罪人不可祷告说“上帝啊,使我成圣吧”。他们毁坏了上帝的产业又将败坏的人性带回上帝的面前叫他医治修复,这样的想法是在羞辱上帝的权柄、颠覆上帝的谕令。上帝的公义追讨一切在恩典之约以外的罪人,当罪人说:“上帝啊,使我成圣吧”,上帝只会执行公义的判辞说:“你当自洁成圣”。


自洁成圣就不是遵行律法,守律法和成圣是完全两件不同的事情。成圣的罪人才能遵行律法,先是圣洁再是遵行律法。这就像一架断弦的竖琴,完好的竖琴借着琴弦的和音发出音乐,但是发出音乐却非修复竖琴。我们应当除去断弦,换上新弦,调好音律,竖琴才能重新发出和音。我们的心如同这琴,被造是纯洁的能够遵行上帝的律法,因着犯罪堕落的缘故触犯律法。我们应当让堕落污秽的心灵先成为圣洁,这样我们才能遵行上帝的律法。


我们要注意以下两点。第一,如果人没有犯罪,他就不需要使自己成圣也不会触犯上帝的律法,这就显明成圣与行律法完全是两件不同的事;第二,成圣的过程到圣徒回到天家为止,在天上的圣徒是全然圣洁的,因此就不再需要成圣,圣徒们在天上所能做的就是善行。因此成圣与善行有着本质上的分别,善行不能使人成圣,而唯有成圣之人才能结出良善的果子。


既然人犯罪玷污了自己,上帝对他就有成圣的追讨。因此成圣的命令就与奥秘无关,既与奥秘无关,这命令就不是教义。上帝早已将成圣的命令刻印在我们的良心里面,每当我们论到不圣洁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承认我们本该是圣洁的。


我们先承认成圣乃是真理的奥秘,后来又说成圣的命令与教义无关,是否自相矛盾呢?绝对不是。被上帝所追讨的罪人都没有办法满足上帝成圣的要求。罪人可以从某个程度上避开世俗和罪行,他们也能够行出许多可称赞的好行为。冲动甚至能改变他们的生活,但其中却没有任何归信的痕迹。罪人的成圣观念就是多行善、少作恶、提升个人的修养,这种行为虽然不能完全满足上帝的要求,却能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上帝的标准。这些观念和行为完全与成圣无关,因为行这样的事不需要圣洁作为前提。自我改进不是成圣,无论罪人被怎样警告,他不愿意成圣也不能成圣。


我们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可以达到圣洁的地步吗?正因为这个问题智慧人无法解答,只有上帝的话语才能解答这个问题,因此成圣的命令就不是教义,成圣的方法才是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奥秘。为这样的缘故,我们就应当重视成圣的奥秘。


为什么我们要否认成圣是一件奥秘的真理呢?因为我们先假设成圣是人本的,人不是全然败坏、毫无能力的,成圣只不过是性格和生活的长进。这样的观点就等于(1)将圣洁的标准降低到人的程度;(2)将成圣与上帝的工作对立起来。这就成了非常严重的问题,我们必须重拾圣经的教导,人非圣洁决不能见主,规避罪行不断行善也不能换取上帝的圣洁。


成圣的命令属于行为之约,而成圣的本身则属于恩典之约,这显明了两者之间的差别。行为之约不叫人成圣,行为之约原是赐给被造圣洁的人,但上帝却将恩典之约赐给不洁的罪人。成圣的命令和行为之约唯一的关联就是后者常以这命令并何烈山的威吓来追讨犯罪堕落之人。污秽和不洁摧毁了行为之约的根基使人无法再顺服约中的条文,因此行为之约与罪人的生命无法相容、不共戴天。


在痛苦的争战当中,我们被试探的时候常常责问上帝是否不公义的将我们无法遵行的律法加给我们。罪人天性中的阿民念思想妄想逃脱这样的困境,不是否认上帝的行为之约,就是以行律法取代成圣。


为这样的缘故,我们的目标乃是根据纯正的教导逃离错谬的观点,正确的传讲真理的教导。讲道不可将我们带入混乱,反而应当带领我们进入清晰的认知。我们不是要用上帝的话来取悦人,而要努力的明白圣经的教导。我们的讲台应当坚守真理的教导,使听众觉察自身灵魂的污秽,开始寻求上帝的圣洁,取代自我的长进,因为我们都欠了上帝公义的债。教会的讲台应当恒久努力,直到会众们都觉察自身的无能,以哀哭的心回转到上帝的面前,从恩典之约的宝藏中领受成圣的奥秘。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