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圣灵的工作》卷三

4 成圣与称义(下)


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启示录22:11)


上帝的公义指向绝对的主权,从某种程度上说,公义和主权直到上帝建立与被造者之间的关系才被彰显出来。上帝圣洁的光辉从永恒照射到永恒,创造之工也不能改变上帝的存有;但是在造万有以前,上帝的公义还没有彰显出来,因为权利的前提是契约之下的相互对存。


一个被流放在荒岛上的犯人不会也不能行义,因为直到另一个人出现,他才能在岛上建立互动的契约关系,也就是说他人的出现才是促成建立契约关系的原因。当人独自一人的时候,他可能是圣洁的也可能是污秽的,但却不能说他是公义的或者不公义的。上帝在创造世界以前是圣洁的,却还未彰显出公义的本性,因为没有对存的关系就没有约的关联,但是上帝造成万有以后,他的公义就彰显在了受造界当中。


然而,这样的比喻是不完全的。圣父、圣子、圣灵三个位格存在于上帝的本质中,三个位格之间至高、至善、至亲的永恒团契彰显了最完美的公义。上帝的公义并非起源于被造的时空当中,而是存在于上帝永恒的智慧里。上帝的智慧不但定了人与神、人与人、人与物之间的关系,更命定了人与神的和好之道。


公义是上帝永恒的本性,不过为了区分圣洁与公义,我们会说永恒的圣洁是上帝的荣耀,上帝与被造之对存则彰显了他的公义。公义不起源于时空,但受造者只能在时空中认知公义。无论如何,公义与圣洁之间存在根基性的区别,圣洁就是上帝的本性,而约的关系则彰显了上帝的公义。


上帝是圣洁的本体,他不允许有任何不洁混杂在他的生命当中。但只有同为主权的神,他才能设立权威、维护律法、行义罚恶。


这些根基性的原则照样适用于我们人身上,我们的义也不等同于圣洁;前者是我们在神、人、天使面前的地位,但圣洁则关乎内在的本质而非对存之关系。只有在神与人面前,我们才会谈及公义,正如挪亚被称为义人,这不是指挪亚的本质而是就他的地位而言。


公义产生权利,对存的关系和真理的界限成为它们的根基,人在神面前的义包含两个层次。


第一,认识上帝绝对的主权和至高的智慧
第二,敬畏并顺服上帝的律法和谕令


一个人可能可以严谨的遵行上帝的法度,不是因为他敬畏上帝,而是被逼如此。他做了当作的事情,但动机却是错误的,因为他不把主权归给神、不承认神、也不顺服神。相反地,他也可能敬畏神的威荣,但却在言语行为上夺取了上帝的荣耀。


上帝赋予被造之人的原义与行律法之义是全然不同的。上帝命定了它们,但是原有的义是人被造在神面前的地位,而行律法之义则是人的思想、言语、行为都要合乎上帝的心意。


我们无需进一步详述人的义,因为义与不义的分界线就是上帝的律法,得罪邻舍之所以是罪仅仅是因为它不符合上帝的公义的本性。简而言之,人的义包含两个方面:第一,人在上帝面的地位与状态;第二,符合上帝律法的思想、言语、和行为。


为这样的缘故,人的义就不是行为的产品。亚当和夏娃被造为公义、圣洁、一无所缺,这不是因着他们的行为,他们也没有权柄决定自己在神面前的地位,而唯独出自神的美意;就如罪人与神和好也不在于罪人的本身,而是取决于上帝的旨意。问题不在于怎样与神和好,而在于我们是否承认上帝的主权。


即使欠债的人一分钱也无法偿还,但是只要有人为他还清了欠款,他就得以脱离负债的地位。公义在于相互对存的关系,只要公义得着满足,关系就得以恢复,这样的道理不是唯物论能够解明的。从这个方面,我们方才领悟到十字架丰盛的奥秘,这就是为何不论我们的本性如何,我们的义也不会改变。


然而,灵魂的圣洁却是完全不同的一件事,圣洁直指人性的本质与品格,正如古代的神学家所言“称义是在于地位,成圣在于本性”。


在他相信的那一刻开始,罪人就被称义了;在成圣之工运行以先,他就以完全的义站在上帝的面前。这义绝非暂时、也不需要开始、更不需要长进,罪人所领受的乃是从亘古到永恒完全的义。他不但现今、未来都不被算为有罪,就连从前的过犯也被完全涂抹。毫无瑕疵的义使他坚立在上帝面前,就好像从前、现在、和未来都没有犯罪一般。


因此,称义乃是一次成就直到永远的,不可加增也不会减少,因为这义不是人本的而是我们现今所站立的地位。只要有外部的力量除去不义与愁苦,破损的关系就得以修复。因此,无论人的本性如何,在这关系中他都被称为义。以上所述就是信条的深意:被称义者仍是罪人。


但个人的圣洁却不是如此,因为成圣在于灵魂的正直和完整而非法律的地位。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