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圣灵的工作》卷三

5 自以为义的圣衣


我住在至高至圣的所在(以赛亚书57:15)


圣洁存在于人性的深处。


旧约的献祭制度被称为外在的圣洁,其标志就是洗涤的条例和祭牲的血;它也可以被称为是圣洁的制度,表示分别为圣归于上帝。如此说来,先知、使徒、和教会都是圣洁、蒙神所爱的。但成圣的教导都与以上的圣洁无关。


成圣的恩赐指向个人的圣洁。正如圣洁的本性就是上帝至高的荣耀,他憎恶一切的污秽与不洁,人的圣洁也当如此,圣洁的性情使我们爱慕纯洁、恨恶污秽。我们虽然流血流汗最后还是胜过试探,但碰碰跌跌的得胜仍不配被称为圣洁。


圣洁指向内在的性情和品格,换而言之就是灵魂的色彩和光亮,以至于我们会惧怕邪恶的心思并抵挡撒旦的低语。懂音乐的人常被不和谐的音律所搅扰,他们的听觉神经被混乱的音符搅动不得安宁,但是不懂音乐的人却对此无动于衷,这就是成圣之人和罪人的分别。无论世界的道德乐章何等混乱,不信之人仍旧安然自得甚至发出赞美的话语;但这却使圣徒们痛苦不已,因为他们的灵魂只喜悦于圣洁的法度。


圣洁或是污秽的性情包括整个内在的人性,它就在我们的思想、良心、理性、意志、情感、和意愿里。邪恶污秽的言语如果不能使它们担忧,就能取悦它们。但这还不足以成为圣洁与污秽最后的分界线,许多不重生的人不也会为罪惊惶、为义欢喜吗?对良善的认同唯有建基在真正的本质之上才是圣洁,因为善的本质就是立志和行事只为荣耀神。


唯有上帝是圣洁的,他是圣洁和良善的源头,一切的圣洁都从他而来。人本的圣洁夺取了上帝的荣耀,冒充上帝,以为人才是一切美善恩赐的源泉,这就是受造者想与造物主同等的罪。上帝放在我们心中的性情才是人的圣洁,它激励我们爱神所爱,可以为上帝的缘故舍弃各样的私情偏欲。


被造有上帝形象的亚当和夏娃就拥有这种圣洁,他们因此得以与神相和。他们不但有圣洁的潜能,更是完全的,因为万事都照着上帝的心意成为美好。基督徒在天上是圣洁的,不再有犯罪的倾向,他们的本性和心思完全被主的圣洁吸引、与主相和。


犯罪的人失去了圣洁。罪人最大的愁苦在于他的存有和行为都在抵挡上帝,上帝的圣洁成了驱赶的力量而不再吸引人。重生还不足以圣化罪人的性情和意愿,也没有在罪人心中种下圣洁的性情。但是圣灵随后的工作却将重生归信的罪人一步一步的带领到上帝的旨意当中,这就是成圣丰盛的恩赐。


我们不是说临终信主的人没有成圣的机会,这种无法安慰人心的理论只能把人带到阿民念的幻想里面。上帝的儿女在天上被完全圣化,完全的圣洁不在今生而在来世。


圣经告诉我们,得救的灵魂不尽相同,他们绝对不是完全相同的两滴水。按才受托的比喻清楚的显明在天上圣徒们的恩赐都各不相同,否定这事的人就是自我剥夺了主耶稣的正面应许“你父在暗中察看,必在明处报答你”(马太福音6:4,6,18)。圣徒们在天上的荣耀不是法国大革命的理论,相反地得完全的义人也不会超越使徒和先知,甚至不能与殉道士们同等。但在天堂里,没有一个圣徒是不完全的,这就是他们的共同之处。


但是圣徒们还有进步的空间,身体灵魂的完全成圣不意味着圣洁的性情已经到达上帝的完全。我们众人荣上加荣,就在上帝无限的奥秘里,不断的得着最丰盛的喜乐。这样看来,得赎的圣徒们就像在乐园里的亚当和夏娃,不但拥有全然圣洁的本质,更被上帝预定在无限的爱里得着更丰盛的生命。


圣徒的成圣在天堂里不再有任何缺陷,但是成圣真正的完全在身体复活、得着荣耀的身体、审判之后进到荣耀的国度之时。在审判的日子之前,他们的灵魂与身体分开,得享安息,一直等到基督的再来。
既然成圣包含了身体与灵魂,我们就应当全面的考察这项教导。在居间状态里,义人不再有罪,更不存在所谓的炼狱,因为圣经清楚的教导,我们因着死就离开了身体。事实上,义人的身体直到审判的大日仍旧不洁,但它却不能改变离世圣徒的圣洁地位,圣徒脱离了肉身的捆锁就不受其影响了。


属基督耶稣的圣民完全成圣进入天堂。最细微的缺陷也意味着仍有内在的罪,这不但摧毁了荣耀的信条“死就是向罪死了”,更违背了圣经正面的教导“不洁之物不能通过圣城的门”。因此,成圣有着不可更变的原则,得进天堂的义人都得了完全的圣化。这原则适用于在重生却死在摇篮中的婴孩,尽管他们还未能操练圣洁的生活;也适用于每一个突然死亡的基督徒;更适用于那些一生刚硬却在死前悔改信主之人。


普遍的阿民念主义者都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他们相信成圣就是圣徒自身努力、操练、和争战的果效,就如无论多么美好、可羡慕的亚麻衣服都要经由人手编织。罪人归信以后就要开始为成圣操劳,上帝设好织布机,而他就要在其上编织。他要坚持属灵的劳作并避免错失,布料就在他的手下逐渐成形。如果不是早早离世,他会盼望能在去世前完成他的工作。


教会讲台必须抵挡这样的理论,它不但出于阿民念的著作更是出于邪恶的人心,因为这样的教导不但毫无安慰可言更是极其的邪恶。


这种可怕的教导如果是真的话,就是说每一个死在摇篮里的婴孩都失丧了,因为他们无法在操作针线编织自义的圣衣;每一个故意或者不得不拖延工作至于与无法完工的人都不能得救。它对那些临终时悔改信主之人更是毫无安慰可言,因为他们不会再有时间去编织成圣的衣裳。


这种教导更是邪恶的,因为他们以为基督的救恩是不够的。基督称我们为义打开了天堂的大门,但把编织圣洁的责任交给我们,却没有保证足够完成它的时间。这邪恶的教导将编织变成我们的工作,将成圣等同于人的成就,这样上帝就不再是救恩的独一元首了。这是废除恩典,回到行为与功劳当中。


教会的根基遭受毁坏,轻率的的神学家和伦理学家应当估量他们给基督的教会所带来的破坏。我们的先祖竭力抵挡这些的教条,正如他们所说“其中没有任何福音可言”。缩减上帝的恩典之约,结果只能将圣徒们带回行为之约的绝望与恐惧当中。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