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圣灵的工作》卷三

8 与主同行,成为圣洁


但现今你们既从罪里得了释放,作了上帝的奴仆,就有成圣的果子,那结局就是永生(罗马书6:22)


我们在基督里才能成为圣洁的第三个原因就是:耶稣基督赢得了圣洁的生命,他是成圣之恩的源头,他也保证了我们成圣所需用的恩典。


当我们不再以为成圣就是人本的努力以后,抓住成圣与恩典的教导,我们开始学习在成圣的生活中信靠耶稣基督。既然成圣是上帝赋予我们的恩赐与帮助,我们就会问为什么上帝要赐下成圣的恩典?是我们做工的赏报吗?是奔走天路的鼓励吗?是因为我们的资格、敬虔、或者良善呢?还是因为人性的宝贵吗?无论如何,总有一些动机在其中。上帝不可能将忍耐的恩赐和宝贵的圣洁赐给那些抵挡他的人,任由他们践踏上帝美好的作为。究竟是什么打动了上帝,使他赐恩典给我们呢?我们可能会说:“这原是上帝救赎我们的美意”。这个答案非常正确,上帝的智慧和工作绝非拙劣的魔术,上帝运行在历史中的旨意总有其贯彻始终的原则。


于是我们继续问:“谁为我们赢得了成圣的恩典呢?”。答案就是:“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成圣原是十字架所的成就的恩典”。


我们不可将救赎的工作分割开来,基督不是仅仅为我们赢得称义的地位,然后把成圣的责任丢给我们,让我们靠着争战和舍己赢得圣洁。事实上,基督为我们劳苦,我们才得以进入安息;他独自榨取葡萄汁,我们才能享受佳酿。


上帝命定成圣之恩唯独出自基督,圣灵则是施行恩典的工人,圣灵所赐的一切都来自于基督。“他要荣耀我,因为他要将受于我的告诉你们(约翰福音16:16)”,这段圣经绝非空谈,而是已经成就的应许。


得救的灵魂就应当成为圣洁,只有人需要成圣,天使无份于成圣之恩,因为堕落的天使已经永远失丧了。堕落的天使和犯罪的亚当同为被造者,但天使却不蒙拯救。天使无份于救赎的恩典,但他们却愿意详细察看这真理的奥秘。上帝要带领他的儿女们进入永恒的生命,他使选民们分别为圣进入荣耀的国度,但是天使不需要经历成圣的过程,因为蒙拣选的天使永远是圣洁的。因此,成圣唯独指向被造的人,上帝命定成圣的生命,让人有份于他的圣洁。成圣之工在人心中做成圣洁的性情,让上帝的性情有形有体的彰显在蒙恩之人的身上。圣灵唯独在上帝的儿子那里找到了圣洁的性情和样式,因为只有神人二性的耶稣基督在人的生命中彰显了上帝完美的形象和样式。


基督保证了我们成圣所有的恩典。称义是一次成全直到永远的,因此就不再需要恩典的保证,但圣洁的生活却不是如此,因为成圣是生命的过程。


如果少了恩典的确据,我们就会在成圣的生活中摇摆不定,因为成圣是漫长而又艰险的道路;想到已故的婴孩和晚年归信的基督徒们,我们更不知如何是好。怀疑生出惧怕,夺去了我们已经得着的安慰。
耶稣基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马太福音11:28);但是经验常常告诉我们,信徒总被与生俱来的败坏所缠绕不得安息。他们已经得到了在基督里称义的地位,但仍未得着安慰,因为上帝说:“你们要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彼得前书1:6)。如果这句圣经说:“你们要行圣洁的事”,那么我们只需要领受基督的功劳就够了;但上帝却说“你们要圣洁”,这就意味着圣洁是与生俱来的性情。这段圣经如果说:“你们要成为圣洁”,至少能带给信徒们在圣洁中长进的希望;但上帝的命令却是“你们要圣洁”,我们受伤的灵魂因此恐惧不已。


我不是说每一个基督徒都有这样的忧虑,我们中间甚至没有人思想过这个问题。他们听了与神和好、基督满全律法、信徒应当行善的讲道之后就安然自得不再思想了,再者属肉体的安全感也喜悦于这些话语。但是那些良心柔软、善于思想的基督徒却不满足于“宽门大路”,他们忠于圣经只愿意相信“走窄路,过窄门”(马太福音7:14)的真理。他们如果不能达到上帝要我们圣洁的命令,良心就无法安息。


因此,我们的讲道不能只说圣灵将基督的圣洁归算给我们,更要使众人确信基督就是我们成圣永远的保证,好叫我们知道,上帝看众人在基督里都是圣洁的。


上帝的道成了我们的祝福和安慰,因为基督亲自成了我们的圣洁。正如在亚当里,众人都为全然败坏的人性恐惧战兢;照样在基督里,蒙救赎之人都怀有荣耀的应许:在基督里,众人都要全然成圣。这就是真葡萄树的奥秘,正如基督告诉我们“现在你们因我讲给你们的道,已经干净了”(约翰福音15:3)。恩典之约的中保耶稣基督亲自保证:(1)只要圣灵在我们心中做成了圣洁的性情,就算它暂时被罪所胜过,也不至于失落;(2)我们的成圣虽然缓慢,还未长成基督的身量,但却一定会在天上的圣城得以完全;(3)耶稣基督作我们在父上帝面前的担保人,怜恤我们的软弱,将我们所缺的厚赐给我们。唯有如此确据才能安慰忧伤的灵魂。


我们应当注意一个永不改变的真理,唯独耶稣基督才是上帝向我们施行成圣之恩的宝贵器皿。也只有这样,一无所有的罪人才能得着丰盛的生命。


然而,我们也要避免走上另一个极端,过分强调基督成为我们的圣洁,而忽略了圣灵塑造灵魂的工作。这种观点的支持者们认为,基督成为我们的圣洁,圣灵在我们心中动工结出善行的果子,但圣灵的工作却没有改变或造益罪人的本性。他们消除了重生与死亡、信与不信之间的区别,唯一的不同之处就是我们的生命和意志无份于圣灵的工作,只能不自觉的行在生命的道上。


这种恶劣的教条不但违背罗马书第七章的教导,也抵触了教会的信条。使徒保罗没有说圣灵无法改变犯罪的倾向,也没有说圣灵无视他的心灵逼迫他去行善;保罗反而呼喊道,尽管他的心灵喜悦上帝的律法也乐意行善,但邪恶的性情仍未完全根除。教会的要理问答也教导我们,未重生之人只能服从罪的权势,但是重生之人却不再以罪为乐,因为活出新人就是“藉着基督,真心以上帝为乐,喜爱照着上帝的旨意,行各样的善事”(海德堡要理问答90问)。


不信之人却不是如此,因为信与不信之间的区别原是高天与深渊之间不可调和的鸿沟。


为这样的缘故,我相信将瑞士、德国、英国、荷兰的改革宗教会的公认信条(1619年)再次摆上是很有造益的,我们所承认的信仰是:“当神在选民里面成就他的美意,或在他们心内成就真正的改变时,他不仅使福音在外表上传给他们,并用圣灵大大光照他们的心,使他们正确了解并分辨神属灵的事,乃用圣灵使人重生的效能,渗透那人的心底,打开并软化已经关闭而刚硬的心扉,并使那未受割礼的心受割礼,把新性情注入他已死的意志,他使之复苏,使之从邪恶的、悖逆的、倔强的,变为善良的、顺服的、温柔的,使之活泼强健,好像一棵树,结出善行的果子”(多特信经,第三项教义,第十一条)。


根据教会一致通过的信条,我们认识到荣耀的成圣之工原是:“重生之恩并未把人看作毫无知觉的木石,也未将他们的意志与属性夺去,亦未对之施以强迫;乃在属灵方面苏醒之、医治之、改正之,同时用甜蜜的、大有能力的方法使之折服;从前在那里有肉体的悖逆横行,如今在那里有甘愿和诚恳的心灵顺服开始掌权,这顺服使我们的意志得到真正属灵的恢复与自由”(多特信经,第三项教义,第十六条)。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