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圣灵的工作》卷三

9 上帝的性情


亲爱的弟兄啊,我们既有这等应许,就当洁净自己,出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敬畏上帝得以成圣(哥林多后书7:1)


我们如果否认圣灵在重生之人心中做成新的性情,就是回到罗马天主教的错误当中,尽管他们常常采取不同的手段为之辩护。


天主教不承认人性完全被罪所玷污的真理,也否认罪人的性情是完全邪恶的。因此,他们认为罪人的意志不是完全无能为力的,随之而来的错误就是:(1)重生的人不需要圣灵在他们心中做成新的性情;(2)破坏了重生与灭亡两者之间的界限。无论神学家们有意还是无意的重新提出这些教条,他们应当知道这是破坏教会改革的根基,再次将我们带回去对教皇的迷信当中。


在这些争论中,最原则性的议题乃是:人的价值和地位是什么(whether man is something or nothing)。


有些人喜欢说:“人完全一无所是(man is absolutely nothing)”。如果这句话说的是事实,那么上帝就不需要在他心中动工,因为不存在的东西本来就不需要改变。没有人能使无变有,没有东西能植根在虚无当中,虚无不会依附于虚无,虚无中间也不存有任何通道。一无所是的人无法重生、归信、或享受上帝儿女的荣耀。如果人真是一无所是,那就是说他连罪也没有了,也就不需要基督的赎罪之恩了,最后成圣也变成了没有意义的话题。以上所述都在警告我们,不可以绝对化“人一无所是”这句话。既然人是一种存有(Being),那么人就有存在的价值(he must be something);而且人的行动本身就否定了“人一无所是”的观点。


我们如果说“人在上帝面前毫无可夸(man is nothing before God)”,这就话立即就变得清晰易懂了。每一个跟随主的基督徒都甘心信服这句话,他不但为自己的不舍己和傲慢哀哭,也和所有圣徒一样恳求能够更彻底的舍己、死于旧人、真的在上帝面成为小孩子。在上帝的眼中,人实在是一无所有,一切人本的价值都毫无意义。教会的讲台应当大声的为真理呼喊、削平人傲慢的高峰、使人谦卑俯伏在主前,好叫我们认识到自己不过是江河里的水滴,毫无功劳可言(less than nothing)。唯有这样我们才能在上帝的威荣里得着真正的安息。


在上帝面前,就连重生得救之人也是毫无可夸。但上帝却愿意以大能和智慧命定人的尊荣,以至于我们戴上尊贵和荣耀为冠冕,得以有份于上帝父亲般的爱、儿女的名分、天国的产业、和永生的应许。我们不可错解圣经的真理,在上帝面前一无所有的人原是上帝手中的器皿;但人是上帝宝贵的器皿,这件事却不会使人在上帝面前变得有所可夸。


为这样的缘故,我们决不能与泛神论的神秘主义和致命的博拉纠主义妥协。


博拉纠主义的错误的高举人在上帝面前的地位。我们必须明白,就连最优秀、最有智慧的灵魂都不过是上帝的呼气,人的价值无论如何在上帝面前都是毫无可夸。神秘主义者则过分贬低人的地位,甚至否认人作为上帝器皿的尊荣。神秘主义的著作宣称人在上帝面前一无所有,人被神性所吞噬而失去了自我,因此就否认了罪的存有、责任的意识、和归算的观念。过度否定自我的基督徒写了许多的类似的讲章和诗歌,甚至佛教徒也支持他们的思想,而自己却偏离了正统的信仰。


人作为上帝的器皿的地位是极其宝贵的。上帝造天地万物是为了唯一被造有上帝形象的人,他又将管理万有的权柄交给被造的人,并在圣经中应许将来我们将来要在基督里做王审判天使。上帝的儿子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所取的也不是天使的形象,而是与我们相同的人性(只是没有犯罪)。


神秘主义者将人说成是反照上帝属性的镜子,以为这样就能平衡人的地位和泛神论之间的关系。圣经从未教导说上帝反照某些东西在人性上,而是清楚的说上帝将尊贵和荣耀加给我们。上帝藉着圣灵将他的爱厚厚的浇灌在我们心里,使我们的身体成为适合圣灵居住的宫殿,又将不能朽坏的圣道种在我们心里,并藉着点水的见证赐给我们蒙恩的确据。圣经用各样的教导使我们确信成圣乃是做成圣洁的性情,而不是将人贬低为没有意志的镜子。枝子就不是葡萄树的反照,而是长在树干上结出果实的分支;儿女更不仅仅是父亲形象的反照,而是拥有生命与品格的存有;上帝的仇敌更不仅仅是无法反照形象的镜子,而是真实活在地上的人。人不是反照神性的镜子。泛神论的神秘主义最终只能否认罪的存在、毁坏我们的责任、将真实的生命贬低为虚幻的梦境。


圣经教导我们,人在上帝面前毫无所夸,唯有回到上帝面前人才能找回原有的价值,因为一切美善的恩赐都是从众光之父而来的。我们跟随改教家们的脚踪,当竭力保守这些古旧的真理。否认人性的真实存有绝非圣经的教导,也不符合我们的信仰告白。


我们离开错谬的神秘主义,回到上帝命定的简朴的真理,就不会再以为成圣的奥秘是困难的。当然,如果我们先错误的假设上帝的儿女仅仅是一面光洁的镜子,圣洁的性情和成圣的生活也就无从谈起了。被赋予生命的人就不是死的镜子,镜子所能反照的只不过是转瞬即逝的微弱形象。但是作为上帝的器皿,每一个个体都有其独特的存有,上帝不但赋予他们人性的存有,更将生命的意志和本质赐给他们。


我们无法想象一种缺乏本质的存有,人性的本质彰显在世界的每一个层面,先以吃喝行卧彰显在物质的范围,又以思想、判断、抉择、品味、审美、智慧彰显在理性的范围,再以公义、忠诚、良善和种种美德彰显于道德的境界。


这些品格因人而异,有的人喜欢别人所恨恶的食物;有的人思想尖锐,有的人相对迟钝;有的人长得好看,有的人长得难看;各人都有自己判断善恶的标准。我们所处的状况也各有不同,这都被各人的不同的脾气、教育、和职业所影响。一些人认为咒诅人不是一件邪恶的罪,而另一些人却无比憎恨咒诅人的罪,这就证明了人与人之间的不同。不同的因生出不同的结果,人对事情不同的观念就被称为性情与人格。


圣洁还是污秽的性情绝非无关紧要的分别。我们的性情被败坏的人性玷污,唯有上帝重生与成圣的工作才能在我们里面再造圣洁的性情。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无论我们怎样奔走劳苦、刻苦己身,也不能靠着人本的努力做成圣洁的性情,唯有上帝才能成就成圣的工作。正如上帝在我们身上成就了重生之工扭转了罪人的生命,上帝照样可以在我们心中运行成圣之工,完全圣化我们的性情。上帝完全可以让我们在重生的时候就全然成圣,但这绝对不是他所定下的美意。


当然,上帝一次就把我们救离了罪恶的权势,但成圣却是一种渐进的生命过程;除了那些被拣选的婴孩和临终悔改信主的人以外,我们都要经历这个过程。植根在我们心灵的圣洁性情逐渐长成在我们的生命当中,有时我们甚至不得不要面对灵性的倒退。但是成圣原是叫我们靠着基督胜过这世界,灵魂若欠缺了流血流汗的成圣生活,上帝的选民怎样藉着得胜的生活荣耀上帝的圣名呢?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