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圣灵的工作》卷三

11 完美主义与敬虔主义


生身的父都是暂随己意管教我们,唯有万灵的父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他的圣洁上有份(希伯来书12:10)


成圣之工是上帝白白的恩典,他以超自然的方式逐渐的除去重生之人犯罪的情欲,将圣洁的衣裳披在他们身上。


我们在这里遇到一些需要谨慎处理的反对意见。对于一些肤浅的旁观者来说,我们所教导的成圣观和他们的属灵经验完全不同。有的人说:“真的要十年以上的时间上帝才能除去我身上犯罪的情欲使我穿上圣洁的衣裳吗?如果这就是福音的话,我不认为我已经得救了,因为我在灵性上毫无进步可言。我失去了起初的爱心,仍旧无法离开败坏的本性。我的灵性只会倒退,失去而非获得成了我基督徒生活的总结。我现在唯一的盼望只在耶稣基督那里了。”


悲伤的心灵向我们如此倾诉的同时,有的人却说不可以给任何属灵的傲慢留地步。他们说:“上帝的儿女不能有属灵的傲慢,人的天性总是倾向于傲慢的夸口。还有什么能比在圣洁的果子更能造成傲慢的灵呢?圣洁不就是最荣耀的成就吗?难道信主多年的人就已经得着这种程度的圣洁了吗?难道我们要制造机会让老基督徒向刚信主不久的人夸口吗?如果你要公开自己的好行为让人注意到你圣洁,这不是让法利赛主义在基督的教会里抬头吗?”


我们唯有解决这些问题,才能使敏感的良心得着安息。


我们不可能完全脱离法利赛主义,过往矫正的心态只会使我们不再传扬圣洁的生活。光明和影子是不可分开的,只有完全黑暗的地方才没有影子的存在。在法利赛人的时代,耶路撒冷是当时最敬畏上帝的城。法利赛文化在耶稣基督的时代达到了其巅峰。教会的历史也使我们看到,受法利赛主义危害最深的不是罗马天主教而是宗教改革以后的教会;我们越是高举上帝的名,就越容易进到法利赛主义的极端里面。敬虔的光明之下必有法利赛主义的阴影,越明亮的光就产生越深色的影儿,脱离法利赛主义的最好方法就是倒退回去为所欲为的野蛮和阴暗当中。


法利赛主义就好像自然的现象,如同敬虔的果实上的霉菌一样。完全与法利赛主义无份的圈子也与最高的善无份,既然什么都没有还会存在退后的可能吗?但是,最有法利赛主义倾向的圈子反而能看到人高举上帝的名并找到最高的善。


我们不是要在法利赛主义的幻影中浪费时间,但以上的文字描述了我们最大的顾虑。成圣之恩绝不会造就傲慢的回应;在一切的污秽当中,傲慢是最可憎恨的。大卫真诚的恳求上帝说:“求你阻拦仆人不犯任意妄为的罪,不容这罪辖制我,我便完全,免犯大罪”(诗篇19:13)。恩典论的核心教导就是让我们在上帝面前变成小孩子,恩典与谦卑密不可分,对恩典的正确回应绝对不是傲慢的夸口。


我们确信符合圣经的成圣观绝对与傲慢与夸口无关。远祖在乐园里被撒旦所试探,傲慢的毒根就生出诸般的污秽,但上帝在我们心中种下圣洁性情就是要除去一切的傲慢、打破撒旦的营垒,并复苏我们谦卑的、温柔的、和孩童般的灵性。


合乎圣经的成圣生活不但使圣徒恨恶外在的罪行,更要除去他们一切内在的傲慢。圣经教导我们,圣灵运行成圣之工就是使我们与一切的罪争战,正如我们的信仰告白所言“圣徒们确实定意,不仅照着上帝的某些诫命,而是照着上帝所有的诫命开始生活”(海德堡要理问答114问)。


傲慢是最被咒诅的罪,因为傲慢的本身就干犯了第一条诫命。因此,上帝使人成圣的工作第一步就是除去重生之人心中的傲慢,并为他再造一个谦卑、安静、舍己、和孩童般的性情。这就解决了整个难题,我们之所以惧怕逐渐进展的成圣生活会导致傲慢的灵,是因为我们先将人的假冒混在上帝的工作当中。因此,他们所反对的是人本的假冒为善,而不是圣洁的生活。


然而,我们不可错解圣经中“肉体(Flesh)”这个词。如果肉体这个词在圣经中指的是属肉体的情欲,而成圣则只是与肉体征战,那么成圣必然生出傲慢的果子。但是,圣经以犯罪的肉身来代表整个人性,因此肉体这个词就涵盖了整个人的身体灵魂并灵性和行为上的罪。为这样的缘故,圣灵的成圣之工乃是同时改变了圣徒的心灵与行为,并除去他傲慢的性情。


我们在前面提到进步与倒退并存于成圣的生活当中。上帝使我们升高的时候,我们也同时经历倒退。若不死于旧人,我们不会活于新人;我们不可违背圣经的教导,而忽略了生与死之间的关系。为这样的缘故,我们就不能认同敬虔主义和完美主义的教条,他们认为不再需要致死残余的罪而只需要是奔向新人;我们也反对与之相对的观念,有些人认为只需要死于旧人而不需要活于新人。照着教会的信条,所有真正的归信同时包含两个方面,死于旧人和活于新人,两者同步进行不可分割。


什么是“死于旧人”呢?海德堡要理问答回答道:“是一个逐渐衰弱的过程,也就是说真心为罪忧伤,痛悔自己得罪了上帝,并且对罪恶原来越恨恶,逃避远之”(海德堡要理问答89问)。要理问答关于“活出新人”的回答是积极的:“藉着基督,真心以上帝为乐,喜爱照着上帝的旨意,行各样的善事”(海德堡要理问答90问)。要理问答115问论到感恩的生活再次提到死于旧人就是“我们一生一世越来越晓得我们的罪性,从而更急切地在基督里寻求赦罪和公义”,而活出新人则是“按着上帝的形象日趋更新”。


为这样的缘故,“致死旧人”和“越来越能活出上帝的形象”组成了成圣生活的两个部分而非两个层面。照着教会先辈们的话,治死与复活原是三一真神在我们身上施行的成圣之工。


罪不仅仅是公义的缺失。当亚当一失去了原有的公义、圣洁、真知识,不义、邪恶、虚谎立即进入了他的心。罪不但抢夺了上帝原先赋予人超自然的恩赐,更把一切的污秽和败坏播撒在人的心中。罪治死了上帝的儿子亚当,并使他成为罪的奴仆向罪而活;相反地,上帝的成圣之工治死了罪所复兴的,也复活了被罪所杀害的。


我们如果明白了这些原则,就不再迷惑了,成圣的教义必须完全与罪相对。敬虔主义者以为罪只不过是一种毒药,并否认了人失去了原有的义;他们一边否认致死旧人的必要,一边忙着装扮不存在的新人。反律主义者承认原义的丧失却否认了罪带来的污秽与败坏,他们以为成圣就是旧人从罪中解脱,而不需要活出新人。


当然,这就关系到了旧人与新人的教导了。我们不可以以为,归信之人的灵魂就是两种存在相争相斗的竞技场,这样的看法完全缺乏圣经的根据。反律主义者以为归信的自我就是在基督里的新人,他不再需要为旧人负责,而旧人就是犯罪的自我;敬虔主义者则认为自己仍是旧人,只有部分得着更新,于是就忙着去装扮那些更新的部分。这两种幻想都不是基督教会的正统信仰。


圣经从来没有说成圣就是从旧人变成新人,但却教导我们必须治死旧人直到不再有半点的存留。圣经也没有教导说重生是部分的,我们还要修理剩余未重生的部分;但却教导我们,重生的是整个新造的人。


我们应当好好明白圣经全备的教导。罪在我们里面做成了旧人,使身体成了犯罪的肢体;旧人绝不仅仅是人性的一部分,而是人整个的身体与灵魂。我们必须治死旧人,为这样的缘故敬虔主义的教导是毫无益处的,所谓的敬虔行为不但不能使他们的身体得着益处,最终只能将他们带到定罪灭亡的地步。


相似地,上帝满有恩慈地使我们完全成为新造的人,因此我们就不需要慢慢的修复旧人使其成为新的。新人与旧人毫无相同之处,但却存在同一个人的位格当中。新人不从旧人而来,但新人却要胜过旧人。一开始,新人不会立即显明出来,但却蒙上帝的恩典逐渐的彰显出来。上帝重生了我们,他是我们的创造主、我们的天父,那呼喊“阿爸,父”的不是旧人而是新造的人。


我们的自我关联于死去的旧人和新造的人,而被遗弃之人只能显出旧人的自我。但在上帝的荣耀完满的那日,上帝的儿女将要完全的彰显出新的生命。圣徒在地上却不是如此,蒙拣选之人的新我仍隐藏在基督里,直到他重生归信之时才显明出来。上帝断绝了我们与旧人不法的联合,并使我们与新生命联合。尽管如此,我们还未完全离开旧人,但从上帝、律法、和永恒来看我们已经脱去了旧人。


这就是圣徒外在和内在的挣扎。因着与基督奥秘的联合,我们成了完全的新人,但我们却还未完全尝到在基督里的福乐。我们的灵性上帝面以前已经是完全的新人,但在地上的生活仍要与旧人争斗,抓住上帝的恩典彰显出基督里的新人。这就是圣徒地上圣洁的生活,死于旧人,活出新人,上帝加增,我们减少。感谢上帝,使我们彰显出活的信心!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