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圣灵的工作》卷三

12 新人与旧人


他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彼得前书2:24)


诗人歌唱:“他们行走,力上加力,各人到锡安朝见上帝”(诗篇84:7)。虽然我们的经历常常与之冲突,但我们必须持守诗人荣耀的见证。经历不能教导我们,而唯有圣经才能教导我们上帝的真理。这不是说上帝在我们身上的工作常常与圣经的教导相违背,而是说经验常常错解我们的属灵光景。


我们缺乏正确的自我认知。我们常被肤浅的自我意识所欺骗,但上帝的眼目却能穿透我们的灵魂透视到人心灵的深处。我们对自己的灵魂所知甚少,而且常被自我意识所欺骗。如果我们可以完全认识自己,我们的属灵经验就能与圣经的见证相符;但我们都知道事实并非如此,无论拥有多么有益的属灵经验也不足以降低圣经在上帝儿女心中的权威。因此,我们即使发现自己的灵性常常倒退,也仍要坚信圣经的话:“他们行走,力上加力。”


但问题是“谁行走的时候力上加力呢?”答案绝对不可能是原先的旧人。上帝的重生之工没有改变我们的旧人,也不会更新旧人使他靠着上帝的恩典逐渐变好以至于达到最后的完全。圣经教导我们,旧人已经死去,只能被定罪进到永死的结局;继续犯罪的旧人已经全然失丧,不再有被修复、拯救、与神和好的可能。基督徒应当努力与旧人征战,治死并埋葬他,而不是使他又再次活过来。我们不可继续对旧人抱有任何的盼望,我们唯一的责任就是要死于旧人并且离弃他。


行走力上加力的也不是新人。新造的人不需要像初生的婴孩一般学习怎样靠着自己的双脚站立起来,他是健全的成人,因为这就是圣徒在天上永远活着的样式。因此,新造的人就不再需要长进或者退步,但却像沉睡的潜能需要被唤醒。


力上加力的乃是我们整个的位格,因为我们因着信已经站立在基督耶稣里了。我们曾经生于旧人,生在罪恶与过犯当中,按着本性而言本为可怒之子。我们不能也不愿意脱离旧人,犯罪的本性成为自我的意识,以至于失去选择的能力只能活在罪中。但重生却改变了这样的光景,上帝首先使我们离开犯罪的旧人,切断我们与旧人的联合,逐渐的将我们带离犯罪的自我。犯罪的本性不再是我们的自我意识,我们开始抵挡新肉体的情欲。尽管如此,残存的旧人还会以罪试探我们,使我们不能行出我们所愿意的,正如保罗所说:“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若我去作所不愿意作的,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罗马书7:19-20)。


为这样的缘故,上帝的儿女重生以后就不再是犯罪的旧人了,他们不再顺从旧人而要与旧人征战,因为上帝的儿女已经成了完全的新人,正如圣经所说“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这就是上帝儿女们的夸耀,他们出死入生,离开暗黑的权势进到上帝爱子的国度。尽管他们仍活在世上,但他们已经是新造的人,成为天上的国民,他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安稳地隐藏在上帝的手中。


诗人所说的既不是旧人也不是新人。圣经的话指向圣徒离开旧人与其争斗的自我,他不再是行为上的旧人,而是新造的人,力上加力奔走天路的人就是重生的圣徒。“自我”这个心理学名词确实在这里造成了疑惑,但是保罗在圣经也是如此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拉太书2:20)。我们的旧人从亚当而来也在亚当里堕落,但我们现在已经脱离了在亚当里的旧人,与主同死,与主同活,成为了在基督里的新人。我们在基督里成了新造的人,还要靠着基督的恩典越发彰显出重生的生命。因此,我们就是力上加力奔走天路的人。


重生的人还没完全彰显出新的生命,却发现自己无法脱离旧人的性情,就好像重生没有改变过我们的生命一样。但是靠着圣灵的施恩,我们逐渐死于旧人,而新的生命则在我们身上越发彰显出来。我们不断的经历死于旧人和活出新人的生命进程,圣灵也借着上帝的话见证他的工作,不断的加添我们的力量,好叫我们力上加力登上锡安山去朝见永生的上帝。圣灵的工作不仅仅使我们活出新人,也不断地救我们出离必死的旧人;这两件事同为圣灵的工作,为要加增我们的力量。


我们先来思想死于旧人与成圣之间的关系。死于旧人与我们的行为无关,因为洗礼的意义乃是“我们勇敢地向罪和撒旦的权势宣战并胜过他们”;另一方面,死于旧人则指向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做成的救恩。如果有人问:“我们从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牺牲和受死,另外还得到什么恩惠呢?”,改革宗教会会回答道“藉着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牺牲和受死,我们的旧人与他同钉十字架,同死同埋葬,以使肉体的情欲在我们里面不能再作王”(海德堡要理问答49问)。这样看来,死于旧人就不是我们行为的功劳,而唯独是基督藉着圣灵将十字架所成就的功劳施行在我们身上。圣灵使我们的感情和心思意念离弃原有的旧人,我们不再爱慕旧人并越发恨恶他。


我们如果发现身边有道德败坏之人,原有的友谊就消失了。友谊破裂的同时,情感也停止了,因为我们一旦发现原来的朋友常常怀着恶意欺骗我们,就会为先前的关系懊悔,并开始恨恶这样的人。这也适用于我们与旧人的关系,我们曾经与他一心一意的生活,并以为自己的生命不能失去了这亲密的关系。当我们尝到了天恩的滋味,认识了在基督里的新人并与他亲近,我们与旧人之间的关系就发生了改变。与基督的交通使我们认识到旧人的卑劣与败坏,我们不再爱慕旧人转而恨恶他。


原有的关系逼使我们常常与旧人一同犯罪作恶,旧人以欺骗引诱我们犯罪,而我们的灵魂在这挣扎中间从未得着真正的喜乐;当罪行成为事实以后,我们只能一边恨恶自己,一边后悔莫及。这就显明了我们无法改变旧有的性情,而唯独圣灵有如此大能。这不是否认人是上帝的器皿的地位,也不是否认圣灵能使我们愿意去尽心竭力去做上帝的工作,而是说只有圣灵和上帝的工作能够归正人的意念,这样的工作绝不是人能够胜任的。


我们只能明白圣灵一部分的工作原则,因为治死旧人如同重生都是上帝的奥秘。圣灵上帝明白我们的心,看透我们本性与情感,更知道要怎样去改变我们的性情。然而,虽然我们有限的理性无法测透上帝的奥秘,却丝毫不会阻碍我们对上帝的信心。


使我们死于旧人的大能绝不是出于行为的功劳,而是圣灵在我们心中做成全新的心思意念使我们恨恶旧人。我们不需要再纠结于人本的行为和功劳,因为我们连自己的心如何也不知道。我们无法察透自己的心思,也缺乏创造新人的能力;我们如果否认了这些事实,就是在欺骗自己。唯独上帝能做成这些事情,因为他的大能不可抗拒。当我们开始恨恶旧人的时候,上帝的能力进到我们心中胜过旧人,使我们甘心顺服;就算他还会引诱我们犯罪,但我们却不再以罪为乐,转而憎恨犯罪的旧人。


罗马书第七章向我们完美的陈述了这方面的真理。使徒保罗说:“按着我里面的意思,我是喜欢上帝的律”(罗马书7:22),但在他的肢体中也存在另一个律要把他带到罪的辖制之下;但保罗现在却一点也不爱慕罪的律,他所愿意的就是顺从心灵的律与罪征战。


任何不同的描述都与这种肯定的见证冲突,因为这伟大的见证是出于使徒之口并有圣灵作权威的印证。上帝一定会改变那些那些相信上帝儿子的人原有的情感和意念。这种改变从心灵开始,旧人的骄傲、刚硬、欺骗、仇恨现在只能使他充满惧怕;他原先爱慕今生的骄傲和眼目的情欲,现在这些都变成他的累赘,因为他不再以这些为夸耀并极度憎恨它们。因此,重生之人逐渐死于旧人,直到离世之时才得以完全;也就是说,上帝的儿女一直到在治死旧人,为其挖掘坟墓,直到灵魂离开身体的那一刻为止。


然而,上帝使重生之人完全的向旧人死了,以至于他们不再对旧人抱有任何幻想,并深知旧人的邪恶、不洁、狡诈,被遗弃的旧人灭亡是无可推诿的。我们之所以能够嗤笑旧人的傲慢与卑劣不是因为我们以为这是出于人的行为与功劳,而是因为我们深知这就是上帝的恩典所成就的大工。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