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圣灵的工作》卷三

13 与神同行,做成善工


愿赐平安的上帝亲自使你们全然成圣。又愿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们主耶稣基督降临的时候,完全无可指摘。(帖撒罗尼迦前书5:23)


我们应当正确的区分成圣与善行。许多人无法正确区分成圣与善行,他们以为不断行善就是过圣洁的生活;既然圣洁的生活就是行善的生活,圣经又说:“人非圣洁就不能见主”,最后成圣沦落成为了人努力行善的观念。


但这些理论都是错误的,葡萄不是葡萄树、闪电不是打雷、生产也不是怀孕,同样我们也不可以混淆成圣与善行的意义。成圣之工如同种子的核心,而善行则是圣洁生活所结出的绿叶与果实,因此种子与枝叶就有着质的差别。种子被埋藏在土壤中,扎根吸取大地的养分,抽芽长出可见的枝叶。成圣之工就是上帝在我们心中种下圣洁的萌芽,圣化我们的心思意念,好叫我们结出善行的果子。


成圣是上帝在我们心中的工作,他赋予我们圣洁的性情,使我们爱慕上帝的律法、痛恨罪恶。上帝的圣洁成为我们的性情,我们才能结出善行的果子。为这样的缘故,上帝的成圣之工才是善行的源头,而我们不过是发光的灯和生出利息的资本。


允许我们再次重复:“成圣是上帝的工作,善行是人的行为;成圣之工归正人的心灵,善行是外在的行为;成圣之工赋予我们新的性情,善行则是新生命的彰显;成圣之工使我们向下扎根,善行则是我们所结的果子”。否认成圣与善行之间的区别只会使我们偏离上帝的道路。


敬虔主义者以为:“成圣是人的工作,但人又无法坚守圣洁的生活,因此人必须竭力追求敬虔”;而神秘主义者坚持说:“人无法行善,因为人在属灵的事情上完全无能为力,因此上帝只能强迫人行出他所不愿行的善”。两种错误的观点同样缺乏圣经的根据,前者抢夺了上帝的工作,将成圣的工作强加在不圣洁的罪人身上;后者则将成圣等同于善行,将人的责任推给上帝。教会必须竭力抵挡这些邪恶的教条。


传道人应当平衡的教导成圣与行善的真理。教会的讲台应当让会众认识到成圣是上帝在人心中的工作,而行善则是上帝的命令为要荣耀他的名。对这些真理正确的回应乃是:(1)上帝的子民承认如果不是上帝主权的施恩,他们无法领受圣洁的性情,因此更加恳切的祷告求上帝恩待他们;(2)他们为上帝的选民祷告,恳求上帝将成圣的工作运行在他们身上,使他们结出善行的果子荣耀上帝的名,正如圣经所教导的“上帝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们在他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以弗所书1:4)。


虽然行为上的圣洁和本质上的圣洁之间有明显的区别,但它们还是会给我们带来困惑。


首先,我们要思想到善行也是圣洁的,正如一个圣洁的人也会有行为上的圣洁。教会的信仰告白告诉我们:“基督将自己一切的功德,以及他已为我们做的、替我们做成的一切圣工都归给了我们”(比利时信条22章),因此我们就知道圣洁乃是心灵与言行的内外合一。


以下的圣经所论到的都是善行而非成圣,“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销化,你们为人该当怎样圣洁、怎样敬虔”(彼得后书3:11);“那召你们的既是圣洁,你们在一切所行的事上也要圣洁”(彼得前书1:15);“叫我们既从仇敌的手中被救出来,就可以终身在他面前坦然无惧地用圣洁、公义侍奉他”(路加福音1:75)。


我们看到圣洁不但指向内在的性情,也指向心灵的表现和外在的生活,就好象我们不能分割溪水与泉源、烛光与蜡烛、还有果实与果树。既然圣洁同时指向内在的性情和外在的生活,成圣之工同样也在改变我们整个生命。我们可能会因此将无可指摘的生活等同于上帝的成圣之工,最后将成圣当作是外加的责任而不再是上帝的恩赐。我们必须再次强调,只有上帝能够圣化我们的思想、情感、意志,成圣之工绝不是人本的工作,而我们圣洁的生活不过是成圣的果子。


再者,可能是那些劝勉我们过圣洁、纯全、完全生活的圣经也使我们产生疑惑,就如“洁净自己,除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敬畏上帝,得以成圣”(哥林多后书7:1),“现今也要照样将肢体献给义作奴仆,以至于成圣”(罗马书6:19),“成为圣洁,无可指摘”(帖撒罗尼迦前书3:11)。


我们不可像神秘主义者曲解这些圣经,他们说:“这些圣经不是说我们甘心乐意的献上自己的肢体,而是说上帝特别的护理使我们不得不献上它们”。神秘主义者在字句上吹毛求疵,将上帝的权威作为掩盖错误的挡箭牌。教会的讲台惧怕提到基督徒当尽的责任,不再劝勉他们,将上帝的诫命歪曲成应许的话语,最后被追讨无法交账的却是自己。


我们深知只有上帝能使我们立志行善,否则我们无法做出任何好行为。我们坚守教会的信仰告白“我们行善事,不能算作我们的功德,不是的,我们所作的善事乃是出于神,并不是出于我们”(比利时信条24章)。我们更以使徒写下的圣经为乐“我们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上帝所预备叫我们行的”(以弗所书2:10)。然而,这些话语都没有否定我们劝勉弟兄的责任。


事实上,上帝乐意让人成为他的器皿,并藉着能力与责任激发我们去做上帝的工。骑士清楚知道战马决定着他的战功,但若不是上帝使战马奔跑,我们就无法作战。敬虔的基督徒前往属灵的战场以前都会祷告,恳求上帝赐战马带领他进入得胜的荣耀;进入战场以后,他拼尽全力,挥动缰绳,大声喊叫,狠踢马刺为要叫战马竭力效劳。我们的成圣生活也是如此。若不是上帝的吹气进入灵魂的花园,就不会有叶子飞舞起来。唯有上帝动善工,也唯有上帝成全善工,但他乐意拣选人成为器皿,好叫我们有份于上帝的工作,与神同行。成圣的生活与人做上帝的器皿关联在一起组成了圣经里勉励行善的话语。


在自然界中,上帝让种子靠着土壤的养分和阳光雨露不断生长,地就因此可以出产果实,但上帝同样乐意让我们来管理植物的生长。成圣的生活也是如此:上帝施行成圣之工的同时也让我们参与在其中,与他同行,我们就成了与神同工的器皿。


然而,我们不要以为在成圣的工作当中,上帝一定要依赖人才能完成他的工作。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就本性而言,我们只能毁坏上帝成圣的工作却不能完善上帝的事工。罪人的本性只能使他恨恶并抵挡圣洁的生活;也就是说,我们因着败坏的本性无法靠着自己在圣洁的事情上得着任何长进。我们不可以滥用与神同工的地位,偷窃行善的能力而模糊了上帝的作为。


我们必须区分这些细节,唯有上帝才能在我们心中种下圣洁的性情。器皿的本身无法取代上帝的工作,正如只有工具没有木匠就做不成任何模具。若不是画家使用调色板、画笔、颜料盒,它们自己不能在帆布上作出任何的图案;若不是雕塑家使用锥子、木槌、凳子,它们自己绝不能切下任何一块大理石。唯有最高的艺术家上帝能将最圣洁的样式刻画在罪人的形象中。使徒保罗称那座有根基的城为最美的艺术,而上帝则是最伟大的艺术家和建筑师。我们不因为成为上帝的器皿而拥有任何功劳,因为我们离了上帝无法做成任何一件他所喜悦的事,唯有上帝才能成全他自己的工作。


上帝使用三种方法来成就成圣的工作:圣经的话、奥秘的护理、和重生的圣徒。


1.上帝的话就是教会的能力所在,上帝以活泼的圣言作为重生我们的工具。上帝将不能朽坏的道种在我们心中,生出圣洁的性情。
2.上帝的护理造就圣徒生命,培养出我们圣洁的性情
3.上帝的第三个工具就是习惯的果效。罪不断生出罪行,做成犯罪的习性,罪行不断麻木良心使我们更勇敢的犯罪。但是圣徒蒙上帝救赎与主同行,逐渐在成圣的生活中彰显出圣洁的性情。上帝借着行善的生活培养生命的习惯,习惯逐渐成为我们的第二天性。上帝藉着生命的经历教导我们圣洁的要义,因此上帝也喜悦使圣徒成为弟兄成圣的祝福。


设计皇宫的建筑师常常被冠以艺术家的荣誉。立定根基、建造楼房的承建商虽然也是重要的人物,但我们不要忘记最后一切得称赞都留给了设计师。在成圣的工作中,上帝的话语如果离开了圣灵的运行就无法进到我们心中;生命的经历如果离开了上帝奥秘的护理也无法造益我们。为这样的缘故,我们就知道成圣绝不是圣徒殷勤做工的果效,而是三一真神成全自己所动的善工。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