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圣灵的工作》卷三

15 善行


我们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上帝所预备叫我们行的 (以弗所书2:10)


善行是成圣的果子,而成圣则是上帝的工作。行为是圣徒生命的彰显,善行不但成圣的果子,并且与成圣的生命紧密相连。因此,我们讨论成圣就无法避免善行的问题。


人的生命必然产生行为,既然世界上不存在中性的行为,那么行为如果不是良善的就是邪恶的,不合乎上帝律法的行为就是干犯律法的行为。因此,人的行为只有两种:罪行与善行。每一个生命都有其力量的泉源,但圣徒的生命却不是从成圣之工而来,更准确的说成圣之工赋予了生命真正的样式、色彩、品格。


果园中的果树都有相同的土壤和肥料,土壤为果树创造了结果实的环境,但土壤却不能使桃树结出葡萄,让葡萄树生出桃,唯有果树的本身能决定出产什么果子。因此,我们必须将工作的本身和工作对象的形状、风格、特点区分开来。风吹过风琴带出甜美的音乐,而吹过破碎的窗户时则发出悲伤的声音,同样的工作经过不同的器皿就产生出不同的果效。有毒的果子常常生在三叶草的旁边,尽管它们在相同的土壤环境中享受一样的阳光雨露,但是不同的种子只会结出不同的果实。


同样的原则也适用于灵魂的花园,不同的生命彰显出不同的行为。人与植物最大的不同就是昨天卑微的生命,今天突然变成了英雄一般的人物,同一个生命却能散发出不同的色彩。


我们原来播撒的种子都成了花园里的杂草,而唯有上帝所种下的才能结出宝贵的果实。成圣之工的果效显而易见,它使苦难的泉源涌出甜美的活水。成圣之工将上帝的性情刻印在我们的工作当中,并引导我们的工作进到良善的终点,曾经失丧的罪人因此可以结出好行为的果子。


当然从根源来说,我们的行为都包含两个层次;有的源于旧人的性情,其他的则源于重生的新人。虽然前面关于重生的章节已经详细解释过这些事情,但今天我们会从位格的统一性来看待这个问题。


比利时信条第三十五条说道:“如今那些重生的人有两个生命,一是属肉体暂时的生命,就是从头一次生所得来的,与众人相同;另外就是属灵与属天的生命,就是从第二次的生命所得来的,是由福音的真道所产生的,与基督的身体联合;这生命是不寻常的,乃是特别赐给神选民的”;教会的信仰告白没有否认人统一的位格,反而使我们确信,无论是新人或者旧人的行为都是我们的行为。如果先将圣徒的旧生命和新生命分割开来,我们就无从讨论成圣的问题,不但因为旧人无法经历重生之恩,旧有的生命已经被钉死并埋葬了,也因为我们的新生命不需要成圣,重生的新人是与罪无关的。为这样的缘故,我们思想成圣的时候就要注意到不可分割的生命统一性。我们曾经活在犯罪的本性当中,但现在活于圣洁的新人,因此我们的生命与有份于上帝圣洁的性情,这就成为了我们行善的原因。


善行就是合乎上帝律法的行为。


第一个原则:唯有上帝拥有决定善与恶的权威。


人只有听从上帝的教导才能正确的分辨善恶,人一旦以为自己能够判定善恶,就是以自我为最高的权威而冒犯了上帝的威荣。决定善恶的权柄不在相对的被造者手中,唯独永恒的创造主配得如此权柄,上帝独自为被造者们定下永恒的善恶原则。


上帝的旨意就是生命的规律,而生命的规律则包含了上帝所有的谕令。摩西的十条诫命不但在字句上总括了上帝的律法,更在其中表达了超越字句广阔的生命意义。上帝的律法如同十条繁荣茂盛的枝干长在生命树巨大的躯干上,张开广阔的树荫遮盖着整个人类的家族。为这样的缘故,上帝的律法和意旨绝不存在妥协的可能,一切的受造都要俯伏在它们之下。精准的钟表还会有亿分之一的偏差,但上帝绝对的律法绝不允许丝毫的误差和错漏。


因此,善行就不仅仅是没有邪恶的行为,不是只包含了一些良善的行为,更不只是动机上的良善。善行就是善行,善行如果不是绝对的良善就不是善行,正如桃就是桃而不是一半的葡萄加上一半的梨。为这样的缘故,善行就不仅仅关乎良善的行为与动机,真正的善行乃是完全符合上帝良善的本性和旨意。


除非上帝运行成圣之工,否则我们无法行出任何的善行。正如桃树赋予果实桃的味道,葡萄树赋予果实葡萄的味道,成圣的生命也赋予了行为合乎上帝律法的本质。成圣之恩不但赋予灵魂更高层次的渴慕,更赋予我们合乎律法的性情、特点、样式、和味道,上帝的律法已经刻印在我们的心板上了。我们的心灵不再渴慕虚幻的理想,我们受上帝的感动不但爱慕他全部的律法,更以活出上帝律法的生命为乐。上帝运行成圣之恩将律法刻印在我们的心板上,使我们能够行出合乎律法的好行为。


第二个原则:善行必然是出于信心的行为。


成圣的本身不是出于信心,更与信心无关。既然成圣唯独是上帝的工作,那么信心怎样成就成圣的生活呢?信心与好行为是不同的,因为作出善行的是我们自己。人在其他的事情上都是被动的,但在行为上却不是如此,因为行动就意味着被动的结束。我们不可以将行动与被动混为一谈,正如这世界上不存在正方形的圆圈、没有颜色的墨水、和干燥的水。因此,海德堡要理问答正确的问道:“为什么我们还要行善呢?”。


因此若不是人立志遵行上帝的旨意,善行就毫无意义。“人无法行善,所以圣灵取代了人并代替他行善”,任何类似的说法都是在破坏纯正的福音和毁坏圣经的教导。基督的行为是间接归算给我们的,但圣灵的工作却不是如此。圣灵在人心中动工,却不取代人的意志。如果圣灵逼使我们去行我们所不愿意的,所行出来的就不能算作我们的行为。基督所成就的救赎大工不需要我们的参与,但如果没有人甘心的参与,圣灵就无法结出果子来。


但我们必须强调,如果不是圣灵先在我们里头动工,我们就无法有份于上帝的工作。内在的新生命不同于葡萄树的树汁,因为树汁自然地在葡萄树里面流动。成圣之工原是在我们心中做成圣洁的性情,上帝的儿女不能靠着自己结出好果子。无论如何,上帝的儿女离了基督甚至无法行出最小的善。最有经验的钻石切割工人就算有了最先进的仪器也没有办法做成钻石的工艺品,除非他的老板把能源、灯管、和钻石都交在他的手上。同样的,上帝的儿女即使带上了精良的装备也无法做成任何一件善行,除非上帝先把恩典、能力、和光亮赐给他们。


为这样的缘故,除了圣灵以外没有人能定下善行的内容与标准,因此我们每次做完上帝的工作都应当感激上帝,而不是要上帝感谢我们。我们立志行善都是因为上帝先感动了我们。圣灵作好预备的事工,接下来让圣徒有份于上帝的工作,这就成为了我们信心的行为。


没有一条善道不是上帝预先为我们预备的,这也是为什么善行无法在我们行完善道以前被成全的原因。主耶和华对以西结说:“我必将我的灵放在你们里面,使你们顺从我的律例,谨守遵行我的典章”(以西结书36:27),唯有主感动我们使我们走在主的道中。我们绝不是被人绑在轮椅上推到上帝的道路中间,这在主看来毫无价值可言。我们确实可以用轮椅帮助残疾的人,但唯有上帝的权能使残废的人再次奔跑行走,甚至如同健壮的雄鹿跨步跳跃。我们绝不允许神秘主义者夺取上帝的能力而偷窃了他的荣耀。


我们绝对不可以说,上帝在儿女们不知不觉的时候将他们带进善道,并偷偷的成就了他们的善行,这样的话是藐视上帝的作为。没有人能与上帝同等,我们必须为真理争斗,直到纯正的教导再次点燃在众人的心里:唯有上帝的大能是残废的双腿再次站立、奔跑、和跳跃,这才是归一切的荣耀于我们天上的父。


这就是出于信心的行为,如同行在死荫幽谷里的灵魂虽然无法看见周围的情景却仍旧相信上帝大能的膀臂仍在保守着他。我们因着信归向上帝的心意,领受上帝为我们所预备的善行,支取上帝所应许的恩典。


一群挑剔的听众演讲要求一个小孩子向他们演讲,他不知道怎样开头,也知道无论怎样努力都不足以满足这些挑剔的耳朵。孩子的父亲告诉他:“如果你能背下我的文章,一字不漏的演讲出来,你就能获得成功”。孩子就这样顺从了,他没有写下文章中任何一个字,他只是相信父亲所预备的一定是好的。这样的信念使孩子在台上勇敢的演讲,并获得了最后的成功。然而,父亲写完演讲稿不等于事情的结束,因为孩子还没有尽到演讲的责任。上帝为我们预备了善行,不等于说我们不需要尽责任就能完成所交付的工作。


回到家里的孩子不是向父亲骄傲的索求奖赏,而是拥抱父亲赞美他的慈爱与信实。我们行完上帝的旨意之后也同样地感激上帝父亲般的帮助,并甘心乐意的将一切得荣耀都归于他。上帝奖赏他的儿女,不是因为儿女配得从天上而来的奖赏,他们所有的一切都是来自于慷慨的父亲,但上帝却乐意赐下爱的奖赏来加增我们今后的信心。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