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2
ӡ

我们的宣言 - 加 1:11

司布真讲道第2185号
1890年4月25日星期五早晨于福音牧师聚会上的讲道


“弟兄们,我告诉你们,我素来所传的福音不是出于人的意思。”— 加 1:11

看到保罗要为自己辩护,他这样做,不是对抗那诽谤的世人,而是针对教会里内心冷酷的人说的,这真令人伤心。他们说他不是真使徒,因为他未曾见过主;他们说了很多贬低他的话。为了维护他使徒的身份,他被迫在书信开始的时候说,“作使徒的保罗”,尽管他的工作本身就证明了他的呼召。如果在神祝福我们,让我们使许多人归信之后,其中一些人要质疑我们事奉的呼召,我们可以把这看作是火炼的试验;但是我们不应该看这以为奇怪。我们更有理由质疑我们事奉的呼召,而不是怀疑保罗使徒的身份。如果这令人气愤的事情临到我们身上,我们可以为我们主的缘故欢喜承受。亲爱的弟兄,如果我们的事奉成为攻击的目标,我们不应该感到惊奇,因为这是那些在我们之前的人所经历过的事情;罪恶的世界总是向忠心的人怀着敌意,如果我们不领受这自然而然临到的对待,我们就会缺少了我们蒙神接纳的一个极大印证。魔鬼不被我们打扰的时候,他是不会打扰我们的。如果他的国不被摇动,他是不会在乎我们或者我们的工作,而是会让我们享受这羞耻的安逸。我们要因着那作外邦人使徒的经历得安慰,我们可以把他的经历看作是预表着我们今天在外邦人中劳苦时应当预料会经历的事。

卓越的人还活着的时候,他们所受的待遇是预告着他们死后名声要受到的待遇。这个邪恶的世界面对真实的原则,不管宣扬这些原则的是死人还是活人,它的敌意都是一陈不变的。一千八百多年前他们说,“保罗,他算老几?”他们今天还是这样说。听到不诚实的人宣称和使徒意见不一致,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他们甚至胆敢说,“在这里,我不同意保罗的话。”我记得,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我是惊奇地看着那个人,我很惊奇,像他这样的侏儒竟敢如此说这位伟大的使徒。撇开保罗受神默示不说,这看起来就好像是蚁虫要与天使争辩,或者一把糠秕在讨论烈火的判决一般。那人如此不堪仔细察看,我只能惊奇他的欺骗是如此大胆无耻。尽管有这样的反对意见,甚至有有学问的批评家的支持,我们仍要认同这位受到默示的神的仆人的话。我们坚信,偏离保罗的书信就是偏离圣灵,就是偏离保罗把其心意完全表达出来的主耶稣基督。保罗的书信受到如此的攻击,这真令人惊奇,但是这警告我们,当我们要得我们奖赏的时候,我们不会不受中伤,我们的教导也不会不受反对。已经去世的最伟大的人仍遭人毁谤。不要在乎或生或死人对你们的论断,因为这有什么要紧呢?除了你们自己,没有人能伤害你的品格;如果你们被神加力保守你们的衣裳洁净,所有其他的事都不值一提。

更密切来看我们的这节经文。我们不能宣称可以完全按着保罗回应那些人的话的意思来说这句话;但是在某种意义上,我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能说,“弟兄们,我告诉你们,我素来所传的福音不是出于人的意思。”我们不仅能这样说,而且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我们应当能够这样说。当保罗说,“弟兄们,我告诉你们”,这里的用词就好像是他准备要起誓一样。我可以最肯定地对你们说(我希望你们能对此十分肯定),他的意思是说,“我素来所传的福音不是出于人的意思。”在这一点上他要他所有的弟兄都能肯定,毫无疑问。

从上下文我们可以肯定他的意思首先是,他传的福音不是从人领受的。他心里领受福音,这不是出于人的意思。接着他的意思就是,这福音本身不是由人发明的。如果我能讲清楚这两点,我们就要从中得到实际的结论。

一. 首先,对我们来说,就我们领受这福音的方式而言,这福音不是出于人的意思。在一种确定的意义上,就领受的外在部分而言,我们是从人那里领受了这福音,因为我们是通过父母,或者主日学老师,传道人的事奉的影响,或者通过读一本敬虔的书籍,或者通过其他的手段,我们受神恩典的呼召。但是在保罗的情形里,没有一样这样的事情。他是特别被主耶稣基督呼召,主从天上对他说话,在自己的光中向他启示他自己。保罗不亏欠彼得,雅各或者约翰,好像我们许多人是因着有其他人作为手段的缘故,这很有必要,所以他能实实在在地说,“我不是从人领受的,也不是人教导我的,乃是从耶稣基督启示来的。”然而在另外一种意义上我们也能这样说。我们也是按着一种在人向我们传福音能力以外的方式领受了这福音:人把这福音带到我们耳边,但是主他自己把它加在我们的心里。就使用福音重生,归正,使我们成圣而言,最优秀的圣徒也不能把这带入我们的心里。人作为工具产生实在的果效,真理在我们心里产生效力,这是圣灵神独特的作为。

就是这样,我注意到我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是生来就领受了这福音。我们可能是圣洁父母的儿女,对我们来说,很清楚,“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仅此而已。只有“从灵生的就是灵”。然而我们听说,有一些人的孩子是不需要归信的。人们说他们是没有本性的败坏,生来就是神的儿女,身上有一种恩典,只需要得到培养就可以了。我很遗憾地说,我的父亲发现我并不是这样的孩子。他在我早年的时候就发现我是生在罪中,在不义中成型,愚昧蒙住了我的心。朋友们和老师们很快在我身上看到一种本性上的败坏;肯定的是我自己也发现了这点:这可悲的发现不需要人仔细的考究,因为在我的品格上,罪恶的果效是与我直面相对。关于我们生来有一种神圣的天性,这种传统,尽管与圣经相违背,甚至是与现在仍被人公开承认相信的信仰宣言相违背,却在认信的教会当中越来越被人接受。某些传道人不敢把它变成一条教义,但是在他们里面有一种混乱的信念,就是肉体所生的可能会是非常优秀的,没有圣灵的新生也很过得去。这种默许的信念要导致人生下来就是教会成员的看法,对于任何一个基督教团体来说,只要它成为主流,这就足以致命。在某些团契当中,年轻人没有归正,在某些时候很自然就进了教会,教会就变成仅仅是世界的一部分,只不过有基督教的名字附在它上面。愿我们在我们自己的教会里永远不会沦落进入这样的光景!那仅仅是家庭附带关系的信仰是没有价值的。真正的后裔“不是从血气生的,不是从情欲生的,也不是从人意生的,乃是从神生的。”我们不是靠传统从我们父母那里领受了我们的信心;然而如果真信心真的可以这样领受,我们中的一些人肯定是可以这样领受的;因为尽管我们不是希伯来人所生的希伯来人,然而按着我们的家谱,我们是清教徒所生的清教徒,从许多世代的信徒延续下来。关于这点我们在神面前没有可夸的,尽管在人面前我们不以此为羞耻。除了主自己,我们没有属灵生命中的父,我们不是靠着任何肉体上为父母的,领受了这生命,或者福音,而是唯独从主那里领受的。

弟兄们,我们过去领受福音,现在领受福音,并不是因为任何一个人,或者任何一群人教训的缘故。因为加尔文这样教导, 你们就领受了吗?如果是这样,你们就要察看你们的根基。因为约翰卫斯理传讲了一个教训,你们就相信了这教义吗?如果是这样,你们就有理由担心自己的光景。按照神的方法,我们领受真理是靠着圣灵领受的。我知道某某牧师相信什么,这对我是有帮助的;我们不可轻看一位圣洁,敬虔,看得清楚,富有恩赐的神学家的判断:它配得我们的重视。他很有可能和我们一样是正确的;我们如果要和一位受了恩典教训的人意见不一致,这应当要带着某种谨慎。但是说,“因着这位好人权威的缘故我相信这点”,这又是很不一样。在我们作为年轻基督徒的初级阶段,我们从牧师和父母,以及等等的人那里领受真理,这可能对我们没有什么伤害;但如果我们要在基督耶稣里长大成人,成为教导其他人的人,我们就一定要摆脱依赖他人的孩子般的习惯,要自己查考。我们现在可以脱离蛋壳,尽可能快地摆脱蛋壳的碎片。我们的责任就是查考圣经,看看这些事情是否是这样;而且,我们的智慧就当是呼求恩典去把握每一样真理,使它住在我们里面的最深处。是时候我们能这样说,“这个真理现在临到我身上,成为我自己的,仿佛我从来没有从人口里听过一样。我领受它,是因为主自己把它写在我心上。它临到我,这不是出于人的意思。”

在某些圈子里,当今的看法就是除非你是受了人的教导,否则你就还是没有领受任何的教训:“人”这个字被吞掉,藏了起来,但是毕竟还在,是在“教会”这个词的掩盖之下。教会被作为极大的权威树立起来。如果它认可了,你就不敢质疑;如果它命定,你的责任就是遵守。但这是大大“出于人的意思”去领受福音。这所涉及的过程很古怪,你一定要在持续的有形教会中追溯出一条教义,这要带领你经过那古罗马的大下水道。尽管真理明显是清楚纯真,对你证明是生命之水,然而你却不可接受;你却一定要沿着那一家老早就已经离教叛道的连续存在的教会,沿着这肮脏的管道,跑到那混浊的溪水中去。我亲爱的弟兄,一条教义,它被一个礼貌上称之为“教会”的团体所相信,这并不能证明什么:我们中大多数人几乎会质疑,篡夺了基督教会这名号的那些声势浩大的属世团体的教导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几个教派宣称是承继使徒的,如果真的有任何一派是这样的,那么浸信会是最有可能这样的,因为他们行出开始就传下来的命令;但是我们根本就不在乎沿着殉道士,被教士恨恶的人的长长一串名单去追溯我们的家谱。如果我们可以这样做,是没有任何间断的,结果在我们眼中也是没有价值;因为“使徒承继”的破布根本就不值得我们去收藏。那些为着这虚幻之事大发热心的人,如果愿意,就让他们独占这个衔头好了。我们不是因为一件事情是被一串的教父,僧侣,修士和主教所领受的,因而就领受了神的启示。看到他们中的某些人看到了神的真理,教导这真理,我们当然很高兴;但是使之对我们成为真理的并不是这个事实。我们每一个人要说,“弟兄们,我告诉你们,我素来所传的福音不是出于人的意思。”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要引用被称为“教会”的一群人的话,以此作为良心终极的权威。“我们学了基督,却不是这样。”

另外,当我说,我们是靠着主的灵亲自向我们心里启示,是这样领受了真理,我希望我是代表你们所有在座的人说这番话。这里是如此大的一群人,我害怕其中可能会有一位犹大,“主啊,是我吗?”这句话,每人都可以带着圣洁的自我怀疑传开,加以自问;然而,除非我们是受了可怕的欺骗,否则我们都可以说,我们所传讲的真理,我们领受了,这是因为圣灵内在教训的缘故。让我们重新看我们的日记,尽管那日子是很早以前,我们还记得那光照进来的时候,它照亮了我们失丧的光景,这样就开始了为我们教训人而打地基的工作。啊,朋友!衬托福音无价珍宝的那更难懂的教训,你们岂不记得你们带着能力领受它们的那个时候吗?我是有罪的,我相信这点,因为我是这样得到教导的;但在那个时候,在那个地方,我心里知道了,这确实如此。哦,我是怎样知道的呢!在神面前有罪,“已经定罪了”,落在一条被违反的律法的咒诅之下,我是大大忧愁。我已经听过所传讲的神的律法,当我听的时候我是颤抖;但现在我里面感受到一种个人的知罪,是最扎心的。我看自己是一个罪人,这是何等的看见!恐惧抓住了我,还有羞耻和惧怕。然后我看到了罪是何等罪大恶极这个真理是多么真实;它一定要带来何等的惩罚。对这个教训,我领受了,不再是出于人的意思。

因着耶稣宝血得平安的宝贵真理,我们也是通过内在亲自的教导学会的。我们过去听过,也歌唱那伟大的赎罪祭,在十架上亲身承担我们的罪的那一位的爱;但是现在我们站在十字架前:因为我们是亲自看到那宝贵的面容,注目那如此充满怜悯的双眼,看到为我们的缘故被钉在木头上的手和脚。哦,当我们看到主耶稣,作我们的代替,为我们的罪受痛苦,那时候,我们就领受了救赎和赎罪的真理,这所用的方法并不是“出于人的意思”!

是的,那些已经去了天堂的蒙恩之人的确向我们全备真诚地传了福音,他们劳苦,要把基督显明给我们看到;但是,要在我们里面启示神的儿子,这是在他们的能力之外。若能把这些真理变得对我们活过来,他们大可以轻而易举创造出一个世界了。所以,我们一个人都可以出于自己内心最深处这样说,“弟兄们,我告诉你们,我素来所传的福音不是出于人的意思;”就我们在自己心里认识,感受这福音而言,确实是这样的。

从我们一开始的日子,我们就经历了福音逐步向我们的认识打开的过程,但在这过程中,我们真正的进步是出于神,而不是出于人的。弟兄们,你们读解经家的作品 — 这就是说,如果你们自己的解经是值得听,那么你们要读敬虔之人的书 — 这就是说,如果你们自己要说任何值得人去思想的话,你们要看书;然而,你们在灵里的学习,如果要成为真实实在,这要出于主的传授。除非我们受教于主,按着学习最大的意义,我们能学到任何东西吗?圣灵神把最有能力的教师向你说的真理放进你的心里,这岂不是至关紧要的吗?自从你们离开牧师学院,你们还继续在学习,但是你们的老师是圣灵。除了圣灵神的教导,我们的灵决没有其他方法,可以学会神的真理。我们可以领受神学的驱壳和外在形式,但是主道本身是通过圣灵来的,圣灵引导我们进入一切的真理。

圣灵用默想的方法,何等甜美地教导我们!圣经打开,仿佛黄金城城门大开让你们进去,你们岂不是惊喜万分吗?我肯定那时你们不是从人那里得到你们的知识,因为这对你们是完全新鲜的,你们独坐,除了圣经,面前没有别的书,你们自己是接受,几乎没有把事情想个究竟,而是把它们喝下去,仿佛是主把这些带到你面前,心灵在主面前几分钟的安静敞开,这比几个钟头讲学问的研究带给我们更多的真理宝藏。真理就好像我们听别人说过的那些钟乳石的岩洞,如果你们要真正认识它们的奇妙,你们就一定要亲自进去自己去看。如果没有灯光或者向导,你们就冒险进去,你们会遇上很大的危险;但是有了燃烧的火把,一个训练有素的带路人,你们进去就会充满乐趣。看!向导带你们经过一条狭窄弯曲的通道,你们要爬过去,或者跪着走路!最后他把你们带到一个奇妙的大厅,当火把被高高举起来,远处的洞顶闪光,把光反射回来,仿佛是各样颜色的数不尽的宝石!你们现在看到了大自然的建筑,从此那些大教堂对你们来说就变成了玩具一般。当你们站立在那巨大的带着梁柱,如同镶嵌着珠宝的宫殿里,你们感到自己是多么受益于你们的向导,和他那熊熊燃烧的火把。同样圣灵带领我们进入一切的真理,把光照耀在那些永恒和奥秘的事情上。在一些情形里他是非常个人化地作成这一切。然后他让我们全然忘却了我们身边的环境,我们只是在和真理相交。我很能明白哲学家在找出一个把人完全吸引的难题的答案的时候,他们看来是完全迷失,根本不理会身边世界的一切。当圣灵用真理荣耀的异象把你们充满,你们岂是没有感受过一种圣洁的在真理中的沉醉吗?许多圣徒受到神的指教,他们就是这样经历的,他们是不大可能在众人的喧嚣中把他们如此领受的放弃的。

主是多么经常在受苦的学校中把他自己的真理教给他的仆人!我们对默想盛赞有加:它如银子一般;但是磨难更是精金。苦难不仅生忍耐,而且忍耐带来老练,在老练中我们可以得着靠任何其他方法都不能得到的对神的事情那深深和亲密的认识。你们有没有经历过,在如此的痛苦中,把手再转动一圈,你们就忍受不了了,然后,你在昏厥中倒在枕头上,感觉到就在此刻,除非你是被提到三重天上,再也没有比这更令你感到幸福的?这是,我们中的一些人得到验证,靠着那加给我们力量的基督,我们凡事都能做。当处在被动的安静中,你可能看到一节圣经像风暴中云层绽开时露出的星光,这星星闪耀如此的光芒,只有耶和华神才能赋予它如此的光。灵里的低沉,身体的折磨,这都被忘却了,明亮的应许让你的心充满光明。在那遥远的旷野中,有一个地方是你们永远不能忘记的。那里生长着一丛荆棘,荆棘是很不起眼的东西,但它对你们来说是神圣的;因为在那里主向你们启示他自己,荆棘着火,但却没有被烧尽。你们永远不能忘记那燃烧荆棘给你们的教训。除非圣灵把真理烧进我们里面,仿佛用带着钻石笔尖的铁笔把它刻写在我们心上,我们能学到任何的真理吗?有很多学习的方法,对此我们是心存感激;但是学习神的真理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让他的话语嫁接进入我们里面,带着生命抓住我们的心。然后我们不仅是相信这真理,我们还把我们的生命交托给它:它活在我们里面,同时我们靠它活着。这样的真理是随着每一次脉搏跳动而跳动;因为它活在我们里面,感染我们的全人。魔鬼会含沙射影提出质疑,但是他喜欢怎么做,我们都不会理会,更不会在意,因为他现在是对着聋了的耳朵说话。一旦灵魂它自己领受了真理,它就渗透进入整个人里面,那些从前像毒箭一般刺透我们的怀疑就再也进不到我们里面。

我可以加上一句,就许多神的真理,和整个福音体系而言,我们是在牺牲,与我们的主同工的战场领受了这些,所以对我们来说,这并不是出于人的意思。如果你不相信人的败坏,请接受在这罪恶的伦敦中一个教区的职务,如果你是忠心你的工作,你就不会对此再有所怀疑!如果你不相信圣灵重生的必要性,请去负责一个有教养,很老成的聚会,它会听你一切的慷慨陈词,却和从前一样世俗轻浮。如果你不相信赎罪之血的能力,决不要去看信徒是怎样死的, 因为你会发现除此之外他们什么也不依靠。一位死亡的基督是信徒最后的依靠。

当每一个地上的支持逝去,
那时他是我一切的力量和支持。

如果你不相信恩典的拣选,请活在众人的当中,留心注意他们,那些最不可能的人是按着令人惊奇的方法从他们当中被呼召出来,这要让你印象深刻。有一个人,他说我的父母兄弟姊妹,朋友,没有一个人是去教会的。那你是怎么相信的?先生,我在街上很偶然听到一句话,这让我在神面前颤惊。这就是恩典的拣选。有另外一个人,心思昏暗,心里愁苦,她的家人都是你教会的成员,全部都是在主里快乐欢喜;然而这个可怜的人不能用信心抓住基督。让你大大高兴的是,你在她面前显明基督全备的恩典,她变成了全部人中最快乐的;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经历她所经历的黑暗,所以他们永远不能像她那样在光中大大欢喜。要找一个大大爱主的圣徒,你一定要找一个得到大大赦免的人。那是一个罪人的妇人是唯一一个愿意给基督洗脚的人。税吏身上有一种特质,是你很少能在一个法利赛人身上可以找到的。一个法利赛人可能会收拾整齐成为一个普通的基督徒;但在得赦免的罪人身上,总有一种迷人的点睛之笔,是其他人所缺乏的。是存在着恩典的拣选,你在身边是不能不看到的,某些信徒是怎样进入内院,而其他人留在外院。主在赐下他的恩赐方面是掌管主权的,按他的旨意行事;我们被呼召拜服在他的权杖之下,在教会的入口是如此,在教会里也是如此。我活得越久,我就越发肯定救恩是全然出于恩典,主按他自己的旨意和目的赐下这恩典。

还有一点,我们中的一些人领受了福音,这是因为在一些时候随着福音而来的膏抹进入了我们的内心。我希望我们没有一个人会落入那种网罗,就是跟从碰巧明显出现在我们思想里的经文给我们所留下印象的指引。你们有判断力,你们决不可把判断力瞥到一边,受偶然印象的指引。但在这一切当中,在这一切的背后,这里没有一个过着一种多有事情发生,为主使用的生活的人不会不承认,在他生命中,某些决定他整个人历史的举动,是和超自然的作为对他心思的影响联系在一切的,他相信这是超自然的作为。一段我们从前看过一百遍的圣经经文,把我们抓住,控制着我们一切的思想。我们就像人信靠北斗星一样,靠着它航行,我们发现我们的航程因此变得容易起来。在我们的记忆中,某些经文就像沾了蜂蜜的饼一样甘甜;因为我们知道它们曾经为我们成就了何等的大事,回想起来就令人振奋,靠这一段经文,我们从消沉中复兴,思想得坚固去尽极大的努力,或者火热起来作出牺牲,这经文不再是一本书里的一句话,而正正是神对我们心里发出的声音,就是主的声音,充满威严。你们岂没有留意到,一节经文中一个字突然让这经文看起来更适用在你身上吗?这看起来是很小的一点,但是对它的果效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就好像一把钥匙上一个很小的凹处,形状正好,使这钥匙对得上锁。有多少的事情是取决于那些没有圣灵的人看起来不过是一个动词轻微的变化,或者一种说法无关要紧的变化的!一个很重要的看见可能取决于一个词是单数还是复数。如果这个词是一个希腊文原文,其重要性是不可小视的;但是在一个英文单词里,在翻译里,只要这个词忠于原文,单数复数可能都同等有力。许多只能看我们这本奇妙的英文圣经的人,是极为珍惜它的字句,因为主祝福了这些,给他们的心带来祝福。一位很单纯的威尔士朋友相信我们的主一定是一位威尔士人,因为他说他总是用威尔士话对我说话。对我来说,常常看来我心所爱的主是出生在我的本乡,上我的学校,经历了我一切个人的经历,因为他比我更了解我自己。尽管我知道他是出生在犹大的伯利恒,然而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伦敦人,或者一位萨里郡的人。还有,我在他身上看到造就他的远不止人性,我在他身上看到一种品性,是超越人性的,因为他进入我心最深处,他看我就如看一张白纸,他安慰我,就像是一个和我一起长大的人,他进入我最深的悲伤,在我最快乐的时候与我同在一处。我心里有一些秘密是只有他才知道的。愿神与我心意相通,直到我所能承担的极处!因着主耶稣通过他的圣言,对我们发出的奇妙能力,我们是从他领受这话语,这不是出于人的意思。

我的弟兄,什么是膏抹?恐怕没有人能给我一个定义。有谁能给它下定义呢?但是我们知道它在何处,我们肯定能感受到它不在何处。当那膏抹给神的话语涂上香膏,对于得到重生的人来说,它就是自己的解释者,它就是它自己的辩护者,它就是它自己的确立和证据。此时神的话语对付我们,不像人的话语曾经,或者能够做到的那样。所以,我们领受了它,这不是出于人的意思。我们不断领受神的话语,它带着一种活泼有力的能力临到我们。它是特别带着一种成圣的能力临到我们,这正是它是出于三一圣洁的真神的最好证明。哲学家的话可能会教导我们何谓圣洁,但是神的话使我们成为圣洁。我们听到我们的弟兄鼓励我们要追求更大的恩典,但是神的话语把我们高举进入这些恩典。神的话语不仅仅是行善的工具,圣灵使它成为人心里活跃的力量,洁净人心脱离罪恶,所以圣经这样说,现在你们因我讲给你们的道,已经干净了。你们知道这道是真实的,你们肯定,你们不再需要最有力的证据。你们在自己里面有见证,是看不见的事的证据,印证永远的真理。

我已经花了全部时间来讲我们是怎样领受这福音的,所以我一定要下一点上讲得简短一点了。

(待续)

TOP

 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