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一粒麦子死了,结出许多子粒来 —— 约12:23-25

一粒麦子死了,结出许多子粒来

 

耶稣说:“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爱惜自己生命的,就失丧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12:23-25

 

某些希利尼人想见耶稣。他们是外邦人,他们正好在这个时候想要见我们的主,这是一件很特别的事。我想“我们愿意见耶稣”这句话不仅仅是指他们想看看祂,因为要是这样,他们可以在大街上见到祂;而是他们愿意“见”,这是按照我们说的见一个人,希望与他交谈的意思来见祂。他们希望得到引见来见祂,从祂那里听几句教导的话。

 

这些希利尼人是无人能数得过来,来自万国万民万方,将要到基督这里来的那大群人的先头部队。救主看见他们,这会很自然感到一阵欢喜,但祂对这件事没有多说些什么,因为正在此时,他思想沉浸在祂伟大的献祭和这献祭的结果之中;然而祂如此注意到这些外邦人的到来,以致给祂仆人约翰在此记载的这番话加上了一曾特别含义。

 

我注意到救主在这里彰显出祂广阔的人性 ,宣告祂自己是“人子”。祂之前曾这样说过,但这里有新的含义。祂说,“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祂在这里不是把自己说成是“大卫的子孙”,而是说祂是“人子”。祂不再突出祂使命与犹太人有关的方面,虽然作为一位传道人,祂是奉差遣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但作为将要死的救主,祂说自己是人类的一员,不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大卫的子孙,而是“人子”;是犹太人的弟兄,同样是外邦人的弟兄。让我们绝不要忘记主耶稣广阔的人性。在祂里面地上的万族都要联合为一,因为祂不以背负我们全世界人的人性为耻;黑人和白人,王子与贫儿,文人雅士和野蛮人,全部都在祂的血脉里看到同一腔热血,靠着这血万民成为一家。因为人子耶稣是每一个活着的人的至亲。

 

这里还有,希利尼人要来,我们的主稍微讲到祂的荣耀近了。祂说,“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祂不是说,“人子要钉十字架,”虽然这是真的,得荣耀之前必须要有钉十字架;但看到这些来自外邦人的初熟果子,这让祂思想祂的荣耀。虽然祂想起祂的死,但祂宁可说那要从祂伟大献祭而出的荣耀。弟兄们,请记住基督是在祂拯救的人身上得荣耀。正如医生因着他治好的病人得尊荣,同样灵魂的大医生从到祂这里来的人身上得荣耀。当这些敬虔的犹太人来,说“先生,我们愿意见耶稣,”虽然要见祂的这一种仅仅的愿望,不过只是发绿的麦叶,然而祂看这是那收割庄稼的凭据,以此欢喜,在这里面祂看到祂十字架荣耀的曙光。

 

我也想到,这些希利尼人来,这多少让救主用了埋在地里的麦子这比喻说话。我们知道麦子与希腊人讲的神秘事情关系密切,但这毫不重要。更说到点子上的,就是我们的救主当时正在经历一个过程,如果我可以这样说的话,就是把祂人的生命包裹其中的犹太人的麦粒外壳破开。我的意思是,之前我们的主说,祂奉差遣是要救以色列家迷失的羊,当那位叙利非尼基族的妇人为她女儿求主的时候,祂提醒她,作为在人当中的先知,祂的使命是有限制的特征。祂差派七十人出去的时候,命令他们不要进撒玛利亚人的城,而只是要去找以色列人的家。但是现在,这配得称颂的麦粒正挣破它外面的壳。甚至在这身为神的麦粒被埋在地里之前、去死之前,祂已经开始显出祂生命的大能,真正的基督正在彰显出来。属神的基督,虽然肯定是大卫的子孙,但在父这一边,祂既不是犹太人也不是外邦人,而单单是人;祂内心极大的同情,是对全人类的同情。祂看所有祂拣选的人是祂自己的弟兄,不分性别,民族,他们生活在世界历史的哪一个时期;这位真正的基督看见这些希利尼人,就走出来,向世界彰显祂自己,是祂之前未曾这样彰显过的。也许这就是我们现在要来解释的这特别比喻的意思。

 

亲爱的朋友,在我们看的这段经文中,有两件事是我要简单讲一讲的。第一,我们看到深邃的教义性教导,第二,我们看到应用性的道德原则。

 

第一,我们看到深邃的教义性教导。

 

我们的救主向祂若有所思的门徒表明几个事实,我们可以把它们称为教义性的似非而是。

 

第一,虽然祂充满荣耀,祂仍还要得荣耀。 “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耶稣总是充满荣耀。身为人的人子,在位格上与神同等,这是一件充满荣耀的事。我们的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一直有完美的道德品格,这也是祂极大的荣耀。祂到地上来的施恩目的,这对祂是真正的荣耀:祂屈尊俯就作人的救主,这极大荣耀祂爱的品格。祂做工的方式 祂使自己向父分别为圣,总是以父的事为念的做工方式,祂不顾撒但的谄媚,不受撒但用世上万国贿赂的处事之道这一切都是祂的荣耀。如果我说,基督在地上一生不为人知、受人藐视和拒绝,却作神忠心的仆人,热切爱人,就祂道德本性而言,祂没有什么是比这时候更充满荣耀,我想这样讲也没有不对的地方。使徒说:“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祂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他指的,不仅是登山变像,当中人特别一睹神的荣耀,还是指我们主在日常生活中住在人中间。属灵的圣徒看见祂生命的荣耀,是之前在任何人身上看不到的恩典和真理的荣耀。但虽然耶稣是这样,无论从哪一点来看都充满荣耀,但祂仍然还要得荣耀。有更多的事要加增祂自己的尊荣。那么请记住,当你对你的主有最清楚认识的时候,仍有一种荣耀,要加在你通过你手中神话语能看到的一切之上。活着的人子充满荣耀,但还有一种进一步的荣耀,要通过祂的死、祂的复活,还有祂进到幔子里去临到祂身上。祂是一位荣耀的基督,然而祂还要得荣耀。

 

第二个似非而是就是这一点祂的荣耀要通过蒙羞临到祂。祂说,“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然后祂讲到祂的死。我们主荣耀最大的充满,出自于祂虚己,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祂虚己,放弃祂的荣耀,这就是祂最大的荣耀。祂的冠冕从祂的十字架上得到新的光彩;因着祂曾向罪死一次,祂永远活着,这就显得更满有荣耀。祂配得称颂的荣面,如果不是曾被人往上吐唾液,在祂选民眼中就绝不可能显得如此美好。祂可爱的双眼,要不是在祂为罪人死所受的极端痛苦中曾经一次黯然失色,祂看人的时候,就不会发出如此压倒一切的力量。祂的两手好象金管,镶嵌水苍玉,但祂手最光明夺目的装饰,就是残忍钉伤留下的印记。作为神的儿子,祂的荣耀按本体全部出于祂自己,但作为人子,祂目前的光辉是出于十字架,出于祂亲身背负我们的罪时,围绕着十字架的羞辱。 我们绝不可忘记这一点,如果我们受到试探,要把钉十字架的救主融入那位要再来的君王,我们就当受到这个事实责备,就是我们这样做,就是夺去了我们主最大的荣耀。每次你们听到人轻慢谈论赎罪,就要马上为它辩护,因为你们的主和主人,祂主要的荣耀是从这而来。他们说,“祂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就信祂。”如果祂下来,还有什么要人相信的呢?耶稣是在十字架上,从十字架,通过十字架登上祂的宝座,人子今天在天上有一种特别的荣耀,因祂被杀,用祂的血救赎我们归给神。

 

接下来似非而是的这一点 耶稣必须独自一人,否则祂仍旧是一人。我再读这经文,请大家留意:“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否则“仍旧是一粒。”人子必须独自在坟墓里,否则祂就要独自在天堂里。祂必须像一粒麦子落在地里,在地里,在死的孤单中,否则祂就仍旧一人。这个似非而是的事实很容易解释;身为人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除非独自踹酒榨,除非在客西马尼园的橄榄树下,在地上与神摔跤,仿佛落在地里,直到祂死,祂要不是独自在那里,如果在十字架上祂不大声喊,“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感到完全被离弃,独自一人,就像那被埋在地里的麦子 祂就不可能拯救我们了。祂要不是真的死了,作为人,祂就要永远独自一人:不是说祂就没有永远的父和为神的圣灵与祂同在,不是说祂就没有大群的天使陪伴祂;但那样就不会有另外的人与祂作伴。我们的主耶稣不能忍受独自一人。没有属于它肢体的头,就算你给它加冕,这也是一个可怕的场面。你们岂不知教会是祂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吗?没有祂的百姓,耶稣就会是没有羊的牧人;肯定的是,作没有群羊的牧者,这并不是一个非常尊荣的职分。祂就会成为没有配偶的丈夫,但祂如此爱祂的新妇,以致祂离开祂的父,与祂拣选的她成为一体。祂与她联合,为她而死;祂要不这样做,祂就会变成一位没有新娘的新郎。这是绝对不可以的。祂的心不是那种享受自私的幸福,不愿与任何人分享的心。如果你读过显明这位新郎的心的雅歌,你就会看到祂渴慕与祂所爱的,祂的鸽子,祂那无玷污的佳偶结伴。独坐在柱顶的坐柱者西门并不是耶稣基督;住在山洞里的隐士,可能用意是好的,但他在他宣称尊崇祂十字架的主里面,是找不到他独居的根据。耶稣是人的朋友,不回避他们,而是寻找失丧的人。 经上论到祂说的话是真的,“这个人接待罪人,又同他们吃饭。”祂吸引所有人到祂那里,为这缘故祂从地上被举起来。然而这位大有吸引力的人,若不是在客西马尼园独自一人,在彼拉多面前独自一人,被士兵戏弄时独自一人,在十字架上独自一人,祂在天堂里就必然会是独自一人了。如果这粒宝贵的麦子不下到死的可怕孤独里,它就仍是一粒,但因为祂死了,祂就“结出许多子粒来。”

 

这把我们带到第四个似非而是的事实  基督要赐人生命,祂就必须死。“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耶稣要赐其他人生命,祂就必须死。不思想的人把死和不存在,活着和存在混淆在一起它们是非常非常不一样的事情。 “犯罪的他必死亡:”这人绝不会停止存在,但必因着与是祂生命的神隔绝而死。有许多人存在,却没有真正的生命,并且必不得见生命,反而“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落在土里的麦粒死了,我们是说它不再存在了吗?根本不是这样。什么是死?就是任何拥有生命的事情分解,消化成为它基本的成分。对我们来说,死就是身体与灵魂分离;对于一粒麦子来说,死就是消散成为组成麦子的成分。我们身为神的主被处死的时候,祂并不见朽坏,但祂的灵魂与祂的身体暂时分离,就这样祂死了;除非祂按着字面意思,确实死了,否则祂就不可能赐我们任何人生命。

 

亲爱的朋友,这教导我们基督教信仰至关重要的要点在哪里,就是基督的死是祂的生命核心所在。在这里请看,如果基督的传道是核心的要点,或者祂的榜样是至关重要的要点,祂就会从祂的讲道,祂的榜样中结出子粒,让基督徒增多。但祂宣告,祂若不死,祂就不结出子粒来。是不是有人对我说,这是因为祂的死让祂的榜样得完全,印证了祂的传道?我承认情况是这样,但是我能想象,如果我们的主宁愿继续活着 如果祂一直在这地上,不断上下奔忙,像祂曾经那样传道和生活,如果祂像祂曾经那样行神迹,彰显出那奥秘、吸引人的大能,那总是在祂身上的大能,祂是可以带出多得令人惊奇的门徒。如果祂的教导和生活,可以无需赎罪就赐下属灵生命,救主为什么不延长祂在地上的生活?但事实就是除非通过赎罪,我们当中就没有一个人能对属灵生命有任何认识。除非通过耶稣基督的宝血,藉此我们可以来到父面前,否则我们就没有办法获得对神的认识。如果像有些人告诉我们的那样,人更应当思想基督教道德的部分,大大超过思想它独特的教义,那么耶稣为什么还最终要死?活得长久的圣洁的生活,本可以更好带出道德。祂若愿意,本可以一直活着直到如今,依旧继续传道,依旧在人当中设立榜样;但祂向我们明确说明,只有通过死,祂才能结出子粒。什么,不靠那全然圣洁的生活?不靠。什么,不靠那无比伦比的教导?不靠。除非通过耶稣的献祭牺牲作成挽回祭,我们当中就没有一个人能得救脱离永远的死。除非基督祂自己死了,从死里复活了,我们就没有一人能复活得到属灵的生命。

 

弟兄们,世上存在的所有属灵生命,都是基督死带来的结果。我们活在一个向我们投射出这事实的时代。生命首先通过一次创造进入世界,然后在那园中失去。从那时起,我们人类的祖先是诺亚,生命通过诺亚,藉着一种预表性的死、埋葬和复活临到我们。诺亚进入方舟,被关在里面,就这样被埋葬了。在那方舟中,诺亚进入死人当中,他自己被包裹在雨中,在方舟里;大水平息的时候,他出来,进入一个新世界,仿佛复活了。这就是今天的生命之道。我们与基督同死,我们与基督同埋葬,我们与基督同复活;除了通过与基督同死、同葬、同复活这过程临到我们的属灵生命,这世界就没有真正的属灵生命。亲爱的朋友,你们对此有任何认识吗?如果你们不知道,你们就还没有神的生命。你们知道这理论,但是你们在自己的灵里面知道这经历的能力吗?无论什么时候,我们听到赎罪的教义受到攻击,就让我们起来为它辩护。让我们告诉世人,虽然我们比他们更看重基督的生命,我们却明白,那救人的并不是基督的榜样,而是祂为我们的缘故死。如果配得称颂基督在这一千九百年间生活在这里,没有罪,用祂自己庄严单纯的流利口才教导祂全部奇妙的诫命,祂却不能在全部人当中生出一丁点的属灵生命来。不死祂就不结出子粒来。亲爱的听众,如果你要生命,身为一个未重生的人,尝试效法基督的榜样,你是不能得到这生命。你可能努力尝试,但用这方法,你是绝不能得到属灵的生命和永远的拯救。你必须相信耶稣为你死。你要明白神的爱子耶稣基督的血,洗净我们脱离一切的罪。当你明白了这真理,你研究祂的生命,就必得好处;但除非你认识到那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你自己的灵魂里面就绝得不到任何子粒,也看不到别人灵魂里的子粒。

 

从我们看的这经文,还可以学到另外一个深邃神学有福的功课:这就是,因为基督确实真正落在地里死了,因此我们就大有盼望。“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一些人得着如此少的基督,他们盼望见到、从祂得到的只有一点点。我曾见过一些好人,他们似乎认为耶稣基督为在琐珥会堂敬拜的好人死了,也许也为再多几个在旁边镇上以便以谢会堂的人死了,他们盼望有一天极少数蒙拣选的人确实是极少的一群人,并且他们尽其所能互相争吵,使这些人变得更少要为着神拯救非常少的余民荣耀祂。我不会责怪这些亲爱的弟兄,但我确实希望他们的心胸可以变得豁达。我们现在还不知道要从我们主耶稣结出的所有子粒有多少。难道不会有一日,伦敦数以百万的人同心荣耀神吗?我盼望有一天,认识耶和华荣耀的知识,要充满遍地,好象水充满洋海一般,那时君王要在神儿子面前下拜,万民都要称祂为有福。有人说:“这期望太大了,宣教进展非常缓慢。”这一切我都知道,但宣教不是那粒麦子,我们盼望的一切,都要出于落在地里死了的那粒麦子 ,这要结出许多子粒来。当我想到我主是配得称颂完全的神的儿子和人子,当我想到祂撇在一边的无限荣耀,祂承受的说不出的剧痛,我要问天使是否能够计算祂献祭的价值?只有神知道那在祂儿子的死上显明出来的祂的爱,你以为有这一切计划和工作,无限的爱的牺牲,然后是微不足道的结果吗?事情要是这样,这就不像是神的作为了。神儿子的劳苦,必不会生出稀少的果效。结果必要与方法匹配,效果必要与原因对称。主必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哈利路亚!啊,正如十字架上的呻吟必然令天使震惊,同样十字架的结果要令撒拉弗惊奇,令他们称颂从他们主蒙羞之死而出的超越荣耀。哦亲爱的人啊,还要有大事要从我们的耶稣出来。你们这灰心丧气的人,鼓起勇气。你们这十字架的军兵,要勇敢起来。胜利在等着你们的旌旗。耐心等候,带着盼望做工,带着喜乐受苦,因为国权是耶和华的,祂是管理万国的。

 

就这样我讲论了意义深远的神学问题。

 

我要说几句应用的教训作为结束。现在要知道,基督是这样,每一位神的儿女在某种程度也要这样:“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这是可以应用在我身上的,正如接下来这节经文表明的那样“爱惜自己生命的,就失丧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

 

首先,如果我们要活,我们就必须死。除非通过死进入属灵的生命,你、我、任何人都没有属灵的生命。你是编织出你自己的义吗?这必须死掉。你对你自己有信心吗?这必须死掉。死刑判决必须落在你自己身上,然后你必进入生命。人必须首先经历神的灵使人枯干的大能,然后才能认识祂使人复活的作用:“草必枯干,花必凋残,因为耶和华的气吹在其上。”你必须被圣灵的宝剑击杀,然后才能因圣灵的吹气活过来。

 

接着,我们要保守生命,就必须交出一切。“爱惜自己生命的,就失丧生命。”弟兄,除非你把每一件事交上放在神手里,否则就绝不能得到圣灵的生命、盼望、喜乐、平安和天堂。当你愿意不保留任何你自己的东西,你必要得着在基督里的一切。你必须放下你悖逆的兵器,你必须扔掉你骄傲的羽毛装饰,你必须把你一切所是、你一切所有交出来放在神手中;如果你不愿这样失丧一切,你就必然实际上失丧一切;确实,你已经失丧了一切。把一切完全降服交给神,是保守一切的唯一方法。一些神的百姓发现这按字句是真实的。我认识一位母亲,她把孩子留下不交给神,这孩子就死了。富有的人拜他们的财富,因着他们是神的百姓,祂就把他们的偶像打成粉碎。如果你要保守你的一切,你就必须要失去你的一切,如果你要你最宝贵的东西被神保留交给你,你就要将它弃绝。

 

接着,我们要找到自我,就必须失丧自我。“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你必须全然放弃为自己而活,然后你自己必要存活。为自己而活的人并不是活的,他失去了生命的本质、愉悦和冠冕;但如果你为其他人、为神而活,你就要寻得生命的生命。“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除了在别人的喜乐中失丧自我,就没有方法在个人的喜乐中找到自己。

 

还有一点:如果你希望成为别人得生命的途径,你就必须要按你的限量向自己死。你说,“哦,真的要死吗?”嗯,不一定,但如果要这样,你就应当为此做好准备。哪些人最大大祝福了当今的世代?我要告诉你。我相信我们要把我们的福音自由主要归功于为信仰死在火刑柱上的那些贫穷的男男女女。把他们称作罗拉德派,重洗派,或者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为神圣的事而死的人,是为此献上了生命。各等人中都有一些人,从主教下到贫穷的小男孩,是这样献上了生命。他们当中许多人不能站讲台讲道,但他们从火刑柱的柴捆上传讲更伟大的讲道,胜过所有改教家们能从他们讲坛上大声所讲的道。他们落在地里死了,“许多子粒”一直存留直到今天。教会圣徒自我牺牲的死是教会的生命和加增。如果我们希望达至伟大的目的,坚固伟大的真理,兴起更大的作为行善,这就必须通过交出自我,是的,连我们生命本身都要献给这包括一切的目的,这样才能作成。用其它方法我们就不能成功。不大大舍弃你里面的东西,就不能给别人。服事神,发现这是一件轻松工作的人,要发现到了最后很难为他的工作交账。一篇不付出任何代价的讲道是毫无价值;如果它不是从心发出,就不能去到人心里。请相信我,如果我们要大大被神使用,就必须付出劳苦和泪水,甚至去到筋疲力尽的程度,这是一条原则。要有生长,首先必须要有死。其他人的救主不能救祂自己。所以那些在非洲邪恶的环境下死去的人,如果他们是为基督死,我们就绝不能为他们鸣不平;如果这里或那里有神最好的仆人,因心力交瘁倒下来,我们也绝不可抱怨;神农作的定律,就是增长通过死而来。

 

亲爱的朋友,你绝不可以说,“哦,我不能再教主日学了:我整一周工作如此辛苦,我我”我能替你把话说完吗?你整个星期为自己工作如此辛苦,以致你不能在一周里花一天时间为神工作,是不是这样?“不是,完全不是这样,但我如此疲倦。”非常正确,但是请想一想你的主。祂知道疲倦对你来说是什么滋味,但祂行善,并不丧志。你绝不会像祂那样流出血汗。亲爱的朋友,难道你想作单独搁在架子上的一粒麦子?你想像放在木乃伊手里的那粒麦子,不结果,被人忘记,还是你想成长?我听见你说,“请把我撒在某一个地方。”我要努力这样做。让我把你撒在主日学的田地里,或者撒在分发单张的田地里,或者种在街头传道的那块地里。“但如果我劳动得厉害,这会让我半死不活。”是的,如果这要把你完全杀死,这就要证明这节经文:“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最近为了服事我们的主而让自己死的人不是如此众多,我们需要担心害怕,有可能会发生大大浪费生命的事。现在几乎没有理由去压制狂热,但有更多理由谴责人求自己的事。我的弟兄啊,让我们兴起,进入一种我们主和祂荣耀事业配得到的,更分别为圣的光景,从今以后我们更热心作那被埋葬、隐藏、死去,却结出子粒来的麦子,把荣耀归给我们的主。我就这样稍微看了看这段经文,改天也许我们也许蒙神恩惠,可以进入它的深处。


选自 司布真 《农村讲道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