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哥林多前书第15章

在使徒的时候有人认为人是没有复活的。保罗努力要驳斥这种观点,教导哥林多人是有从死里复活的事。从第1节到第11节他证明了耶稣基督的复活,以此为基础证明义人复活的真理。

“弟兄们,我如今把先前所传给你们的福音,告诉你们知道,这福音你们也领受了,又靠着站立得住。并且你们若不是徒然相信,能以持守我所传给你们的,就必因这福音得救。”

当使徒说,“我把福音告诉你们知道”的时候,我们会预备好要听一整套的教训;但事情不是这样,他很简单就是告诉我们耶稣的复活,因为这是福音的精髓所在,是福音的根基 —  就是耶稣基督照圣经所说死了,第三天又复活了。

“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

这就是完整的福音。完全明白这点的人是明白了首要的原则,他已经有了一个正确的开始。如果我们要学习真理,这就是起点,“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

“并且显给矶法看。然后显给十二使徒看。后来一时显给五百多弟兄看,其中一大半到如今还在,却也有已经睡了的。以后显给雅各看。再显给众使徒看。末了也显给我看。我如同未到产期而生的人一般。”

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是所记载的事实当中最为人证明的一个。有如此之多见过这事的见证人,如果我们在最低程度上认同人见证的可靠,我们就不能,就不敢怀疑耶稣从死里复活了。异教徒很容易说这些人是受了蒙骗,但这句话是同样愚蠢,因为这些人不可能每一位都如此完全受了欺骗,说他们看见了这个人,他们知道他是死了的,后来又活了;肯定的是他们不能所有人一致统一口径帮助装假;如果他们这样做,这就会是有记载以来最令人惊奇的事情了,就是没有一个人违反与其他人的攻守同盟,而是他们全部人都坚持这点。我们认为如此多的疯子永远说同样的话,这是相当不可能的事。这些人不会因此有任何得益;他们确认这个事实,使自己落在逼迫里;他们作好准备为此而死,确实为此而死了。五百或一千人在不同时候看见过他,宣告他们确实看见了他,他从死里复活了; 之前他死了这个事实是已经被确认了。我们肯定知道基督死了,又从死里复活了,那么怎么有人敢说基督教信仰是不真呢? 知道了这点,有谁会否认救主的神性呢? 有谁会说他不能以大能施行拯救呢? 我们的信心有坚实的基础,因为它是稳稳建立在所有这些见证,以及在我们心里作见证的圣灵更确实的见证上的。使徒说,“末了也显给我看。我如同未到产期而生的人一般,我原是使徒中最小的。”如果保罗真的说,“我是使徒中最大的”,我们也不应当认为他是骄傲,因为他所写的占据了圣经最大的部分;他比他们所有人传道讲得更多。没有一个人可以超过保罗,甚至可以在他努力的工作中接近他,然而他却说,

“我原是使徒中最小的,不配称为使徒,因为我从前逼迫神的教会。”

当他仰望神给他的怜悯,他总是记起他是多么不配;当他传道的时候,哦,他是带着何等的感情向罪人传讲,因为他总能这样总结: — “然而我蒙了怜悯,是因耶稣基督要在我这罪魁身上,显明他一切的忍耐,给后来信他得永生的人作榜样。” 我是不是一个逼迫人的人?他当知道他的罪是最应当被定罪的,要比任何其他的罪使他更深沉到地狱里去;但即使对他神也有怜悯和极大的赦罪;因为保罗说尽管他逼迫神的教会,他仍蒙了怜悯。

“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并且他所赐我的恩,不是徒然的。我比众使徒格外劳苦。这原不是我,乃是神的恩与我同在。不拘是我是众使徒,我们如此传,你们也如此信了。”

“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这是我们绝大多数人所能进深到的最大地步,我们绝不能走得更远了。“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并且他所赐我的恩,不是徒然的。我比众使徒格外劳苦。”然后他自己停下来:“这原不是我,乃是神的恩与我同在。”我们总应当小心,不可把我们任何的好行为归给我们自己:它们是我们里头的恩典做成的。如果我们一旦把冠冕戴在我们自己的头上,我们很快就要为我们的麻烦头疼不已了;但如果我们把所有的冠冕都戴在耶稣的头上,如果我们尊荣他,他就要使我们得到尊荣。如此证明了基督的复活,他继续说道:

“既传基督是从死里复活了,怎么在你们中间,有人说没有死人复活的事呢?若没有死人复活的事,基督也就没有复活了。若基督没有复活,我们所传的便是枉然,你们所信的也是枉然。并且明显我们是为神妄作见证的。因我们见证神是叫基督复活了。若死人真不复活,神也没有叫基督复活了。因为死人若不复活,基督也没有复活了。基督若没有复活,你们的信便是徒然。你们仍在罪里。”

也许你一眼看上去看不出在基督复活和所有他的百姓复活之间存在着一种不可分割的联系,也许你没有看到这论证的精华所在。使徒说,“死人如果不复活,基督也没有复活了;如果基督真的复活了,那么所有的死人都要复活。”你看到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吗?嗨,这是因为基督和人性现在是如此地连在一起,基督所做的,他是按着代表所有他的百姓的身份做的。亚当犯了罪,世人就犯了罪,世人就死了。“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除非作为他百姓的代表,否则基督不能复活;保罗说,“如果基督复活了,那么他的百姓就要复活;如果他没有复活,我们也不能复活,因为我们和他是一体的;如果我们没有复活,基督就没有复活,因为我们和他是一体的。”看,这里有一种不可分割的联系, — 就是如果基督复活了,那么死人也必定要复活。这带来另一个论据。

“就是在基督里睡了的人也灭亡了。”

你喜欢这样吗?

“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

因为他们遭受逼迫,被扔给野兽,关在监狱里;如果今生就是这些,基督教信仰还有什么价值呢?这只能使人变得可怜了。

“但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成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

阿民念主义者强解这经文,说这证明了每一个人都通过基督领受了恩典,这是没有用的。它没有说这样的事,它只是简单地说“死”和“复活”。每一个人在复活的时候都要活过来。

“但各人是按着自己的次序复活。初熟的果子是基督。以后在他来的时候,是那些属基督的。再后末期到了,那时,基督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都毁灭了,就把国交与父神。因为基督必要作王,等神把一切仇敌,都放在他的脚下。尽末了所毁灭的仇敌,就是死。”

在这里,伟大的证据发出光来 — 如果死亡要被毁灭,那么必然就有复活,因为死亡不能被毁灭,直到圣徒的骨头被解救脱离敌人的强制为止。

“因为经上说,神叫万物都服在他的脚下。既说万物都服了他,明显那叫万物服他的不在其内了。万物既服了他,那时,子也要自己服那叫万物服他的,叫神在万物之上,为万物之主。”

当我们读到耶稣基督要把他的国交给神,就是他的父,我们不可以为那么他就不再是神,或不再是王了。要明白这点,就是父神给了作为人和神的子一个中保的国度,但是当他给他这国度时,父依然是神;这是他特别的国度,是他作为人神一身的中保来领受的,父神不因为把这国度给他而失去荣耀。当基督已经成就了所有他中保的目的,当他已经成就了对所有他的选民的拯救,他要把他中保国度的冠冕放在神的脚前,作为人和中保,他自己也要服在三一伟大的耶和华之下;然后就再也没有中保了,因为再也没有任何进行中保的必要了,我们而是都要被聚集为一,就是地上天上的事情也要在基督耶稣里为一。基督要作为神拥有他的国度,但作为中保他不再有国度了。这是消灭了职分,但不是位格的消灭,也不是荣耀的消灭;这是把他的职分放在一边,他的荣耀和尊贵没有任何程度的减少。

“不然那些为死人受洗的,将来怎样呢。若死人总不复活,因何为他们受洗呢?”

这节经文有三四十种的解释。都德利奇和极多的人认为这是指一种做法,就是一位殉道士死去的时候,另一个人要出来填补他所行的职分,这就是“为死人受洗”;但我最喜欢的意思是:面对肯定受洗以后不会活得太久,而是受洗之后马上会被拉走去死,在死亡的大口下受洗的人,他们应当怎么办? 因为一旦任何人受了洗,罗马人就会来找他,把他拉去杀掉。这样,许多人受洗,好像是为了他们的埋葬而受洗,把自己交托给坟墓。他们上前来说,“哦主,我把自己献上事奉你 — 不是在这地上事奉你,因为敌人不容许我这样做,但因为我必须要死,我要受洗勇敢面对这一切;我要甚至为了死亡它本身的缘故受洗。”那么,如果死人不复活,那些受洗,肯定要面对死亡的人他们该怎么办?“若死人总不复活,因何为他们受洗呢?”

“我们又因何时刻冒险呢? 弟兄们,我在主基督耶稣里,指着你们所夸的口,极力的说,我是天天冒死。我若当日像寻常人,在以弗所同野兽战斗,那于我有什么益处呢。若死人不复活,我们就吃吃喝喝吧。因为明天要死了。”

这不是说保罗确实曾在以弗所同野兽战斗,但极多的人确实是这样的。惯常的做法是把基督徒扔给狮子,给他们一把短剑,命令他们为保命战斗;有时候人被神加力,他们勇敢战斗,活着出来。但保罗说,“ 如果死人不复活,我若在以弗所同野兽战斗,那于我有什么益处呢?”我大可以放弃我的信仰,然后可以安然躺下。“我们就吃吃喝喝吧,因为明天要死了。”哦,可恶的保罗,竟然引用一位异教徒诗人的诗句!这多么羞耻。如果我要复述一句诗,看上去莎士比亚或任何亵渎神的作家写了这样的话,你会说我犯了多大的罪呀!但我每次发现好东西我都很是欢喜。我常常引用魔鬼的话,我敢说我要经常引用他的百姓的话。保罗引用的这句话出自敏达,和另外一位所写的东西比现代诗人所写的更糟糕得多的异教徒诗人,如果我们有哪一个人头脑里是装着我们希望自己从来没有看过的书本的内容的,如果里头有一些美丽的宝石,是可以被用来服事神的,我们要靠着他的帮助来使用它们。

“你们不要自欺。滥交是败坏善行。你们要醒悟为善,不要犯罪。因为有人不认识神。我说这话,是要叫你们羞愧。”

接下来的你们可以回家看。它是如此美丽,就好像是一首伟大流动的诗词,其间的音乐比弥尔顿的《失乐园》里的更多。我们要看最后几节经文,以此结束。

“我如今把一件奥秘的事告诉你们。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

基督正在来,他要在地上看到一些活人,那些还活着的就不再死了。保罗想的满是基督的再来,以致他说:“我们不是都要睡觉。” 当他写这封书信的时候,他只知道基督要来。我们如此热切等候基督,以致我们也不得不说,“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

“这必朽坏的,总要穿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穿不死的。这必朽坏的既穿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既穿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死的毒钩就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感谢神,使我们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

我们有时候参加葬礼的时候,听到一位没有真心,没有灵魂,没有生命的牧师读这一段壮丽的圣经经文,这是何等羞辱的事情 — 他能越快完成这仪式就越好。哦,这如此崇高的话语竟然被对此根本一无所知的人可怕地浪费了!

“所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务要坚固不可摇动,常常竭力多作主工,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