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 拔摩岛上的基督 启1:12-17 [ӡҳ]

: 基督徒    ʱ: 2004-12-1 13:16     : 拔摩岛上的基督 启1:12-17

司布真讲道第357号
1861年1月27日

“我转过身来,要看是谁发声与我说话。既转过来,就看见七个金灯台。灯台中间,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长衣,直垂到脚,胸间束着金带。他的头与发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脚好像在炉中锻炼光明的铜。声音如同众水的声音。他右手拿着七星。从他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面貌如同烈日放光。我一看见,就仆倒在他脚前,像死了一样。” — 启1:12-17.

主耶稣基督昨日,今日,直到永远都是一样。没有起头的日子,也没有岁月的终结,他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为祭司。但他的子民对他的看法是极为不同。按照我们在恩典中进步的程度,我们看救主的出发点也不一样;按着我们看他的位置,我们看他也不一样。基督是一样的,但不是所有的信徒都在同样清楚的光照中看他,他们与他相交的亲密程度也不一样。一些人只知道他的职分;其他人只是羡慕他的品格;少得多的人是与他本身相交;但有一些人是更进一步,他们已经体会到全教会和他们的主基督耶稣亲身的联合。在旧约的时候,神要教导人的功课是一样的,但学习的人的能力就有不同了,所以教导功课的方式也不同。在犹太人的时代,一位穷人是未受教导的基督徒的预表;富人则是受到很好教导的基督徒的预表。贫穷的犹太人带上一只斑鸠或一对雏鸽。(利1:14-17.) 这些鸟的头要被揪下来,然后被献上。在其中这穷人只是被教导了这样的功课,就是只有籍着死和血他的罪才能被除去。富有的以色列人按着他的能力带上一头公牛。 (利1:3-9.) 这公牛受公证被宰杀,但要被切成块;腿,脂油,腑脏要在水里洗,所有这些要按着特别的顺序摆在祭坛上,为的是教导他,正如现在基督教导聪明受教的信徒一样,就是在流血这单一的动作里,存在着一种只有进深的基督徒才能领会的次序和完全。代罪羊教导了一个真理,逾越节的羔羊教导了另外一个真理,陈设饼带出一个功课,点亮的灯又是带出另外一个功课。所有的预表都是为了教导那一个极大的奥秘,就是在肉身显现,被天使看见的基督;但它们是用不同的方法教导,因为那个时候的人,和现在的人一样,能力各不相同,只能一次学到一点。正如在旧约之下一样,在新约里所有的基督徒都认识基督,但他们不都是按着同样的程度和同样的方法来认识他。有一些信徒好像西面一样看待基督。西面看见他是一个婴孩。他把他抱起来,是如此喜出望外,以致他说,“主啊, 如今可以照你的话,释放仆人安然去世。”你们是知道的,在英国圣公会,每个安息日是吟唱西面之歌的,真的许多敬拜的人从来没有超越这一步,只是知道基督是一个婴孩,是他们可以怀抱的救主,他们可以凭信心认识他,称他是属于他们的。但是当我们不仅抱起基督,我们还看到基督抱起我们;当我们看到,我们不仅是凭信心认识他,还知道他在永恒的盟约中老早就认识了我们,成了亚伯拉罕的后裔,成为和他们一样的人,为的是救赎他们的灵魂,那么我们就是在这经历上更进了一步。认识基督是极大的喜乐,尽管这只是以色列婴孩般的安慰。得到容许和东方的博士一起献上我们的黄金,乳香和没药,来敬拜基督这位新生王,这是令人欢喜的特权。然而这只是给刚开始的人的一个功课;这是恩典的课本的发音第一课的其中一部分。在我们怀里抱起基督,这是救恩确定的印记,但同时这只是在经历上天上之光的初显。

但我亲爱的弟兄们,耶稣的门徒比西面要在更高一个程度上认识基督,因为他们不仅把他简单看作是道成肉身的独一者,还是他们的先知和老师。他们坐在他的脚前;他们聆听他的话语;他们知道没有一个人像他这样说话的。在他的教导下他们被带领到更高的认识层面。 他赐给他们神圣的经文,当圣灵降临的时候,他们从中得到了神圣的功课,并教导众人。我要说,他们认识基督要比西面深 — 西面认识的他是可以凭信心怀抱的,是使他的双目畅快的。但是门徒认识他,是教导他们的,不仅仅拯救他们,还教训他们。数以百计的信徒已经深入到了这样的地步。对他们来说基督是真理伟大的教师,他是神的旨意和律法的伟大解释者,他们带着敬仰看他,把他看作是他们信心的拉比。哎!但至少其中一个门徒认识耶稣基督要比这些更深。在十二个人里有一个是蒙拣选的,正如这十二个人是从其余的人中间选出来的一样,他知道基督是一位亲爱的伴侣,是亲密的朋友。有一个人知道他疲倦的头可以靠在他的怀里,他的脸面感受到他的心跳,他在变像山上和他在一起,籍着父的子耶稣基督,享受了与父的相交,我恐怕和约翰一样进深的人并不是很多。他们是教义的基督徒,比那只是相信,就没有别的的基督徒更进一步。但当约翰能够宣告,基督是他所亲爱的,是他生命的伴侣,他生命的朋友时,他就比他的同胞迈出了让人称羡的一大步。愿主教导我们每一个人越来越晓得该如何与耶稣同行,明白他的爱!

但是弟兄,还有一个人是和那位蒙爱的门徒一样充分认识基督耶稣的。她就是马利亚。她认识他,是在她里面生出,由她所生的。那可以说基督在他里面作成了荣耀的盼望,不仅仅是前来看基督在十字架上,还看基督是在他自己心里,直到他自己就像童贞女基督的母亲一样,知道自己确确实实有救主在他里面,这样的基督徒是有福的, 他还知道,靠着圣灵,基督在他里面生成,在他里面基督的本性,那生于圣灵的神圣之事,是在不断成熟,直到它摧毁那旧人, 生出完全的人性,进入永生。我要说,这甚至盖过了约翰的认识,但也许这还不是最高的。今天早上我们就不再进一步探讨了,但在其他某个时候,当我们的眼睛蒙更大的光照时,我们也许可以得以一见那更美的荣耀。.

亲爱的朋友,你们这些热爱救主的人,所盼望的不是别的,正是越来越多看到他。你的盼望是按着他的样子得以见他,然而我可以猜,如果你们可以随心所愿,你们会希望能够看到他变像的样子。你们岂不是几乎带着妒忌,回望那三位蒙恩宠得以登上山顶的人吗,当他的衣服变得如此洁白,地上漂布的,没有一个能漂得那样白的,他们被这洁白盖过,有摩西和以利亚向他们显现,和耶稣说话。你们不需要嫉妒,因为你们知道他们是如何被这景象胜过,他们“都打盹”。如果你们只是拥有和他们一样的力量,要定睛望着那同样超越一切的荣耀,你们也是会睡着的。我也知道,你们希望可以看见他在客西马尼园里。哦,看到那痛苦,听到那呻吟;注意到那一滴一滴落在冰封的地面上的血汗! 你们可以妒忌那些被挑选做神圣的警醒守望的那些人,要和他一同守望一个小时。但你们会记得他们睡着了,他“见他们因为忧愁都睡着了。”靠着你们的耐力,如果你们所有的不能超过他们,你们也会睡着的,因为在那变像里,和在那痛苦和血汗里一样,有一个肉眼永远不能看见的景象,因为那里有人永远不能明白的一种荣耀和一种羞耻。.

但我猜你们有些人盼望,希望可以看到他在十架上。哦! 看他在那里,看到那双手被钉,为要“牢牢把握世界的救赎,”看那被钉在木头上的双脚,他好像要仪态好看一些,尽管世人都盼望来戏看他。哦! 看见那扭曲赤裸的身体,那被扎的肋旁! 约翰,你确实看见了,作了见证,我们可能会嫉妒你!但是,哦,我的弟兄,我们为什么要嫉妒呢? 我们为什么要嫉妒呢?我们岂不凭信心看到了基督的一切,却没有那淹过旁观者的恐怖吗?这恐怖淹过他的母亲,好像也有一把剑刺透她的心,因为她看见她的儿子在木头上流血。哦!在复活的早晨眼望救主,这个多么令人欢喜! — 看见他带着新生命复活,离开死人的墓室,看见他站在门徒的中间,门关上,他说,“愿你们平安!”和他一同登上山顶,看着他一面升天,一面祝福他的门徒,一朵云把他接走,他们就看不见他了,这是多么令人高兴! 肯定的是,我们很希望对着像这样的景象,永远留在其中。但请容我说,我想我们这一段经文要比任何的都要好,如果你们渴望那些我刚刚提到的,你们就应当更加渴望像约翰在这异象中看见基督那样看见他,因为这也许是人的眼睛曾经看到过的基督最完全,最奇妙,同时又是最重要的显现。

有两件事情是我们今天早上要留意的。第一件我们简单看看,就是这异象对我们的重要性;然后第二点,这异象的含义。
: 基督徒    ʱ: 2004-12-2 20:48

I. 这异象对我们的价值。

有人可能会说,“这位传道人挑了圣经里面一段非常奇怪的经文;这段经文可能挑动我们的想像,但对我们没有属灵的益处。”我的朋友们,你们是大错特错了,我很快要让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要记住,这个代表,这充满象征意义的对基督的描述,是代表了为我们的罪受苦的那同一位基督。这看起来可能内容广泛,让人感到奇怪,然而我们看到正是同一位基督。约翰称他为人子,耶稣是如此习惯用这甜美,谦卑的名称来描述他自己。他是同一位,这是很清楚的,因为约翰一开始就说他好像人子,我想他是在说,他在他的威严中看到一种相象,是和他在他的受辱中所认识的是一样。没有荆棘的冠冕,但他认得那额头。没有伤痕,也许那七星盖住了钉痕的位置,但是他认识为这一切的那只手。正如当我们从坟墓复活,我们有新的身体,毫无疑问我们还彼此认识,尽管那复活的身体和那撇在坟墓中的身体几乎没有什么相象,因为那埋藏的种子,那可怜的枯萎的东西,要开花,有一个神迹般的,奇妙的发展,我不怀疑在天上我还能认出你们的样子,因为我晓得你们在地上的容貌;同样,尽管有基督的荣耀,约翰还是认出在他的降卑和痛苦中,他曾看见的相同的那一位。基督徒,带着敬畏来看。这是你的主,马槽里的基督,旷野中的基督,在迦百农和伯赛大的基督,客西马尼园的基督,各各他的基督,你转过身来看这伟大的景象,这并非不重要。

另外,这画面向我们显明了基督现在的样子,所以它极其宝贵。他曾经在这里,在地上的时候是什么样子,这对我非常重要,但他现在是什么样的,这同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一些人极为看重当基督在公义中来审判这个世界时,他是什么样子的,我们也是这样。 但是我们真的认为,人渴望将来的基督,不应超过渴望对现在的基督的认识;因为我们要知道,在今天,在现今的争战,现今的痛苦,和现今的冲突中,现在基督是什么样子的,这更给我们鼓励,因为我们知道他现在怎样,我们也要怎样,因为当我们得见他的真体的时候,我们必要像他。

然而第三种考虑也显出我们经文所讲的重要性,就是,经文里所表现的基督是针对教会的。你们可以看到,他被描述是站在金灯台中间的,我们把这金灯台理解是教会。我们很想知道他对万民是怎样的,他对他的选民犹太人是怎样的,他对他的敌人是怎样的,但对我们这些基督教会的成员,我们最想知道他在教会中是怎样的,所以在座的每一位执事,长老和教会成员都应当非常留心这段经文,因为这里向约翰显示的基督,是教会仰望,看作是她伟大的主和盼望的基督,是她天天事奉和敬拜的那位弥赛亚。

我还可以加上一点,我想当我们真正感受,明白我们这经文所讲的主题时,它是很有价值的;我们应当扑倒在他脚前,像死了一样。这蒙福的位置! 死亡让你害怕吗?我们在他脚前死,我们就没有什么时候是比此刻更有生命了。当我们这被造的在这无比荣耀的王面前死的时候,我们就从来没有如此真实地活着。我知道这点,就是我里头一切罪的死,一切属肉体的,一切沾染那旧亚当的死,就是我心最大的追求。愿这死掉。除了在那有真正的生命的他,籍着在他一切的荣耀中亲自显现自己,为除去我们的渣滓和罪恶的这一位的脚前,还有哪个地方是这些可以死掉的呢? 我只盼望今天早上我有足够的圣灵的能力,去表明我的主,使我可以即便是贡献微薄之力,也能使你们扑倒在他的脚前,像死了一样,使他可以在我们里面为万物之上,为万物之主。.
: 基督徒    ʱ: 2004-12-5 16:13

II. 这异象有什么含义?

“当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之地是圣地。” 如果神在荆棘中显现,值得我们敬畏,更何况神在基督里显现,还是用最奇妙的方式显现呢? 我们这段经文的话语是象征,不应当按着字面的意义去理解。基督当然不是按着这里的字面形象出现在天上,这只是他向约翰的认识所作的表现。约翰不会如此无知,用字面的意思来理解这里任何的事情。他知道灯台不是指着灯台说的,而是指七个放射光明的教会,星也不是星,而是神的工人,他也完全明白,在整段的描述中,他所要去看的是象征,这异象的灵意,而不是字面的话语。

但一开始: — “灯台中间,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长衣,直垂到脚,胸间束着金带。” 一开始,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基督现在的样子,他职分尊贵,他作王的荣耀的画面。身穿长衣,直垂到脚。君王总是穿着下垂,只露出脚的衣服。这也是祭司特别的服饰。犹太人时代的祭司,是穿着长长的飘动的白袍,直拖到地上,把他完全遮盖。基督这样穿着,是表明他君王的地位和他永远作祭司的职分。这也表明他用公义给自己穿上这个事实。尽管在他为抛弃了自己的义而赤身露体的罪人作担代的时候,曾经一度赤身,他现在却不再赤身了,他穿着用他自己的血染红的长衣,是他亲手从上开始完全编织的 —  他自己穿着他给全教会,就是他的身体披上的这衣袍。然而,这里主要的意思就是他职分的尊贵和地位,当你读到那在胸间束着的金带,这是代表着大祭司是如何束身的。他束着有金子的带子。其他祭司的带子不是金子的,只有大祭司的带子是主要由这宝贵的金属制成的,这带子是束在胸间,不是束在腰间,而是跨越胸间,仿佛是为了表明基督的爱,或者他的爱心跳动得最强烈的地方,正是他牢牢扎着他职分尊贵的衣袍的那个地方,仿佛他的爱是他信实的束腰,仿佛他心里的爱一直让他坚定履行他为我们承担的一切职分。在你们的眼前,想象这画面并不困难,我只是要基督徒的思想停下片刻,思想这一点。信徒,前来,你有一位当敬拜的主,他今日以他的职分为袍。来到他面前,他能为你统治,他是那君王;他能为你恳求,他是那祭司。来敬拜他,他在天上得到敬拜;来,信靠他;看,那金带上挂着天上,死亡和阴间的钥匙。他不再被人蔑视,拒绝,他不再赤身蒙羞,不再无家可依,不再没有朋友。他君王的尊贵令天使顺服,他祭司的功德赢得他父的接纳。

“我的心啊,将你的事教给他代求,
也不可怀疑父的恩典。”

让他的衣袍催逼你,用信心把你的灵魂,是的,还有你身体方面的事全然交托在他得胜的手上。你会注意到他头上还没有冠冕,这冠冕是为他再来而预备的。他要快来统治作王,他现在就是君王;但他是一位束腰,而不是头戴冠冕的君王。很快他就要驾着天上的云而来,他的子民要前来与他相见,那时,我们要看到他“头戴冠冕,是在他婚筵的日子,心中喜乐的时候,他母亲给他戴上的。”我们的心盼望,等候那日子,那时侯许多的冠冕要加在他头上;然而,就算是现在,他也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就在现在,他是我们所承认那位大祭司,我们要这样来敬拜和信靠他。
: 基督徒    ʱ: 2004-12-6 13:37

“他的头与发皆白,如白羊毛,如雪。”当教会在雅歌中形容他的时候说道,“他的头发厚密累垂,黑如乌鸦。”我们怎样去理解这看上去是不一样的地方? 我的弟兄们,在雅歌中的教会是向前看,她向前看,看那将要来到的日子和世代,她看到他永远年轻,她把他描绘成一个永远不会变老的人,他的头发永远有年轻的乌黑。我们岂不应该为着她对他的看法是正确的而感谢神吗? 我们可以这样论到耶稣,“你少年时光耀如清晨的甘露;”但今天的教会是往回看,看他的工作是已经成就的;我们现在看他是亘古日子以来一直就有的。我们相信他不仅仅是1800年前的基督,而是在日头知道它的本位前,他已经与永在的父同在。当我们在这画面中看到他的头和他的头发像雪一样白,我们就明白他统治的久远。“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 当万物还没有存在,当古老的大山还没有举起他们长满白发的头颅伸入云中,当更加古老的海洋还没有在狂风中咆哮,在天上的明灯还没有点亮之前,当神独居在他自己的力量中,当穹苍未经航行的波浪,如果是存在的话,还没有被天使的翅膀煽动的时候,肃静还没有被西拉冰的歌声惊醒的时候,耶稣就和神亘古在一起。我们知道他是如何被人藐视和拒绝,但我们也明白,当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这句话的时候,他指的是什么。我们知道刚过了三十岁不久就死的他,却实实在在是永在的父,是没有日子的起头,也没有年岁的终结的。

毫无疑问,这里和远古的意思联系在一起的还有敬畏的意思。人在白发的长者面前起身,表示尊敬;天使,掌权的,有能的,岂不在他面前下拜吗? 尽管为了受苦而死,神使他比天使微小一点,然而他岂不是有荣耀和尊贵为冠冕吗? 他们岂不都欢喜顺服他的差遣,把他们借来的尊荣放在他的脚前吗? 哦,基督徒! 要欢喜,因为你事奉的是一位为万世之宗,如此配得赞美的主;现在,让你的灵魂加入那涌向他的宝座的歌声,“但愿荣耀,尊荣,权能,能力都归给过去,现在,将来的,那是阿拉法,也是俄梅戛的他,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 基督徒    ʱ: 2004-12-7 13:24

“眼目如同火焰。” 这代表着基督对他教会的监察。他在教会中为万世之宗,她永在的父,当得她敬畏的头,同样他在他的教会中察验一切,是众人的伟大监察和大牧人。他有何等的眼目呢! 这是多么洞察穿透! “如同火焰。” 是多么有分辨力! “如同火焰,” 这熔化了渣滓,只留下真金,“如同火焰,” 他察看,不是靠外在的光线,而是他自己的眼目发光,籍此他来察验。他对教会的认识不是从教会的祷告而来的,也不是从她对自己需要的认识,也不是从她口头的宣告而来,他察看,不是借用太阳或月亮的光线,他的眼目就是自己的明灯。在教会经历的浓浓黑暗中,当她被践踏,当没有光明照在她身上时,他在看着她,因为他的眼目“如同火焰。”哦! 这对神的儿女来说是何等的安慰。如果你不能对主说自己身在何处,他仍能看见你,尽管你说不出你真正的需要,或应该如何祷告,然而他不仅看见,他还明察秋毫,他能准确地说出什么是你真正的需要,什么只是那未得圣洁的愿望的空想。 “他的眼目如同火焰。”嗨,你在黑暗中,你看不见光,但他是光,是那来到这个世界照亮每一个人的光,他用他自己的光察看那在你里面发生的一切事情。我喜爱基督完全察验他全体教会的这个真理。你们知道,有时候有人会提出教会应该有一个看得见的头,使得所有的事情都可以一步一步通过一个等级制度传达到某一个人,这样,某一个人就知道所有的事情,就可以正确指引教会的方向。这是一个荒谬的主意,因为这是不可能的。有哪一个人可以说,“我保守教会,我给它浇灌,我每一刻都看守着它。”不,不,一定要是这样,“我是主,保守它,我要每时每刻浇灌它;免得有人要伤害它,我要日夜看守它。”教会没有一个试炼,没有一个她所感受的痛苦,是这双如火焰一般的眼目所看不到的。哦! 你岂不要思想,你宁愿看到那双眼睛,曾经是泪水的泉源,它们为你的罪哭泣,这些罪被除去了,现在你最好是知道,你有一位眼目如同火焰的主,不是看你的罪,而是把它们烧掉,不是仅仅察看你的需要,还是要满足你的愿望。在他面前下拜,敞开你的心,不要想去掩饰任何的东西。不要以为你需要解释,他看到了,他是明白,因为他的眼目如同火焰。
: 基督徒    ʱ: 2004-12-9 13:42

“脚好像在炉中锻炼光明的铜。” 你看到,头是敬畏,脚是燃烧;面容像日头,这是荣耀;脚像锻炼的铜,这是试炼。我想我们可以通过这点来认识在地上神的教会 — 那些与基督联合的圣徒是身体最下面的部分,是在下面的,在这些时候依然在地上踏足行走。基督在天上,他的“面貌如同烈日放光”。基督在地上,在他的教会当中,他的脚在金灯台中间行走,它们在火中行走,它们就像在炉中锻炼光明的铜。在这里我们想到,基督在哪里,哪里就有试炼临到他的教会。如果所有人都站在我们这边,我是不会相信我们是站在主这一边的。如果我们讲的话不是不断遭人歪曲,我们就不能以为我们是在宣讲神的话语。如果我们总是被人理解,我们就要相信,我们不是在说那些属肉体的所不能领会的话了。不,弟兄们,不,不要期待轻松安适! 不要期待不经受苦就得到冠冕。基督的脚在炉中锻炼,你们属于他的身体 —如果你不在天上,你就不属于他的头;如果你不是束着金带,你就不属于他的腰 — 但你是属于他的脚的,你就一定要在炉中锻炼。这是何等奇妙的描绘基督的画面! 你能看到这点吗? 你知道长衣一直下垂到脚;也许这长衣把脚盖住,但那发光的热力是如此之大,透过这长衣仍能看到像铜一样燃烧的脚。它们还是纯铜;它们是不能烧灭的金属,是不会向热力屈服的金属。基督的教会也是如此。早期新教徒的古旧徽号是一块砧版,因为他们说,“教会是击碎许多铁锤的砧版。” 那恶者攻击她,她除了忍受并不回应,在这耐心忍受中得到她的国度;在这受苦中她得胜;在忍耐中她的心得保守,她在炉中发光,不向烈火屈服;她发光,被火的热力炼净,并不屈服,不被它的怒气烧化,这就是基督大大的得胜,那明亮的面貌“如同烈日放光”的那一位看着这一切。我因着经文的这一部分欢喜,当人心消沉,受到极大试炼的时候,它赐下安慰。“脚好像在炉中锻炼光明的铜。”让我们对自己的心歌唱 —

“其他人争战要得赏赐,
在血海中驶过;
我岂可安坐花丛中,
被接升到天上?
不,我要作王就必要争战;
主,加增我的勇气!
我要忍受劳苦,承受痛苦,
得到你话语的支持。”

但我要讲下去,今天早上没有时间专注在任何其中一点上了。他的“声音如同众水的声音。” 基督的声音是什么? 这是在天上都可以听得到的声音。你们这些天使,要在他面前俯伏! 他们听这命令 — “叫一切在天上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 这是在地狱里都听得到的声音。你们这些魔鬼,站着不要动! “不可难为我受膏的人,也不可恶待我的先知。”然后地狱的犬类摇动它们的锁链,妄图逃脱它们的监禁。这是在地上也听得到的声音。哪里基督被宣讲,哪里他的十字架被高举,哪里就有一个声音,它所说的比亚伯的血所说的更美。有时候我们会以为基督的声音听不到。我们这些他的工人是如此软弱的人。如果我们有几千人来听我们的声音,但有多少的人会忘掉! 在战斗呼声的暴风中,在政治的喧闹中,谁能盼望神的工人微小的声音可以被人听到呢? 但这声音是被听到了。跨越大山,神的工人的声音在回响。没有一件罪恶可以最终抵挡得住神仆人的控诉。那使奴隶制度从心里发出颤抖的,正是英格兰的基督的工人的不断抗议声;尽管美国南方说谎的先知妄图复辟,然而他们都必定要在真理的大能面前跌倒。没有一个谦卑的乡村牧师,站在讲坛上造就他软弱的群羊,是不对将来的世世代代产生影响的。基督的工人站在宇宙的传声系统中,按着耶和华的旨意将它操控。全社会只不过是一团发抖的海蜇,必要伏在基督福音的影响之下。先生们,我不是说在我们里面有什么能力;但是当基督的话语用吹号的调子籍着我们发声,这里面就有能力。在基督的话语里有能力可以唤醒布满山谷的枯骨。中国要听见,印度斯坦必要听见,那尽管听不见的假神要颤抖;我们自己尽管软弱,然而神使我们有力量攻下坚固的堡垒,他要使我们靠着他的恩典得胜。如果你能站在某座极高的山上,被赋予增强的视力,能一次全部看到大西洋和太平洋,印度洋,和世界上一切的海洋,那就太好了。小圈子里的人的想象是永远得不到落实的,但如果我们能想象一下,有一块宽广延伸的平原,假设我们站在最高的山巅,一股极大的风暴正席卷一切,大海发出咆哮,所有的声音 — 是的,所有的海洋同时咆哮 — 大西洋的声音传到太平洋,太平洋把声音传递到浩大的印度洋,地中海向红海发声,红海向北冰洋大呼,北冰洋向南极的海洋大喊。它们拍掌,马上就有众水的声音。这样的声音就是在地上基督工人的声音。它似乎是微小的,但根本就不是这样。也许只有一小群人:他们也许在意大利的山谷,他们可能在瑞士的高山,他们可能为基督而死,但他们的步伐是英雄的步伐,他们的声音震撼着世世代代,连永世它自己也要在它面前发抖。啊!他的声音如同“众水的声音”,这对天上的子民和基督的工人来说,这是何等安慰。
: 基督徒    ʱ: 2004-12-13 17:17

“他右手拿着七星。” 教会应当总是看基督是在支持她的牧者。牧者落在极大的危险之中。星星,或那些看起来像星星的东西,也许只是流星,它们可能只不过是陨石星,只闪耀一阵,很快就会消失,但基督的工人尽管在危险之中,如果他们是基督的工人,他们就是完全安全的。他拿着七星。福音的七星总是在基督的手中;有谁能把他们从他那里夺去呢? 神的教会! 愿这成为你们的祷告,基督保守他的工人,无论他们身在何处:为他们向他求,记住,你有这样一种应许,你的祷告是建立在这之上的。弟兄们,为我们祷告! 我们充其量只不过是闪烁的星星,而他是满有力量发光的日头。求他赐我们亮光,求他保守我们永远发光;求他使我们可以成为引导奴隶得到自由的北极星,求他使我们成为南十字座的星星,当航海者看到我们这些基督的星星时,他看见的不是一颗一颗单独的星星,而是基督在一切合在一起闪耀的美丽画面中的显现。这要成为我今天的分。“他右手中的七星。”有多少的人希望灭尽神工人的亮光! 许多人批评;一些人谩骂,更多的人造谣中伤。我说的话几乎没有一句是不被歪曲的,我确实可以断言,我说话的时候,常常要小心,不仅让人可以明白我的话,还要不要让人误解我的话,但我还是被人误解。但这有什么关系呢? 这有什么重要呢? 然而星星不是要取悦人的眼睛,如果它们是在主的手中,它们就当知足了:它们应当心满意足,不要自寻烦恼。让波涛怒吼,让狂怒的大海掀起巨浪,试图熄灭天上的火焰。啊哈,你这大海!在这之上星星安然躺卧,它们朝下看着你这怒浪;当你的狂风退下安静下来,从你的水汽升起来的云散去,不管是一颗孤独的星星还是一个星座,它要再次发出光来,微笑着看着你这平静的大海,哦海洋,你要照出那星的倒影,你要知道,有一种影响力,就算在你试图去扼杀的狂暴跃动中,也是在引导你的大水,使它们起落,使它们奔流,使你成为你以为要永远扑灭的他的仆役。七星是在基督的右手中的。

我不会耽搁你们太久,但我们一定看完这奇妙的描述。“从他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我曾经看过一两幅古画,是古时候的艺术家试图用来描绘这个异象的。我想这是最可笑的尝试了。我认为它的本意绝不是让任何人来描绘的;这也是不可能的,但一位古时的艺术家似乎是抓住了这本意。他描绘基督呼出的一口气,是取了一把两刃的剑的形象,非常有能力,十分锋利把他的敌人切成碎块。在这里,正如基督的福音一定要被人听见,因为它是“众水的声音”,同样它也一定要被人感受得到,因为它是“一把两刃的利剑”;让人惊奇的是福音也真是这样被人感受的。那恨恶它的人这样感受到了,他们在它之下痛苦得翻来覆去;他们不能睡觉,他们感到很恼火,他们感到很害怕,他们非常厌恶,但即使这样,在这福音里面还是有某种东西是不让他们安静的。这把两刃的利剑刺入他们的骨髓。他们希望自己从来没有听过神的话语,尽管他们永远是不能自己治好这因此而受的伤。对于那些蒙神的话语祝福的人来说 — 这对他们是何等的一把两刃的利剑! 它是如何刺杀他们的自以为义! 它是如何切断他们罪的咽喉! 它是如何在耶稣的脚前杀灭他们的私欲! 在子里面它是何等征服一切! 对付众米甸人的基甸的刀剑,没有一把像出于耶稣的口,对付我们的众罪的利剑那样有威力。当神的灵带着他一切的能力进入我们心中时,它生出何等的死,然而又是生出何等的生命! — 是何等的向罪死,然而又是何等的在义中的新生命! 哦神圣的利剑! 哦基督呼出的气!请进入我们的心,杀灭我们的罪。

每天看到传讲神的话语,这其实就是神的利剑,这是何等令人欢喜。确实,我有时候会极其忧伤地离开讲坛,因为我不能象我所希望的那样去传讲,我想我主人的信息一定不会在你们当中生效了。但这是何等奇妙,这里何等多的人已经蒙了恩典的呼召。当我看到高位的和低位的,富足的和贫穷的,贵族和农夫,有道德的和没有道德的,都一样服在这基督征服人的利剑面前,我每天是越来越诧异惊奇。我一定要传讲,为了主人的尊荣,为了主人的荣耀,“他的右手施行救恩”,主已经杀灭众多,他已经在无数灵魂的归信上荣耀他自己。

但要结束了。他的“面貌如同烈日放光。” 我怎么描述这事呢? 如果你们可以,走到外面定睛看日头,选择一年当中它最是在天顶的那一天,然后定睛看着它。它岂不是要你瞎眼,你岂不是要被胜过吗? 但请注意,你即使能不眼目昏花定睛看太阳,你也没有能力去看基督的面貌。这是何等的荣耀,何等的威严,何等的光明,何等的无暇,何等的力量! — 他的“面貌如同烈日放光”。天使要用他们的翅膀掩着脸,众长老要献上盛满香的香炉,籍着他们烧香的烟,这要成为他们能见他面貌的媒介;愿你我都能感受并说道,

“他的荣耀越撞击我们的眼目
我们就要越发谦卑伏下。”

但耶稣,请转过你的脸面来看我们:“现在是午夜,但如果你转脸,这要变成正午,因为你的面貌如烈日一样。浓浓黑暗和漫漫长夜压垮了我们的灵,我们说,“我被远远排除在主以外!”耶稣! 转过你的脸,我们就不再困苦。你这爱的汪洋,我们一切的热情在其中翻腾;你的轨道,我们所有的喜乐环绕;你是我们灵魂的中心, — 你发出光来,使我们欢喜。这日头,如果我们好奇看它,为要明白它的荣耀,就会令我们瞎眼;但如果我们谦卑看它,为要接受它的光,它就要使我们的眼目比以前更加坚强,要把阳光照射进入我们绝望最深厚的黑暗中。

哦,神的教会! 你要对你的丈夫说些什么呢! 你岂不要离开你的本族,你的父家? 你岂不要盼望认识他越来越深,这岂不要成为你今天的呼吁,“耶稣,登上你的战车!登上你的战车! 驶向前,征服再征服! 现出你的面貌,迷信的黑暗必要在你的面容前退去。张开你的口,让你的灵的两刃利剑杀灭你的仇敌! 耶稣,来,托起七星,让它们在从来没有见过光明的地方闪耀! 说话,耶稣,请说话! 人一定要听到你的声音,因为你的声音是‘众水的声音’。来,耶稣来,尽管你把燃烧的热力与你一同带来,我们是你在炉中锻炼的脚! 来,看着我们,用你如火焰的眼目烧尽我们一切的罪!来,显现你自己,我们要敬拜你,因为‘你的头与发皆白,如白羊毛!’ 来,显现你自己,我们要信靠你,对着你的长衣,你的祭司袍,我们要敬畏你,对着你的金带,我们要敬拜你,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来,让我们可以见你,你可以在头上戴上冠冕,要听见那高喊 — ‘哈利路亚! 哈利路亚! 全能的神耶和华作王!’”




ӭ 古旧福音 (http://www.old-gospel.net/old/) Powered by Discuz! 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