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êÌâ: 歌 4:10-11 [´òÓ¡±¾Ò³]

×÷Õß: 基督徒    ʱ¼ä: 2004-8-26 13:09     ±êÌâ: 歌 4:10-11

基督看重属他的人
讲道第282号   å¸å¸ƒçœŸ
1859年1月23日安息日夜晚

"我妹子,我新妇,你的爱情何其美。你的爱情比酒更美。你膏油的香气胜过一切香品。我新妇,你的嘴唇滴蜜。好像蜂房滴蜜。你的舌下有蜜,有奶。你衣服的香气如黎巴嫩的香气。"—歌 4:10-11.

今天晚上我不会尝试证明雅歌有一种属灵的含义。我肯定它是有的,人们常常说,我相信人们也常常教导,说这歌原本是所罗门和法老的女儿结婚的时候,由所罗门写下来的。我正如肯定我存在一样,坚信这是人所犯最荒唐的错误之一。在雅歌里根本没有任何关于法老女儿的东西。第一,这不可能是描写她的,接着我要进一步证实这不可能是所罗门为歌颂她而作的。如果你读遍雅歌你就会发现确实如此。在一开始她被比作一位牧羊女。凡牧羊的都被埃及人所厌恶,因此你可以想象所罗门会把一位埃及的公主比作正正是她所厌恶的人吗。第二,所有的场景都是在迦南地,没有一处是在埃及;另外,所罗门所讲的一切地方,好像隐基底,黎巴嫩,亚玛拿和大马色,全部都是远离的地方,从埃及到耶路撒冷是完全不经过的,很可能埃及公主根本不知道有这些地方存在,所以如果所罗门希望要赞美她,他就不可能把她的眼睛比作希实本的水池,而会说是尼罗河的甜水。另外,这不可能是法老的女儿,法老的女儿曾经放过羊吗? — 然而这里讲的人是放羊的。看守的人岂不是在街市上寻找她,想夺去她的披肩吗? 如果他们真的这样,所罗门就会给他们颜色看了;因此这是不可能的。在一个地方,所罗门把她比作法老车上套的骏马。在以色列人当中,马是平常之物;如果所罗门把法老的女儿比作一群马,她会怎么说呢? 她可能就会盯着他说, "你难道没有什么比我父亲的马更好的比喻吗?" 要所罗门犯如此的错误是极其不可能的。因此这不大可能,我们几乎可以说没有可能这是法老的女儿。她绝不可能从黎巴嫩来,从亚玛拿的山顶而来;极可能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地方,如果她听说过,她也不可能从那里来,因为她来自埃及。事实是这本书对许多人来说是一个谜,很简单,因为这根本不是为他们写的。有学问的人,智慧人发现这本书是一块石头,他们摔在上面变成粉碎,正是因为它不是为他们写的。那些嘲笑圣经的人发现这是他们发挥他们亵渎神的聪明的机会,正是因为这本书不是为他们而写的。这本书被犹太人称为"圣书中最圣洁的",除非一个人到了三十岁,他们是绝不允许他读这本书的;它被人认为是如此一本神圣的书,许多读这本书的基督徒不能明白。正如约瑟爱仁所说, "这如侏儒般矮小的世代不大可能按它应得的尊重来看重这本书,只有那些和耶稣紧密在一起,喝他的杯,吃他的肉,喝他的血的人,只有那些明白'灵里相通'的完全含义的人,才可以坐下带着喜悦和欢愉读这本书;对这样的人来说,这些字句滋味如同掺蜜的薄饼,是吗哪,是天使的食物,每一句话就像金子,每一个字好比精金。" 那和他的主紧密生活的真信徒发现这本书是一团珍宝,不仅仅是金子,因为所有神的话语都是金子,它而是一团钻石,闪耀着光芒,你所能想象得出来的一切都不足与它无可比拟的价值相比。如果我一定要选择一本书是超过其他的,我会为教义的缘故偏爱圣经的一些书卷,为经历的缘故偏爱其他,偏爱另外一些,是为了榜样的缘故,一些是为教训的缘故,但我要为团契和交通的缘故偏爱这本书,胜过其他的。当基督徒最接近天堂的时候,这就是他要拿的一本书。有时候他甚至要把诗篇放在身后,当他站在迦南地的边界,当他在安乐之地,当他正在渡河,透过雨云的空隙他几乎可以见到他所亲爱的时候,这时他就可以唱这雅歌。这几乎是他在天上唯一可以唱的歌,在大部分时间里他可以一直把这歌唱下去,不断赞美那是他良朋密友的那一位。

说了这些开头的话,让我们马上看这节经文。我已经讲了,这是耶稣对他的教会说的。教会怎样赞美耶稣也好,你都不会惊奇,因为他配得她所能够说的一切,并超过千万倍。当她用如此壮阔的用词来表达他的可爱,你会觉得她离完全表达这伟大的题目相距甚远,用她的比喻只是降低了他的地位,因为她只能够用小的事情来与伟大的作比较,用可以改变的和转眼流逝的与美丽的和永恒的作比较。但听基督转过来称赞他的教会,好像对她说,"你赞美我,我要称赞你;你看重我,我也一样看重你;你用伟大的表达述说我,我也要用同样的来说你。你说我的爱情比酒更美,你对我的爱也是一样;你诉说我的衣服香如没药,你的也一样;你说我的话语对你来说比蜜更甜,你的对我来说也是如此。你一切对我所说的,我要对你说;我在你眼中看到我自己,在你身上我可以看到我自己的美丽;任何属于我的也属于你。因此,哦我所爱的,我要向你对唱这首歌:你向你所爱的唱这歌,我也要向我所爱的唱这歌,你向你的伊施唱这歌,我要向我所喜悦的唱这歌,你向你的丈夫唱这歌,我要向我的妹子,我的新妇唱这歌。"

现在留意主耶稣是如何甜美地向他的新妇歌唱,第一,他称赞她的爱情;“我妹子,我新妇,你的爱情何其美。”接着他称赞她的优美;“你膏油的香气胜过一切香品。”然后他称赞她的话语;“我新妇,你的嘴唇滴蜜。”然后他称赞她的思想,那些不是出于她的口,而是在她的舌头下的东西;“你的舌下有蜜,有奶。”最后他称赞她的行为,“你衣服的香气如黎巴嫩的香气。”

I. 在开始,基督首先称赞他子民的爱情。我的听众,你爱神吗? 你爱耶稣吗? 如果不是,请靠后站! 这些事情与你无关,因为如果你不爱基督,那么你在这件事上就无关无分。你是落在苦胆之中,被不义所捆绑。彼得的主人三次问他,“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吗?”,你可以像彼得那样回答吗? 你能够说, "主啊,你是无所不知的,你知道我爱你;哦,我的主,你知道,我伤痛的是我没有更加爱你,我渴慕我微小的爱可以加增,我的心可以被爱所吞没,对你的爱的热切之情可以完全吞没我" 吗?那么留心看今晚主耶稣通过他的圣灵在这首歌里对你所说的话! 你的爱情,尽管是如此可怜,软弱和冷淡,对主耶稣却极其宝贵,事实上它是如此宝贵,甚至连他自己都不能诉说它是多么宝贝。他没有说多么宝贵,而是说,“何其美。”当人不晓得如何描述一件事情的时候,他们就用这个表达。他们举起手,他们发出惊叹,他们说, "多么美! 何等宝贵! 你的爱情比美酒要美好得多!" 事实是,耶稣如此看重我们的爱情,当圣灵写下这首雅歌的时候,他在一切人的语言中找不到更大的词语来表达基督对我们的爱情的重视。你曾否想过基督对你的爱,直到你的心被融化,当你的良人向你说话,直到你的眼泪从你眼中流出,你曾否相信你可以像抹大拉的马利亚一样,可以亲吻他的双脚,用你的眼泪给他洗脚,用你的头发抹干? 现在你可以相信吗? 正如你看待基督的爱一样,基督同样看待你的爱。你看重他的爱,你这样做是对的;但我恐怕你依然低估了这爱。他更看重你的爱,如果我可以这么讲,他比你更远远看重你的爱;他对这微小的非常看重,他不是凭这爱的力量来看待它,而是凭它的真诚。他说, "啊,他确实爱我,他确实爱我,我知道他爱我;他会犯罪,他不顺服我,但我仍然知道他爱我,他的心是真诚的,他没有按我当配得的来爱我,但他仍然是爱我的。" 耶稣基督想起属他的人爱他就满心欢喜,这让他欢欣高兴。正如想起他的爱就令我们欢喜一样,想起我们的爱也让他欢喜。留心看他是怎样说的,他说, "你的爱情比酒更美!" 圣经里提到酒的时候通常代表了两件事情,一种极大的奢侈,和一种极大的精神振作。美酒是一种奢侈品,在这个国家特别如此,即使在有更多美酒的东方,好酒依然是一种美好的东西。在这里耶稣基督把属他的人的爱看作是給他的一种奢侈品,我要向你说明他确实这样看。当他在法利赛人西门家坐席的时候,我毫不怀疑在桌上有闪闪发光的酒杯,那里有许多丰盛的美物,但耶稣基督并不在乎美酒,也不在乎这筵席。他为什么在乎这些呢? 对他来说那可怜妇人的爱更加美好。如果他愿意他可以对法利赛人西门说, "西门,收走你的酒杯,收走你的美食,这是我的筵席,我的子民的爱的筵席。" 我也告诉过你酒被当作令人精神振作的标记。我们的救主常常因着他的子民的爱得到振作。有人说,"不,这不可能。" 是的! 你记得有一次他坐在撒玛利亚的井边,疲倦口渴。那时他需要酒令他振作,但他一滴水也得不到。他向那在创世之前已经爱上的妇人说话,他给了她新生命,她立刻想给他水喝,但她首先跑走了,要把她所听到的告诉撒玛利亚人。救主对她希望做好事的愿望是如此欢喜,以致当他的门徒回来,他们以为他会晕倒了,因为他那天走了许多的路,十分疲劳,所以他们说,"他什么时候吃了东西呢?" 他回答说, "我有食物吃,是你们所不知道的。" 是那妇人的爱使他吃饱。他破碎了她的心,他把她夺回归给自己,当他看见眼泪从她眼里流出,知道她的心归回在他身上,他的灵完全振作,他那可怜低沉的力量变得强大起来,是这鼓励了他。我还要讲更多的。当基督上十字架,即使在他死亡的痛苦之中还有一件事情是令他鼓舞的,这就是他想起属他的人的爱。保罗在希伯来书岂不是告诉我们,主耶稣,我们那配得赞颂的神圣的丈夫, "因那摆在前头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那喜乐是什么? 嗨,他要看见他的苗裔,他的后裔要爱他,他要把他的爱刻在他们心里,为的是纪念他死亡的痛苦的这种喜乐;耶稣甚至在他死亡的痛苦中,在巴珊大力的公牛向他吼叫,犬类围着他,当太阳在黑暗中消失,当天父的手重重落在他身上,当地狱的群鬼包围着他,当身体的剧痛,灵里的折磨都在打击着他的时候,是这让他喜乐, "我的民,他们对我是极宝贵的,我为他们伸出这流血的手,为他们这颗心要被刺透,哦,他们要如何爱我,在地上他们要如何爱我! 在乐园里他们要如何在灵里爱我!" 这是救主要喝的美酒,这是他喜乐的杯,让他忍受这一切的痛苦,不发怨言,这就是耶稣所说的这句话的意思—"你的爱情比酒更美!"

我的心,在此默想,停留片刻,让你的喜乐停留一会。耶稣基督在天上有筵席是我们从来没有尝过的,然而他不在那里坐席。他在天上有比一切以实各谷的葡萄所产的更甘醇的美酒,但他在何处寻找他的美酒? 在我们的心里,我的朋友,在我们的心里。天使一切的爱,乐园里一切的喜乐都比不上带着罪,被软弱包围的他可怜的民的爱,想起这点,这何等令人惊奇! 我可以传讲它,我只可以对你们讲论它;读它,把它记下来,学习它,在心里头消化它;哦,如果你今晚看到他站在这里,望着你的眼睛,亲自对你说,—"你爱我,我知道你爱我,你的爱对我来说比酒更美";你岂不要伏在他的脚前说, "主,我的爱对你真是这样甜美吗? 我多么惭愧,竟把如此少的爱给你。" 你就要情不自禁唱出我们今晚所唱的诗歌,

"哦我的心啊,不要忘记
承受一切痛苦的主,
不要忘记,他离开宝座,
为你的生命将自己的生命舍弃."

这是第一点:信徒的爱对基督来说是甜美的。

(待续)
×÷Õß: 基督徒    ʱ¼ä: 2004-8-26 13:10

II. 然而不要以为基督会轻看我们的信心,我们的盼望,我们的忍耐或我们的谦卑。对他来说所有这些恩典都是宝贵的,下一句描写了这些,归在膏油的名下,这些恩典的动工,使用和发展,被比作膏油的香气。酒和膏油都被用在犹太人的献祭中,满有香气的没药和各样香品被用在神面前的各样献祭中,耶稣基督对他的教会说," 但是这一切酒的供献,烧香的祭,和你们的恩典相比,对我来说就根本算不得什么。你们的爱情是我的美酒,你们的德行是我充满香气的膏油。" 你们只有一点点的信心,但是,哦,它是多么微小。你们看来信心刚好足够认识自己是何等不信;你们有爱,但你们的爱刚好让你们知道自己爱他是爱得多么少。你们有一些谦卑,但你只有足够的谦卑发现自己是多么骄傲,你们对基督有一些热心,但你们的热心只足够让你们自责自己是多么冷淡;你们有一些盼望,但你们的盼望只是够让你们看到自己常常是多么绝望丧气;你们有一些忍耐,但你们的忍耐只够告诉你们在不应发怨言的时候,你们是何等常常抱怨。你会说,"我要承认我一切的恩典在我自己鼻孔中都是臭气,我所信靠自己所有的一切好东西,我都不能带着任何骄傲或自我恭维来看待。我得把自己埋在尘土和灰中;即使是这些事情,我也只能为它们哭泣,因为它们被我自己的邪恶本性所大大损坏。"但你我理当为之哭泣的,基督却因此而欢喜。他爱这一切:香味似乎微小淡薄,然而耶稣留意到它,耶稣嗅着它,耶稣喜爱它,耶稣赞许它。是的,信徒,当你病卧在床忍耐受苦,当你暗地里谦卑行善,当你向穷人发放施舍,当你抬头看天,充满感激,当你谦卑祷告靠近神,当你向他承认你的罪,这一切的举动对他来说就好像膏油的香气,甜美的气味,他满有感激喜悦。哦耶稣,喜悦我们这些可怜的东西,这真是屈尊。哦,这是爱,这向我们表明了你的爱,你看重这如此微小的,如此重视这没有什么价值的东西! 你曾否看到一个小孩子,他心里感觉到爱,跑进花园或野地里,带给你一朵小花,也许这只是一朵小小的毛莨花,或者是雏菊,也许对他来讲这是一件大事,但对你来说这微不足道 — 实际上毫无价值 — 你有没有接过来,笑着,感到高兴,因为这是你孩子爱的表示? 同样耶稣看重你的恩典,它们是他给你的礼物。留心,首先,它们本身是非常微不足道的;然后他看重它们,把它们当作你爱的表示,他为它们而欢喜,宣告它们对他来说就好比阿拉伯的一切香料一样,和商人丰富的香料一样芬芳。这是第二点。III. 现在我们来到第三点, “我新妇,你的嘴唇滴蜜。”属基督的人不是哑巴,他们从前是,但他们现在开口了。我相信,如果一个基督徒想把神赐给他的东西隐藏起来是不可能的,这只会冲破他的嘴唇跑出来。当神把恩典放在你的心里,你可能想把它藏起来,但你是不能够把它藏起来的。它要像在骨子里燃烧的火,肯定要找门路出来的。教会是开口的教会,传道的教会,赞美的教会,她有嘴唇,每一位信徒会发现他一定要用自己的嘴唇来服事基督。我们任何一个人所能讲的只是可怜,可怜的事情。当我们最流利地赞美我们的主的时候,我们的赞美离他的宝贵是何等的远!当我们最恳切祷告的时候,我们与神摔跤,和我们所求的极大祝福相比是何等无力! 当我们的歌声最响亮的时候,当它开始和天使的合唱有一点相似时,即使在这个时候它也会被我们不信和属世的不和谐所破怀! 但耶稣基督对教会所说的话不加挑剔。他说, "不, '我新妇,你的嘴唇滴蜜。'" 你是知道的,那从蜂房中滴出来的蜜是最好的 — 它被称为生命蜜。同样从基督徒嘴中流露出的话正是他生命的话语,他的生命蜜,它们应该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甘甜的。对主耶稣来说它们好像蜂房下滴的蜜般甘甜。

对你们这些话说得太多的人,这是一点警告。你们当中一些人不愿让你们的话语好像蜂房滴蜜一样,你们的话好比一条大河,冲走一切在它前面的东西,其他人一句话也插不进来;不,就算挤在一起,一头削尖也是插不入。他们一定要说话,他们的舌头好像挂在铰链上,像一个钟摆不断运行,摆来摆去! 摆来摆去! 摆来摆去! 基督是不会爱慕这个的。他称赞他的教会,说她的嘴唇 "好像蜂房滴蜜。" 蜂房滴蜜的时候,不像屋檐滴水一般快,因为蜂蜜粘稠,丰富,因此要花一定的时间。一滴要挂在那里一会儿,然后另外一滴,再另外一滴,不是全部快快连续出来。当人常常讲话太多的时候,话语是贫乏稀薄的,没有任何好处;但当他们有一些好东西要说时,它就要像蜂房滴蜜一样慢慢滴出来。留意,我不想叫你少说一句好话。我说的是其他的话,那些尴尬的话,哦,愿我们丢弃它们! 我恐怕自己也和其他许多人一样犯这样的错误。如果我们少说一半,也许说的话就好一倍了;如果我们只说十分之一,也许我们说的就要好上十倍,因为有智慧的人知道如何说得好,但知道如何勒住自己舌头的人更大有智慧。真教会的嘴唇,真信徒的嘴唇好比蜂房滴蜜,滴出丰富的话语,丰富的思想,丰富的祷告,丰富的赞美。有人说, "哦,但我知道我祷告的时候,我的嘴唇不像蜂房滴蜜。有时候我甚至根本不能继续,当我歌唱的时候我不能把心投入,当我想教导其他人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如此无知,我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这是你的看法;— 我很高兴你如此谦卑看待这方面。但基督不这么看。他说, "啊,如果那人可以,他就可以讲道;如果那人可以,他就可以荣耀我。" 他不是按照我们所做的衡量我们,而是按照我们想做的衡量我们;因此他看我们嘴唇如蜂房滴蜜。世界上有什么比蜂房滴下来的蜜更甜的呢? 但无论世上最甜的东西是什么,对基督来说基督徒的话语是最甜的。有时候信徒有幸坐在一起,他们开始谈论他所说过的话,他在这地上如何为他们受苦,他们开始述说他极大的荣耀和他无边无可比拟的爱;他们开始彼此对说他们所尝的,所得到的生命的美好话语,他们一边说这些话,他们的心一边就开始在自己里面燃烧。你知道耶稣在这屋子里吗,微笑着的耶稣在这里,他对自己的心说,"在这里真好,我的这些弟兄的嘴唇好像蜂房滴蜜,他们的话语对我来说真是甘甜。" 另外一个时候基督徒在自己的房间里独处,他用一些断断续续的话和他的神交谈,有很多的叹息,很多的眼泪,很多的呻吟,他没有想到耶稣基督在那里,对这么一个人说道,"我新妇,你的嘴唇滴蜜。好像蜂房滴蜜。"

基督徒啊,你们岂不要更多讲论耶稣吗? 你们岂不要更常常谈论他吗? 你们有一位像这样的听众,从天上俯就垂听你们,看重你们讲论到他的一切话语的听众,你们岂不是要让你们的舌头更加不断祷告和赞美,说造就的话吗? 哦,当人们留心听着每一句话的时候,这时讲道是何等美好,如果我要向一群不专心的人讲道,我宁可放弃,然而我不知道怎么办。据说柏拉图一次在听一位演说家演讲,当除了柏拉图以外,其他的人都走光了,这位演说家还在继续用全力讲下去。当被问到他为什么还要继续,他回答说,对任何人来说有柏拉图作听众就足够了。确实,如果在讲道,或在祷告中,全世界都在挑毛病,全世界都要离去,对任何人来说有耶稣作听众就足够了。如果他得满足,如果他说我们的话语比蜜更甜,我们就不会停下来;地狱里的一切鬼魔都无法拦阻我们。只要永远还在继续,我们就可以不断传讲,赞美和祷告。如果这是蜜,那么蜜就必滴下来。如果基督看重它,我们就要用他的看法对抗世界上一切的看法;他比其他一切人都更清楚;他是最好的评判,因为他是最后的终审的审判官 — 我们要继续谈论他,他要继续说,我们的嘴唇如蜂房滴蜜。有人会说,"但是,如果我想讲论耶稣基督,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如果你想要蜂蜜,却没有人给你,如果你是在乡下,我想最好的方法就是养一些蜜蜂,难道不是这样吗? 你们这些基督徒,如果你们养一些蜜蜂,这是好事。有人说, "那么我想我们的思想就好比蜜蜂。我们总是要寻找好的思想,飞到那些可以找到好的思想的花朵那里去;通过读经,通过默想,通过祷告,我们要把蜜蜂从蜂房里派出去。" 很肯定,如果你不读圣经,你就不会有蜜,因为你没有蜜蜂。但当你读圣经,学习这些宝贵的经文,这就好像蜜峰落在花朵上,从花里吸取甘甜。尽管圣经是主要的书,但还有许多其他的书,你是可以读,大得益处的;在它们里面你的思想就像蜜峰在花朵里头一样忙碌。然后你要不断抓住蒙恩之道,你要常常去听对神的话语的传讲,如果你听一位牧师讲道,他是主的右手所栽种的,那么在你听到的东西里面,你就好像蜜峰在花朵中吸取甘甜,你的嘴唇就要如蜂房滴蜜。但是一些人头脑里面什么也没有,他们很可能以后也不会有,因为他们太聪明了,他们不能学习,他们是如此愚昧,以致永远不能教导人。一些人浪费他们的时间。我要大家多读神的话语,学习它,然后读可以解明它的其他书籍。我会告诉你最近我从哪里采了一些蜜,我常常从这里吸取很多 — 就是从这本雅歌里面。这是我很喜欢的一本书。约瑟爱仁的一本可爱的小书,名叫《美少女宁芙》,是对雅歌的经文解释,如果你们任何人有这本小书,派你们的蜜蜂在里头做工吧,如果你们不能从里头吸出蜜来,我可是大错特错了。然后让蜜蜂把蜜带回你记忆的蜂房中,让它被加到你思想的储存室里,用这个方法你就会在宝贵的事情上富足起来,因此当你讲话的时候,圣徒就会得到造就,你的祷告就满有骨髓肥油,你的赞美就会言之有物,因为你把你的蜜蜂派到远远的地方,因此你的嘴唇就要好比蜂房滴蜜。

(待续)
×÷Õß: 基督徒    ʱ¼ä: 2004-8-26 13:11

IV. 这要把我们带到下一个话题 — "你的舌下有蜜,有奶。" 当我讲道的时候,我发现我不仅在舌头上有很多话语,在舌头下面也要有,这很有必要。对不断讲道的人来讲,这是思想的一种奇怪的运作。当我向你们讲话,我在想在我的布道结束的时候该讲一些什么,当我在想阶梯下,或楼座上的人,我该怎样触动某某先生的时候,有时这种情形就会发生,我还在继续讲,全心讲着我对你们论述的题目。因为不断讲道,我们养成了把话语放在舌头上,同时也放在舌头下的习惯,有时候我们发现很有必要把这些话语完全留在我们的舌头下,不让它们走得更远。很多时候我有一个微笑准备要发出来,我想, "啊,这种微笑会让你们发笑的,把它收回来。" 我不得不用其他的东西替换它。如果我可以更加经常这样做,可能就会更好,但是我做不到。有时候在我舌头下面有很多的东西,我不得不把它们留下来。"你的舌下有蜜,有奶。"

这不是唯一的意思。基督徒要随时预备好要说的话。你们是知道的,假冒为善的人言语挂在他的舌头上。我们把这个说成是没有思想的舌头发出的庄严的声音,但基督徒首先把他的话语藏在舌头底下,它们停在那里。它们从他的心发出,不是从他的舌头顶上发出,— 它们不是外表做样子,而是从舌头底下出来的 — 从深处, — 他感觉的事,他知道的事出来的。这也不是唯一的意思。舌头下面的东西是从来没有表达出来的思想,它们没有跑到舌头尖上,而是留在那里,说出了一半,准备要出来,但因为它们不能出来,或者我们没有时间让它们出来,它们就留在那里了,不会变成实际的话语。耶稣基督对这些也甚至是非常看重的,他说,"你的舌下有蜜,有奶;" 对基督来说,基督徒的沉思和默想就如蜜一般甜美,奶一般滋润。蜜和奶据说是在迦南地流淌的两样东西,同样基督徒的心也流淌着奶和蜜,正如神赐给他先古之民的土地一样。有人说,"我看不到我的心像是这样。如果我真的坐下思想耶稣,我的思想归向他位格的荣耀和他职分的卓越,哦,但是我的思想是如此沉闷,冰冷,无用,它们不能使我饱足,不能令我欢喜。"啊,但你看到,基督不像你那样看待它们;他以它们为饱足,对他来说它们像蜜一样,尽管你轻看自己的思想,这样做很对,然而,哦要记得,耶稣这如此的爱,他这如此大的屈尊俯就和怜悯,你所有的最微小的事情,他都看作是重价,加以珍重。你说不出来的话语,你发不出的声音,你发不出的叹息 — 那些圣灵为你发出的叹息,耶稣把这些看作极美的特别宝贵的事物。 "你的舌下有蜜,有奶。"

V. 接着最后是, "你衣服的香气如黎巴嫩的香气。" 生长的黎巴嫩的香草让旅行者欢喜,也许这里指的是香柏木那种特别的香味。基督徒的衣服有两重含义 — 那算为他的义的义袍,和交织在内心成圣的衣袍。我想这里是指第二种。基督徒的衣服是他每天的行为 — 无论他走到哪里都披戴在身上的东西。这些对于主耶稣来说满有香气。这里我们要对你们在座中明显不是神的儿女的一些人说话,因为你们闻起来有埃及的蒜味,而不是黎巴嫩的香柏木的气味;有一些口头承认相信的人,也许一些是在座的,他们的气味根本不是黎巴嫩的香气,你们这些行为与口头承认不相称的人,要小心。你有一些令人伤心的表现,如果你因着活在罪中而羞辱了基督神圣的福音,你要颤抖! 免得他在那可怕的审判来到的时候,他要高喊,"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我从来不认识你们。" 但如果你们是谦卑爱主的,真正把心归给他的,你们每天的一举一动他都留意,这气味对他来说就如黎巴嫩的香气一般甜美。如果基督在一天结束的时候和你相遇,对你说, "我对你今天的工作很满意",你会怎么想呢?我知道你会回答说,"主,我没有为你做什么。" 你就好像在末日那些人说的那样,"主啊,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给你吃,渴了给你喝呢?" 你要否认你做了任何好事。他要说,"啊,当你在无花果树下的时候我已经看见你了;当你在床边祷告的时候我听见你。当那试探人的进前来,你说,'撒但退去吧 ',我看见你;我看见你向我可怜生病的小子中的一个施舍;我听到你向小孩子说好话,教导他耶稣的名;我听见你因咒诅污秽了你的耳朵而呻吟;我听见你因为看见这个大城市的罪恶而叹息;我看见你双手忙碌;我看见你不是在人眼前侍奉,不是只讨人的喜悦,而是在每天的工作中全心单纯服事神;我看见你,当一天结束的时候,你再次把自己交托给神;我留意到你为自己所犯的罪伤痛,我要告诉你,我喜悦你。" "你衣服的香气如黎巴嫩的香气。" 再一次我听到你说,"但主啊,我发怒气,我很骄傲," 他说, "但我把这些都掩盖了,我把它抛到海的深处;我用我的血把这涂抹掉了。我在你里面看不到坏处;我的佳偶,你全然美丽,毫无瑕疵。" 那么你会怎样做? 你岂不是要马上俯倒在他脚前说, "主,我以前从来不晓得如此的爱:我听说过爱能遮掩许多的罪,但我从来不晓得一种如此广阔的爱,遮盖我的一切。你说你在我里头根本看不到罪 — 啊! 这是爱吗?" 这要融化我们的心,让我们追求圣洁,叫我们不让基督担忧,让我们努力勤奋服事他,让我们不要羞辱他的名。

我敢说你们当中有些人会想,牧师传道,出去做牧养的工作,基督当然非常喜悦他们。玛丽说,"啊,我只是一个可怜的婢女,我要早上起床生火,端出早饭,打扫客厅,为晚餐做饼和布丁,再把东西清走一次,洗干净 — 家里一切的事情我都要做 — 基督不可能喜悦这些的。" 嗨,玛丽,你可以铺床服事主,就好像我布道服事主一样;你可以打扫房间,作基督真正的仆人,就好像我在教会里实行教会纪律一样。一刻也不要以为自己不能服事基督。我们的信仰应该成为日常的信仰 — 厨房的,客厅的信仰,擀面棍和毛巾的信仰,正好像是讲坛阶梯和圣经的信仰一样 — 它是我们可以走到哪里带到哪里的信仰。在生活的一切普通作为里可以荣耀神,这是真的。"你们作仆人的,凡事要存敬畏的心顺服主人。不但顺服那善良温和的,就是那乖僻的也要顺服。" 你们这些生意人,不要以为你们在量度绸带,给糖称重,或在买卖,上市场诸如此类的事情上面不可以服事基督。建筑工人可以砌砖服事基督,你可以用你的手去做任何你被呼召去做的事情来服事基督,只要你是向主做的,不是向人做的。我记得杰先生有一次说,如果一个擦鞋匠是基督徒,他就可以在擦鞋这件事情上服事基督。他说,他擦鞋应该比教区里任何一个人都要擦得好;那么人就会说, "啊,这个基督徒擦鞋匠,他很讲良心的,他不会把鞋跟擦一半就交货,而是擦得完全。" 你也应该如此。你应该对你出售的每一件货品,你做的每一件事说,"我亲手做的,是如此的好,没有什么可以和它竞争的。人花钱是物有所值,他不能说我是无赖骗子。许多行业都有诡诈,但我和它们没有干系;许多人做生意掺假挣快钱,但我不会,我宁可受穷也不会这样做。" 世人会说, "那个杂货店老板的橱窗里是一篇布道 — 瞧,你看不到他撒谎吹嘘他的商品,那里是一篇布道。" 路过的人会说, "开那家商店的人是一个敬虔的人,他不会降低自己的良心,做其他人做的事。如果你到那里,你会受到很好的接待,你出了他的商店会说,我的钱花得实在,我很高兴和基督徒打交道。" 请相信,如果你们这样做,那么你们在自己的店铺里,就可以像我在讲坛上一样做一个好的传道人;请相信,用这个办法你可以服事基督,这要给你安慰,让你欢喜。主耶稣从天上看你日常生活所做的每一件事,说, "你衣服的香气如黎巴嫩的香气。" 我知道你很难相信耶稣基督会留意像这些如此微小的事情,但他的确如此。你说,"哦,它们太琐碎了。" 但你岂不晓得,那给天使装上翅膀的神也引导麻雀吗? 你岂不晓得"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神不仅给旋风安上翅膀,给闪电装上利刃,他而且引导糠秕脱离扬场之人的手,指引夜间大风中一粒灰尘。不要轻看任何事,认为不值得你去做。他察看大能的天体在宇宙中划过,但你做生意的时候,他也察看你。你给他的民的小杯的冷水— 你为他的教会所做的小小的服侍,你为他的荣耀而作的舍己,和你生出来的良心上的顾虑,不让你像世界行事一般去行, 所有这一其他都察验,并且他说, "你衣服的香气如黎巴嫩的香气。"

现在要结束了,对这些我们该说什么呢? 一阵子前我在报纸上看到一篇文章,是大大赞扬我的;你知道,这让我很伤心,如果我看到任何赞美我的东西,我是如此伤心,都可以哭出来了;这伤了我的心。我感觉到我不配,然后我说, "我要努力做得更好,让我可以配得。如果世界讥笑我,我可以面对,我要喜欢这些;它可以向我发炮,我不会有任何回击,我只是把他们储存起来,收集很多旧炮弹。所有的讥笑堆积起来,我可以在上面站立;但当一个人赞扬我的时候,我感觉我做了一件不够好的事,很伤心他称赞我那些不配得的东西。这会把我压倒,我说我一定要工作与之相称。我必须要更好地传道,我一定要更热心,更勤奋服事我的主。在这里,难道这段经文在你身上不也产生相同的果效吗? 当主到你这里来,开始说,"你不够谦卑,不常常祷告,不像你应该的那样有信心;"你会说, "我不在乎这种鞭打;" 但当他来,开始称赞你,告诉你说, "你的嘴唇好像蜂房滴蜜,你一切的行为有着没药的香气,你的爱情比美酒更好,你舌头下的思想胜过酒和奶," 你会怎么说? 哦,主,我不能说你弄错了,因为你是不会犯错误的;但如果我胆敢这样说,如果我胆敢想你弄错了,我要说,你在我身上错了;" 但主我不能以为你错了,这一定是真实的。但主,我仍然不配;我明白我不配,我远远不能配得,如果你要帮助我,我要努力,在某种微薄的程度上与你的赞扬相称。我要努力与你加在我身上的赞扬相称。如果你说, "我的爱情比酒更美;" 主,我要努力更加爱你,让这酒更醇更浓烈。如果你说,"我的恩典好像膏油的香气,"主,我要努力让它们加增,让许多大大的罐子盛满它们;如果我的话语好像蜂房滴蜜,主,这要更多,我要努力使它们更好,好让你更多想念这样的蜜;如果你宣告我舌头下面的思想对你如蜜如奶,那么主,我要争取有更多这样的属神的思想;如果我每天的行为对你好像黎巴嫩的香气,主,我要努力更加圣洁,更加与你亲近;我要求恩典,让我的行为可以真正像你所说的那样。

你们这不爱神的,我要为你们哭泣,因为你们和这经文无关。你被排除在如此的称赞之外,这实在可怕 — 愿基督把你带进其中! 你首先必须被带领,感觉到你一无是处;然后你必须被带领,感觉到基督是一切,然后,在这之后,你就会明白这段圣经,这些话语就在对你说话。




»¶Ó­¹âÁ٠古旧福音 (http://www.old-gospel.net/old/) Powered by Discuz! 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