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 神不改变 -- 玛 3:6 [ӡҳ]

: 基督徒    ʱ: 2005-6-6 16:31     : 神不改变 -- 玛 3:6

神不改变

司布真讲道第1号

1855年1月7日安息日早晨

“因我耶和华是不改变的,所以你们雅各之子没有灭亡。” 玛 3:6


有人说,“人文研究应以人为本”。 对此我不反对,但我同样相信研究神的选民当以神为本;研究基督徒当以神为本。能吸引神的儿女注意力的最高的科学,最崇高的猜想,最大能的哲学,就是他称为他的父的伟大的神的名字,本性,位格,工作,作为和存在。人思想神时是对思想极有好处的。这个题目如此浩大,我们所有的思绪都迷失在它的深邃之中;它是如此深入,我们的骄傲都要被它的无尽所淹没。其他的题目我们可以思想,摸索;在它们里面我们感到一种自我满足,我们会想,“看,我多有智慧。”但是当我们来到这科学之主面前,发觉我们的铅垂线不能测透它的深度,我们如鹰一般的眼目不能穷尽它的高度,我们于是掉头思想,虚妄的人可能自觉有智慧,但他不过是野驴的驹子,我们要庄严宣告,“我不过从昨日才有,一无所知。”没有思想的题目比对神的思想更令人思想谦卑的了,我们不得不感慨

“伟大的神,你是何等无限,
我们是何等毫无价值的虫子而已!”

尽管这个题目使人思想谦卑,但它也令人的思想得以扩展。那经常思想神的人,要比那些只是在这狭窄的星球上独步自封的人思想更为广阔。一个人可能是自然学家,炫耀他剖析甲虫,解剖苍蝇,或者用人几乎读不出来的名字给昆虫和动物分门别类的能力;他可能是一位地质学家,能够讨论大懒兽和蛇颈龙,以及所有绝了种的动物,他可能认为他的科学,无论是什么,令他的思想变得崇高,变得开阔。我敢说确实如此,但毕竟说来,最能扩展人心的极好的研究就是关于基督,并他钉十字架的学问,以及荣耀的三位一体中关于神性的知识。没有什么比敬虔,热诚,持续研究神这伟大的题目更能如此扩展人的智力,更令人的整个灵魂升华的了。这个题目令人谦卑,使人开阔,它也给人带来极大的安慰。哦,在默想基督的时候,各样的伤口都得到膏药的涂抹;在沉思父神的时候,各样的悲伤都得平静,在圣灵的作用下,各样的痛苦都得安慰。你要扔掉你的悲伤吗?你要埋没你的担忧吗?那么,使你自己扎进神那最深的海洋里;迷失在他的广阔中,你就要像从得安息的床榻上起身一样,重新精神为之一爽,得到振奋。我不知道除了敬虔默想神这个题目之外,还有什么是如此安慰人心,如此平静忧伤痛苦的大浪,令试炼的狂风止息的。今天早上我邀请你们来思想这个题目。我们要向你们表明这其中的一个看见,就是荣耀的耶和华永不改变。我选的这节经文说,“我是耶和华(它本应如此翻译),我是耶和华,是不改变的,所以你们雅各之子没有灭亡。”

今天早上我们要讲三件事情。第一,一位不改变的神;第二,从这荣耀的属性得到益处的人,“雅各之子”;第三,他们因此所得的益处,他们“没有灭亡”。我们要讲这三点。

(待续)
: 基督徒    ʱ: 2005-6-7 18:02

I. 首先,在我们面前的是神不改变这个真理。“我是神,我不改变。”在这里我要努力解释,倒不如说是努力进一步阐述这说法,然后用一些论证证明它的真实。

1. 要解释这节经文,我首先要说,神是耶和华,他的本质不改变。我们不能对你们说神性是什么,我们不知道我们所说的神,他的实体是什么。这是一种存在,这是一种存有;但这是什么,我们不知道。然而不管这是什么,我们所称之的他的本性,这本性永不改变。必死事物的实体是不断变化的。带着白雪为冠冕的高山,在夏天脱去他们变旧的皇冠,变成河流在山边缓缓流下,而风暴的乌云给他们另外一项冠冕;海洋带着大浪,当阳光亲吻浪潮,把水分变为水汽扯到天上的时候,海洋就失去它的水分;甚至太阳本身也需要从无限大能的神手中得到新鲜的燃料,去补充他不断燃烧的火炉。所有的被造物都改变。人,特别就他的身体而言,是不断在变化之中。很有可能现在我身体里面没有一个分子和几年前的一个相同。这身体因活动被消耗,它的原子被摩擦除去,同时物质新的分子不断积累到我身体里面,身体得到补充,但它的实质是改变了。构成这个世界的正不断消逝,就像河水一样,水滴流走,其他的接上来,使得这河流还是满满的,但在它的构成上是不断变化。但神永远是一样的。他不是由任何物质组成的,而是完全的灵,实质上,灵气上的灵,所以他不改变。他永远是一样的。他永恒的额头上没有皱纹,时间没有令他颤抖,年岁没有在他身上留下逝去的记号,他看着时间流逝,但对于他来说,时间永远是现在。他是那位伟大的自有永有者,伟大的不改变的那一位。你们当注意,当他的本质和人性联合时没有发生改变。当基督过去真的用不能不死的土给自己束腰的时候,他神性的本质没有改变;肉身没有变为神,神也没有因着本性实际的变化而变为肉身,这两者是以本质的联合联系在一起,但神性依旧不变。当他是马槽里的婴孩,这和他张开天幕的时候是一样的;挂在十字架上的是同一位神,他的血如红色的河流流下,这同一位不变的神用他永远的肩头背负这世界,在他手中把握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他本质上永远没有改变,就算在他道成肉身的时候也是如此,他是永在的,永恒的,同一位不变的神,是众光之父,在他没有改变,没有转动的影儿。

2. 他的属性不改变。古时神的属性如何,现在也是如此,对每一样他的属性我们都可以唱到,“过去,现在,将来都是如此,世界没有穷尽,阿们。”他说话,使这世界从不存在的腹中诞生的时候,他岂不是大能的,有能的神吗?当他堆积起大山,挖出空地给隆隆的深处的时候,他岂不是全知的吗?是的,那时他是大能的,他的手臂现在也没有发抖;他依然是大能的巨人;他滋润的精神没有枯竭,他灵魂的力量永远一样。当他筑造这极大的地球,当他立下宇宙的根基时,他岂不是满有智慧吗?当他为我们的拯救作计划,当从万古的起头他作出这令人敬畏的计划,他岂不是满有智慧吗?是的,他现在满有智慧,不是没有那么有技巧,知识更少了;他察验万事的眼目没有昏花,他的耳朵听到他百姓所有的呼求,叹息,哭泣和呻吟,这并不因着这些年间他垂听他们的祷告而发沉。他的智慧没有改变,他现在和永远一样知道得一样多,不多也不少; 他有同样完美的技巧,同样无限的预见。他的公义不改变,赞美他的名。他过去公义圣洁,他现在公义圣洁。他的信实没有改变,他应许,他要使之成就;他说了,这必要成就。他本性的良善,慷慨和温和没有改变。他过去是全能的父,他现在没有变为全能的暴君;他坚强的爱如磐石,不被我们不义的风暴所摇动。他的爱不变,赞美他宝贵的名!当他第一次立约的时候,他的心是何等充满对他百姓的爱。他知道,为了立定这约的条款,他的儿子必须要死去。他非常清楚,他必须要把他所最爱的从他心肠里撕裂开来,差遣他到这世界上流血死去。他毫不犹豫签署了这极大的盟约,他也不回避它的成就。他像过往一样爱是极大的,当阳光不再照耀,月光不再发出它微弱的光线,他依然爱,直到永远永远。要讲神的每一样属性,我都要在上面写上“永远不变”。讲你所能讲的关于神的任何一样事情,你可以说不仅这过去如此,而且在光明的未来它依然保持不变,“我是耶和华,我不改变。”

3.还有,神的计划不会改变。一个人开始建造,但不能完工,所以他改变了他的计划,在这样的情形里每一个聪明人都会如此,他在一个较小的根基上建造,重新开始。但是曾经有人说过神开始建造,但却不能完工吗?不,当他可以调遣的是无穷无尽,当他的右手可以创造诸世界,如同清晨数不尽的露珠,他会因为没有能力而停在原地吗?因为他不能实现计划,他就反转,改动,或者搅乱他的计划吗?有人说,“但是也许神从来就没有计划。”先生,那么你是认为神比你还要愚蠢吗?你会没有计划就去工作吗?你说,“不会,我总是有一个计划。”神也是如此。每一个人都有他的计划,神也有一个计划。神考虑周详,在他行出来老早之前,他已经用极大的智慧安排好了一切,他一旦安排好,你就可以肯定,他决不更改。他说,“这要成就,”掌管命运的大手把它记下,它就得以成就。“这是我的旨意,”它就要坚立。地上,地狱都不能把它改变。他说,“这是我的命令,”天使,把它传扬出来,魔鬼,把它从天城的城门拉下来吧,但是你不能改变这命令,这要成就。神不改变他的计划,他为什么要改变呢?他是大能的神,所以他能按他喜欢的行事。他为什么要改变呢?他是全然智慧的神,所以不会计划错误。他为什么要改变呢?他是永远的神,所以不会计划没有实现就死去。他为什么要改变呢?你们这些没有价值的存在的微粒,一天的蜉蝣!你们这些在这生存树叶上的爬虫!你们可以改变你们的计划,但是他永远,永远不会改变他的计划。他告诉我,他的计划是拯救我吗?如果是这样,那么我就是安全的了。

“我的名字写在他的手心上
永恒也不能把它涂抹;
这要带着不可磨灭的恩典,
印记在他心上。.”

4. 还有,神的应许不会改变。啊!我们喜爱讲论神甜美的应许;但是如果我们以为其中一样可以改变,我们就再也不会讲论它们了。如果我想英伦银行的钞票下周将无法兑现,我就不会接收它们,如果我想神的应许永远也不会实现,如果我想神把改变他应许里的一些字句看作是正常的,那么我就要和圣经说再见了!我要不变的事情:当我看圣经的时候,我发现我拥有不可改变的应许,因为“藉这两件不更改的事,神决不能说谎,”他已经签署,确认,印证了他的各样应许。福音不是“是和不是”,它不是今天答应,明天否认,福音而是为了神的荣耀都是“阿们”的。信徒!你昨天得到一个甘甜的应许,今早你读圣经的时候,这应许不再是甘甜的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你以为是应许变了吗?啊,不是的!你变了,这就是问题所在。你吃了一些所多玛的葡萄,你的嘴就失了味觉,你就尝不出甜味了。但是那在这里的蜜还是一样的,肯定还是同样宝贵。神的一位儿女说,“哦!我从前把我的房屋牢牢建在一些稳固的应许上,然后来了一阵大风,我说,哦主,我倒下了,我失丧了。哦!应许没有被吹倒,根基没有被挪移,你所建的是小小的“草木禾秸”的屋子,倒下的是它。你在磐石上被摇动,但不是在你下面的磐石被摇动。但让我告诉你活在这世界上的最好办法。我曾经听一位绅士对一位黑奴说,“我想不通你为什么在主里总是这么快乐,而我常常沮丧。”他说,“嗨先生,我紧紧躺下贴着应许,我在那里躺下,你站在应许上面,你和它有一点关系,当风来的时候你倒下了,你就大喊,‘哦,我倒下了’,而我立刻紧紧贴着应许躺下,所以我不怕跌倒。”那么,请让我们总是这样说,“主,这是应许,你的任务就是使它成就。”我紧紧躺下贴着应许!我不会站起来。这是你应当去的地方,俯伏在应许之上;要记住,每一个应许都是磐石,是不变的。所以,在他脚前你自己要伏下,在那里永远安息。

5. 但现在要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破坏这个主题。对于你们一些人来说,神的威胁是不改变的。如果每个应许都要坚立,立约的每一个起誓都要成就,那么罪人,你当注意!留心这话,听听你属肉体的盼望的丧钟,看看属肉体的信靠的丧礼。神的每一样威胁,正如每一样应许一样,都要实现。讲到命定,我要告诉你们一项命定:“相信的不被定罪。”这是一项命定,一条永不改变的定规。 按你所喜欢的做一个好人,按你所能的做一个有道德的人,按你所能行事端正,那不变的威胁还在那里,“不信的必被定罪。”道德家,对此你有何话可说?哦,你希望可以把它改变,说道,“不过圣洁生活的必被定罪。”这是真的,但圣经不是这样说的。圣经说,“不信的必被定罪。”这是使人跌倒的石头,那绊倒人的石头;但你不能把它改变。圣经说,你要么相信,要么被定罪;请注意,神的威胁和神自己一样是不变的。当地狱里一千年的折磨过去,你望上高天,看见那用火焰燃烧的字写着,“不信的必被定罪。”“是主啊,我现在已经被定罪了。”然而它仍是说要“必被定罪。”当百万公顷的土地被推开,你因着你的痛苦筋疲力尽,你眼望上面,仍然看到的是“必被定罪”,没有改变,没有修改。当你以为永世已经发出它最后的威胁,我们所称之为永世的那每一个部分已经结束,你仍然要看到在上面写着,“必被定罪。”哦,想起这是多么可怕!我怎么敢说出口?但我一定要这么说。先生们,你们一定要受到警告,“免得你们也来到这痛苦的地方。”你们一定要知道严酷的事情,因为如果神的福音不是严酷的事情,律法是严酷的;西乃山是严酷的。那不警告罪人的守望之人有祸了!神在他的威胁上是不改变的。哦罪人啊,要小心了,因为“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

6. 我们离去之前必须还要提一点,这就是,神在他爱的对象上是不改变的,不仅他的爱不变,他爱的对象也不变。

"如果真有这么一回事,
基督的羊要堕落,
啊!我易变,软弱的灵魂,
一天早就堕落千次。"

如果神一位宝贵的圣徒灭亡了,所有的人都可能灭亡;如果在约中的一位失丧了,所有的人都可能失丧,那么就没有一条福音应许是真实的了,圣经就是谎言,里面没有一点值得我去接受。当我可以相信神的一位圣徒可以最终跌倒,我就要立刻成为一位异教徒。如果神曾经爱我一次,那他就要永远爱我。

“如果耶稣一次把我照耀,
那耶稣就永远属我。”

永远之爱的对象决不改变。那神所呼召的人,他要称他们为义;那他已经称义的人,他要使他们成圣;那他使他们成圣的人,他要使他们得荣耀。


(待续)
: 基督徒    ʱ: 2005-6-8 17:12

I. 我也许花了太多时间,只是扩展阐述一位不改变的神这个看见,我现在要尝试证明他是不能改变的,我不是很擅长证明的传道人,但是我要提的一条论据就是:一位神,他本身的存在和存有,对我来说就是意味着不可改变。让我想一想,有一位神,这位神管治,管理万有,这位神创造世界,坚立,维持这世界。他会是怎样的一位神?我想到的是,你是不可能想像他是一位可以改变的神的。我想这个想法和常识是如此对立,你用片刻去思想一位改变的神,这句话本身看来就是矛盾的,你不得不说,“那他一定是某个人,”这就是摩门教对神的看法。我想,要想像一位改变的神,这是不可能的事,对我来说是如此。其他人可能有能力这么想,但我不能。我不能想像有一位改变的神,正如不能想像圆形的正方形,或其他荒唐的事情一样。这事情看来如此对立,当我说到神的时候,我不得不带着他不改变的观念。

2. 嗯,我想一条论据就足够了,但也许可以在神的完全这个事实里面找到另外一条论据。我相信神是完全的神。如果他是完全的,他就不能改变。你看不出这点吗?假设我今天是完全的,如果我真的能改变,在改变之后,明天我还完全吗?如果我真的改变,我就是从好变得更好,如果我可以变得更好,我现在就不可能是完全的,否则就是从更好变成更差了,如果我更差了,那时我就不是完全的。如果我现在是完全的,我就不能被改变,否则我就是不完全的。如果我今天是完全的,如果明天我要完全,我那时就一定要保持同样。所以,如果神是完全的,他一定是同样的,因为改变意味着现在不完全,或者那时不完全。

3. 还有,神是无限的这个事实,要把改变排除出局。神是无限的存有。这是什么意思?没有人可以告诉你他说的无限存有是什么意思。但不可能存在着两种无限。如果一样事情是无限的,那就没有余地给任何事情留下了,因为无限意味着所有。它意味着没有限制,没有局限,没有尽头。不可能有两种无限。如果神今天是无限的,如果有两种无限,那么明天他就要改变,成为有限,但那是不能的。假设他是无限的,然后改变,他一定要变为有限,就不能成为神了,他要么今天有限,明天有限,或今天无限,明天有限,或今天有限,明天无限,所有这些假设都是同样荒谬的。他的存有是无限的存有,这个事实立刻就粉碎了他的存有是可以改变的存有这个想法。无限这个词在他自己的额头上已经写上了“不变”。

4. 但亲爱的朋友们,让我们看看过去:在那里我们要找到神不变的本质的一些证明。“他说话岂不照着行呢,他发言岂不要成就呢?”岂不可以这样论到耶和华,“他已经成就了他一切的旨意,实现了他所有的计划”吗?你们去看看非利士;问问它现在在哪里。神说,亚实突,迦萨你的城门要落下,它们现在在哪里?以东在哪里?问问佩特拉城和它毁坏的城墙。它们岂不是用回声响应神说过的这实在的话,“以东要成为猎物,要被毁灭”吗?巴别塔在哪里?尼尼微在哪里?摩押和亚扪在哪里?神所说过他要毁灭的诸国在哪里?他岂不都把它们连根拔起,使全地的人都不再纪念它们了吗?神抛弃了他的百姓吗?他曾不理会他的应许吗?他有没有曾经一次对他的起誓和立约反悔,或者偏离他的计划?啊,没有!请告诉我在历史上神改变的一个例子!先生们,你们举不出来;因为贯穿整个历史这个事实稳稳站立,就是神在他的旨意上并不改变。我好像听到有一个人说,“我记得在圣经上有一段话,在那里神是改变了的!”我也曾经想过这问题一次。我说的这个例子就是希西家的死这个例子。以赛亚进前来说,“希西家你必要死了,你的病是治不好的,你当留遗命与你的家。”他转脸朝着墙开始祈祷,以赛亚还没有出到外院,神就告诉他回去说,“我必加增你十五年的寿数。” 你可能以为这证明了神是改变的;但实实在在我在里面压根看不到有一点点的证据。你怎么知道神不知道此事?哦!但神确实知道,他知道希西家要活下来。那么他就没有改变,因为如果他知道此事,他怎么可以改变?这是我想知道的。但你们知道这一件很小的事吗?就是希西家的儿子玛拿西那时候还没有生出来,如果希西家死了,那就不会有玛拿西,不会有约西亚,就没有基督,因为基督正是出于这族谱的。你会发现玛拿西十二岁的时候他的父亲死了,所以他一定是在这件事情发生三年以后出生的。你不相信神命定玛拿西出生,预知这一点吗?当然是这样的。然后他命令以赛亚要去对希西家说他的病没治了,同时也说了这句话,“但我要医治,你就要活了。”他这样说是为了激发起希西家去祷告。他首先是作为一个人说话,“按着所有人的可能你的病是没治了,你一定要死。”然后他等到希西家祷告,然后说出这句话后面的那小小的“但”字。以赛亚没有把话说完,他说,“你当留遗命与你的家,因为人是不能医治的,但” (然后他走出去了。希西家祷告了一会儿,然后他再走进来说道) “但我要医治你。” 那么,除非在那些与神对抗,希望他改变的人的头脑里,哪里还有什么矛盾的呢?


(待续)
: 基督徒    ʱ: 2005-6-10 14:01

II. 第二,让我说一说因着神不改变而得益处的人。“因我耶和华是不改变的,所以你们雅各之子没有灭亡。”谁是这些“雅各之子”,可以因着一位不改变的神而欢喜?

1. 第一,他们是神拣选的众子;因为经上记着,“雅各是我所爱的,以扫是我所恶的”,“双子还没生下来,善恶还没有作出来”,经上写着,“将来大的要服事小的。” “雅各之子”是

“神拣选的众子,
因着神主权的恩典相信;
因着永恒的命定
他们领受了恩典与荣耀。”

神的选民就是这里所说的“雅各之子”,那些他预先知道,预先命定得到永远救恩的人。

2. 第二,“雅各之子”是指那些享受特别的权利和名分的人。你们知道,雅各是生来没有名分的人;但是他很快拿到了名分,他用一碗汤从他哥哥以扫那里换回来,所以取得了长子的名分。我并不认为这手段是对的,但是他的确得到了祝福,就这样取得了特别的权利。“雅各之子”这里指的是那些有特别权利和名分的人。对于那些相信的人,神给了他们权柄和能力成为神的儿子。他们在基督的血里有分,他们有权“从门进城”,他们有权得永远的荣耀,他们得着应许可以有直到永远的荣耀,他们有权称自己是神的儿女。啊!雅各之子享有特别的权利和特权!

3. 但是接着,这些“雅各之子”是得着特别显现的人。雅各从他的神那里得到特别的显现,所以他极受尊荣。有一天晚上他躺下睡觉,他用篱笆作他的门帘,天空作他的帐幕,石头作他的枕头,大地作他的睡床。哦!然后他得到一个特别的显现,有一张梯子,他看见神的天使上上下下,就这样他得着基督耶稣的显现,基督耶稣就是从天上到地上的那梯子,天使上下给我们带来怜悯。当神的天使在玛哈念遇见他,然后再一次在毗努伊勒,当他与神摔跤,与他面对面的时候,他得着何等的显现。这些是特别的显现,这一段话指那些人像雅各一样,有特别的显现。

在这里,你们当中有多少人是有个人的显现的?你说,“哦,这是狂热,这是疯狂。”嗯,这也是一种蒙福的狂热,因为雅各之子有特别的显现。他们与神交谈就像人和朋友说话一样,他们在耶和华的耳边低声说话;基督曾经和他们在一起,与他们一道吃饭,他们和基督在一起,圣灵用如此大的光光照他们的心,以致他们对特别的显现没有质疑。“雅各之子”是那些享受这样显现的人。

4.还有,他们是受特别试炼的人。啊!可怜的雅各!要不是我看到雅各所得的祝福,我是不会选择雅各的命运的;因为他的命运是何等艰难。他被迫逃离他的父家,到了拉班那里,在那些年中老拉班肯定是一直在欺诈他,他欺诈了他的妻子,在他的工钱上威胁他,欺骗他的羊群,在整个故事当中欺诈他。最后他被迫从拉班那里逃跑,拉班追着他,把他赶上。接着以扫和四百人要把他连根拔除,然后是祷告的时候,然后他摔跤,在一辈子的生活中都要瘸腿走路。但一阵过后他所亲爱的拉结死了。然后他的女儿底拿被拐走,他的儿子们杀了示剑人。不久宝贝的约瑟被卖到埃及,一场饥荒来到。然后流便上了他的榻,将它污秽,犹大和他自己的儿妇乱伦,他所有的儿子对他成了祸害。最后便雅悯被带走,这位老人几乎心碎,喊着说,“约瑟没有了,西缅也没有了,你们又要将便雅悯带去。” 从来没有一个人像雅各一样受试炼的,这都因为他欺骗他的哥哥的那一件罪的缘故。在他一生中神管教他。但是我相信有许多人是可以和这可爱的老雅各感同身受的,他们经过试炼,与他非常相似。那么,背负十字架的人,神说,“我不改变,所以你们雅各之子没有灭亡。”可怜的经历试炼的人啊,你们没有灭亡,这是因为你们的神不变本性的缘故。不要烦躁,用悲惨的自我欺骗说道,“我是遭遇困苦的人。”嗨,那“多受痛苦”之人比你受的苦还要多,耶稣确实是一个受苦的人。你们只是看到受苦的皮毛而已,你们从来没有经历像他那样的试炼。你们不明白何为愁苦,你们几乎没有喝过痛苦的杯,你们只是喝过一两滴,但耶稣把苦杯喝尽了。不要惧怕,神说,“我是耶和华,我不改变,所以你们雅各之子(那受特别试炼的人),没有灭亡。”

5. 我还要讲一点,是关于“雅各之子”的,因为我要你们自己看看你们是不是“雅各之子”。他们是有特别品格的人,因为尽管雅各的一些品格是我们不能认同的,但有一两点是神所赞许的。雅各的信心,因着这信心雅各的名字和那些不仅得到地上的应许,而且还得到天上应许的大能的伟人同列。亲爱的,你们是有信心的人吗?你们知道什么是凭信心行,凭信心生活,凭信心得到你们眼前的食物,以灵里的吗哪为生,这一切都凭信心吗?信心是你们生命的准则吗?如果是,你们就是“雅各之子”了。

雅各是一个祷告的人,他摔跤,呻吟,祷告。这里有一个人,是今天早上来到神的家之前没有祷告的。啊!你这可怜的异教徒,你不祷告吗?不,他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事,好几年我都没有祷告了。”很好,我希望你在死之前祷告。生死,却不祷告,那么你下到地狱里,你就要大大祈求了。这里有一位妇人,她今早没有祷告,她太忙了,她要送她的孩子上主日学,她没有时间祷告。没有时间祷告,你有时间穿衣打扮吗?天底下每一个目的都有它的时候,如果你要祷告,你早就祷告了。神的儿女不能没有祷告而活。他们是摔跤的雅各。在他们里面圣灵如此动工,他们不祷告就不能活下去,正如我不呼吸就不能活一样。他们一定要祷告。先生们,你们要留意了,如果你们活着不祷告,你们就是活着没有基督;你们死了,你们的分就是那火湖。愿神救赎你们,拯救你们脱离如此的命运!但你们这些“雅各之子”,你们当受安慰,因为神不改变。


(待续)
: 基督徒    ʱ: 2005-6-13 13:59

III. 第三,我只能稍微讲一讲另外一点,这些“雅各之子”从一位不改变的神那里所得到的益处。“所以你们雅各之子没有灭亡。”“灭亡?”怎么会呢?人怎么会灭亡呢?嗨,有两种途径。我们本来应该在地狱里灭亡了。如果神是一位改变的神,今天早上在这里,“雅各之子”可能已经在地狱里灭亡了;我本应该是火里的一根柴,但因着神不改变的爱…….但是有一种途径,人是可以在这个世界上灭亡的;你还没有死就被定罪,这是可能的 - “罪已经定了”;还活着,但已经绝对死了,这样的事情是有的。神本来可以由得我们任意妄为,那么我们现在会是怎样的光景呢?和酒徒寻欢作乐,亵渎大能的神?啊,亲爱的,如果他是一位改变的神,把你撇弃,你就会成为污秽中至为污秽的,恶人中最恶毒的。你记不得在你生活中有一段时间,和我所经历过的类似吗?我已经走到罪的边缘,某样强烈的试探抓住了我的双手,使我不能与它争战。我被一路推着,被一种可怕的撒但势力拉扯着,来到某样可怕深渊的正正边缘。我朝下望,朝下,朝下望去,看到了我的份;我在灭亡的边缘上颤抖。我非常害怕,毛发都竖起来了,我想到我准备要犯的罪,我准备要落下去的那可怕深坑。一只强有力的手把我救了过来,我回头大喊,哦神!我到了如此接近罪的地方,还能再回头吗?我能走到火窑那里,没有掉进去,没有像尼布甲尼撒王的士兵被热力吞噬吗?当我想起我所犯过的罪,在我邪恶思想里所闪过的罪,我今天早上还站在这里,这有可能吗?是的,我在这里,没有被消灭,因为耶和华没有改变。哦,要是他改变,我们都要以不同的方式被消灭了;如果主改变,你和我就要被自己消灭了;因为毕竟一个基督徒最大的敌人就是自我先生。我们就要自己杀害自己的灵魂,如果主不是一位不改变的神,当我们为我们自己的灵喝下毒杯的时候不把这杯从我们手里打掉,我们就要喝下去了。如果他不是一位不变的神,我们就要被神他自己消灭了。我们称神为爸父,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位父亲,被他的子女如此惹怒,如果他像神被他的儿女对待那样一半被惹怒,是不早就把他所有的孩子杀掉的了。他拥有全世界最麻烦的家人,不信,不心存感恩,不顺服,善忘,背叛,游离,埋冤,硬着颈项。他长久忍耐,否则他老早就不仅拿着杖,还拿着刀剑对付我们当中的一些人了。但一开始我们里面就没有任何值得爱的地方,现在也是如此,值得爱的地方不能变得更少。约翰牛顿曾经讲过一个古怪的故事,并以此为笑谈,他讲到一位好妇人,她为了证明拣选的教义说道,“啊,先生!主一定在我出生之前就爱上了我,否则他后来在我里面是看不到任何值得爱的地方。”我相信就我而言这是真的,就绝大多数神的百姓而言是真的;因为要不是他之前就爱上他们,在他们出生以后,他们里面没有什么值得爱的地方,他就看不出有什么理由后来才拣选他们了,但因为他爱上他们,不是因为行为,他现在爱着他们,依然不是因为行为; 因为他们的好行为不能赢取他的爱,他们的坏行为不能割断这爱,因为他们的义不能强迫他去爱他们,同样他们的恶不能折断这金环。他出于完全主权的恩典爱上了他们,他要依然爱他们。如果神真的改变,我们早就因着魔鬼,因着我们的敌人而被消灭,因着我们的罪,我们的试炼,以及上百样其他的原因而被消灭了。

现在我们的时间不够了,我只能说一丁点。我只是粗略讲一讲这经文,我现在把它交给你们,愿主帮助你们这些“雅各之子”把这一部分的食物带回家,好好消化,把它吃下去。愿圣灵甘甜地把这所写的荣耀之事应用在你们身上!愿你们得享“陈酒和满髓的肥甘”!请记住,无论什么改变,神是不变的。你的朋友们可能不再爱你,你的牧师可能被接走,每样事情可能都改变,但神不改变。你的弟兄可能改变,以你的名为恶名加以唾弃,但神依然爱你。你生命中的位置可能改变,你的财产可能失去,你整个生活被摇动,你变得软弱生病,所有的都消逝,没有一处地方是改变不能触动的;有一个名字,是永远不可以在上面写上改变这字样的,有一颗心是永远不能改变的,这颗心是神的心,这名字就是爱。

“信靠他,他永不把你欺骗。
尽管你几乎不把他想起,
他却永不,永不离弃你,
也不让你把他离弃。”




ӭ 古旧福音 (http://www.old-gospel.net/old/) Powered by Discuz! 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