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 拣选与圣洁 讲道第 303号 申命记10:14, 15, 16 [ӡҳ]

: 基督徒    ʱ: 2004-8-26 13:59     : 拣选与圣洁 讲道第 303号 申命记10:14, 15, 16

拣选与圣洁
讲道第 303号  司布真
1860年3月11日,安息日早晨

“看哪,天和天上的天,地和地上所有的,都属耶和华你的神。耶和华但喜悦你的列祖,爱他们,从万民中拣选他们的后裔,就是你们,像今日一样。所以你们要将心里的污秽除掉,不可再硬着颈项。” — 申命记10:14, 15, 16.

那宣讲在耶稣里的全备真理的人是不断在不利的环境下努力劳动的;虽然如此,有神的同在与祝福,这极大的优势要补偿最大的损失也就绰绰有余了。从我开始宣讲神的话语以来,我最诚恳的努力就是决不保留任何一个我相信是神所教导的教训而不说出来。是时候,我们该抛弃那如此长时间以来限制着信仰言论自由的陈旧,生锈的体系了。阿民念主义者颤抖,不敢超越阿民念或卫斯理半步,许多加尔文主义者提到约翰吉尔或约翰加尔文,好像他们是终极的权威。是时候该打破这些体系,愿在我们所有人的心中都有足够多的恩典,可以相信神的话语所教导的一切,不管它们是不是这些人曾经教导过的。我经常发现,当我宣讲那被称为是高等教义的教训,因为我在经文里看到这些教训的时候,一些人被冒犯;他们不能享受这些,不能忍受这些,他们就离开了。这些人通常是最好还是离开的人,我从来不后悔他们的缺席。另一方面,当我从经文里拿出一些甜美的邀请,宣讲基督对人无条件的爱;当我警告罪人,他们听到福音,他们要负责任,如果他们拒绝基督,他们的血要归在他们自己的头上,我就发现有另外一种毫无疑问是优秀的人,他们不能看到这两件事情是怎么可以一致的。所以他们也转身,涉足进入反律主义那欺骗人的泥沼里。对他们我只能说,我宁愿他们归到他们自己那一类人中,而不是留下和我的会众在一起。我们努力坚持真理。我们不知道有高等教义和低等教义的分别。如果神教导这点,这就足够了。如果这不是在神的话语里的,把它赶走!把它赶走! 但如果它是在神的话语里的,无论同意还是不同意,有系统的还是没有系统的,我都要相信。对我们来说,有时候一个真理看起来好像是和另外一个真理相对立的,但我们确信这是不可能的,是我们的判断出了问题。我们相当清楚这两件事情是一致的,尽管我们还不知道它们是在哪里会合在一起的,但希望以后我们可以知道。神有一群子民,是他为自己拣选的,他们要表现出对他的赞美,我们确实相信这是在神的话语里一个清清楚楚的教训,是任何用一种诚实和坦白的判断来看圣经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来的。同时,基督是向天底下所有受造之人无条件展现出来的,福音的邀请和告诫是真诚和实在的邀请 — 不是虚构,不是神话,不是逗人的,不是戏弄人的,而是真相和事实 — 对于这点我们也是无伪地相信的。我们全心认同来领受这两个真理。

今天早上,你们当中有些人可能不会认同我要说的话。然而你们要记住,我不是在寻求你们的认可,如果我的良心对一个伟大的真理无愧,我已经忠心地传讲了福音,这对我就足够了。我不需要对你们交账,你们也不需要向我交帐。如果你们拒绝一个真理,你们要向神交账;如果我传讲一种谬误,我要向他交账。我不害怕就我今天要向你们传讲的伟大真理站在他的审判台前。

今早要讲两件事情。第一,我要尝试讲清楚神的拣选;第二,表明它的实际作用。在这段经文中这两点都有。 “看哪,天和天上的天,地和地上所有的,都属耶和华你的神。耶和华但喜悦你的列祖,爱他们,从万民中拣选他们的后裔,就是你们,像今日一样。” 然后第二点,它的实际作用,“所以你们要将心里的污秽除掉,不可再硬着颈项。”

(待续)
: 基督徒    ʱ: 2004-8-26 13:59

I. 要讲明拣选,我必须要请你们留意,首先是它异乎寻常的独特性。神为他自己,从亚当的后裔中 - 从那出于那个背逆的人腰中而出的堕落叛教的族类中-拣选了一群没有人能数算得过来的子民。这是一个奇迹中的奇迹,我们思想天和天上的天,都是属耶和华的。如果神一定要拣选一个族类,为什么他不从天使高贵的族类中拣选一门,或者从侍立在他宝座四周喷火的基路伯和撒拉弗中拣选呢? 为什么不考虑加百列呢? 神为什么不这样造他,以致可以从他而出一族大能的天使,在创世以前就可以蒙神拣选呢! 人比天使微小一点,他里头有什么可以使神拣选了他,而不拣选天使的灵呢? 为什么不把基路伯和撒拉弗交给基督呢? 他为什么不救拔天使呢? 为什么他不取了他们的本性,使他们与自己联合呢? 一个天使的身体,要比软弱受苦的血肉之躯更适合神性的位格。如果他对天使说,“你要作我的儿子”,这本应更恰当一些。但不! 尽管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他却不顾众天使,屈尊给了人。他救拔一只背道的虫,对他说, “你要作我的儿子”,对同一族类中的极多的人,他高喊着,“你们要按永远的约作我的儿女。”有人会说,“但是,看来神定意要拣选堕落的一族,使他可以在他们身上显出他的恩典。这样天使就当然是不合适的了,因为他们没有堕落。” 我要回答,有天使是堕落的;有天使不守本位,却从尊贵中堕落了。那么为什么这些天使要被放在永远的黑暗里呢! 你们这些否认神的主权,憎恨他的拣选的人,请回答我 — 为什么天使被定罪,进入永远不灭的火,而基督的福音却是白白向你们这亚当的后裔传讲呢? 唯一可能的答案就是这样:神定意要这样做。他有权利按他自己怜悯所喜悦的行事。天使不配怜悯,我们根本不配。但他给了我们,对他们却不给。他们被铁链锁着,预备在那末后的大日被投到永火里去,但我们得救了。在你的主权面前,伟大的神,我向你下跪,承认你按你的意志行事,你不需要为你的事陈明。嗨,如果在被造物里真的有任何可以感动神的东西,他肯定早就拣选了鬼魔,而不是拣选了人了。第一次堕落的天使的罪并不比亚当的罪大。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如果罪真的有程度之分,有需要我会证明天使的罪更小,而不是更大。假如天使被挽回,他们要比我们更能荣耀神;他们会比我们这些受制于血肉之躯的人更能大声歌唱对他的赞美。但不选择大的,他选择了小的,以便他可以显明他的主权,这主权是他神性冠冕上最灿烂的明珠。我们那些阿民念主义的反对者总是把堕落的天使排除在问题之外:因为要他们回想起这古老的拣选的例子,这真是太不方便了。神拣选一个人,而没有拣选另外一个人,他们称之为不公。但他们要承认,神拣选一个族类 — 人类,放弃另外一个族类 — 天使的族类,让他们因着罪的缘故沉沦进入悲惨之中,这对神来说是足够公义的,那么有什么理由说这是不公的呢。弟兄们,让我们不要把神带到我们可怜,充满错误的审判台前。他本为良善,实行公义。他所做的一切,我们晓得都是对的,无论我们看到公义与否。

在这开始的时候我已经给了你们一些理由,为什么我们应当看神的拣选是独特的。但我要给你们其他的理由。请留意,这经文不仅说, “看哪,天和天上的天,都属耶和华你的神”,但它还加上,“地和地上所有的”。在这里,当我们思想神拣选了我们,我的弟兄,当你们靠着恩典把你们的信靠交托给基督,看到你们“天上住处的屋契”的时候,你们大可以停下来,用那首赞美诗的语言说道 —

“我的心停下,我赞美,我惊奇!
要问, ‘哦,为何如此爱我?’”

君王被弃绝,乞丐被拣选;聪明人被撇下,但愚昧人被改变,得知他救赎之爱的奇妙;税吏和娼妓被甜美地强迫进来享受怜悯的筵席,而骄傲的法利赛人被容许依靠自己的义,在他们虚妄的夸口中灭亡。在没有得到更新的人眼中,神的拣选永远是非常奇怪的事情。他撇弃了那些我们会挑选的人,他拣选了宇宙中的残余,那些自认是最不可能尝到他的恩典的人。我们作为一个民族,为什么能蒙拣选可以得到福音的特权? 岂不是有其他国家是和我们一样伟大的吗?英国这个国家的人民已经显明自己是罪恶之民,为什么神选择了盎格鲁撒克逊这一族去接受纯正的真理,而其他本应该比我们用更大的喜悦领受真光的国家,却依然被包裹在黑暗中,福音的日头还没有升起照在他们头上? 我要再说一次,就具体每一个人来说,为什么那蒙拣选的人被选上? 除了我们救主的答案,还有另外的回答吗 — “父啊,是的,因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

然而还有另外一个看见,使得神的拣选显得确实奇妙。神有无限的创造能力。如果他愿意造出一等人,是蒙他喜悦,与他儿子联合,与他一同作王,为什么他不造出一个新的族类? 当亚当犯罪,神要世界毁灭,这实在是很容易的事情。他只要一说话,这圆圆的地球就要分解,就好像气泡消灭,溶入那承托它的波浪之中一样。这样亚当犯罪的痕迹就不会留下,整件事情就要永远被遗忘。但是不! 他没有造出一族新人,一族不能犯罪,纯洁的人,他没有为自己取了纯洁,无玷污,无斑点的受造物,而是取了一族败坏,堕落的人,并用代价极大的手段把他们升高;用他自己儿子的死,用他自己的灵的工作;这些必然要作他冠冕上的珠宝,永远反映他的荣耀。哦,独特的选择! 哦,不思其解的拣选,我的心迷失在你的深邃之中,我只能停下呼喊, “哦,神恩典的良善,怜悯和主权。”


(待续)
: 基督徒    ʱ: 2004-8-26 14:00

在讲完它的独特性之后,我要讲另外一个题目。请留意看拣选之爱毫无限制的白白赐予。在我们的经文里,这是用“但”这个字暗示出来的。为什么神爱他们的列祖?为什么?只是因为他的确如此,没有其他的理由。“耶和华但喜悦你的列祖,爱他们,从万民中拣选他们的后裔,就是你们,像今日一样。” 耶和华的作为,无疑是有某些明智的理由的,因为他是按着他的旨意行万事,但肯定不是因为他所拣选的人身上的任何的卓越或美德。在这里,请专注这一点片刻。让我们说,在神所拣选的人身上,没有原本的良善。亚伯拉罕身上有什么,是使得神拣选他的呢? 他出自一族拜偶像的民,圣经论到他的后代时说 —你祖原是一个将亡的亚兰人。正如神要显明这不是因着亚伯拉罕的良善,他说道, “你们要追想被凿而出的磐石,被挖而出的严穴。要追想你们的祖宗亚伯拉罕,和生养你们的撒拉。因为亚伯拉罕独自一人的时候,我选召他,赐福与他,使他人数增多。” 亚伯拉罕蒙拣选的理由并不比我们任何一个人多,因为无论他身上有任何什么长处,这都是神加给他的。在这里,如果这是神加给他的,神加给的动机不可能就是他加给他这个事实。是不能在一个事实本身里头去找做成这个事实的动机的,一定存在着某个动机,是高于神的作为这本身的任何一点的。如果神拣选了一个人,使他成为圣洁,义和良善,他拣选这个人的理由不可能就是这个人要成为良善和义。这样的推理是荒谬的。这就好像是为果找因,把果变为因。如果我要争辩说,玫瑰花蕾是玫瑰根的源头,我确实是应当被嘲笑的。但如果我强调一个人里任何的良善是神拣选的理由,我要想起这良善是神拣选的结果,那我真是愚蠢啊。选民的表现不可能是因。但在任何人身上有原本的良善吗? 如果神真的是因着我们里头任何的良善而拣选了我们,我们就必然被撇弃,不被拣选了。我们岂不都有一颗不信的恶心吗? 我们岂不都是偏离了他的道路吗? 按着本性我们岂不都是败坏,因着恶行与神为敌吗? 如果他拣选了我们,这不可能是因为我们里头任何原本就有的良善。有人会说,“但是,也许这是因为神预见的良善,神拣选了他的子民,因为他预见他们要相信,得救。” 这确实是一个特别的主意! 有一些穷人,一位王子来到他们当中。在一百个人里面,他向九十个人分发金子。有人问,“为什么王子给这九十个人金子?” 角落里的一个疯子,本来根本不应当露脸的,回答道,“他给他们金子,因为他预见他们要得到金子。” 但是除了他给了他们金子这个事实以外,他怎么可以预见他们要得到金子呢? 你说神赐下信心,悔改,救恩,是因为他预见了人要得到它。他预见,离不开他要把它赐给他们这个事实。他预见他要给他们恩典。但他给他们恩典的原因是什么? 很肯定,这不是他的预见。如果真是这样,这可真是荒谬! 除了疯子以外,没有人可以这样推想。哦,爸父,如果你赐给了我生命,光,喜乐和平安,这原因只有你才知道;因为我在自己里面永远找不到原因,因为我还是会离开你,我的信心常常飘忽,我的爱变得暗淡。在我里面没有任何东西配得你的看重,可以给你喜悦。这完全是因着你的恩典,唯独因着你的恩典,我才成了现在的我。每一个基督徒都要这样说,每一个基督徒确实都必须要这样承认。

人有一个荒谬的念头,以为人可以束缚他的创造主,即使这样争辩片刻,这岂不也是荒谬怪谈吗?永在的神的旨意岂是依存于人的意志吗? 人真的要做他的创造主的主人吗? 自由意志可以取代神的能力吗? 人要抢夺神的宝座,按自己喜欢的撇开耶和华一切的旨意 — 用功德强迫他来拣选自己吗? 有一些东西是人可以做,能够控制耶和华的作为的吗? 某人说过,人把自由意志赋予任何人,唯独没有给神,他们讲话,好像神必须要作人的奴隶。是的,我们相信神给人人一种自由意志 — 这个我们不会否认,但我们要说,神也有一个自由意志 — 并且他有权利去运用它,他确实在运用它;没有人的功德可以去强迫造物主。一方面,功德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我们真的拥有它,也不可能是拥有它到了这样一个地步,以致我们配得基督的恩赐。请记住,如果我们配得拯救,人就有足够的功德配得上天堂,配得与耶稣联合,事实上,配得永远的荣耀。如果你一旦抛锚,砍断你的缆绳,谈论什么在人的里头有任何可以感动神的怜悯的东西,你就是在回到那古老的罗马天主教的观念。有人说,“嗯,这是那可恶的加尔文主义。”如果你想这样称呼它,就这样称呼它好了。加尔文在圣经里发现了他的教义。毫无疑问他可能也在奥古斯丁的著作里领受了一些教训,但这位恩典的大能博士是从圣徒保罗的著作里学到这点的;圣徒保罗,这位恩典的门徒,是从主耶稣的启示里领受这点的。我们可以把我们的谱系直接归溯到基督他自己那里。所以,我们不会因着可能会被加在这个神的荣耀真理之上的任何称谓而感到羞耻。拣选是无条件的,和人里头任何原本的良善,或预见的良善,或人可能带到神面前的任何功德毫无关系。

现在到了今早我的任务最艰巨的部分 — 拣选的公义。现在我要捍卫这个伟大的事实,就是神拣选了人归向他自己,我要从一个和平常人采取的观点角度不同的观点来看这个问题。我的辩护是这样的。你对我说,如果神拣选了一些人得永生,他就是不公义的。我要你证明这点。证明的负担是落在你身上的。因为我要提醒你,没有人是根本配得这点的。全世界有任何一个人是如此放肆,胆敢说他配得从他的造物主那里得到任何什么的吗? 如果有,你就当晓得,他要得到他所当得的一切;他的赏赐将是地狱永远的火焰,因为这是任何人从神当得的极处。神不亏欠任何人,到了最后的那一大日,每一个人都要得到他所当得的一切的爱,一切的怜悯,和一切的好处。即使是那些失丧在地狱里的人也要得到他们当得的,是的,那日子有祸了,他们要得神的怒气,这将要是他们所当得的一切的最高峰。如果神按着每一个人当得的一切给他们,难道因此他就要被人指责为不公,因为他给了一些人绝对超过他们当得的东西吗? 一个人按着自己愿意的处置他自己的东西,这有什么不公义的吗? 他岂不有权给他想给的吗? 如果神亏欠了任何人,那么这就是不公的。但如果他不亏欠任何人,如果他按着自己主权的旨意赐下他的恩惠,有谁敢说这是不对的呢? 你们没有收到不公的对待,神没有冤枉你们。拿出你们宣称的要求,他要满足它们,直到最后的一丁点。如果你们是义人,可以要求你的造物主给你们一些什么,请站起来,摆出你们的功德,他就要回答你们。尽管你们像人一样束腰,站立在他面前,摆上你们自己的义,他要使你们颤抖,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灰中打滚;因为你的义是一个谎言,你最好的表现只不过是肮脏的破布。神不会因着祝福一些人而伤害任何人。奇怪的是会有任何对神的指责,好像他是不公义的似的。

我要用另外一个理由来捍卫这点。你们有哪一位,当你们去寻求神的面的时候,他是曾经拒绝不给他的怜悯和爱的呢? 他岂不是白白向你们所有人宣告福音吗? 他的话语岂不是要求你们到耶稣这里来吗? 圣经上岂不是庄严宣告,“愿意的都可以来”吗?每一个安息日,你们岂不都被邀请来把信靠交托给基督吗? 如果你们不愿意这样做,而是要毁坏自己的灵魂,这要怪谁呢? 如果你们把信靠交给基督,你们就要得救;神不会从他的应许退缩。验证他,试验他。你宣告弃绝罪,信靠基督的那一刻,那一刻你就要知道自己是他选民中的一位,但如果你们邪恶地推开那每天向你们传讲的福音,如果你们不愿意得救,那么你们的血就要归在你们自己的头上。你失丧的唯一原因是因为你要继续留在罪中,不去呼求被救脱离其中。你拒绝,你把他远远推开,由得你自己,你不愿意接受他。有人说,“但我不能到神这里来。” 你没有能力来,是在于你不愿意来。如果你真的是哪怕一次原意,你就不会缺乏能力。你不能来,是因为你是如此牢牢抓住你的私欲,如此喜爱你的罪。这就是你不能来的原因。你的这种无能本身,就是你的罪行,你的罪过。如果你对罪恶和自我的爱被击破,你就能来。这种没有能力不在于你的身体情况,而在于你败坏的道德本性。哦! 如果你愿意得救! 这是要点所在 — 这是要点所在! 你是不愿意,除非恩典使得你愿意,你是永远不会愿意。但因为你不愿意得救,这要怪谁呢? 除了你自己以外,没有别人好怪的,全部要怪的是你。如果你拒绝永生,如果你不愿意仰望基督,如果你不愿意信靠他,那要记住,你自己的意愿定了你的罪。有任何心存真诚的愿意,按神的方法得到拯救的人,是得不到永生的吗? 没有,没有,一千个没有,因为这样的人是早已经受教于神的了。那赐下愿意的,不会不给能力。无能完全在于意愿。一旦人在神大能的日子被改变成为愿意,他也要被变成有能力。因此,你的毁灭伏在你自己的门口。

让我再问另外一个问题。你说一些人要失丧,而其他人要得救,这不公义。是谁使得那些失丧的人失丧呢? 神使你犯罪吗? 神的灵曾经说服你去做一件错事吗? 神的话语曾经令你在自己的自以为义上骄傲吗? 不,神从来没有在你身上施加任何的影响,使得你去走错误的道路。他的话语的全部的倾向,传福音的全部倾向,都是劝说你从罪中回转,归回义,从你自己罪恶的道路回转归向耶和华。我要再说一次,神是公义的。如果你拒绝向你传讲的救主,如果你拒绝信靠他,如果你不愿意到他这里来得拯救,如果你失丧了,在你的失丧上,神是全然公义,但如果他选择在你们有些人身上施加圣灵超自然的影响力,他赐下无人能宣称当得的怜悯,他是当然公义的,这是如此公义,以致在直到永远的世代,对他的作为我们不能说些什么,只能高呼“圣哉,圣哉,圣哉”。神要得到被赎之民的赞美,要得到基路伯和撒拉弗的赞美,甚至连那在地狱里的失丧的人也要被迫向着那首可怕的歌唱发出不自愿的附和,“圣哉,圣哉,圣哉,安息日的耶和华神。”

在尝试捍卫拣选的公义性之后,我现在转过来留意它的真实性。这里可能有一些敬虔的人,是不能接受这个教义的。我的朋友,我不会因为你不能接受它而生你的气,因为若不是从神而来赐给他的,没有人可以接受它;没有基督徒可以因它而欢喜,除非他已经从圣灵领了教训。但是我的弟兄,如果你是一个新造的人,终究你要相信这点。你要登上台阶和我争辩。上来,我要容许你和你自己争辩,不出五分钟你要出于自己的口证明我说的话。来,我亲爱的弟兄,你不相信神可以公义地给一些人更多的恩典,比给其他人的更多。那很好。让我们跪下一起祷告,你首先祷告。你一祷告就要说,“哦主,按着你无限的怜悯所乐意的,差遣你的圣灵,拯救这些会众,乐意去祝福我肉身上的家属。” 停下!停下! 你在求神做一些按着你的理论是不对的事情。你在求他给他们比现在所有更多的恩典;你在求他做一些特别的事情。很积极地,你在求神,请他把恩典赐给你的亲属,朋友,还有这个聚会的人。按着你的理论,你怎么可以说这是对的呢? 如果神给一个人的恩典要比给其人的多,这不公义,你在求他这样做,又是何等不公义! 如果这完全是取决于人的自由意志,那么为什么你求神干预? 你呼喊,“主,吸引他们,主,破碎他们的心,更新他们的灵。” 我是全心全意使用这个祷告的,但是如果你认为耶和华赐给这些人更多的恩典,超过其余的人类是不公义的,你怎么可以这样求呢。但你说,“哦! 我觉得这是对的,我要向他求。” 很好;那么如果你这样求是对的,那他这样给也一定是对的,他给人怜悯,给一些人如此的怜悯,使他们可以受到控制,得救,这一定是对的。你就证明了我的要点,我不想要更好的证明了。我的弟兄,现在我们要同唱一首歌,看看该怎么唱。打开你们的赞美诗,你们按着你们的卫斯理的诗歌本唱,

“哦,我真爱耶稣
因为他首先爱我.”

弟兄,这就是加尔文主义。你又把它引出来了。你爱耶稣,因为他首先爱上了你。嗯,你怎么会爱上了他,而其他人被撇在一旁,不爱他? 这是归于你的荣耀还是归于他的荣耀? 你说道, “这是对恩典的赞美;让恩典得到赞美。” 弟兄,很好;毕竟我们还是相处得很好的,因为尽管我们可能在传道上不一致, 然而你看到了,我们在祷告和赞美上是相同的。几个月以前,我在循道会的一个大聚会上讲道,弟兄们都很积极,对我的讲道作出各样的回应,点着头说道,“阿们!” “哈利路亚!” “荣耀归神!” 等等。他们完全把我唤醒。我的灵被激动,我带着非比寻常的力量和热情讲道,一直讲下去;我越讲,他们就越高喊, “阿们!” “哈利路亚!” “荣耀归神!” 最后,经文里的一部分把我带到了那被称为是高等教义的地方。所以我说道,这把我带到了拣选的教义。一阵深呼吸。他们似乎在说,“我的朋友,你相信这点,不,我们不信。”但你们相信,我要让你们对它唱“哈利路亚!” 我要对你们传讲,让你们承认它,相信它。所以我这样说:你们和其他人之间没有不同吗? “有的,有的,荣耀,荣耀归神!” 你们过去和你们现在有不同吗? “哦,有的!哦,有的!” 坐在你身边的一个人,和你一样上同一间教堂,听同样的福音,他没有归信,而你归信了。是谁使得这不同,你自己还是神? “是主!” 他们说道,“ 主! 荣耀! 哈利路亚!” 我喊道,是的,这就是拣选的道理;这就是我所争辩的,如果有不同,是主使得这不同。一些好人上前来对我说,“你是对的,小伙子! 你是对的。我相信你的拣选教义;我不相信一些人他们传讲的拣选教义,但我相信我们必须把荣耀归给神,我们一定要把冠冕归在正确的人的头上。” 毕竟在每一个基督徒的心里,都有一种直觉,使得他接受这教义的实质,即使他不按着我们所说的特定的形式来接受它。这对我来说是足够了。我不在乎言语或用词,或者我习惯讲述这个教义的信条的形式。我不要你们接受我的信条,但我要你们接受一种把救恩的荣耀归给神的信条。天上每位圣徒都歌唱,“恩典成就这事”;我要地上的每一位圣徒唱同一首歌,“他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但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 那些不相信这个教义的人的祷告,赞美,经历,要比我能说的任何的话语更好证明这个教义。我不在乎要更好地证明它,我要按着它的本来面目,由得它自己证明。


(待续)
: 基督徒    ʱ: 2004-8-26 14:00

II. 我们现在来看,拣选的实际影响。你看到这命令是和教义联系在一起的:神爱上了你们,胜过世上所有的人,因此,“你们要将心里的污秽除掉,不可再硬着颈项。” 有人悄悄说拣选是纵容人犯罪的教义。大声说出来吧,然后我要回答你的话。拣选是纵容人犯罪的教义! 你怎么证明这点? 我的任务就是向你证明这正好相反。有人高喊,“很好,但我认识一个相信拣选,但仍然活在罪中的人。”是的,我猜这就是反证明。这样我就可以走遍伦敦,找到任何一个衣裳褴褛的醉汉,他是相信一种教义,并且活在罪中的。他相信这个事实就是反证。这可真是奇怪的逻辑! 如果你同意我把这作为准则,我就可以去反证世界上任何一个真理。嗨,我可以找出一个肮脏,卑鄙的家伙,这就质疑了神全宇宙的丰富。那么我猜这就反证了这点。我可以给你看某个活在罪中的坏人,然而却相信,即使他是躺在床上快要死去的,如果他从心里呼喊,“神啊,可怜我这个罪人”,他就可以得救;我猜他相信这点就反证了这点 — 对吗? 不! 你很清楚,尽管你用这样的逻辑来反对我们,你却不会用它来反对你自己。事实是,某些个人的坏生命或好生命是不能用来当作证明,来赞成或反对任何一套的教训的。有犯错误的圣洁的人,由接受真理的不圣洁的人。任何坦诚观察的人每天都可以看到这一点。然而,如果有一派是特别充满不敬虔的口头称信的人和伪君子的,那么我要承认你的论证是有道理的。但我要你提出证明。相信这个教义的人布满了全世界 — 尽管也许不应该由我来说,除了我要像保罗一样夸口之外 — 他们是最热心,最诚恳,最圣洁的人。你们这些嘲笑这个教义的先生,请记住,你们的自由是出于那些持守这个教义的人的缘故。是谁为英格兰争取得到它的自由的? 我毫不犹豫要把这归功于铁军强壮的臂膀和奥立维尔·克伦威尔坚强的意志。但是除了他们坚信他们是神的选民,可以战胜面前的一切,因为他们的神耶和华与他们同在之外,还有什么可以使得他们火速冲上战场呢? 人说在查理二世的时代,如果你要找一些相信阿民念主义的人,你可以在任何一家小酒馆里找到这样的人;但如果你要找那些相信恩典教义的人,你就必须要到监牢里,在那里神的圣徒被囚禁,因为他们生活严谨,行事为人特别端正。再也没有谁比清教徒更盼望天上的事情的了,你能找到哪一位清教徒是持守其他教义,而不是我今天传讲的这个教义的呢? 你可以发现某些现代的博士是教授相反的事情的,但追溯几个世纪以来,除了极少数的例外,那些否认神的拣选的圣徒在哪里呢? 旌旗从一位传递到下一位,殉道者为此而死! 他们用他们的血印证了这个真理。这个真理要屹立,即使岁月不再前进;这个真理要被人相信,任何的错误和迷信要倒塌,回归它们所出的尘土。

但我要回到我的论证。人认为这个教义纵容犯罪,把这当成一种理论。我们反对这个理论。事情的情理证明是并非如此。拣选教导说神拣选一些人向神作君王和祭司。当一个人能相信他是蒙拣选作王的,是否可以由此得出一个合理的结论 — “我是被拣选作王的,所以我要作一个乞丐;我是被拣选坐在宝座上的,所以我要穿烂布。” 嗨,你会说,“这不成理由,不合情理。” 但这和你的设想,认为神拣选他的子民成为圣洁,然而对这个事实的认识要使得他们成为不圣洁,是一样合情合理的。不! 人知道神已经把一种特别的尊贵加在他身上,要觉得在心里动工,盼望生活要与这种尊贵相称。他说,“神爱我胜过爱其他的人,那么我要比其他人更爱他。他用他主权的恩典高举我,超过其余的人类,让我生活得比他们更高尚:让我更加圣洁,让我比他们任何人更加在恩典里卓越。” 如果有人是滥用基督赐给他恩典的尊贵,把它曲解为任意犯罪的理由,他就不是我们的人。他一定是某种比人,堕落的人还不如的东西,他要从因着神的白白的恩典,他成为了神的儿子这个事实推论出,因此他要生活得像魔鬼的儿子;或者他说,“因为神已经命令我要成为圣洁,所以我要不圣洁。” 这可是任何曾经使用过的最奇怪,最古怪,最扭曲,最可恶的推理。我不相信有活着的人是能够使用这样的推理的。

还有,不仅事情的情理,而且事情本身也要证明这并非如此。拣选是一种分别。神为自己分别出一种圣洁的人,从人群中分别出一群子民。这种分别可以容得我们得出这样的结论: — “神已经使我分别出来了,所以我要和其他人一样生活”吗?不! 如果我相信神已经用他分别的爱使我不同,把我分别出来,我听到了那呼声,“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要作你们的父。” 如果一个分别的命令要导致一种不圣洁的联合,这可真是奇怪。 这是不可能的。我以那些持守这个真理的人的名义,一次永远地否认 — 我庄严地否认,正如在神的面前,我们会有任何的想法,认为因为神使我们分别,因此我们应当和其他人一样去生活。不,万万不可。我们的分别是我们全然与罪人分别的根基和动机。我曾听一个人有一次说, “先生,如果我相信了这个教义,我会活在罪中的。” 我对他的回答是,“我敢说你会的! 我敢说你会的! ”他说,“为什么我要比你更会这样?” 很简单,因为你是一个人,我相信我是一个在基督耶稣里新造的人。对一个被恩典更新的人来说,没有教义会使得他爱犯罪。如果一个人按着本性是在泥里打滚的猪,现在把他变成一只羊,就没有一个你所教导的教义可以使得他重新回到泥里打滚。他的本性被改变了。有一只乌鸦被变成了一只鸽子。我把这只鸽子给你,你可以教它你喜欢的东西,但这只鸽子是不会再吃腐肉的了。它不能忍受,它的本性被完全变了。有一只咆哮觅食的狮子,我把它变成一只羔羊;我向你发出挑战,用任何的教义使得这只羔羊去让它的嘴唇沾满鲜血。它不能这样做 — 它的本性被改变了。当我们过海从爱尔兰回来的时候,在船上一位朋友问一个水手,“你喜欢黑人歌曲吗?” 他说,“不,我不喜欢这样的东西。 “你喜欢跳舞吗?” “不”,他说,“我有一个容许我喜欢怎样就怎样发誓,醉酒的信仰,这是绝不可能的:因为我完全恨恶这样的东西。” 基督徒不犯罪,因为他们的本性恨恶罪。不要以为我们不去犯罪是因为我们害怕被定罪的威胁,我们一无惧怕,除了惧怕冒犯我们慈爱的父亲。但我们不要犯罪 — 我们渴慕的是圣洁,而不是邪恶。但是如果你有一种信仰,是总是约束着你,让你说,“如果我敢,我很想今晚上戏院,” — 如果这是你说的,凭着这点,你的信仰是没有多大价值的。你一定要有一种信仰,使得你憎恨你从前爱慕的东西,爱慕你从前憎恨的东西 — 一种把你带领离开你的旧生命,把你放进一种新生命的信仰。如果一个人有了一个新的本性,什么样的拣选教义可以让这新本性逆着它的直觉行事呢? 你怎么想就怎么教导这人,这人不会再回转到空虚里去。神的拣选给了一个新本性:这样,即使这个教义真的是危险的,新的本性也会约束着它。但再一次,把一位疯子带到我的跟前,我可以这样称他吗? — 野兽或鬼魔可能会说,“神在创世之前把他的爱加在我身上,我的名字是在耶稣心上的;他用他的血买赎了我;我的罪都得赦免了;我要带着喜乐和接纳见神的面,所以,我恨神,所以我活在罪中。” 我说,把怪物带上来,当你把这样一个东西带上来的时候,即使那时候我也不承认你们堆在这个教义之上的这邪恶的谎言,这该定罪的诽谤,说它是使人活着纵容犯罪,是有一点理由的。没有一个真理可以像一个人是在时间开始之前就被拣选这个事实这样,使人生出敬虔的了。被你永不改变,坚持到底的无限的爱所爱 — 哦我的神! 我渴慕竭尽自己来事奉你,

“愛既如此奇妙深厚,
當得我心、我命、所有,”

感谢归给神,因为这丰富的恩典约束我们,迫使我们行事为人敬畏神,用我们全部生命爱他,事奉他。

在这里,有两个功课,然后我就可以打发你们走了。

第一个功课是这样的:基督徒男女,被神拣选,预定得永生,要记住这是一个到处遭人反对的教义。不要隐藏它,不要遮盖它,要记得基督说过,“凡把我的道当作可耻的,我也要把那人当作可耻的。” 但要小心不要使它蒙羞。你们要圣洁,就像他是圣洁的一样。他呼召了你们,要使你们的呼召站立得住,应当更加殷勤,使你们所蒙的恩召和拣选坚定不移。作为神的选民,要有怜悯的心肠,圣洁和慈爱,让世人看到神的选民是被恩典所造,是最好的人,比世上的其他人向着基督活得更近,更像基督。让我对你们再说一句,如果世界嘲笑你们,你们可以直面敌人,永不发抖。因为这是一种尊贵的地位,神尊严的模范,你们永远不必为此感到羞耻,而且要保守你们不至成为懦夫,或当排场和地位与罪相连时,在它们面前屈膝。这个教义从来不得人的喜爱,因为它是抗击暴君的大锤。人拣选了他们自己的选民,他们的君王,公爵和伯爵,神的拣选与他们相冲。有一些人是不向巴力下跪的,他们看自己是神真正的贵胄,他们不按着其他人的指使妥协自己的良心。人咒骂,咆哮,发怒,因为这个教义使得一个好人挺直腰坚强,不让他屈膝,或回头做一个懦夫。铁军大有能力,因为他们坚信自己不是普通的人。他们在神面前屈膝,但在人面前,他们不能,也不愿意屈膝。因此,要牢牢站立在你这个自由里,不要离开你这呼召的指望。

另外一句勉励的话,是第二个功课。你们一些人用拣选的教义找借口,为你们自己的不信和恶心找借口,作辩护。要记住,拣选的教义不会在你们身上施行任何的限制。如果你是罪人,你是罪人是因为你要做一个罪人。如果你拒绝救主,你拒绝是因为你要拒绝。这个教义不会使你拒绝他。你可以把它作为借口,但这是一个不成立的借口;这是一件用蜘蛛网编制成的衣服,要在末日被撕裂。我恳求你们把这撇开,记住你们要面对的真理是这个,“相信主耶稣基督,你就必得救。” 如果你相信,你就要得救。如果你信靠基督,不管你是谁,你是怎样的人,普天之下,你就是一个得救的人。不要说,“我不相信,因为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被拣选的。” 你是不能知道的,直到你已经相信了为止。你要做的就是相信。“凡” — 里头没有限制 — “凡相信基督的就必得救。” 这指的是你,还有任何其他的人。如果你信靠基督,你的罪就要得到赦免,你的过犯就要被涂抹。哦,愿圣灵呼一口气,把新生命放在你的里面。跪下,我劝你,免得子发怒。现在就接受他的怜悯,不要使你的心抗拒他爱的满有恩典的影响;而是要降服于他,然后你将要发现,你降服了,是因为他使得你降服;你到他这里来是因为他吸引了你;他吸引了你,是因为他用永远的爱爱上了你。

愿神为耶稣的缘故赐下他的祝福,阿们。




ӭ 古旧福音 (http://www.old-gospel.net/old/) Powered by Discuz! 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