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2
ӡ

第3章

因信称义,基督为我们的赎罪

      19 我们晓得律法上的话都是对律法以下之人说的,好塞住各人的口,叫普世的人都伏在神审判之下。20 所以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称义,因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21  但如今,神的义在律法以外已经显明出来,有律法和先知为证:22  就是神的义,因信耶稣基督加给一切相信的人,并没有分别。23 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24 如今却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白白地称义。25 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著耶稣的血,藉著人的信,要显明神的义;因为他用忍耐的心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26 好在今时显明他的义,使人知道他自己为义,也称信耶稣的人为义。27  既是这样,那里能夸口呢?没有可夸的了。用何法没有的呢?是用立功之法吗?不是,乃用信主之法。28 所以(有古卷:因为)我们看定了:人称义是因著信,不在乎遵行律法。29 难道神只作犹太人的神吗?不也是作外邦人的神吗?是的,也作外邦人的神。30 神既是一位,他就要因信称那受割礼的为义,也要因信称那未受割礼的为义。31 这样,我们因信废了律法吗?断乎不是!更是坚固律法。

      由这些保罗推论出,企图靠行律法称义是徒然的,称义只能靠信心,这是他从罗1:17开始就一直在证明的, 他在28节归纳了他的论述--这证明. 所以我们看定了:人称义是因著信,不在乎遵行律法; 不在乎遵行那最初的纯净良心的律法,它没有给悔改留下任何余地;也不在乎遵行本性的律法,无论人的本性有多大的改良; 也不在乎遵行礼仪的律法(公牛和山羊的血断不能除罪), 也不在乎遵行道德的律法,这是肯定的,因为他说律法本是叫人知罪,那行律法可能会让人夸口.人在犯罪的情形下,服在如此败坏的权势下,靠他自己任何的行为,是绝不能赢取神的接纳的; 这必须要完全靠着神白白的恩典,这恩典是籍着耶稣基督赐给那一切真正相信,接受这白白的恩赐的人的. 要是我们从来没有犯罪,我们对律法的遵守就是我们的义了: "行这事,就要活着." 但是因着我们犯了罪,是已经败坏的了,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不能赎我们先前所犯的罪.法利赛人以为靠遵行道德的律法可以称义, 路18:11. 使徒从两点展开论证:人的罪,要证明我们不可以靠守律法称义; 神的荣耀,要证明我们必须要因信称义.

      I. 他从人的罪展开论证,向我们说明企图靠行律法称义是何等愚蠢.要证明很简单:我们绝不可能靠那我们违背的律法得称义得拯救.一个被定罪的叛徒决不可能求情于他祖国的法律,因为这法律是揭露和定他的罪的: 确实,假若他从来没有违背这条法律,他是可以依靠这条法律为自己辩护; 但是证据确凿他的确犯了法, 除了求情恳求赦罪,听任法律处理,谦卑悔改以求赦免,仰赖施恩之外他别无出路.关于人的罪,

      1. 他特别针对犹太人而言;因为他们是靠律法夸口的,自称是靠守律法称义.他已经引用了旧约的几节经文证明人的败坏:现在他说,(19节), 我们晓得律法上的话都是对律法以下之人说的; 犹太人要服神的审判,其他人也要如此, 因为这是写在他们的律法里的.犹太人以在律法之下引为夸口,对此寄托了极大的信心: "但是," 他说: "律法定你为有罪—这你是知道的." 好塞住各人的口—要令所有的夸口止息. 请看神令人称义和定人为有罪时所用的同样的方法:他塞住各人的口; 那些得称为义的人要因着他们谦卑认罪而住口;那些被定为有罪的人也要住口, 因为他们最终将要服罪(犹1:15), 要无言可答地被送到地狱里去,太22:12. 罪孽之辈,必塞口无言, 诗107:42.

      2. 他把这扩展到全人类: 普世的人都伏在神审判之下. 如果全世界都在邪恶之中(约壹5:19), 很肯定都是有罪的.-- 在神审判之下; 就是说,被证明有罪,要受到惩罚,所有人本为可怒之子, 弗2:3. 他们都要认罪;那些最妄图依靠自己称义的人一定要败诉.在神面被判为有罪是多么可怕,在那洞察一切的神面前, 他的判断不会,也不能被蒙骗--在那位公正和公义的审判官面前,他必不以有罪的为无罪. 所有的人都犯了罪,因此都需要一种义才能来到神面前. 因为世人都犯了罪 (23节); 所有人按本性,按行为都是罪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失败达不到人的主要目的. 亏缺, 就像射箭手射不中靶子,跑步的人得不到奖赏;是如此亏缺,不但不能取胜,而且还大大失败. 亏缺了神的荣耀. (1.) 亏缺不能荣耀神. 看罗1:21, 他们不当作神荣耀他. 人被造成为一切有形的受造之物的头,要积极地荣耀那位伟大的造物主,在他之下的受造之物只能实实在在地荣耀他; 但是人因着犯罪亏缺了这一切,不但不荣耀神,反而亵渎他.看世人,他们原本是为了荣耀神而被造,想想看这样做的人是何等的少,这实在令人悲哀. (2.) 在神面前亏缺了荣耀. 人不能夸耀清白无罪:如果我们要在神面前夸口,夸耀我们的为人,或我们的所有,或我们所做的一切, 这要成为我们永远的定罪,永无翻供—因为我们都犯了罪,这要塞住我们各人的口. 我们也许可以在人面前夸耀, 因为人是短视的,不能看透我们的内心,--象我们一样败坏,喜爱犯罪;但是在那不能容忍罪恶的神面前我们无可夸口. (3.) 亏缺不能得神荣耀. 不得称义,或不得神悦纳,这是荣耀的开始--亏缺了圣洁或不能成圣,这本是神赋予人的荣耀形象;抛弃了一切依靠自己的义与神在天上同得荣耀的指望. 现在是不可能靠着无瑕疵的清白上天堂的了.这条道路已经被堵住.在通往生命树的道路上有基路伯和发火焰的剑把守.

      3. 为了进一步打消我们想靠守律法称义的念头,他把人的定罪归于律法 (20节): 因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 那定我们为有罪的律法绝不能使我们称义.律法是刚直的尺度--是指明对错的; 律法的正确用途和主旨是揭开我们的伤口, 因此它不会令我们得医治.它是验伤的而不是疗伤的.人要了解罪就一定要认识律法的严厉,它的管辖范围,和它的属灵本质.如果我们把自己的心思意念和行为和这把尺度相对比,就可以发现我们在哪方面已经离开正道. 保罗是这样使用律法的,罗7:9, 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称义. 请留意, (1.) 没有一个能称义, 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败坏的人(创6:3), 因人既属乎血气, 罪恶败坏;因此不得称义, 因为我们属乎血气.那存留在我们本性之中的败坏将永远阻拦我们凭自己的行为得称为义,因为我们的行为出自肉体, 都是污秽的, 伯14:4. (2.) 在他面前不得称义.他不否认在教会面前他们凭行律法称义: 他们的教会并归在国体之中,在教会里他们是圣洁的子民,是祭司的国度;但就着在神面前的良心而言, 在神面前, 我们不能靠行律法称义.使徒指的是 诗143:2.

      II. 他从神的荣耀这方面论证称义只能是从信靠基督的义而来. 靠行律法不得称义,那有罪的人是否就要永远在神的怒气之下呢? 我们还有没有希望? 这伤口是否因着过犯而不得医治? 不,感谢神,绝非如此(21,22节); 有另一条路为我们而开, 如今在福音之下神的义在律法以外已经显明出来.不必守摩西律法就可以称义: 这被称为神的义, 他所立定,赐下和悦纳的义—他加在我们身上的义;正如基督徒的军装被称为神所赐的全副军装 一样, 弗6:11.

      1. 关于这神的义,我们要留意, (1.) 它是显明出来的.福音的称义方法是一条大道,一条明显的道路, 它是为我们而开辟: 铜蛇被举起挂在杆子上;我们不必在黑暗中独自摸索, 这义是向我们显明的. (2.) 这义是在律法以外.他在这里排除了那些犹太化的基督徒的方法,他们要把基督和摩西联合在一起--承认基督是弥赛亚, 但是太喜欢保留律法, 要保留律法的礼仪,强加在外邦人信徒身上:不,他说,这义是在律法以外.基督带给我们的义是完全的义. (3.) 然而它是有律法和先知为证 的; 就是说,旧约中的预表,预言和应许都指向它.律法绝非是令我们称义,而是给我们指明称义的另一条途径,指向基督为我们的义,基督是所有先知所见证的.看徒10:43. 这应该合犹太人的心意,他们是如此喜爱律法和先知. (4.) 这义是因信耶稣基督 而来, 这信心是指向耶稣基督--耶稣基督这个名字就是受膏抹的救主的意思. 那让人称义的信心承认基督在他三种受膏抹的职份上,即作为先知,祭司和君王均为救主—要在这三种职份上信靠他,接受他,和追随他. 要通过这样我们才能在这神所设立,基督带给我们的义上有份. (5.)这义是加给一切相信的人 的. 通过这句话他再一次讲明了他反复教训的道理, 即犹太人和外邦人,如果他们相信,就是站在同样的地位上,都是籍着基督被神悦纳的; 并没有分别. 或作—给所有人的, 是总体上加给所有人的; 福音不排斥那些不把自己排斥在福音之外的人;但这是加给一切相信的人 的, 不单单是提供给他们,更是作为冠冕和义袍加在他们身上; 他们相信了,在福音里有份,可以得着福音一切的好处和特权.

      2. 但这如何彰显神的荣耀?

      (1.) 这是彰显神恩典的荣耀(24节): 蒙神的恩典白白的称义. 这是蒙神的恩典, 不是靠那在我们里面动工的恩典,像混淆了称义和成圣的罗马天主教宣称的那样, 而是蒙神对我们满有恩典的看顾,不是靠神所预知在我们里面的任何功德.为了更强调这点,他说这是蒙神的恩典白白的称义, 说明一定要这样正确真实地理解恩典.圣经讲约瑟就在主人眼前蒙恩(创39:4), 但这是有原因的;他的主人见他所做的均得顺利.在约瑟身上有某些东西是配得那恩典的; 但神的恩典是白白,白白地 赐给我们的; 这是白白的恩典,完全的恩典;我们里面没有任何东西配得如此的恩典:没有,它是因基督耶稣的救赎. 它白白临到我们,但这是基督买赎回来的,他为此付出极大的代价,神如此安排是不贬损这白白的恩典的荣耀尊贵.基督的买赎和神白白的恩典并不冲突;因为恩典提供和接受了这替代的满足.

      (2.) 这是张显他的公义和正义的荣耀(25,26节): 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 等等. 请留意, [1.] 耶稣基督是是那伟大的挽回祭,或挽回的牺牲,在律法之下其预表为施恩座. 他是我们恩典的宝座,在其上,在其中为罪作了赎价,我们和我们所做的得以被神接纳, 约壹2:2. 他是我们能得于神和好的一切所在,他不但令我们与神和好,而且还是我们与神和好的实质—他是我们的祭司,我们的祭物,我们的祭坛,我们的一切.神在基督里就如神在施恩座上一样,令全世界与他和好. [2.] 神设立 他作挽回祭.那一位我们得罪的神,首先采取行动与我们和解,设立了基督;预先设立他作挽回祭,在他恒古的爱的旨意中,设立,膏抹他作挽回祭, 加他的能力,在被定罪的世人面前将他显现出来作他们的挽回祭.看 太3:17和太17:5. [3.] 凭着他的血藉着人的信 我们在这挽回祭里有份.基督就是挽回祭;他是赐给我们的疗伤的膏药.信心就是把这膏药敷在我们受伤的心灵上.在这称义的工作中信心是特别指向耶稣的血 的,因这血是赎罪的; 按神的定旨,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只有他的血才有赦罪的功效.这可能是指在律法下洒祭物的血的例子,像出24:8所讲的那样. 信心就是那捆牛膝草,基督的血就是所洒的血. [4.] 那因信接受这挽回祭的人,他们先时所犯的罪得赦免. 为了这目的基督被设立成为挽回祭,为的是赦免我们的罪,为此神对我们忍耐宽容,这是何等令人振奋. 他用忍耐的心. 神的忍耐令我们不致落入地狱,让我们有机会悔改上天堂.有人说 先时所犯的罪 是指旧约圣徒的罪,因着基督在日子满了的时候所作的赎罪得以赦免,这赦罪不仅赦免现在的罪,也赦免过去的罪. 他用忍耐的心.. 由于神的忍耐,我们犯罪的时候没有立刻受到惩治.几种希腊文抄本把他用忍耐的心放在26节的开始, 这表明了基督的功德和神的恩典的两种宝贵果效:--赦罪: 为了赦罪; 暂缓对我们的惩罚: 神的宽容. 因着园主的恩慈和管园的代求,那不结果的无花果树还是被留在葡萄园中;神的公义在这两方面显明出来,要是没有一位中保和挽回祭, 神不但不会赦免我们的罪,他也不会如此宽容,给我们时间; 全因基督,在地狱的门外还存留着罪人. [5.]神这样做是为了好在今时显明他的义. 他非常强调地说明这一点: 我说,在今时,显明,他的义. 这样的反复,好像其中包含一些让人惊奇的东西.他宣告神的义,首先, 是在那挽回祭本身里面的. 再也没有比基督的死更能显明神的公义和圣洁了.这显明神恨恶罪恶,若不是基督的血,断不能满足神的要求.他在他自己儿子身上看到罪,尽管这罪是加给他的, 他也不爱惜他,因为他是为我们的缘故成为罪,林后5:21. 我们的不义都加在他身上,尽管他是神的爱子, 耶和华却喜悦将他压伤, 赛53:10. 其次, 因着这挽回祭他的赦罪; 紧接着他详细说明: 使人知道他自己为义,也称信耶稣的人为义. 怜悯和真理就这样交汇在一起,公义和和平彼此结合,现在神赦免那悔改信基督的人的罪,接纳基督为满足神的公义为他们的死,这不仅仅是恩典和怜悯之举,这更是公义之举.当保证人已经付清他的委托人所欠的债务,债主也接受赔偿,得到满足,再叫他还债就有失公义了.见 约壹1:9. 他为义,就是说,对他所讲过的话他是信实的.

      (3.) 这彰显了神的荣耀; 因为人不能再夸口,27节. 神对罪人的称义和拯救的大工是如此彻底,由始至终,以致使人不能夸口,没有人可以在他面前自夸,林前1:29-31. 如果称义是因着守律法,那就可以有所夸口.怎么这样说呢?如果我们是因着自己的行为得救,我们就可以给自己头上戴上冠冕了.但是信主之法 , 即因信称义的方法却永远排除了人的夸口;因为信心是一种依靠的,自我倒空和舍己的恩典,要把所有的冠冕献在神的宝座面前; 因此我们得称为义最能彰显神的荣耀. 留意,他讲信主之法. 信徒不是没有律法:信心就是一种律法,它是一种工作的恩典,在真理里面;然而,因为它是紧紧依靠耶稣基督行事的,它使人无法夸口.

      从这一切他得出这个结论(28节): 人称义是因着信,不在乎遵行律法.

      III. 在本章的结尾他说明因信称义这特权的范围,它不是犹太人独有的特权,也属于外邦人; 他说过(22节)这是没有分别:关于这一点, 1. 他断言并证明(29节): 难道神只作犹太人的神么? 他从这个荒谬的假设出发展开辩论.难道我们可以想象,那位无限慈爱怜悯的神会把他的恩典仅仅赐给犹太人这一小群败坏的人,而让其余的人落在永远绝望的光景之中吗?这绝对不符合我们对神良善的认识,因为他的慈悲,覆庇他一切所造的; 因此是神的恩典就要因信称那受割礼的为义,也要因信称那未受割礼的为义, 就是说两种人都要用同一的方法称义.如果犹太人高抬自己要找什么不同的话,那只有就要 和也要的区别,就是说根本没有不同. 2. 他驳斥了一种反对意见(31节), 这个教义是不是真的废了律法, 他们知道这律法是出自神的: "不," 他说, "尽管我们讲律法确实不能使我们称义,但是这不是说律法就是枉然赐给我们了,或者对我们毫无用处;不,我们更是坚固律法, 我们把律法放在正确的位置上,令律法更加坚固.律法仍然有用,它定我们过去的罪,指明我们今后的方向;尽管我们不能靠它作为立约而得救, 然而我们承认它,顺服它,把它看作我们这位中保手中的尺度,服从于恩典的律法;不但不是废掉了律法,反而是坚固了律法." 让那些否认信徒要对道德的律法尽义务的人思考这点吧.

TOP

 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