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234
ӡ

第4章

因信称义而不是靠守律法,这个伟大的教义和犹太人从那些坐在摩西的座位上的人学来的观念是如此背道而驰,以致他们很难接受;因此使徒大大地强调这一点,极其努力去举例证明.他已经在理论上论证了这一点,在这一章他用例子加以证明,在某些地方还同时起进一步证实的作用.他强调的例子是亚伯拉罕,他选择以亚伯拉罕为例,是因为犹太人以他们与亚伯拉罕的关系大大夸口, 以他们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作为他们外面所拥有的最大特权,而亚伯拉罕的确是他们的祖宗.因此这个例子比其他的例子更有可能吸引和说服犹太人.他的论证是: "所有得救的人是和亚伯拉罕一样被称为义的;但亚伯拉罕是因信称义,而不是靠行为;因此所有得救的人也要这样得称为义;" 因为我们都承认亚伯拉罕是相信之人的祖宗.这不是从同等的例子展开的论证,而是从一个更大的例子展开的论证. 如果亚伯拉罕,一个以行为著称的人,一个在圣洁和顺服上如此卓著的人,也只是因信称义,而不是靠他的那些好行为,更何况其他的人,特别是他的那些后代,在行为上与他相差甚远,却自称靠他们的行为称义的人呢?因此这可以同样证明—象一些人看到的那样,更大大地证明了,我们不是靠那从信心流露出来的好行为作为我们称义的根本; 这样的行为是亚伯拉罕的行为,我们还能比他做得更好吗?整章他都在论述这个例子,和上一章结尾部分有特别的对应, 保罗在那里证明在称义这件事上犹太人和外邦人站在同等的地位上.在这一章, 他极有说服力地证明了, I. 亚伯拉罕不是靠行为称义,而是靠信心,1-8节. II. 他解释了亚伯拉罕是何时得称为义,为何他得称为义,9-17节. III. 他描述并赞扬了亚伯拉罕的信心, 17-22节. IV. 他把这一切应用在我们身上,22-25节. 即使是最伟大的辩论家也无法比得上他这满有说服力的论证.



亚伯拉罕的例子



1 如此说来,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凭着肉体得了什么呢? 2 倘若亚伯拉罕是因行为称义,就有可夸的。只是在神面前并无可夸的 3 经上说什么呢。说,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 4作工的得工价,不算恩典,乃是该得的, 5 惟有不作工的,只信称罪人为义的神,他的信就算为义。6正如大卫称那在行为以外,蒙神算为义的人是有福的, 7他说,得赦免其过,遮盖其罪的,这人是有福的. 8主不算为有罪的,这人是有福的.





  在这里使徒证明亚伯拉罕不是靠行为,而是靠信心称义.在所有极力争辩靠着人所享有的特权,人所作的的行为得称为义的人当中,最卖力的就是犹太人了 ,因此他举了他们的祖宗亚伯拉罕的例子,并和他自己拉上关系,因为他是希 伯来人所生的希伯来人: 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 毫无疑问他的特权和那些在肉身上称为他的子孙的人是一样大的.但是他现在得了什么呢 ? 全世界都在寻找答案;绝大多数的人身心疲累,他们的努力都是徒劳,除了那些在神面前称义的人谁能真正说自己已经得着了呢; 亚伯拉罕就好像那位聪明的买卖人,寻找好珠子,找到了这粒重价的珠子. 他凭着肉体, 就是说,凭着割礼和他外在的特权和表现,得着了什么呢? 使徒称这些是靠着肉体, 腓3:3. 他靠这些得着什么呢?他是靠这些称义吗? 是靠他行为的功德而被神悦纳吗? 不,绝非如此,他从几方面证明这点.

      I. 如果他是靠行为称义,就有可以夸口的,而这是绝对没有可夸口的.如果是这样, 他就有可夸的(第2节), 这是神不允许的. "但是," 犹太人可能会说, "他的名不是为大吗(创12:2), 难道他不可以夸口吗?" 可以,但不是在神面前; 他可能配得人极大的赞许,但他绝不能配得神的奖赏.保罗自己在人面前也有可夸的, 我们也看到他有时候以此自夸,但他是带着谦卑的心; 而在神面前丝毫没有自夸,林前4:4,腓3:8,9. 亚伯拉罕也是如此. 请留意,他认为人绝对不能假装在神面前在任何事情上能有所自夸,这是绝对的; 这是不可的,连亚伯拉罕这位在人里最伟大最优秀的也不可; 因此他得出这个论证: 但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否则这人就是愚蠢的.

      II. 这里很明明白白地说,亚伯拉罕的信心就算为他的义. 经上说什么呢? 第3节. 在一切关于信仰方面有争论的事情上我们都要问这个问题, 经上说什么呢? 不是这位伟人怎样说,那位好人怎样说,而是圣经怎样说. 当先在亚比拉求问,然后事就定妥,撒下20:18. 人当以训悔和法度为标准 (赛8:20), 这是人应该最终求问的.圣经上说亚伯兰信耶和华,耶和华就以此为他的义(创15:6); 因此他在神面前没有可夸口的,这完全是神加给他的白白的恩典, 其本身没有一种本质上的义,而是神满有恩典乐意归在他身上的.创世纪里记载了神应许给亚伯拉罕后裔时,他的一个很明显的非常了不起的信心之举,更值得留意的是紧接着他和不信所作的一场极大的争战;现在他的信心经过这场争战已经是得胜的信心. 称义不是要求要有完全的信心(可以是可接受的信心,仍带有不信的残余), 而是得胜的信心,那胜过不信的信心.

      III. 如果他不是因信称义,那么他的赏赐就不算恩典,乃是该得的, 这是无法想象的. 他的论据是(4,5节): 亚伯拉罕的赏赐是神他自己;神在他被称义之前已经告诉他(创15:1), 我是你大大的赏赐. 如果亚伯拉罕是因着他完全的顺服而得到这个赏赐,那这就不是神恩典的举动,亚伯拉罕可以像那在葡萄园中干活的雇工要求得到工钱一样理直气壮地要求得到这个赏赐.但事情不是这样;人不可能要神偿还自己什么,更何况那罪人, 罗11:35. 不,神白白赐下恩典要得一切的荣耀,是为恩典的缘故而赐恩典, 约1:16. 这恩典是给那不作工的--给那不能自称配得,或炫耀他的工作有任何价值,因此要求赏赐,而是放弃一切的自夸,凭着活生生的,积极的,顺服的信心,完全降服在基督里神的白白的恩典之下的人的—对这样的人他的信就算为义, 这就是那些要得赦免得拯救之人被神接纳的先决条件. 称罪人为义的神, 就是说,他以前是罪人. 因着他的相信他先前的罪恶过犯不能阻止他得称义:--那罪人,就是亚伯拉罕,在他改变之前,似乎是随大流落在迦勒底人拜偶像的罪中, 书24:2. 因此人没有走上绝路;尽管神不以那不悔改的罪人为无罪,但籍着基督他称罪人为义.

IV. 他引用诗篇里的一段话进一步加以说明, 在那里大卫讲到赦罪,那是称义的主要部分, 赦罪是人的福气所在,称为有福的,并不是那没有罪的人,或不至于死的人(人如此罪恶,神如此公义,那么去哪里找这有福的人呢?). 而是指主不算为有罪的人, 那尽管不能求情被判无罪,但可以求情赦免其罪并得赦免的人. 这段话引自 诗32:1,2, 请看, 1. 赦罪的实质. 它是对债务或罪行的赦免; 是遮掩罪, 遮掩这肮脏的东西,遮掩心灵的赤裸和羞耻.神是 将一切的罪扔在他的背后, 掩面不看罪的神, 这些和类似的经文说明我们蒙福的原因不在于我们的清白,或者我们没有犯过罪(肮脏的东西尽管被遮掩起来还是肮脏的; 称义不是令罪没有发生过,或罪不为罪),而是神不把罪归于我们身上 就像这里接着讲到的那样:是神不算为有罪 (第8节), 这使赦罪成为神一项全然的恩典之举,是不按着我们罪有应得,严格执法对待我们,是不判我们的罪,不记我们的过犯,所有这些都是纯粹的恩典,我们被神接纳得到赏赐不是该得的; 因此保罗推论道(第6节) 这是在行为以外蒙神算为义. 2. 赦罪的福气: 这人是有福的. 当圣经上说, 行为完全, 这人便为有福, 不从恶人的计谋, 这人便为有福, 等等的时候, 是说明那些蒙福之人的品格;但当圣经说, 得赦免其过,这人是有福的 的时候,目的是说明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福气,以及这蒙福的根据和根基. 只有得赦免其罪的人才是有福的人.世人的看法是家道丰厚,没有欠人的债务的人就是幸福之人;但是圣经说,那些得神赦免其欠神的债的人是有福之人. 哦,要肯定我们的罪得到赦免,这关系到我们何等的切身利益! 因为这是我们得到其他祝福的基础. 我要这样那样祝福他们;因为我是满有慈爱的, 来8:12.

TOP

 4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