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第4章

亚伯拉罕的例子

      9 如此看来,这福音是单加给那受割礼的人么。不也是加给那未受割礼的人么。因我们所说,亚伯拉罕的信,就算为他的义.10 是怎么算的呢。是在他受割礼的时候呢。是在他未受割礼的时候呢。不是在受割礼的时候,乃是在未受割礼的时候.11 并且他受了割礼的记号,作他未受割礼的时候因信称义的印证,叫他作一切未受割礼而信之人的父,使他们也算为义: 12又作受割礼之人的父,就是那些不但受割礼,并且按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未受割礼而信之踪迹去行的人.13 因为神应许亚伯拉罕和他后裔,必得承受世界,不是因律法,乃是因信而得的义.14 若是属乎律法的人,才得为后嗣,信就归于虚空,应许也就废弃了: 15因为律法是惹动忿怒的。(或作叫人受刑的)哪里没有律法,那里就没有过犯.16 所以人得为后嗣是本乎信。因此就属乎恩。叫应许定然归给一切后裔。不但归给那属乎律法的,也归给那效法亚伯拉罕之信的17亚伯拉罕所信的,是那叫死人复活使无变为有的神,他在主面前作我们世人的父。如经上所记,我已经立你作多国的父.



      圣徒保罗在这一段说明亚伯拉罕是在什么时候,为什么被称义;就此他有几点要加以阐述. 他被称义是在他未受割礼的时候,是在律法颁布之前;在这两点上是有原因的.

      I. 他得称义是在他未受割礼的时候, 第10节. 当他未受割礼的时候他的信就算为他的义. 是算为, 创15:6, 他直到第17章的时候才受割礼,说得明白一些亚伯拉罕是在他受割礼前十四年,有人说是二十五年,因信称义的. 使徒是针对第9节的问题指明这一点, 如此看来,这福音是单加给那受割礼的人么,不也是加给那未受割礼的人么?  亚伯拉罕是在未受割礼的时候得到神赦免和接纳的,这是为了是要消除那些未受割礼的外邦人的恐惧,除去那些以他们所受的割礼为自豪,以为他们独占所有的福份的犹太人的骄傲和自欺.下面是为什么亚伯拉罕在未受割礼的时候就因信称义的两个原因:--

      1. 这样割礼就可以作因信称义的印证, 第11节. 首先立约的内容要得到确定,然后才盖上立约的印章.印证是说明之前已经达成约定,用盖印章的仪式来确认批准所达成的约.亚伯拉罕因信称义之后过去了许多年,神允许不立刻加印证.为了确认亚伯拉罕的信心神乐意立定一个设立记号的礼仪,亚伯拉罕接受了这个记号;尽管这是一个流血的礼仪,然而他却顺服接受,以致接受它作为特别的蒙恩, 割礼的记号, 等等. 在这里可以留意, (1.) 概括说来圣礼的本质: 圣礼是记号和印证--记号是为了代表和说明,印证是为了批准和确认. 记号表明绝对的恩典和蒙恩; 印证表明有条件的应许; 他们是约束双方的印证: 神在圣礼中向我们印证要做我们的神, 我们因此向他印证要做他的子民. (2.) 特别看看割礼的本质: 它是旧约起头开始的圣礼; 这里这样讲, [1.] 一个记号—对我们与生俱来的原罪的记号, 要籍着属灵的割礼把它除掉,--是纪念神和亚伯拉罕立约的记号,--是犹太人和外邦人之间一个分别的记号,--是接纳进入有形教会的记号,--是预表浸礼的记号,现在在福音之下, (基督的血已经流出) 所有流血的礼仪已经被废止,浸礼已经取代割礼; 它是代表着里头属灵恩典的外在可见的记号. [2.] 因信称义的印证. 总的来说, 它是恩典之约的印证,特别是因信称义的印证--恩典之约,是那称为出于信心的义 (罗10:6)的,它是指旧约的那一个应许,申30:12. 如果那时的婴孩都可以接受这恩典之约的印证,证明他们已经刚刚进入那约之中的话,现在那些定意要不单拒绝.而且抹杀,责备给信徒的后代实行浸礼的人, 岂不是要把小孩逐出这约,令这印证失效,用严酷的判罪拒绝和剥夺了他们的权利吗?

      2. 叫他作一切未受割礼而信之人的父. 虽然在亚伯拉罕之前有因信称义的人;但亚伯拉罕是第一位被特别提到的人,在他身上所开始的恩典之约比他之前一切的都要更加清晰和完全; 他被称为一切相信之人的父, 是因为他是一位信心如此卓著的人,他的因信称义是如此突出,就好像雅八是一切牧人的祖宗,犹八是一切音乐家的祖宗一样, 创4:20,21. 一切相信之人的父; 就是说他是永远的信心的榜样, 好像父母是孩子的榜样一样; 开创了一个永远的因信称义的先例,好像父亲把特权,权利,尊荣和财产传给他们的孩子一样.亚伯拉罕是一切相信之人的父,是因为神特别对他重申了这伟大的宪章 . (1.) 他是那些相信的外邦人的父, 尽管他们未受割礼. 税吏长撒该,相信了以后也被算是亚伯拉罕的子孙, 路19:9. 亚伯拉罕因信称义的时候自己还没有受割礼,没有受割礼绝不能成为一种障碍.因此神已经预知那些可怜的外邦人的疑惑和恐惧,并毫无疑问地也算他们为义, 西3:11;加5:6. (2.) 他是相信的犹太人的父, 不仅仅是受了割礼,按着肉身算为亚伯拉罕子孙的犹太人,而是相信的人,因为他们不但受割礼(就是说不仅仅是受割礼), 并且按信之踪迹去行的人--不单单有这记号,更有这记号所代表的实质--不单单属于亚伯拉罕的家族,还按着亚伯拉罕信心的榜样去行. 在这里我们看谁是教会之父真正的子孙和合法的继承人:不是那些坐在教父的位子上,继承他们的名号的人,而是那些顺着他们的脚踪去行的人; 这是一直不被打断的继承的家谱. 似乎那些称亚伯拉罕作他们祖宗叫得最快最响亮的人,却是那些最不配得他的子孙所拥有的尊荣和特权的人.因此那最有理由称基督作他们的爸父的人,不是那些拥有他的名字口头上称为基督徒的人而是顺着他的脚踪去行的人.

      II. 他得称义是在律法颁布之前,13-16节. 前一点是针对那些以割礼作为称义唯一根据的人讲的, 这一点是针对那些以守律法作为称义条件的人说的; 在律法颁布很久很久以前神就给了亚伯拉罕应许. 比较 加3:17,18. 请留意,

      1. 这应许是什么—他必得承受世界, 就是说,他要承受迦南地,世界上最好的地方,--或作这世界上多国的父,除了以色列民之外,多国要从他而出,--或承受今生生命的各样祝福.圣经上说温柔的人必承受地土 , 这世界是他们的.尽管亚伯拉罕只拥有这世界上一点点的地方,但他却是承受世界的. 或,这是指向基督的,他是这里提到的子孙; 比较 加3:16, 乃是说你那一个子孙,就是基督. 基督是承受世界的,全地都在他的掌管之下,在基督里亚伯拉罕是承受世界的. 这指那一个应许(创12:3), 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

      2. 这应许是如何赐给他的: 不是因律法,乃是因信而得的义. 不是因律法, 因为那时候还没有赐下律法: 而是因着相信,这就算是他的义; 是因着他信靠神,神呼召他的时候就离开他的本家出去, 来11:8. 这是因着信,不是因着律法,他通过两者之间的对比说明这一点(14,15节): 若是属乎律法的人,才得为后嗣; 就是说, 是那些,只是那些属乎律法的人(犹太人以前,现在还是夸口他们是这个世界合法的继承人, 因为律法是赐给他们的), 那么信就归于虚空; 因为如果要在这应许里有份就必须要守全所有律法的话,那么这应许就不能实现,我们仰赖这个应许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守全律法,作到毫无玷污,无罪的清白才能得生命的这条道路是被完全封死了,律法本身没有开其它的路. 他在15节证明了这点. 律法是惹动忿怒的--惹动我们里面对神的怒气; 律法惹动触怒我们属肉体的思想,这思想是与神为敌的,就好像筑坝截流令河水满溢一样--反过来它也是惹动神对我们的忿怒. 事情就是这样, 就是,律法显出忿怒,或我们违背律法成就这怒气. 现在很肯定我们不能因着那惹动忿怒的律法承受应许. 他在这一节经文的后半部简明扼要地说明律法是怎样惹动忿怒: 哪里没有律法,那里就没有过犯, 这大家公认的格言说明, 哪里有律法,哪里就有过犯,过犯是惹动忿怒的,所以律法是惹动忿怒的.

3. 为什么神因信给他这个应许; 有三个原因,16节. (1.) 因此就属乎恩, 以致恩典要得应得的荣耀; 属乎恩,不属乎律法; 属乎恩,不是该得的,也不是靠功劳; 因此我们要对这属灵的宫殿每块的石头,特别是顶石呼喊 恩典 , 恩典. 信心是特别地和赐下恩典联系在一起的,就像恩典和凭信心接受联系在一起一样.本乎恩 , 因此是因着信, 弗2:8. 因为神要人把一切的冠冕都献在恩典,那白白的恩典的座前,天堂里的每一首歌都要按着这曲调歌唱,不归我们,哦主,不归我们,颂赞全归你的名. (2.) 叫应许定然. 第一个约是工作之约,它是不定然的: 相反,因着人的失败,这约所定的好处落了空; 因此为了更有效确保新约能传给我们,神找到了另外一个方法, 不是因行为(如果是的话,应许就不是定然的了,因为肉体是不断的软弱), 而是本乎信, 就是从基督领受一切,并且不断倚靠他行事, 倚靠他作为我们救恩的伟大受托人,在他里面我们的救恩稳妥. 这约因此是定然的,因为这是在一切事上所命定的, 撒下23:5. (3.) 叫应许定然归给一切后裔. 如果这是因着律法, 这约就只局限在犹太人身上了, 那荣耀,诸约,律法都是他们的(罗9:4); 但因为这是因着信心,外邦人可以和犹太人一起,有信心的亚伯拉罕的属灵后裔和血缘后裔一起,可以在其中有份.神如此定意立下这个应许,使其包含范围最为广阔,包括了一切真正的信徒,使受割礼和未受割礼的不再隔阂;关于17节他让我们看 创17:5, 那里说明了他改名字的原因,他的名字从亚伯兰—尊贵的父, 改为亚伯拉罕—众多之人的尊贵的父, 因此圣经有说: 因为我已立你作多国的父; 就是说,在基督道成肉身之前和之后的一切信徒,都应该以伯拉罕为榜样,称他为父. 犹太人说亚伯拉罕是一切归顺犹太教的外邦人的父. 看啊,他是世人的父,他们被聚集在神的翅膀之下.--Maimonide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