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2
ӡ

第5章

首先的和末后的亚当,恩典的影响

      6 因我们还软弱的时候,基督就按所定的日期为罪人死. 7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 8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 9现在我们既靠着他的血称义,就更要藉着他免去神的忿怒.10 因为我们作仇敌的时候,且藉着神儿子的死,得与神和好,既已和好,就更要因他的生得救了. 11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 12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 13 没有律法之先,罪已经在世上。但没有律法,罪也不算罪. 14 然而从亚当到摩西,死就作了王,连那些不与亚当犯一样罪过的,也在他的权下。亚当乃是那以后要来之人的预像. 15 只是过犯不如恩赐。若因一人的过犯,众人都死了,何况神的恩典,与那因耶稣基督一人恩典中的赏赐,岂不更加倍的临到众人么. 16 因一人犯罪就定罪,也不如恩赐。原来审判是由一人而定罪,恩赐乃是由许多过犯而称义. 17若因一人的过犯,死就因这一人作了王,何况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赐之义的,岂不更要因耶稣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作王么. 18 如此说来,因一次的过犯,众人都被定罪,照样,因一次的义行,众人也就被称义得生命了. 19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众人也成为义了. 20 律法本是外添的,叫过犯显多。只是罪在那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 21 就如罪作王叫人死,照样恩典也藉着义作王,叫人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永生.



使徒在这里描述了称义的源泉和根基,这是建立在主耶稣的死之上的.这泉水十分甘甜,但是如果你追溯到它的源头,你就会发现这是基督为我们的代死; 因着基督宝血的流出所有这些特权都涌到我们身上:因此他着重阐述了这个浇灌在我们心里的神的爱的例子. 他在三个方面对这个教义进行解释和举例说明:-- 1. 他为谁而死,6-8节. 2. 他的死的宝贵果效, 9-11节. 3. 由首先的亚当带来的罪和死亡,和末后的亚当带来的义和生命, 12节到最后.

      I. 当基督为我们而死的时候,我们的为人.

      1. 我们还软弱的时候 (第6节), 我们落在一个悲惨的境地里面;更糟糕的是,我们根本不能救自己摆脱这个悲惨的境地――我们是失丧的,看不到有得救的出路――我们的情形真是可悲,已经是绝望了; 因此这里讲,我们的拯救是按所定的日期. 当我们这些得到拯救的人软弱的时候,就是神实行帮助和拯救的时候,这样他自己的能力和恩典就可以得到更大的彰显, 申32:36.神的方法就是 当我们绝望的时候他就帮助我们。

      2. 他为罪人死; 不仅仅是为无助的人,快要灭亡的人而死,更是为有罪的罪人,因此死有余辜的人而死; 不仅仅为卑贱,没有价值的人而死,更是为卑鄙可恶,不配得圣洁的神的恩惠的人而死. 因为人是罪人,他们需要有一人为他们而死,以满足对罪的惩罚,和带给他们一种义.他在第7-8节给我们显明了这是一种无出其右的爱; 在这点上神的意念和道路高于我们的意念和道路.比较 约15:13,14, 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更大的. (1.) 为义人死,是少有的,是指无辜的人,被诬告定罪的人; 大家都同情这样的人,但是很少有人会为了这人的生命而把自己的性命置之度外,更不用说为他赔上自己的性命了. (2.) 可能有人会被说服而为仁人死, 这是指一个有用的人, 一个不仅仅是义人的人.很多人自己是好人,但是没有向其他人做过什么好事; 但是那些有用的人通常都会被人所喜爱, 在情急之下会有人会为他们以命抵命, 为帮助他们以身抵身.在这种意义上保罗就是一个仁人,一个非常有用的人,他的一些朋友要为他将自己的颈项,置之度外, 罗16:4. 然而看看他是怎样说的: 只有很少的人会这样做,如果他们这样做,这是很大胆的举动,一定要有勇敢冒险的心; 毕竟这只是或者. (3.) 惟有基督为罪人死 (第8节), 为那些既不是义人也不是仁人的人;为那些不但无用,而且还是有罪可恶的人;不但为那些死不足惜的人,更是为那些身为恶者和罪人,理应受死,他们的毁灭将大大加增神公义的荣耀的人而死.有人认为保罗是在暗指犹太人把他们自己分成三种人:义人,有怜悯的人 (比较 赛17:1), 和恶人. 在这里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 不仅仅证明或显示了他的爱 (他原本是可以化更小的代价做成这件事情), 更是让这份爱显为大和辉煌.这情形确确实实荣耀和高举了他的爱,不但让他的爱无可争辩,更让他的爱成为人最大的惊叹和爱慕的对象: "现在我的受造之物可以看到我爱他们,我要给他们一个举世无双的明证." 显明他的爱, 好像商人推荐他们的商品一样展示给人看.神如此显明他的爱,是为了籍着圣灵把他的爱浇灌在我们的心里.他用我们所能想象得出的最有说服力,最感人,最令人倾慕的方法将他的爱显明. 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 意味着我们不必永远是罪人,神要改变我们; 因为他死是为了拯救我们,不让我们仍在罪中,而是要救我们脱离罪; 但是当他为我们死的时候,我们还是罪人. (4.)而且, 是我们作仇敌的时候 (第10节), 不单单是犯罪的人,更是叛徒和反抗他的人,武装起来反抗他的管治的人;是最坏的罪人,是所有罪人中最为可恶的.属肉体的人不仅仅与神为敌,他本身就是神的敌人, 罗8:7;西1:21. 这为敌是互相的,神恨恶罪人,罪人恨恶神, 亚11:8. 基督竟然为这样的人而死,这是如此不可思议,如此难测,这爱的显明是如此史无前例,我们所作的,就是要赞美和惊奇直到永远.这确实是爱的显明.那爱我们的,命令我们要爱我们的仇敌,立定这作为天国的一条律法,这是完全有道理的.



      II. 他的死的宝贵果效.

      1. 称义和使人与神和好是基督的死首先和最重要的果效: 我们靠着他的血称义 (第9节), 藉着他的死,得与神和好, 第10节. 罪得赦免,罪人被称义而蒙悦纳,争斗止息,敌意被废去,不义终结,我们得到永远的义.这已经成就,就是说, 基督成就了他所要做的一切,是为了,在我们相信的那一刻起,我们实际上已经得为称义,与神和好. 靠着他的血称义. 我们可以称义是归功于基督的血,这是因为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 来9:22. 因为血是生命, 是赎罪所必需的.在所有赎罪的献祭中,洒血是献祭的实质. 因血里有生命,所以能赎罪, 利17:11.

      2. 接着是被拯救脱离神的忿怒:免去神的忿怒(第9节), 因他的生得救, 第10节. 当阻碍我们得拯救的一切事物被挪开之后,拯救就必然来到.这论证很有说服力; 如果我们还与神为敌的时候神就使我们称义,与他和好,为此神要做成这么多的事情, 当我们称义,与他和好之后他就更加要救我们了.神行大事,就是让我们化敌为友,他更要行相比之下较为小的事,就是当我们成为朋友的时候,善待我们,爱我们.因此使徒在这里再一次用更要 这个词. 那掘地如此深,立下根基的,肯定要在这根基上建造.—我们就更要免去神的忿怒, 免下地狱,免被定罪. 神的忿怒是地狱的烈火; 在帖前1:10 这被称为将来的忿怒. 在审判的大日子信徒最终得到称义和赦免,和神预备他们称义得赦免,就是这里所讲的免去神的忿怒; 这是恩典成终致善的工作.-- 藉着他的死,得与神和好, 因他的生得救. 这里所讲的他的生命不是指他在肉体的生命,而是指他在天上的生命,那死后复活的生命.比较 罗14:9. 他曾死过,现在又活了, 启1:18. 因着降卑的基督我们得与神和好,因着高升的基督我们得蒙拯救. 那垂死的耶稣立下根基,满足了神惩罚罪的要求,废除了神人之间的相互为敌,预备好我们可以得拯救; 因此分割的墙被拆除,赎罪完成,得回我们被剥夺的权利;但是这是活着的耶稣使这工作成终致善:  他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 来7:25. 是得到高举的基督,按照他的话语和灵有效地呼召,改变我们,使我们与神和好,是我们在天父面前的中保,他完成了对我们的拯救,使之圆满. 比较 罗4:25和8:34. 垂死的基督立下遗嘱,把产业传给我们; 但活着的基督是指定遗嘱的执行人,他付出代价.这论证十分有力.那委身自己买断我们的救赎的那一位决不会拒绝完成这救赎的工作.

      3. 这一切给我们带来进一步的特权, 我们得以神为乐, 第11节. 神现在已经不是令我们恐惧的神,而是我们的喜乐, 当灾祸的日子我们的避难所, 耶17:17. 我们得与神和好,免除神的忿怒. 感谢神,不义不能成为我们的败亡. 不但如此, 我们还得到更多, 恩惠不断; 我们不但上天堂,还是得胜地上天堂; 不但驶入避风港,而且还是风帆尽张: 我们以神为乐, 不单单是免除他的忿怒,我们还在他的爱中得到安慰,而这是籍着耶稣基督的,他是阿拉法,他是俄梅戛, 是我们一切安慰和盼望的基石和殿顶的石头――不单单是我们的拯救, 更是我们的力量和我们的诗歌; 所有这一切(他乐意反复强调) 是因着赎罪之功,籍着他我们基督徒,我们这些相信的人,现在,在这福音的时代,或在现在的生命中,接受了这代赎, 它是律法下的献祭所预表的, 是我们在天上得福分的凭据.真正的信徒靠着耶稣基督生命得赎.接受这赎价,就等于因着基督满足了父神的要求,在称义中我们确确实实与神和好. 接受这代赎 就是, (1.) 我们要认同这代赎,认同那拥有无限智慧的神所立定的救赎方法,就是用钉十字架的耶稣的血拯救这罪恶的世界;愿意并乐意按照福音的方法和条件接受拯救. (2.) 接受这救赎给我们带来的好处,这救赎是我们在神里面喜乐的源泉和根基. 现在我们以神为乐, 现在我们确确实实得到了这救赎, 把荣耀归给神. 神已经接受了这赎罪祭 (太3:17;17:5;12:18): 如果我们接受了,救赎的工作就完成了.

       III. 使徒把由首先的亚当带来的罪和死亡,和末后的亚当带来的义和生命进行对比(12节到最后), 这不但举例说明了他正在论述的真理,更突出彰显了神的爱和真信徒内心所得的安慰,显明了我们堕落和得救之间的对应关系,不但可以类比,更显明首先的亚当令我们陷入悲惨的境地,末后的亚当却有更大的能力使我们大得欢喜.请留意他是如何展开论述的,

      1. 他首先阐明一个普遍的真理,作为他的论述的基础—即亚当是基督的预像(14节): 亚当乃是那以后要来之人的预像. 基督因此被称为那末后的亚当, 林前15:45. 比较第22节. 在这里亚当是基督的预表,在他和神之间的立约,和在这些立约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上, 亚当是代表全人类的人.神按照他的这个身份和他打交道,亚当也按照这个身份行事,他是作为所有他的后代共同的祖先和代理人,共同的根本和代表;所以他在这个身份上所做的一切,是作为我们的代表, 可以说是我们在他里面所作,向他所做的事情也可以说是在他里面向我们所做的事.同样耶稣基督,这位中保,也是起代表作用,是所有选民的头,代表他们和神打交道, 作为他们的父,代理人,根本和代表—为他们死,为他们复活,为他们进入帐幕, 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 亚当失败了,我们也和他一起失败了;基督做成了一切,他是为我们做成的. 因此亚当是那以后要来之人的预像, 他来是要修补亚当所造成的破口.

      2. 对这个对比所作的更具体的解释,请留意,

      (1.) 作为全人类的代表,亚当是如何把罪和死亡传给他所有的后代的(12节): 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 我们看到这世界充满罪恶和死亡,充满不义和灾难. 很值得我们去考究这一切的根源是什么,你就会发现这是因为人本性的普遍败坏; 这是从哪一个破口进来的呢?你就会发现这是因着亚当所犯的第一件罪. 它是从一人而来, 他是第一个人 (如果在他之前真的还有其他人,这些人也是无罪的),我们都是从这一人,从这个根本而出的. [1.] 从他罪入了世界. 当神说一切都是好的的时候 (创1:31) 这世界上没有罪; 是亚当吃了禁果的时候,罪就进入了世界.在这之前罪已经进入天使的世界,当时许多的天使背叛了对神的效忠,离开了他们原先的位置;但是直到亚当犯罪之前,罪还没有进入人类的世界.罪进入这世界,是一位敌人,要来杀人毁坏,是一位贼,来进行抢掠;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进入.亚当犯罪令罪归给他的后代,带来人本性普遍的败坏和堕落.,在他里面众人都犯了罪.其实是因着这缘故 (这里是这样说的)。 通过亚当罪进入这个世界,因为在他里面我们都犯了罪. 就像林前15:22 所说的, 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 所以这里说, 众人都犯了罪; 万国的法律都承认代表公众的人物的行为都算作他所代表的公众的行为,可以说一个身体所行的事情也是同一身体上各个肢体所行的事情.按照神主权的命定,亚当是全人类的代表,这也是出于自然的需要;因为神这位创造自然的主,命定人要按人自己的形象样式繁育后代,像其他的受造之物一样,把这定为统管自然的法则.因此就像一个公共的容器,在亚当里面保存着人类的全部本性,这天性由他流传给他的后代;因为神从一个血脉造出万族的人(徒17:26),因此按照这个安排,他得胜或失败,立刻就显明了他的本性,并从他相应传给后代. 亚当犯罪失败,因此他的本性变得有罪和败坏,并这样传下去.所以在他里面众人都犯了罪. [2.] 死又是从罪来的, 因为死亡是罪的工价.罪在行出来之后就带来了死亡.当罪来的时候,很自然死亡也随之而来.犯罪理当带来的一切悲惨后果,在这里被总结归纳为死亡,肉身的,属灵的和永远的死亡. 要是亚当没有犯罪,他就不会死了;对他的警告是, 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创2:17. [3.] 于是死就临到, 就是说,死刑的宣判临到,好像临到罪犯身上一样,临到众人,就好像一种传染病临到一座城镇,无人可以逃脱.这是普遍的命运,无一例外:死亡临到众人身上.发生在人身上的普遍的灾难就很充分地证明了这一点. 死就作了王, 14节. 他讲到死亡,好像他是一位大有全能的王,他的统治是最绝对,普遍和持久的统治.无人能逃离他的权杖之外;他的统治要持久延续下去,远超世上其他的统治,权威和能力,因为它是最后的仇敌, 林前15:26. 那不服任何其他管治的彼列的子孙将无可避免在它的统治之下. 这一切都要归于亚当; 罪和死亡从他延续下来.就像那好人看到他的容貌出现了患病的一丝迹象时,我们可以说,哦亚当! 你做了些什么呢?

      为了澄清,他向我们说明罪不是从摩西律法而来的,而是在摩西律法之先 罪已经在世上; 因此摩西律法不是生命唯一的法则,因为在这之前已经有了一个法则,在律法颁布之前那条法则已经被人破坏了.这同样暗示了我们不能靠遵行摩西律法而得到称义,同样因着我们对律法的不顺服我们要被定罪.在律法之前罪已经在这世界上;请看亚伯被谋杀,旧世界的离经叛道,所多玛的罪恶.因此他的推论是,这之前已经有了一条律法; 因为 没有律法,罪也不算罪. 原罪是欠缺不能遵照神的律法,本罪是对神的律法的干犯:因此所有人都在某个律法之下.他的证据就是, 从亚当到摩西,死就作了王, 14节. 很肯定,若不是罪为死亡树立起他的宝座,死亡就无法掌权.这证明了罪在律法之先已经进入了世界, 这是那原罪,因为死亡同样在那些没有没有犯过任何本罪的人身上,在连那些不与亚当犯一样罪过的 人身上作王, 那些人自己没有犯罪,不象亚当一样 ――这应该理解作那些婴孩,从来没有犯过本罪,然而却死了,因为亚当的罪算在他们身上.这死作王似乎特别是指远在摩西之前那些可怕的非同寻常的审判,好像所多玛的毁灭,这牵涉到婴儿.这有力证明了那些从来没有犯过任何本罪的小孩,却会遭遇可怕的疾病,灾难和死亡,他们如果不是被控告有罪,就根本谈不上满足神的审判和公义,与神和好了.

      (2.) 与之对应,基督作为代表,是如何把义和生命传给一切真正的信徒的, 他们是他的属灵子孙. 在这一点上他不但显明了两者的相似之处,更是说明基督所赏赐的恩典和爱是大大地超越 由亚当传下来的罪和忿怒.请留意,

      [1.] 两者的相似之处.在 第18,19节有极明确的说明.

      首先, 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因一次的过犯,众人都被定罪. 在这里请看 1. 亚当的罪是悖逆, 违抗神清楚的明确的命令: 这是考验他的命令. 他所做的这件事因此是邪恶的,因为这是神所禁止的,而非反过来如此;尽管这件事情本身看起来是一件小事, 但它为其他的罪开了门. 2. 罪的毒性很强,散布很广,若非如此,亚当的罪就不会影响如此深远了. 谁会想到罪是如此邪恶呢? 3. 因着亚当的罪众人成为罪人: 众人, 就是说,所有他的后代;讲众人是为了和那犯罪的一个人相对比, 成为罪人. 这表明这是审判的结果:按照律法的程序我们被判为罪人. 4. 因着亚当的不顺服众人成为罪人,审判定罪要临到众人身上.被判为有罪,我们是被审判定罪的. 全人类都在审判之下,就像一家人被剥夺公权一样.在天上的法庭上我们都被审判记录在案; 如果这个判决不被改判,我们都要沉沦直到永远了.

第二, 同样地, 因一人(就是耶稣基督,那末后的亚当)的顺从,众人也成为义了, 因此众人白白得到这份恩赐. 请注意使徒是如何阐述这个真理的,他一次又一次地重复,说明这个真理意义重大.在这里请看, 1. 基督的义的本质,它是如何带进来的;这是因着他的顺服.首先的亚当的不顺服败坏了我们,末后的亚当的顺服拯救了我们,--他顺服担任中保的律例, 就是他要尽诸般的义,为罪将自己作为祭物献上. 因着他对这个律例的顺服,他为我们成就了一种义,满足了神公义的要求,为我们开辟了一条出路得进入神的恩典. 2. 它的果实. (1.) 众人 也就被称义得生命了, 就是说,这是为所有人没有区别地成就和赐予的.所成就的救恩是同得的救恩; 求情是普遍的,偿还是白白的;无论是谁都可以前来喝这生命的水.这白白的恩赐是给一切相信的人的,在相信的那一刻就可以称义得生命. 这不仅仅是使人免除死亡的称义,更是使人得生命的称义. (2.) 众人也成为义了--众人和一人相对比,或指那众人属于蒙恩被拣选的,那被拣选的,尽管不多,分散在世界各处,然而当他们走到一起的时侯却是极多的.—众人也成为义,就像得专利认证一样.因着亚当我们遭毁灭和因着基督我们得痊愈,这两者之间的对照是很明显的.

[2.] 因着基督所传给我们的恩典和爱,远超因着亚当所传给我们的罪和忿怒;他在 15-17节给我们说明. 这是为了彰显基督爱的丰富,为了使信徒得安慰和激励, 当看到亚当的罪给我们带来何等的创伤时,我们就开始渴求那同样大的医治.他的用词表达有一点复杂,但似乎他想表达:--首先, 如果罪和忿怒被传下来,恩典和爱就更是如此了; 因着我们对神的恩慈的认识,我们可以揣测,神与其按着算在我们身上的罪来定我们的罪,他更愿意按着他算给我们的义来拯救我们: 何况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赐之义的. 在神一切的属性中,他的恩慈是他荣耀的特别流露,他的恩慈是那根基性的恩典(他在基督里对我们的开恩),这所赐的是出于恩.我们知道神宁愿施恩;惩罚不是他本意的工作.第二, 人的罪里看来有如此大的力量和效力,令我们被定罪,而人是属地的,本是尘土; 更何况基督,那从天上而来的主,他的义和恩典,其能力和功效岂不更能使我们称义,拯救我们吗? 那拯救我们的一人是耶稣基督. 当然亚当所流传的毒害,比不上耶稣基督所带来的解救,他解救的能力要大得多. 3. 因着亚当一次的过犯,其罪就归在我们身上: 审判是由一人而定罪, 就是说,因着一次过犯, 16,17节栏外注解. 但从耶稣基督我们受洪恩又蒙所赐之义. 恩典和义的江河要比定罪的江河更为深远宽广;因为这义不仅抹去那一次过犯所带来的罪,它更抹去许许多多其他的罪, 抹去所有的罪. 神在基督里赦免了一切的过犯,西2:13. 4. 因着亚当的罪死就作了王; 但因着基督的义,死不仅不能长久作王, 信徒更要在生命中作王, 17节. 在基督的义中,靠着基督的义,我们不仅得赦免, 更要得荣耀,不仅锁链得脱,更要像约瑟一样,被高升坐在副车上,作神的王和祭司--不仅得赦免,更要得恩宠. 看 启1:5,6;9,10 所描述的. 因着基督和他的义我们要承受和得到更多和更大的特权,远超因着亚当的过犯而失去的.疗伤的药膏比伤口宽广,比伤口的杀伤力更强,给人医治.



IV. 在最后两节使徒似乎预见到有人会提出反驳,就像加3:19 所讲的, 律法是为什么有的呢? 回答, 1. 律法本是外添的,叫过犯显多. 罪借着律法乘机显多,不是律法令罪自身加增,而是律法揭露罪性是何等之大.放大镜发现瑕疵,但不是生出瑕疵.当律法进入这世界罪又活了,就像更明亮的光线射入房间,照亮之前就有的,只是没有被发现的尘埃和污秽.它就像探伤,是医治伤口所必须的. 过犯—那过犯, 亚当的罪, 它把罪扩展到我们身上,败坏在我们身上的影响,这一切就是律法加添时那过犯的显多. 2. 恩典就更显多了 – 律法的威慑令福音的安慰更为甘甜. 罪在犹太人当中显多;当这些犹太人归向基督时,恩典岂不是因着除去如此大的罪,战胜如此大的败坏而更为显多吗? 敌人的力量越大,征服者的荣耀也就越大.他在 21节说明了这恩典的显多.就像暴君压迫者作王统治衬托出后来的公义温柔的君王的管治,令这管治更为耀眼夺目一样,罪作王同样衬托出恩典作王. 罪作王叫人死 ; 这是残暴血腥的统治.但是恩典作王 赐生命,永生,这是籍着义, 这是算作我们的义,为让我们称义,加在我们里面让我们成圣;两者都是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通过基督的权能和功效而来的, 他是属他的教会的伟大先知,祭司和君王.

TOP

 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