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123
ӡ

第7章

在这一章我们可以留意, I. 我们脱离了律法,这更应该成为促进我们成圣的理由, 1-6节. II. 尽管有7-14节的记载,从他本人的经验出发,使徒论述证明了律法的卓越和用处. III. 描述了恩典和人心的败坏之间的争战,14,15节直到最后.



对律法的观察

      1弟兄们,我现在对明白律法的人说,你们岂不晓得律法管人是在活着的时候么?  2就如女人有了丈夫,丈夫还活着,就被律法约束。丈夫若死了,就脱离了丈夫的律法. 3所以丈夫活着,她若归于别人,便叫淫妇。丈夫若死了,她就脱离了丈夫的律法,虽然归于别人,也不是淫妇.  4我的弟兄们,这样说来,你们藉着基督的身体,在律法上也是死了。叫你们归于别人,就是归于那从死里复活的,叫我们结果子给神. 5因为我们属肉体的时候,那因律法而生的恶欲,就在我们肢体中发动,以致结成死亡的果子.  6但我们既然在捆我们的律法上死了,现今就脱离了律法,叫我们服事主,要按着心灵(心灵或作圣灵)的新样,不按着仪文的旧样.



      在上一章规劝我们离弃罪恶归向圣洁的各项论证之中,其中一条就是(14节), 我们不在律法之下; 在这里又重复了一篇,并解释道(第6节): 我们脱离了律法. 这是什么意思? 它为什么证明了罪不能作我们的主,我们一举一动要有新生的样式? 1. 我们脱离了律法的权势,这律法的权势是因着我们所犯的罪诅咒我们,定我们罪的. 因着基督的死,律法对一切真信徒的判罪都被撤销驳回了.律法说, 犯罪的,他必死亡; 但我们是脱离了律法了. 耶和华已经除掉你的罪,你必不至于死. 我们被赎脱离律法的咒诅, 加3:13. 2. 我们脱离了那律法的权势,那是挑动激发那住在我们里头的罪的.使徒似乎是特别指着第5节讲的: 那因律法而生的恶欲. 律法命令,禁止,威慑那些败坏堕落的人,但是没有提供恩典去医治和加力量给人,只是挑动这败坏,将像日头照在粪堆上,激发和带出那肮脏的臭气.我们因着始祖的堕落而变得瘸腿残废,律法来了,指明我们应走的道路,但是没有提供任何的帮助医治我们的伤残,因此更令我们举步维艰和绊倒.对律法如此的理解,不是从律法作为法则的角度来说的,而是从律法作为工作之约的角度来说的. 这些都是要我们成为圣洁的理由; 因为这鼓励我们要努力,尽管在许多事情上面我们有所亏欠. 我们在恩典之下,恩典应许加力量给我们去行它所命令我们去行的,当我们有所亏欠时,悔改就赦免我们.这就是这些经文概括来说要表达的意思,就是在承认归信和特权方面,我们是在恩典之约下,而不是在工作之约下--在基督的福音之下,不在摩西的律法之下.之前他用了复活得新生命,服事新的主人的比喻说明在律法之下和在福音之下的分别;现在在这里他用嫁给一个新的丈夫的比喻来加以说明.



      I. 我们第一次的婚姻是归给了律法,按照婚姻的律法,这婚姻只是在这律法生效时才是继续的.婚姻的律法是有约束力的,直到无论其中哪一方死亡为止,过后就不再有效了.无论哪一方的死都解脱了双方.他是把他们看作明白律法的人来说明这点的(第1节): 我对明白律法的人说. 和那些有知识的人进行讨论是大有好处的,因为这样的人更容易明白和理解真理.许多在罗马的基督徒从前是犹太人,因此对律法十分熟悉.有明白事理的朋友是有好处的. 律法管人是在活着的时候; 具体说,婚姻的律法是这样管人的;或者,概括来讲,每一条律法都是有这样的限制――国家的律法,人际关系的律法,家庭的律法等等. 1.奴仆活着,他仍在辖制之下;死了,就脱离主人的辖制, 伯3:19,律法的要求所尽的义务就不再有效;2. 律法的定罪不再有效;死亡就是律法的尽头.人死事休. 最严厉的律法只能杀死身体, 之后再也无能为力.因此当我们向律法活着的时候,我们是在它的权柄之下――就像我们在旧约时代,在福音临到这世界之前,在福音带着能力进入我们的心之前一样.婚姻的律法也是如此 (第2节), 女人一生一世要归给她的丈夫,不能嫁给另外的人; 如果她另嫁,就当看她作淫妇, 第3节. 不仅仅是被另外一个男人玷污,更因着嫁给另外一个男人,令她成为淫妇; 在这方面,它是滥用神所设立的婚姻制度,用这婚姻制度包庇污秽,这罪就更严重得多了. 我们是归给律法了(第5节): 我们属肉体的时候, 就是说,在属肉体的状态下,服在罪和败坏的权势之下--肉体成为我们的根本--这时那因律法而生的恶欲,就在我们肢体中发动, 我们陷在罪中随流而下,律法则是不完美的大坝,让这罪恶的溪流越涌越高,势力更大.我们眷恋罪,就像妻子眷恋她的丈夫一样,罪辖治着我们.我们拥抱罪,热爱它,全身心献给了它,每天和它打交道, 努力讨它的欢喜.我们在罪和死亡的律法之下,就好像妻子在婚姻的律法之下;这婚姻的结果就是结出果子以致灭亡, 就是因着原罪而带来的各样本罪 ,如此这些是理当灭亡的. 私欲从律法怀了胎(这律法就是罪的权势,林前15:56), 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 雅1:15. 这就是与罪和律法的婚姻所得的后代.是那罪的恶欲在我们肢体中发动的结果.当律法向我们活着,我们向律法活着的时候,这就在我们的生命中不断延续.



      II. 我们的第二段婚姻是嫁给了基督: 这是如何发生的? 那当然是,



      1. 因着死亡,脱离了作为立约向律法应尽的义务,就像妻子脱离了对她丈夫的义务一样, 第3节. 两者之间并不十分相似,也不需要十分相似. 你们在律法上也是死了, 第4节. 他不是说, "律法死了" (有人认为这是因为他不想冒犯那些仍然十分热衷于律法的人), 而是归纳说, 你们在律法上死了. 就像世界对我们来说是已经钉死了,我们对世界也是钉死了,两方面都是同一件事情,同样地,律法死了, 我们向律法死了. 我们脱离了律法 (第6节) --向律法我们已经是无效了; 我们对律法的义务就像对丈夫的义务一样已经终结失效.然后他说到律法死了,是指这律法是捆绑我们而说的: 在捆我们的律法上死了; 不是律法本身, 而是针对它一定要惩罚犯罪和它对罪恶的挑动说的.它死了,失去了它的权柄;这是(第4节) 藉着基督的身体作成的, 就是说,籍着基督在身体上的受苦,籍着他身钉十架, 这废除了律法,满足了律法的要求,满足了因着我们违背律法神对我们公义审判的要求, 为我们买赎了恩典之约, 有义和能力为我们预备存留,这是律法没有做到也是不能做到的. 因着我们与基督奇妙身体的联合,我们向律法死了.因着我们相信承认是籍着洗礼和基督联合,因着我们有能有效的相信,我们向律法死了,就像那死了的奴仆,是脱离了他的主人,不再背负他主人的轭,我们和律法也不再有任何的干系.



2. 我们是归于基督的了.我们相信的那一天就是和主耶稣联合的日子.我们进入一个新生命,依靠他,服事他: 叫你们归于别人,就是归于那从死里复活的, 这是关于基督的比喻,在这里是十分贴切的;因为我们向罪和律法死,就是在基督的死上和他身钉十架上和他联合,同样我们归给基督,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是在基督的复活上与他联合.我们是归于那复活升天的耶稣,这是非常荣耀的婚姻结合. 比较 林后11:2;弗5:29. 现在我们是归于基督了, (1.) 叫我们结果子给神, 第4节. 这婚姻结合的一个结果就是我们多结果子: 神设立婚姻是为了他要得虔诚的后裔, 玛2:15. 妻子被比作结满果子的葡萄树,孩子被称为胎怀的果子.我们和基督结合的伟大结果就是我们在爱,恩典和每一件善行上多结果子.这就是结果子归给神,讨神的喜悦,遵行他的旨意,追求他的荣耀.就像我们第一次嫁给罪的婚姻,结果子至死,我们第二次的婚姻,归于基督,是结果子给神,是义的果子.好行为是新生命的产物,我们与基督联合的结果,正如葡萄树多结果子是与根联合一样.不管我们是怎样口头上自称承认相信, 除非我们与基督结合,否则我们不能结果子给神;在基督耶稣里我们被造,为要我们行善, 弗2:10. 那唯一被神纪念的果子是在基督里所结的果子. 信徒的好行为和假冒为善,自以为义的人的好行为的区别在于, 信徒的好行为是因着归于基督,与基督联合,奉主耶稣的名而来的, 西3:17. 无疑这是敬虔的一个极大的奥秘. (2.) 叫我们服事主,要按着圣灵的新样,不按着仪文的旧样, 第6节. 许配给一个新的丈夫之后,我们必须要改变我们的行为.我们仍要服事,但这是出于完全自由的服事, 而对罪的服事是完全的奴役:我们现在必须按着圣灵的新样,按着新的属灵法则,出于新的属灵动机,在灵里用诚实来服事神, 约4:24. 一定要有神的灵所动工的加给我们的灵里的更新,我们必须在这灵里服事. 不按着仪文的旧样; 就是说,我们不能仅仅以外表的服事为满足,好像那属肉体的犹太人一样,他们以遵守律法的每字每句为骄傲,却不理会敬拜属灵的部分.字句是用它的束缚和威吓叫人死,但我们已经脱离了这轭的约束,以致我们可以坦然无惧地用圣洁公义事奉神, 路1:74,75. 我们在圣灵的时代,因此一定要成为属灵的,在灵里服事.把这个与 林后3:3,6, 及等等进行比较. 我们不要再停留在圣殿的外院,而是要在殿里的幔子之内敬拜,这才是理所当然的.

TOP

 3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