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第9章

神的主权


6 这不是说神的话落了空。因为从以色列生的,不都是以色列人: 7 也不因为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就都作他的儿女。惟独从以撒生的,才要称为你的后裔. 8这就是说,肉身所生的儿女,不是神的儿女。惟独那应许的儿女,才算是后裔. 9因为所应许的话是这样说,到明年这时候我要来,撒拉必生一个儿子. 10不但如此,还有利百加,既从一个人,就是从我们的祖宗以撒怀了孕; 11(双子还没生下来,善恶还没有作出来,只因要显明神拣选人的旨意,不在乎人的行为,乃在乎召人的主) 12 神就对利百加说,将来大的要服事小的. 13正如经上所记,雅各是我所爱的,以扫是我所恶的.


      使徒在为他所要讲论的,关于他的同胞被弃绝这件事情开了路,表白了自己对他们的关切,承认他们无可置疑的特权,然后在这几节经文和本章接下来的部分,证明了因着福音时代的建立而对犹太人的弃绝,并没有使神对列祖的应许落空: 这不是说神的话落了空(第6节), 看到让保罗大有忧愁,心里时常伤痛(第2节)的犹太人目前的处境, 可能会让人产生这样的怀疑.我们不应该认为神的话语有任何的落空:他所说的一切决不会,也不能徒然返回; 见 赛55:10,11. 应许和警告一定会成就;无论如何他要彰显律法,使之配得尊崇.对神的应许更要如此看待,因着应许之后所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信心软弱的人可能会非常怀疑神的应许;但应许不会,也不能落空;最后应许将要发声,决不食言.


      现在困难之处在于如何把对不信的犹太人的弃绝和神话语的应许,神加给他们的外在的恩宠表记协调一致. 他在四个方面作到这点:-- 1. 解释应许真正的含义和目的, 6-13节. 2. 断言并证明神在对待人方面绝对的主权, 14-24节. 3. 表明对犹太人的弃绝,和对外邦人的接纳,是在旧约已经预表了的, 25-29节. 4.断定犹太人被弃绝的真正原因, 从第30节到最后.


      在这一段使徒解释了应许的真正含义和目的.当我们误解神的话语,误解应许,难怪我们就会要和神争吵说为什么应许会落空;因此首先必须要正确解释应许的含义.他在这里指明,当神说他要作亚伯拉罕的神,他后裔的神 (这是对列祖做作的出名的应许), 他并不是指按照肉身亚伯拉罕一切的后裔,好像这和他的血缘关系一定挂钩; 他应许的对象只是如此这般的人,是有所限制的.从一开始这应许就是给以撒,而不是给以实玛利的,是给雅各而不是给以扫,然而就这一切而言神的话语并没有落空;因此现在这同一个应许是给那些接受基督和基督教的相信的犹太人,尽管这样就弃绝了拒绝基督的众人,然而这应许不因此而遭受挫败和失效,就像这应许不因着对以实玛利和以扫预表性的弃绝而落空一样.


      I. 他立定了这个前提-- 即从以色列生的,不都是以色列人(第6节), 也不因为是亚伯拉罕的后裔,等等, 第7节. 许多从亚伯拉罕和雅各而出,有以色列这个姓氏的人,却远非真正的以色列人,在这新的立约的拯救恩典中无份.有以色列这个姓氏,自称是以色列人的人并非全部都是真正的以色列人.并不是顺理成章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就一定是神的儿女,尽管他们自己依靠和亚伯拉罕的关系这样幻想,以此大大夸口,为指望, 太3:9;约8:38,39. 但这并非顺理成章就是如此. 尽管人常常夸大神的应许的含义,用虚空的幻想自我安慰,但恩典不是由血统继承的;拯救的恩典也不是和外在的教会特权牢不可破地联系在一起的.


      II. 他用例子加以证明; 不但表明亚伯拉罕的一些后裔得蒙拣选,而一些却不被拣选,更表明神是按照他自己旨意的安排,而不是按照现今不信的犹太人如此古怪地抓住的诫命的律来成就这一切.


      1. 他具体举了以撒和以实玛利的例子,这两人都是亚伯拉罕的后裔;然而只有以撒被接纳进入神的约, 以实玛利则被拒绝逐出.他引用了 创21:12, 从以撒生的,才要称为你的后裔, 这就是为什么亚伯拉罕一定要同意把那使女和她的儿子赶出去,因为这约是要和以撒设立, 创17:19. 然而神讲过的话,就是他要作亚伯拉罕和他后裔的神的话,不会因此落空;因为这伟大应许所带来的祝福,是由神这位恩主施与的,他按照自己的意思决定这些祝福要临到谁身上,并相应地赐给了以撒,弃绝了以实玛利.他在第8,9节作了进一步的解释,显明了神要籍着这个安排给我们怎样的教导. (1.) 肉身的后代,本身靠着按照肉身和亚伯拉罕的关系,并不是神的儿女,要不然以实玛利就可以名正言顺要求得到这应许了.这正好击中那些不相信的犹太人的要害,他们以肉身和亚伯拉罕的关系为夸口,按照属肉体的方法,靠着基督已经废去的属肉体的律例寻求称义.他们以肉体夸口, 腓3:3. 以实玛利是肉身的后代, 由年轻力壮,很有可能生子的夏甲而生.他的出生没有什么非比寻常或超自然的东西, 而以撒的出生则是非比寻常和超自然的;他是按着血气生的(加4:29), 是那些靠着自己的力量和义寻求称义和拯救之人的代表. (2.) 惟独那应许的儿女,才算是后裔. 那些被算是后裔,享有尊荣和福气的人,并不是靠着他们自己任何的功劳长处,而是完全依靠应许,神在这应许中按着他自己所喜悦的赐下那应许的祝福.以撒是出于应许的后裔,使徒在 第9节加以证明, 这句经文引自 创18:10. 他是出于应许的孩子(其他许多的人也是如此), 是靠着这应许的能力和功劳怀胎和出生,因此是那些现在算作后裔之人,就是那些真信徒,的真正预表和表样,这等人不是从情欲生的,也不是从人意生的,而是从神生的--是那不可败坏的后裔, 靠神应许的话语,靠着那赐给一颗新心的特别应许:见 加4:28. 靠着信心以撒被怀胎, 来11:11. 这就是在旧约时代所教训的救恩的伟大奥秘,不是籍着明明白白的话语,而是通过显著的预表和神的安排,当时这些看上去不像我们现在看的那样清晰,现在幔子已经被挪开, 预表已经被预表的本体所解明.


2. 雅各和以扫的例子(10-13节), 这更加有力地证明亚伯拉罕肉身的后裔,如此本身在这应许中是无份的,只有神按照他的主权命定的才为有份.在以实玛利被赶出去之前,他和以撒有先天的不同:以实玛利是使女的儿子,在以撒之前很早就已经出生,性情火爆粗旷,他嘲笑和压迫以撒, 我们可能会猜想这一切都是神命令亚伯拉罕把他赶出去的原因.但是在雅各和以扫这个例子上,这些事情都不存在,他们都是以撒的儿子,由一位母亲所生; 他们是一次怀胎; 有一些抄本是这样记载的. 在他们出生之前,善恶还没有作出来,神的旨意已经令他们有所分别. 两人在母亲的腹中同样争斗,当神说, 将来大的要服事小的 的时侯,他不是凭着所行或所预见的善行或恶行, 只因要显明神拣选人的旨意 -- 因而可以确立这伟大的真理,即神自由地拣选一些人,拒绝另外的人,是按照他自己绝对的和满有主权的旨意,按照他所喜悦的施与或不给恩典.他通过引用玛1:2,3 进一步说明神在雅各和以扫之间所行的分别,在那经文里讲的不是以撒和以扫这两个人,而是他们的后代以东人和以色列人, 雅各是我所爱的,以扫是我所恶的. 以色列民被带入特别之约,有迦南地赐给他们,有神特别的显现的祝福,给他们特别的保护,供应和解救,而以东人被弃绝,没有圣殿,祭司和先知--他们没有这样的特别照顾和关爱. 神就是这样令这两个国家有所不同,他们都是出于亚伯拉罕和以撒,就像神令这两个国家的特别的起头人雅各和以扫于所不同一般.因此这一切的拣选和弃绝都是预表性的,是为了暗示将来的某种其他的拣选和弃绝. (1.) 有人理解这是指拣选和弃绝的条件或限制.就像神拣选以撒和雅各,弃绝以实玛利和以扫,他同样会,并已经拣选信心作为得救的条件,摒弃了守律法作为得救的条件. 阿民念(Arminius) 就是这样理解的,--关于这些被弃绝的和那些蒙拣选的,所所区别的是因着其专属的特质; 约翰古德文(John Goodwin)如是说. 但这是非常强解圣经; 因为使徒一直讲的是人, 他要怜悯谁(他不是说神要怜悯哪种人),就怜悯谁,另外如果这里讲的是神设立得拯救的条件,那么就根本不会有在第14节和第19节提出的两种反对意见, 他对这两种反驳的事关神对人的绝对主权的回应就根本是毫不相干的了. (2.) 其他人理解作对具体的人的拣选或弃绝--从亘古以来一些人是蒙爱的,一些人是被厌恶的.但是使徒讲以撒和以扫, 不是只是讲他们自己,而是把他们作为祖先--雅各的民,以扫的民; 神也不仅仅因为他决意这样做,不考虑人自己的功过就定人的罪,或命定要定人的罪. (3.) 其他人因此理解这是对作为整体的人的拣选和弃绝.他的目的是要证明神呼召外邦人,把他们带领进入教会,与他自己立约,同时听任犹太人中顽固的人沉迷在不信之中,因而把他们逐出教会--因而让他们看不到那使他们得平安的事物—神在这件事上的公义,和他的怜悯及真实. 然而使徒对这一切的解释证明的推论是非常适用于,无疑(就像圣经惯常的做法一样)也是为了清楚表明神施恩典给具体的人的方法, 因为神赐下拯救的恩典和他赐下教会的特权有某些相似之处.拣选雅各那小的,而不拣选以扫那大的(因而颠倒次序), 是为了要暗示,犹太人尽管是亚伯拉罕天生的后裔,是教会中头生的,却要被撇在一边;而外邦人,就像那弟弟,却要取代他们被接纳进来,得到名分和祝福.犹太人被看作一个国体,一个国家和民族,因着礼仪性的律法,圣殿,祭司制度被联结在一起,成为他们团结的核心, 多少年来一直是上天的宠儿,是祭司的国度,圣洁的国,因神在他们当中,为他们而作的神迹般的显现而大得尊荣卓著.现在福音广传,基督教教会被建立,这国体因而被摒弃,他们的教会国体被解散;类似组成的基督教教会(随着时间的迁移则是基督教国家),成为他们的继承者,得蒙神的恩宠,和由这恩宠而来的特别特权和保护.使徒在这里的目的是解释清楚神这如此大的作为的公义所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