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第9章

神的主权


14 这样,我们可说什么呢。难道神有什么不公平么。断乎没有. 15因他对摩西说,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16 据此看来,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 17因为经上有话向法老说,我将你兴起来,特要在你身上彰显我的权能,并要使我的名传遍天下. 18如此看来,神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叫谁刚硬,就叫谁刚硬. 19 这样,你必对我说,他为什么还指责人呢。有谁抗拒他的旨意呢? 20你这个人哪,你是谁,竟敢向神强嘴呢。受造之物岂能对造他的说,你为什么这样造我呢? 21陶匠难道没有权柄,从一团泥里拿一块作成贵重的器皿,又拿一块作成卑贱的器皿么? 22倘若神要显明他的忿怒,彰显他的权能,就多多忍耐宽容那可怒预备遭毁灭的器皿: 23又要将他丰盛的荣耀,彰显在那蒙怜悯早豫备得荣耀的器皿上, 24这器皿就是我们被神所召的,不但是从犹太人中,也是从外邦人中,这有什么不可呢?



      使徒在说明了应许的真正含义之后, 在这里说明论证了神在事关人永远结局上处置人的绝对主权.在这里神不应被看作是一位教区长和管制者, 按照他所启示的律法和盟约施行奖罚;而是一位主人和恩主, 按照他隐秘和永远的旨意和计划赐给人如此的恩典和好处: 既包括外在可见的教会成员资格和特权的恩典,赐给一些人,拒绝给另外的人;也包括有效恩典,赐给某些特定的人, 拒绝给其他的人.


      在这一段的讲论中他是为了回应两种反对意见.


      I. 有人可能会反对说, 难道神有什么不公平么? 如果神任意处置人,拣选一些人,弃绝其他的人,是不是可以怀疑神有不公平呢?使徒对于这个想法十分吃惊: 断乎没有! 愿我们远离如此的念头; 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么? 创18:25;罗3:5,6. 他否决了这种推论,并加以证明.

      1. 关于他施怜悯的人, 第15,16节. 他引用了那节经文,以此显明神在施恩方面的主权(出33:19): 我要恩待谁就恩待谁. 神一切施恩的考虑都是出于他自己.所有人都堕入罪和悲惨的境地,同在罪和忿怒之下,神行使主权,拣选一些人脱离这堕落叛道的族类,成为恩典和荣耀的器皿.他按照他所愿意的施加恩赐,无需给我们任何的理由:根据他自己可喜悦的旨意他拣选一些人作怜悯和恩典的标记,那是先在的恩典,有效的恩典;而放弃其他的人.这用词带有非常的强调意味,反复出现更令这强调突出: 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 这说明了神旨意的全然绝对;他要做的就必成就,无需对他的任何事情作出解释,他要这样做话也是不恰当的.就像那句伟大的话, 我是自有永有的 (出3:14) 充分表明了他绝对的自有,同样这句话, 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 完全表明了他旨意绝对的王权和主权.为了维护神要怜悯谁,就怜悯谁的公义,使徒依靠神他自己所讲过的话,神籍着他所说的话宣告了他的主权的能力和自由.神是称职的审判的主,在关乎他自己的案例上也是如此.神所做的一切,或他定义要做的一切,无论如何都证明是公义的. 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 我所起头的,我必要成就.因此神的怜悯是直到永远的,因为这决定是出于他自己里头的;因此他的恩赐和选召是没有后悔的.因此他指着第16节说, 这不在乎那定意的. 从神而来加给人的任何美好的事物,这荣耀不是归于人最美好的愿望,也不是归于人最勤奋的努力,而只是,完全是归功于神白白的恩典和怜悯.在雅各的例子上, 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 不是因着利百加恳切的意愿和渴求雅各就可以得到祝福;不是因着雅各急忙赶着要得到(因为他是被别人催赶着去得祝福的) 而使他得到祝福,而是神的怜悯和恩典.神圣洁快乐的子民和其他人不同之处在于是神和他的恩典令他们有所不同.把这个普遍的原则应用到摆在保罗面前的具体例子上,为什么不值,不配,理应受惩的外邦人蒙呼召,被接入教会,而极大多数的犹太人被撇弃在不信中灭亡, 并不是因为这些外邦人更配得,更倾向可以得到如此的祝福,而是神白白的恩典令这一切不同.外邦人既没有定意也没有奔跑来得到这福份, 因为他们坐在黑暗里, 太4:16.在黑暗里,因此不能定意要得他们所不知道的; 坐在黑暗里,这是一个很满足的姿势,因此不会奔跑要得祝福,而是这些无价的美善的祝福早已为他们预备.这就是神的恩典对那一切在他的恩典中有份的人的行事方法,因为他找到那些没有寻找他的人(赛65:1); 在这先在的,有效的,对人区别对待的恩典上,他是以恩主的身分行事,这恩典都是他自己的.我们不能因他行善而心生妒忌,他在我们和其他人所得的恩典上必要得荣耀: 不要归与我们, 诗115:1.


      2. 关于那些灭亡的人, 第17节. 在罪人灭亡上所展现的神的主权,在这里体现在法老的例子上;这引自 出9:16. 请留意,


      (1.) 神如何对待法老.他使他兴起,把他带进这世界,使他出名,赐给他国度和权柄,--使他兴起如山上的灯塔,作为他一切灾殃的标记(比较 出9:14)-- 使他的心刚硬,正如他说过他要这样行(出4:21): 我要使他的心刚硬,就是说,收回使他心软化的恩典,让他任凭己意,放手让撒但控制他,在他面前立下使他心刚硬的各样事情.或者,兴起他的意思可能是指让各种的灾祸终止,使法老可以缓一口气,让法老在这灾祸中可以暂缓受刑.在希伯来文当中, 我将你兴起, 意思是让你在活人之地暂得继续.同样神兴起罪人,是为他自己所造的,就是为祸患的日子所造的(箴16:4), 在外在的兴旺上,外在的特权上(太11:23),暂不定罪的怜悯上兴起他们.


     (2.) 他的目的: 特要在你身上彰显我的权能. 神因着击破这位强大,大胆妄为,抵抗上天,践踏一切的公义和神圣之事的暴君的骄傲和蛮横,而彰显出他的权能.如果法老不是如此地位高然和大有能力,如此大胆心硬,在毁灭法老这事上神的能力就不会如此彰显为大了;但是废除如此一位声势嚣张的君王的威风,确确实实宣告了神的至圣至荣,可颂可畏和施行奇事, 出15:11. 这是针对法老和他的百姓所行的.


      (3.) 在我们所看到的这些事情上他的总结, 第18节. 神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叫谁刚硬,就叫谁刚硬. 神不同的行事方法,使一些人和其他人有所不同,这必须归于他绝对的主权.他不欠任何人的债,他的恩典属乎他自己,可以按照他所喜悦的赐给或扣下;我们无人配得这恩典,是的,我们千万次得不到这恩典,这都是公义的,好让我们得蒙拯救的作为让人羡慕惊叹,得救之人必须只能感谢神,那些灭亡之人只能归咎于自己, 何13:9. 我们被命定,就像神命定我们的,要为我们得蒙拯救尽自己一切所能的最大本分;但是神除了乐意信守他自己的约和应许,就是他启示的旨意,在这之外他不受任何义务的约束;正是如此,他要接纳,而不会驱逐那些到基督这里来的人;但是他吸引人来归向他,这归回是按先在的,使人分别的恩典,他愿意赐给谁就赐给谁.他怜悯外邦人吗?这是因为他要怜悯他们.他使犹太人心硬吗?这是因为他按自己所喜悦的不赐下使他们心软化的恩典,任凭他们处在他们所选择的故意的不信之中. 父啊,是的,因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 这句经文极好地解释了这一点, 路10:21, 像这里所说的,显明了在赐下或不给蒙恩之道和有效祝福这事上神主权的意旨.



      II. 有人可能会反对说, 他为什么还指责人呢。有谁抗拒他的旨意呢? 第19节. 如果使徒只是在单单强调说明神在设立和命定蒙接纳蒙拯救的条件的话,这样的反驳就是毫无道理的;因为如果人真的拒绝接受蒙拯救所要达到的条件,他就完全可以指责人;这拯救是如此浩大,条件并不苛刻.但是保罗强调说明神在赐下和不给对人区别对待的,先在的恩典上的主权,这样的反对就看上去有一些道理了; 这个反驳是经常普遍针对对人区别对待的恩典这个教义的. 如果神给某些人有效的恩典,同时不给其他的人,为什么他还指责那些得不到这恩典的人呢?如果他弃绝了犹太人,让他们看不到使他们得平安的东西,为什么他还指责他们的瞎眼呢?如果是他所喜悦的而不认他们是他的子民, 他们得不到怜悯,他们自我离弃就不算是抗拒他的旨意了.他详细回应了这个反驳意见,


      1. 斥责提出这个反驳的人 (第20节): 你这个人哪. 受造之物如此反驳他的造物主,人反对神,是不应当的.真理,正如在耶稣里,是把人贬低为一无是处,比一无是处还要微小,高举神为满有主权的万军之主.请留意,当人和他的创造主争辩的时候,他是如何斥责人的。 "你是谁? 你是如此愚昧,如此软弱,如此目光短浅,如此无能论断神的心意. 你能探极如此的深度,争辩如此的案例,明白神在海中的道,他在大水中的路吗?" 竟敢向神强嘴. 我们理当顺服他,而不是向他强嘴;理当服在他的手下,而不是在他面前嚣张,也不能指责他为愚昧. 强嘴. 神是我们的主人,我们是他的用人;用人顶撞主人是不妥的, 多2:9.


      2. 把这一切归于神的主权.我们是被造的,他是造物的;我们挑战和责难他在命定和造我们成为这样或那样的形态上的智慧,这是不应当的.原始未做成的一团物质没有权利要成为这样或那样的形状,只能按照那创造者的心意被造成型. 用窑匠有权使用泥土的例子可以很贴切地阐明神在我们身上的主权;请比较 耶18:6, 在那里有相似的对比,当神将要在犹太人被尼布甲尼撒毁灭这件事上大大显明他的公义时,神是在对犹太人的国家行使他的主权.


      (1.) 他向我们做了这个比较, 第21节. 陶匠用同一团泥中可以造出漂亮的器皿,可以作尊贵用途,也可以造出低贱的器皿,不被喜悦的器皿;在这方面他是独断行事,他可以决定根本要不要把这泥造成任何的器皿,或者把它留在它被挖出来的窑洞口.


(2.) 这比较的实际应用,22-24节. 在堕落的人类这一大团泥中神造出两种器皿:-- [1.] 那可怒的器皿—盛满忿怒的器皿,正如盛酒的器皿是装满酒的一样; 满了耶和华的忿怒, 赛51:20. 在这些器皿身上神愿意显明他的忿怒,就是他惩罚的公义,和他对罪的仇恨.这一定要向全世界显明,神要显明他恨恶罪恶.同样地他要显明他的权能. 这是力量和能量的权能,惩罚的权能,要在那些灭亡的人身上行出和作成毁灭的工作;这毁灭是出于他权能的荣光, 帖后1:9. 对罪人永远的定罪将充分显明神的权能; 因为他要快快行事,他的忿怒要吞灭有罪的良心,他大大伸出臂膀要毁灭他们的平安,同时却要奇妙地保存受造之物的实质.因这样的缘故,神就多多忍耐宽容 ――对待他们作出极大的忍耐,任由他们罪恶满盈,直到时侯成熟被毁灭,因此他们因着自己的罪和自我刚硬,成为预备遭毁灭 的.人心由败坏和邪恶作王,就预备好自己下地狱: 人心因此被造成可燃烧之物,为地狱的火焰而预备. 当基督对犹太人讲(太23:32), 你们去充满你们祖宗的恶贯吧, 叫世上所流义人的血,都归到你们身上(第35节), 他就是在多多忍耐宽容他们,使他们因着自己的顽梗和故意犯罪,预备他们遭受毁灭. [2.] 那蒙怜悯的器皿――充满怜悯.那蒙拯救的余民的福气是神怜悯的结果,而不是他们的功劳.天堂一切喜乐荣耀的源泉是神永远不变的怜悯.贵重的器皿一定要承认他们是蒙怜悯的器皿,直到永永远远.请留意, 首先, 他对他们的目的: 将他丰盛的荣耀彰显, 就是他的恩慈;因为神的恩慈是他最大的荣耀,特别当这恩慈在那最大的主权之下表露出来的时侯. 摩西说, 求你显出你的荣耀给我看, 出33:18. 神说, 我要显我一切的恩慈,在你面前经过 (第19节),这是白白赐给我们的: 我要恩待谁,就恩待谁.神在对一切受造之物的保守和供应上显明了他的荣耀,他这般的恩慈: 遍地满了他的慈爱,他以恩典为年岁的冠冕;当他要显明他恩慈的丰富,那不可测度的丰富时,他选择了在对圣徒的拯救上显明出来,让这成为直到永远的神恩典的荣耀丰碑. 第二, 他向他们所行的,他早预备他们得荣耀. 成圣是预备人的灵得荣耀, 预备它领受在那光中圣徒的基业.这是神的工作.我们可以快快地毁灭自己,但是我们不能自我拯救.罪人预备自己下地狱,但是神预备圣徒上天堂;神计划让那些将来上天堂的人,为了天堂现在就预备和装备他们:他为此栽培我们, 林后5:5. 你如何才知道谁是蒙怜悯的器皿? 就是那些被神所召的(第24节); 他所预定的,他也使用有效的呼召召他们来:不仅仅是犹太人,还有外邦人;因为那分隔两下的墙被拆毁,全世界都在同一境况之下,神的恩典不像从前一样专注在犹太人身上,那时他们比世界上其他的人更接近神的接纳.他们现在和外邦人站在同一水平上;现在问题不在于是不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也不是这里还是哪里的问题,而是是否是根据他的计划被召的问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