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2
ӡ

罗马书第11章

神的主权

33 深哉,神丰富的智慧和知识。他的判断,何其难测,他的踪迹,何其难寻! 34 谁知道主的心,谁作过他的谋士呢? 35谁是先给了他,使他后来偿还呢? 36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阿们.


使徒用本章的大部分篇幅详细强调了对犹太人的弃绝和神的良善之间的和谐一致, 在这里他得出结论,承认和歌颂了在这一切上神的智慧和主权.这里他使徒充满感情和敬畏歌颂了,

I. 神计划的奥秘: 深哉! 在对待犹太人和外邦人的事情上; 或,概括来讲,福音的全然奥秘,这是我们不能完全明白的.-- 神丰富的智慧和知识, 在籍着基督安排和实施对我们的救赎这件事上,他的智慧和知识是何其大,这深哉的奥秘连天使也要察看, 彼前1:12. 人的理解岂不更加难以陈明其方法,原因,计划和它的范围吗?保罗比任何其他人更了解神国的奥秘; 然而他自己也要承认他无法想得明白,急切要寻根问底,他谦卑地坐在这奥秘的边缘之上,感叹这深哉. 那些在这还不完全的状态下最明白事理的人,他们是最清楚他们自己的软弱和短视,在作完一切的研究后,在这些研究所得结果之后,因着黑暗难明他们无法用言语表达自己. 人都要等候赞美你, 诗   65:1.--深哉神的丰富. 人各样的丰富都是肤浅的,你一会儿就可以见底; 但是神的丰富是深奥的 (诗36:6): 你的判断,如同深渊. 神的计划不仅深奥,而且还是丰富的,这表明了那宝贵有价值的是何等丰足,神计划的层面是何等完全;它们不仅有高深,还有长阔(弗3:18), 是过于人所能测度的, 弗3:19.-- 神丰富的智慧和知识. 他清楚明确无误地看清一切 – 一切现今的,过去的,和将来的事,-- 一切在他面前都是赤露敞开的: 这就是他的知识.他统治和命令万有,指挥处置万有成就他自己的荣耀,在万有中成就他自己的目的和计划; 这就是他的智慧. 这一切的范围是如此深奥,是超过我们所能探求的,我们思想这一切,很快就茫然不知所措.这样的知识奇妙,是我不能测的, 诗 139:6. 比较 17,18节 -- 他的判断,何其难测! 就是说, 他的计划和目的: 还有他的踪迹, 就是把这些计划和目的成就出来.我们不知道他所计划的.当一切运转起来,神的护理开始工作,我们却不知道他所计划的;这是何其难寻. 这不仅推翻了我们对神计划过分自信的理解,还制止我们好奇的探求. 隐秘的是不是属于我们的, 申29:29. 神的道是在海中, 诗77:19. 比较伯23:8,9,诗97:2. 他所做的我们现在不知道,约13:7. 对神所作的我们不能给出一个理由,也不能靠着搜寻测度神. 见 伯5:9,9:10. 感谢神,他口中的判断,和我们的责任是明明白白的,是轻省的,这是一条大道; 但是他手的判断,和他护理的踪迹,是隐秘的,对这些我们是不可窥探的,只有静静地赞美和默认认同.使徒是特别针对那奇怪的转折而说的,对犹太的人弃绝,接纳外邦人,目的是在合适的时候重新接纳犹太人;这些是很奇怪的做法,对一些人的拣选,对其他人的拒绝,这些都不是按照人设想的可能性而行的.就是这样,父啊,因为这在你眼中看为是好的.这些方法是不可测度的,对此我们必须要说, 深哉! -- 何其难寻. 神在身后不留痕迹和脚踪,也不开出一条道路在他身后发光彰显;但是他护理之道每天都是新的.他常常不行同一条路以致留下路径. 我们所听于他的,是何等细微的声音! 伯26:14. 接着在第34节, 谁知道主的心? 有何人成为他的参谋,或像基督那样在父的怀中? 有谁神告知他的计划,或观看他的作为,能知道他要走的踪迹? 在神和人之间,造物主和受造之物之间,距离差距是何等之大,这永远排除了能亲密接近明白神的念头.使徒发出过同样的挑战(林前2:16): 谁曾知道主的心呢? 但在那里他加上一句, 但我们是有基督的心了, 这表明真信徒籍着基督有他的灵,在事关他们幸福的事情上是极其明白神的心意的了. 那明白主的心意的人已经将他显明出来, 约1:18. 这样,尽管我们不明白主的心意,然而,如果我们有基督的心,我们所有的就已经足够了. 耶和华与敬畏他的人亲密, 诗25:14. 我所要作的事,岂可瞒着亚伯拉罕呢? 见 约15:15.-- 谁作过他的谋士呢? 他不需要谋士, 因为他是无限智慧; 也没有任何受造之物可以作他的谋士; 这就好比点着蜡烛照亮太阳一般. 这似乎是指着那一节经文的(赛40:13,14), 谁曾指示耶和华的灵,或作他的谋士指教他呢? 他与谁商议? 等等. 这是神在事关创造之工上向约伯发出的质问的实质所在(约伯记第38章), 适用在他护理的一切方法上.任何人向神发号令,教导他应该如何管治这世界,这都是极其荒谬的.

II. 神计划的主权.在这一切事上神自由行事,按他所定意的行事,因为他如此定意, 对任何他的事情都不需要解释(伯23:13,33:13), 然而他却没有任何的不义.要说明这点,

1. 他发出质问,神欠了何人的债呢(第35节): 谁是先给了他? 在一切受造之物当中谁能证明神有欠于他呢? 无论我们为他做什么,或向他奉献什么,我们都要承认这一点,这要永远打消如此的要求(代上29:14 ): 我们把从你而得的献给你. 我们所能尽的一切职分都不是需要偿还的,反而是我们要偿还的.如果有人能证明神有欠于他,使徒在这里要求偿还,并以神的名义宣告这偿还已经预备好了: 他后来必偿还. 很肯定神不会让任何人因他吃亏;但是从来没有人敢提出如此的要求,或试图要证明这点.这里说明, (1.) 要封住犹太人的喧嚷.当神从他们身上取走他们有行教会的特权时, 他只是取走那属于他自己的:对他自己的难道他不可以随意处置吗 -- 按他所喜悦的时侯,在他所喜悦的地方赐下或不给他的恩典吗? (2.) 要封住外邦人的无礼侮辱. 当神向他们中间送去福音时,向他们如此多的人赐下恩典和智慧接受这福音时,这不是因为他欠了他们如此的人情,也不是他们可以要求这作为欠债偿还,而是因着他自己所喜悦的.

2. 他把这一切归于神的主权(第36节): 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 就是说, 神在万物之上,为万物之主.天上地下一切的事物(特别是那些关于我们的拯救,关于我们平安的事情) 通过创造都是本于他,通过护理之影响倚靠他,以致在它们最终的方向和结局上都归于他.神是万有的源泉,通过神人基督作为传达,归于终极神之处.概括说这三方面包括了神和他的受造之物之间一切的因果关系: 本于他是第一动因,倚靠他是主要的直接原因,归于他是终极的最终原因;神为他自己创造了万物, 启4:11. 如果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这就绝对有理由万有都应该归于他,为了他. 这是一个必要的循环;如果江河从大海得到水, 它们都要再次归回大海, 传1:7. 一切为了神的荣耀,这是必然的; 因为万物最终都要归于他,不管我们是否愿意. 因此他用了一简短的颂赞结束: 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阿们. 神普世的工作是第一因, 这位满有主权的统治者,万物的终极,应该成为我们赞美的对象. 因此一切他所造之工都客观地赞美他;但他的圣徒要积极地赞美他; 他们要称颂他,一切他所造的要称谢他, 诗145:10. 保罗一直在详细论述神对人的计划,极其精确地阐述各点;但最终他得出结论,,观6节承认神的主权是所有这些事的根源所在;只有根基在神的主权上,人的思想才能安全甜美地得到安息. 这如果不是学者采用的论证方法,它却是基督徒的方法. 无论前提是什么,让神的荣耀成为结论; 特别是当我们讨论到神的计划和作为的时候更要如此, 把我们的论证变为充满敬畏和严肃的赞美,这是极好的.那看这些奥秘看得最深远的得荣耀的圣徒, 从来不发辩论,而是赞美直到永永远远.

TOP

 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