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123
ӡ

罗马书第13章

这一章教导了我们三个很好的功课,使徒在本章比前面一章更详细论述了他的命令,他觉得更有必要全面强调. I. 顺服合法权威的功课,1-6节. II. 对我们的弟兄行公义和爱的功课,7-10节. III. 我们自己谨慎敬虔的功课,11节到结尾.

强调对掌权者的顺服

1 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 2 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 3 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恶的惧怕。你愿意不惧怕掌权的么?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称赞: 4 因为他是神的用人,是与你有益的。你若作恶,却当惧怕。因为他不是空空的佩剑。他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罚那作恶的. 5 所以你们必须顺服,不但是因为刑罚,也是因为良心. 6 你们纳粮,也为这缘故。因他们是神的差役,常常特管这事.

在这里教导我们应该如何对待官长,和那些权柄在我们之上,在这里称为在上有权柄的 之人, 这称呼表明他们的权柄(他们是权能), 和他们的尊贵(他们是在上有权柄的),这不仅包括至尊贵的王,还包括了在他之下所有较低级的官长:然而这里不是通过掌管这些权柄的人来表达这点,而是通过这些人所处的权柄本身的地位来表达的.不管人本身可能是何等邪恶,可能是锡安的民所藐视的匪类 (诗15:4), 然而我们必须顺服遵守他们所拥有的公义的权柄.使徒在前一章教导我们,不要自己伸冤,不要以恶报恶;但是以免让人觉得在基督徒当中民事长官的治理诗被废除了,他在这里抓住机会确定这权柄的必要性,以及作恶者所理当受到的责罚,尽管这看上去好像是以恶报恶.请留意,

      I. 吩咐所尽的责任: 人人当顺服. 人人 -- 每一个人,这人和那人, 那称自己是属灵的人的教士并非排除在外, 然而罗马教廷不仅免除自己对民事权柄的顺服,还把他们自己的权柄凌驾在他们之上,使得最伟大的王也要服从教皇,教皇于是高举自己,甚至高于那被称为神的了.—人人. 并非我们的良心要服从任何人的意志.神直接制定律法约束人的良心,这是神的权柄,对于归于神的物我们要归还给神.但这里是表明我们的顺服一定是要出于自愿真心. 你不可咒诅君王,也不可心怀此念, 传10:20. 这样妄想假设就是背叛的起头. 这里所要求的心里顺服包括内在的敬畏(彼前2:17) 和外在的尊敬,在向他们说话和提到他们的时候都要如此 – 在合法和诚实的事情上顺服他们的命令,在其他事情上耐心顺服,不加抵抗顺服苦待 -- 在凡事上与臣民的地位和责任相符,使我们在思想上认识这关系和境况,承认我们在其之下对其顺服. "他们是在上有权柄的; 对于此要甘心,并相应顺服他们." 强调对民事长官顺服的责任是很有理由的, 1. 因为这世界对基督教的毁谤,诬蔑它是公共和平,秩序和管治的仇敌,是使世界天翻地覆的教派,聚众反抗该撒,因为带领的是加利利人而更受非难 -- 这是根深蒂固的毁谤.耶路撒冷被称为反叛的城,与列王和各省有害, 拉4:15,16. 我们的主耶稣也曾如此被人毁谤, 尽管他告诉他们他的国不属于这世界:无怪乎他的追随者历世以来也极大地遭受同样的诬蔑,被称为好捣乱的 , 造反的, 和暴乱的, 被看作世上滋事的人,他们的仇敌利用这诬蔑作为残暴逼迫他们籍口. 使徒因此要废除这诬陷,为基督教洗清这诬蔑, 说明了顺服民事长官是其中一条基督的律法,基督的信仰可以使人成为良好的臣民; 指责基督教为起纷争的,造反的实在无理,它的原则和条例是与之完全相反的. 2. 因为基督徒在对待民事长官方面受到的试探,一些基督徒原本是犹太人,受一种观念的感染,认为每一位亚伯拉罕的子孙都不应该成为其他任何国家的臣民 -- 他们的王一定要是他们的弟兄,申17:15. 另外,保罗曾教导他们他们不在律法之下, 他们因着基督已经得以自由. 为了免得这自由变为放纵,被滥用支持纷争和叛乱, 使徒吩咐他们要顺服民事政府,这吩咐强调因着官长是异教徒,不信的人而更显得有必要,他们是异教徒,不信的人并不废掉他们的民事权能和权柄.另外,民事长官逼迫他们,法律的主体是与他们为敌的。

      II. 尽该责任的理由.为什么我们一定要顺服?

      1. 为刑罚的缘故. 因为若是抵抗我们就会陷入危险.掌权的佩剑,与他们作对就是把我们在这世上所宝贵的一切陷入危险; 和那佩剑的相争是没有意义的.在那个逼迫的时代基督徒因为信仰的缘故为掌权的佩剑所恨恶,他们没有必要因为反抗而使自己更加受人敌视. 在基督徒当中稍有一点抵抗或造反的迹象,都很快会被夸大加以利用,会被全社会所敌视;因此他们需要比其他人更加完全顺服,以致那些因着他们的神而多加攻击他们的人找不到其他的借口. 第2节所讲的肯定也是这个意思, 抗拒的必自取刑罚, 他们要为此负责.神要为此审判他们,因为这抗拒使神受到中伤.掌权的要为此审判他们.他们要受到法律的惩罚,会发现那在上掌权的是高高在上不容践踏,一切民事政府都是非常友理由严厉对待造反和叛乱的;因此第3节说道, 作官的是叫人惧怕. 这是很好的理由,但对于基督徒来说是层次低的理由.
2. 我们必须顺服, 不但是因为刑罚,也是因为良心; 不仅仅是出于对惩罚的惧怕, 更是出于对德行的爱. 当公共民事权力施行时是因为良心 的缘故,着眼于神,看到是神的护理使我们和它们有这样的关系,是神的命令使顺服这些关系成为责任,这就使得它们是为神所接纳的.因此从完全不同的原则出发也可以做同样的事情.为了使良心顺服他论证道,第1-4节,第6节,

      (1.) 从掌权的设立看: 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 作为世界的统治掌管者,神命定掌权的职份,因此一切民事权力都是源自于他,由他而出, 他按着自己的护理把管治权交在这些人手中, 无论拥有这些管治权的这些人是谁。 帝王藉他坐国位,箴8:15。 篡权和滥用权柄并不是出于神的,因为他不是罪恶的源头;但权柄本身是出于神的.就像我们天然的权柄,尽管常常被滥用成为罪的工具,但却是出于神的创造权能,同样民事权柄是出于神管治的权能。世上最不讲公义和最压迫人的王,除了上头给他们的权柄,就没有权柄可言 (约19:11),政府变动和革命是以特别的方式和神的护理相关的,它们是极大地影响国家和王国,和极多的人民和较小的社区.或者,这可能泛指政府:这是神在治理人类上的智慧,权能和爱的表现,他把人安排在这样的境况中,有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分别,而不是任由他们像海里的鱼那样大鱼吃小鱼. 在此他确实考虑了他的受造之物的益处.-- 凡掌权的: 无论政府方式方法有何不同—无论是君主制度,贵族政治,还是民主制度 -- 无论统治的权柄落在何处,这都是神命定的,要相应接受和服从; 尽管直接来说是人的制度(彼前2:13), 然而原本是神的命定. -- 神所命的; 这是一个军事用语, 不仅表明掌权是命定的,还有下层的官员服从上头的官员,像一支军队那样的意思; 因为在掌权者当中有恩赐,交托和服务的分工.因此在第2节接着说无论是谁, 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 还有其他出于神的是极大的灾祸;但掌权出于神是因着神的命,就是说,这是一条极大的律法,这是一个极大的祝福:但是那些匪类不愿服在政府的轭下,就违背了律法,蔑视了祝福.掌权的因此被称作神(诗82:6), 因为他们带着神权柄的印记.那些不服他们权柄的就是在对抗神自己.这并不适用于所有王和王国的具体权利,以及它们的体制的各个方面;也不可从此引出原则以制约管治者和被管治者之间的协约;但这是作为引导个人在他们各自的地位上行事的准则,使他们在神为他们所设定的范围中安静和平地行事,使当得的尊敬归于神在他的护理中所设立于他们之上的民事权柄,提前2:1,2。 掌权的在这里一次又一次被称为神的用人.他是神的用人,第4,6节。 掌权的在更为特殊的意义上是神的用人;他们所拥有的尊贵要求他们尽责.尽管他们是我们的主,他们却是神的用人,要为他工作,向他交帐.在向公众行公义,判断纷争,保护无辜之人,为受冤屈的伸冤,惩罚犯法之人,保守国家和平和秩序方面,不是人人都可以行他自己看为正确的事 – 在这些事上掌权的是作为神的用人行事.正如杀害一位正在尽职守的职份低的官员被看作背叛国王一样,同样抗拒尽他们所处地位责任的任何掌权者,就是在抗拒神的命了.

      (2.) 从掌权的目的: 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恶的惧怕, 等等.掌权的是为了,

[1.] 叫罪恶和作恶的惧怕.他们是佩剑的; 不仅仅是打仗的刀剑,更是行公义的刀剑. 他们是辖制人的, 是让犯罪之人羞愧的;拉亿的人就没有管治他们的, 士18:7。 罪和败坏的权势是如此之大,以致许多人不受拘束行极大的恶事,这样的人无论是从神的和自然的律法,或将来的忿怒来看,都是人类社会最大的祸害;但只有因着对眼前惩罚的惧怕,堕落人类的任意妄为和败坏,使得这辖制成为必要的. 因此看来在基督徒的国家里一定要制定惩罚不法和不服的法律(提前1:9), 这是与福音相一致,而不是违背福音的.当人沦为如此的野兽,相互如此贪婪的野兽时,他们一定要相应得到报应,被拘捕毁灭,以震慑他人.骡马一定要被嚼子和笼头约束.在这方面工作掌权的是神的用人, 第4节. 他是作为神的代表行事,报应是属乎他的; 因此要小心不可把他自己个人恩怨带入他的判断之中.-- 刑罚那作恶的.最警惕最忠心的长官的审判过程,尽管稍微与那大日的审判相似,预兆着那审判,却远远不及神的审判:他们只是审判恶行,只能刑罚那些作恶的: 但神的审判是扩展到邪恶的思想,是分辨内心动机的.-- 他不是空空的佩剑. 神把如此的权柄交给掌权者的手中不是枉然的;而是为了压制动乱.因此, "你若作恶, 落在民事长官的审判责罚之中,却当害怕; 因为民事权能能快快发现,重重惩罚." 当对罪犯的惩罚是按神命定的,由神设立指派的方式进行时,这是好的. 第一, 作为圣洁,恨恶罪恶的神,当罪出现抬头之时与之反对,因此作了公开的见证. 第二, 作为万国的君王,平安和秩序的神,就如此维护了平安和秩序. 第三, 作为好人的保护者,他们的个人,家庭,财产和名声,依靠这手段得到保护. 第四, 作为不希望罪人永远沉沦的神,而是靠着惩罚一些人可以使其他人惧怕,因此防止类似罪恶的发生,其他人可以听见惧怕,不再妄为. 是的, 这是为了那些受罚之人的好处, 以致他们的肉身被毁坏,灵魂却在主耶稣的日子可以得救.
[2.] 对那些行的好的人的称赞.那些尽责的人应该受到民事长官的嘉许和保护,使他们得到承认和安慰. "行善(第3节), 你就不必惧怕掌权的, 掌权的虽然叫人惧怕,只是惩罚那些因着他们自己的罪而得罪掌权者的人;火焰只能烧着那些易燃之物:是的,你们应该得到称赞."这是掌权的本意,因此我们必须为良心的缘故顺服权柄,它是为了公众利益而立的,一切个人利益都应让位于它.多么可悲,这良好的本意竟被歪曲,那些佩剑的支持纵容罪,竟叫行善的惧怕.但是尽管如此,当下流人升高(诗12:1,8);为了公众保护的福份和益处,保持政府和秩序,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们的责任是宁可顺服对好行为的逼迫,耐心忍耐,而不是靠任何不正常和扰论秩序的行动企图作出改变.没有比尼禄更败坏政府目的的君王了,然而保罗还是向他申诉,在他之下受到不止一次法律和低级官员的保护.一个坏的政府总比没有政府要强.
(3.) 从我们在其中的利益看: "他是 神的用人,是与你有益的. 你从政府得到利益和好处,因此必须尽你所能的维护它,不可做任何事情扰乱它." 保护引出效忠.如果我们从政府得到保护,我们就应该顺服它;通过维护政府,我们自己也得到维护.这顺服相似地和我们所纳的粮联系起来(第6节): "你们纳粮,也为这缘故, 这是见证了你们的顺服,承认在良心上这是应该缴纳的.你通过纳税把你的份纳上,以支持掌权的;如果你不顺服,这样做就是一手拆毁你另外一手所支持的,这难道合乎良心吗?" "你纳粮,你不仅承认掌权的权柄,还是承认那权柄给你自己的祝福,因此你见证了纳粮是对他在治理上所付出的劳苦的回报;因为荣誉是一种担子:如果他行那本应行的,他是不断行这事, 这要花上一个人所有的思虑和时间,有鉴于这劳苦,我们纳粮,必须要顺服."—纳粮, 他不是说, "你是作为施舍纳上,"而是, "你纳粮就像付清当还的债,或借出,从公众政府一切的祝福和好处中得到偿还,你是从中得益的." 这就是使徒所教导的功课,所有的基督徒学习遵行,这本是合宜的,以敬虔的人(不管其他人如何) 可以在国中安静和平度日。

TOP

 3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