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拔摩岛上的基督 启1:12-17

“他的头与发皆白,如白羊毛,如雪。”当教会在雅歌中形容他的时候说道,“他的头发厚密累垂,黑如乌鸦。”我们怎样去理解这看上去是不一样的地方? 我的弟兄们,在雅歌中的教会是向前看,她向前看,看那将要来到的日子和世代,她看到他永远年轻,她把他描绘成一个永远不会变老的人,他的头发永远有年轻的乌黑。我们岂不应该为着她对他的看法是正确的而感谢神吗? 我们可以这样论到耶稣,“你少年时光耀如清晨的甘露;”但今天的教会是往回看,看他的工作是已经成就的;我们现在看他是亘古日子以来一直就有的。我们相信他不仅仅是1800年前的基督,而是在日头知道它的本位前,他已经与永在的父同在。当我们在这画面中看到他的头和他的头发像雪一样白,我们就明白他统治的久远。“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 当万物还没有存在,当古老的大山还没有举起他们长满白发的头颅伸入云中,当更加古老的海洋还没有在狂风中咆哮,在天上的明灯还没有点亮之前,当神独居在他自己的力量中,当穹苍未经航行的波浪,如果是存在的话,还没有被天使的翅膀煽动的时候,肃静还没有被西拉冰的歌声惊醒的时候,耶稣就和神亘古在一起。我们知道他是如何被人藐视和拒绝,但我们也明白,当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这句话的时候,他指的是什么。我们知道刚过了三十岁不久就死的他,却实实在在是永在的父,是没有日子的起头,也没有年岁的终结的。

毫无疑问,这里和远古的意思联系在一起的还有敬畏的意思。人在白发的长者面前起身,表示尊敬;天使,掌权的,有能的,岂不在他面前下拜吗? 尽管为了受苦而死,神使他比天使微小一点,然而他岂不是有荣耀和尊贵为冠冕吗? 他们岂不都欢喜顺服他的差遣,把他们借来的尊荣放在他的脚前吗? 哦,基督徒! 要欢喜,因为你事奉的是一位为万世之宗,如此配得赞美的主;现在,让你的灵魂加入那涌向他的宝座的歌声,“但愿荣耀,尊荣,权能,能力都归给过去,现在,将来的,那是阿拉法,也是俄梅戛的他,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