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拔摩岛上的基督 启1:12-17

“他右手拿着七星。” 教会应当总是看基督是在支持她的牧者。牧者落在极大的危险之中。星星,或那些看起来像星星的东西,也许只是流星,它们可能只不过是陨石星,只闪耀一阵,很快就会消失,但基督的工人尽管在危险之中,如果他们是基督的工人,他们就是完全安全的。他拿着七星。福音的七星总是在基督的手中;有谁能把他们从他那里夺去呢? 神的教会! 愿这成为你们的祷告,基督保守他的工人,无论他们身在何处:为他们向他求,记住,你有这样一种应许,你的祷告是建立在这之上的。弟兄们,为我们祷告! 我们充其量只不过是闪烁的星星,而他是满有力量发光的日头。求他赐我们亮光,求他保守我们永远发光;求他使我们可以成为引导奴隶得到自由的北极星,求他使我们成为南十字座的星星,当航海者看到我们这些基督的星星时,他看见的不是一颗一颗单独的星星,而是基督在一切合在一起闪耀的美丽画面中的显现。这要成为我今天的分。“他右手中的七星。”有多少的人希望灭尽神工人的亮光! 许多人批评;一些人谩骂,更多的人造谣中伤。我说的话几乎没有一句是不被歪曲的,我确实可以断言,我说话的时候,常常要小心,不仅让人可以明白我的话,还要不要让人误解我的话,但我还是被人误解。但这有什么关系呢? 这有什么重要呢? 然而星星不是要取悦人的眼睛,如果它们是在主的手中,它们就当知足了:它们应当心满意足,不要自寻烦恼。让波涛怒吼,让狂怒的大海掀起巨浪,试图熄灭天上的火焰。啊哈,你这大海!在这之上星星安然躺卧,它们朝下看着你这怒浪;当你的狂风退下安静下来,从你的水汽升起来的云散去,不管是一颗孤独的星星还是一个星座,它要再次发出光来,微笑着看着你这平静的大海,哦海洋,你要照出那星的倒影,你要知道,有一种影响力,就算在你试图去扼杀的狂暴跃动中,也是在引导你的大水,使它们起落,使它们奔流,使你成为你以为要永远扑灭的他的仆役。七星是在基督的右手中的。

我不会耽搁你们太久,但我们一定看完这奇妙的描述。“从他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我曾经看过一两幅古画,是古时候的艺术家试图用来描绘这个异象的。我想这是最可笑的尝试了。我认为它的本意绝不是让任何人来描绘的;这也是不可能的,但一位古时的艺术家似乎是抓住了这本意。他描绘基督呼出的一口气,是取了一把两刃的剑的形象,非常有能力,十分锋利把他的敌人切成碎块。在这里,正如基督的福音一定要被人听见,因为它是“众水的声音”,同样它也一定要被人感受得到,因为它是“一把两刃的利剑”;让人惊奇的是福音也真是这样被人感受的。那恨恶它的人这样感受到了,他们在它之下痛苦得翻来覆去;他们不能睡觉,他们感到很恼火,他们感到很害怕,他们非常厌恶,但即使这样,在这福音里面还是有某种东西是不让他们安静的。这把两刃的利剑刺入他们的骨髓。他们希望自己从来没有听过神的话语,尽管他们永远是不能自己治好这因此而受的伤。对于那些蒙神的话语祝福的人来说 — 这对他们是何等的一把两刃的利剑! 它是如何刺杀他们的自以为义! 它是如何切断他们罪的咽喉! 它是如何在耶稣的脚前杀灭他们的私欲! 在子里面它是何等征服一切! 对付众米甸人的基甸的刀剑,没有一把像出于耶稣的口,对付我们的众罪的利剑那样有威力。当神的灵带着他一切的能力进入我们心中时,它生出何等的死,然而又是生出何等的生命! — 是何等的向罪死,然而又是何等的在义中的新生命! 哦神圣的利剑! 哦基督呼出的气!请进入我们的心,杀灭我们的罪。

每天看到传讲神的话语,这其实就是神的利剑,这是何等令人欢喜。确实,我有时候会极其忧伤地离开讲坛,因为我不能象我所希望的那样去传讲,我想我主人的信息一定不会在你们当中生效了。但这是何等奇妙,这里何等多的人已经蒙了恩典的呼召。当我看到高位的和低位的,富足的和贫穷的,贵族和农夫,有道德的和没有道德的,都一样服在这基督征服人的利剑面前,我每天是越来越诧异惊奇。我一定要传讲,为了主人的尊荣,为了主人的荣耀,“他的右手施行救恩”,主已经杀灭众多,他已经在无数灵魂的归信上荣耀他自己。

但要结束了。他的“面貌如同烈日放光。” 我怎么描述这事呢? 如果你们可以,走到外面定睛看日头,选择一年当中它最是在天顶的那一天,然后定睛看着它。它岂不是要你瞎眼,你岂不是要被胜过吗? 但请注意,你即使能不眼目昏花定睛看太阳,你也没有能力去看基督的面貌。这是何等的荣耀,何等的威严,何等的光明,何等的无暇,何等的力量! — 他的“面貌如同烈日放光”。天使要用他们的翅膀掩着脸,众长老要献上盛满香的香炉,籍着他们烧香的烟,这要成为他们能见他面貌的媒介;愿你我都能感受并说道,

“他的荣耀越撞击我们的眼目
我们就要越发谦卑伏下。”

但耶稣,请转过你的脸面来看我们:“现在是午夜,但如果你转脸,这要变成正午,因为你的面貌如烈日一样。浓浓黑暗和漫漫长夜压垮了我们的灵,我们说,“我被远远排除在主以外!”耶稣! 转过你的脸,我们就不再困苦。你这爱的汪洋,我们一切的热情在其中翻腾;你的轨道,我们所有的喜乐环绕;你是我们灵魂的中心, — 你发出光来,使我们欢喜。这日头,如果我们好奇看它,为要明白它的荣耀,就会令我们瞎眼;但如果我们谦卑看它,为要接受它的光,它就要使我们的眼目比以前更加坚强,要把阳光照射进入我们绝望最深厚的黑暗中。

哦,神的教会! 你要对你的丈夫说些什么呢! 你岂不要离开你的本族,你的父家? 你岂不要盼望认识他越来越深,这岂不要成为你今天的呼吁,“耶稣,登上你的战车!登上你的战车! 驶向前,征服再征服! 现出你的面貌,迷信的黑暗必要在你的面容前退去。张开你的口,让你的灵的两刃利剑杀灭你的仇敌! 耶稣,来,托起七星,让它们在从来没有见过光明的地方闪耀! 说话,耶稣,请说话! 人一定要听到你的声音,因为你的声音是‘众水的声音’。来,耶稣来,尽管你把燃烧的热力与你一同带来,我们是你在炉中锻炼的脚! 来,看着我们,用你如火焰的眼目烧尽我们一切的罪!来,显现你自己,我们要敬拜你,因为‘你的头与发皆白,如白羊毛!’ 来,显现你自己,我们要信靠你,对着你的长衣,你的祭司袍,我们要敬畏你,对着你的金带,我们要敬拜你,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来,让我们可以见你,你可以在头上戴上冠冕,要听见那高喊 — ‘哈利路亚! 哈利路亚! 全能的神耶和华作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