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歌 4:10-11

II. 然而不要以为基督会轻看我们的信心,我们的盼望,我们的忍耐或我们的谦卑。对他来说所有这些恩典都是宝贵的,下一句描写了这些,归在膏油的名下,这些恩典的动工,使用和发展,被比作膏油的香气。酒和膏油都被用在犹太人的献祭中,满有香气的没药和各样香品被用在神面前的各样献祭中,耶稣基督对他的教会说," 但是这一切酒的供献,烧香的祭,和你们的恩典相比,对我来说就根本算不得什么。你们的爱情是我的美酒,你们的德行是我充满香气的膏油。" 你们只有一点点的信心,但是,哦,它是多么微小。你们看来信心刚好足够认识自己是何等不信;你们有爱,但你们的爱刚好让你们知道自己爱他是爱得多么少。你们有一些谦卑,但你只有足够的谦卑发现自己是多么骄傲,你们对基督有一些热心,但你们的热心只足够让你们自责自己是多么冷淡;你们有一些盼望,但你们的盼望只是够让你们看到自己常常是多么绝望丧气;你们有一些忍耐,但你们的忍耐只够告诉你们在不应发怨言的时候,你们是何等常常抱怨。你会说,"我要承认我一切的恩典在我自己鼻孔中都是臭气,我所信靠自己所有的一切好东西,我都不能带着任何骄傲或自我恭维来看待。我得把自己埋在尘土和灰中;即使是这些事情,我也只能为它们哭泣,因为它们被我自己的邪恶本性所大大损坏。"但你我理当为之哭泣的,基督却因此而欢喜。他爱这一切:香味似乎微小淡薄,然而耶稣留意到它,耶稣嗅着它,耶稣喜爱它,耶稣赞许它。是的,信徒,当你病卧在床忍耐受苦,当你暗地里谦卑行善,当你向穷人发放施舍,当你抬头看天,充满感激,当你谦卑祷告靠近神,当你向他承认你的罪,这一切的举动对他来说就好像膏油的香气,甜美的气味,他满有感激喜悦。哦耶稣,喜悦我们这些可怜的东西,这真是屈尊。哦,这是爱,这向我们表明了你的爱,你看重这如此微小的,如此重视这没有什么价值的东西! 你曾否看到一个小孩子,他心里感觉到爱,跑进花园或野地里,带给你一朵小花,也许这只是一朵小小的毛莨花,或者是雏菊,也许对他来讲这是一件大事,但对你来说这微不足道 — 实际上毫无价值 — 你有没有接过来,笑着,感到高兴,因为这是你孩子爱的表示? 同样耶稣看重你的恩典,它们是他给你的礼物。留心,首先,它们本身是非常微不足道的;然后他看重它们,把它们当作你爱的表示,他为它们而欢喜,宣告它们对他来说就好比阿拉伯的一切香料一样,和商人丰富的香料一样芬芳。这是第二点。III. 现在我们来到第三点, “我新妇,你的嘴唇滴蜜。”属基督的人不是哑巴,他们从前是,但他们现在开口了。我相信,如果一个基督徒想把神赐给他的东西隐藏起来是不可能的,这只会冲破他的嘴唇跑出来。当神把恩典放在你的心里,你可能想把它藏起来,但你是不能够把它藏起来的。它要像在骨子里燃烧的火,肯定要找门路出来的。教会是开口的教会,传道的教会,赞美的教会,她有嘴唇,每一位信徒会发现他一定要用自己的嘴唇来服事基督。我们任何一个人所能讲的只是可怜,可怜的事情。当我们最流利地赞美我们的主的时候,我们的赞美离他的宝贵是何等的远!当我们最恳切祷告的时候,我们与神摔跤,和我们所求的极大祝福相比是何等无力! 当我们的歌声最响亮的时候,当它开始和天使的合唱有一点相似时,即使在这个时候它也会被我们不信和属世的不和谐所破怀! 但耶稣基督对教会所说的话不加挑剔。他说, "不, '我新妇,你的嘴唇滴蜜。'" 你是知道的,那从蜂房中滴出来的蜜是最好的 — 它被称为生命蜜。同样从基督徒嘴中流露出的话正是他生命的话语,他的生命蜜,它们应该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甘甜的。对主耶稣来说它们好像蜂房下滴的蜜般甘甜。

对你们这些话说得太多的人,这是一点警告。你们当中一些人不愿让你们的话语好像蜂房滴蜜一样,你们的话好比一条大河,冲走一切在它前面的东西,其他人一句话也插不进来;不,就算挤在一起,一头削尖也是插不入。他们一定要说话,他们的舌头好像挂在铰链上,像一个钟摆不断运行,摆来摆去! 摆来摆去! 摆来摆去! 基督是不会爱慕这个的。他称赞他的教会,说她的嘴唇 "好像蜂房滴蜜。" 蜂房滴蜜的时候,不像屋檐滴水一般快,因为蜂蜜粘稠,丰富,因此要花一定的时间。一滴要挂在那里一会儿,然后另外一滴,再另外一滴,不是全部快快连续出来。当人常常讲话太多的时候,话语是贫乏稀薄的,没有任何好处;但当他们有一些好东西要说时,它就要像蜂房滴蜜一样慢慢滴出来。留意,我不想叫你少说一句好话。我说的是其他的话,那些尴尬的话,哦,愿我们丢弃它们! 我恐怕自己也和其他许多人一样犯这样的错误。如果我们少说一半,也许说的话就好一倍了;如果我们只说十分之一,也许我们说的就要好上十倍,因为有智慧的人知道如何说得好,但知道如何勒住自己舌头的人更大有智慧。真教会的嘴唇,真信徒的嘴唇好比蜂房滴蜜,滴出丰富的话语,丰富的思想,丰富的祷告,丰富的赞美。有人说, "哦,但我知道我祷告的时候,我的嘴唇不像蜂房滴蜜。有时候我甚至根本不能继续,当我歌唱的时候我不能把心投入,当我想教导其他人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如此无知,我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这是你的看法;— 我很高兴你如此谦卑看待这方面。但基督不这么看。他说, "啊,如果那人可以,他就可以讲道;如果那人可以,他就可以荣耀我。" 他不是按照我们所做的衡量我们,而是按照我们想做的衡量我们;因此他看我们嘴唇如蜂房滴蜜。世界上有什么比蜂房滴下来的蜜更甜的呢? 但无论世上最甜的东西是什么,对基督来说基督徒的话语是最甜的。有时候信徒有幸坐在一起,他们开始谈论他所说过的话,他在这地上如何为他们受苦,他们开始述说他极大的荣耀和他无边无可比拟的爱;他们开始彼此对说他们所尝的,所得到的生命的美好话语,他们一边说这些话,他们的心一边就开始在自己里面燃烧。你知道耶稣在这屋子里吗,微笑着的耶稣在这里,他对自己的心说,"在这里真好,我的这些弟兄的嘴唇好像蜂房滴蜜,他们的话语对我来说真是甘甜。" 另外一个时候基督徒在自己的房间里独处,他用一些断断续续的话和他的神交谈,有很多的叹息,很多的眼泪,很多的呻吟,他没有想到耶稣基督在那里,对这么一个人说道,"我新妇,你的嘴唇滴蜜。好像蜂房滴蜜。"

基督徒啊,你们岂不要更多讲论耶稣吗? 你们岂不要更常常谈论他吗? 你们有一位像这样的听众,从天上俯就垂听你们,看重你们讲论到他的一切话语的听众,你们岂不是要让你们的舌头更加不断祷告和赞美,说造就的话吗? 哦,当人们留心听着每一句话的时候,这时讲道是何等美好,如果我要向一群不专心的人讲道,我宁可放弃,然而我不知道怎么办。据说柏拉图一次在听一位演说家演讲,当除了柏拉图以外,其他的人都走光了,这位演说家还在继续用全力讲下去。当被问到他为什么还要继续,他回答说,对任何人来说有柏拉图作听众就足够了。确实,如果在讲道,或在祷告中,全世界都在挑毛病,全世界都要离去,对任何人来说有耶稣作听众就足够了。如果他得满足,如果他说我们的话语比蜜更甜,我们就不会停下来;地狱里的一切鬼魔都无法拦阻我们。只要永远还在继续,我们就可以不断传讲,赞美和祷告。如果这是蜜,那么蜜就必滴下来。如果基督看重它,我们就要用他的看法对抗世界上一切的看法;他比其他一切人都更清楚;他是最好的评判,因为他是最后的终审的审判官 — 我们要继续谈论他,他要继续说,我们的嘴唇如蜂房滴蜜。有人会说,"但是,如果我想讲论耶稣基督,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如果你想要蜂蜜,却没有人给你,如果你是在乡下,我想最好的方法就是养一些蜜蜂,难道不是这样吗? 你们这些基督徒,如果你们养一些蜜蜂,这是好事。有人说, "那么我想我们的思想就好比蜜蜂。我们总是要寻找好的思想,飞到那些可以找到好的思想的花朵那里去;通过读经,通过默想,通过祷告,我们要把蜜蜂从蜂房里派出去。" 很肯定,如果你不读圣经,你就不会有蜜,因为你没有蜜蜂。但当你读圣经,学习这些宝贵的经文,这就好像蜜峰落在花朵上,从花里吸取甘甜。尽管圣经是主要的书,但还有许多其他的书,你是可以读,大得益处的;在它们里面你的思想就像蜜峰在花朵里头一样忙碌。然后你要不断抓住蒙恩之道,你要常常去听对神的话语的传讲,如果你听一位牧师讲道,他是主的右手所栽种的,那么在你听到的东西里面,你就好像蜜峰在花朵中吸取甘甜,你的嘴唇就要如蜂房滴蜜。但是一些人头脑里面什么也没有,他们很可能以后也不会有,因为他们太聪明了,他们不能学习,他们是如此愚昧,以致永远不能教导人。一些人浪费他们的时间。我要大家多读神的话语,学习它,然后读可以解明它的其他书籍。我会告诉你最近我从哪里采了一些蜜,我常常从这里吸取很多 — 就是从这本雅歌里面。这是我很喜欢的一本书。约瑟爱仁的一本可爱的小书,名叫《美少女宁芙》,是对雅歌的经文解释,如果你们任何人有这本小书,派你们的蜜蜂在里头做工吧,如果你们不能从里头吸出蜜来,我可是大错特错了。然后让蜜蜂把蜜带回你记忆的蜂房中,让它被加到你思想的储存室里,用这个方法你就会在宝贵的事情上富足起来,因此当你讲话的时候,圣徒就会得到造就,你的祷告就满有骨髓肥油,你的赞美就会言之有物,因为你把你的蜜蜂派到远远的地方,因此你的嘴唇就要好比蜂房滴蜜。

(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