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盼求教义与灵修复合修好 - Donald S. Whitney

一种有好的神学,福音性的灵性

每个人的灵性操练当然都是受他的神学指引和塑造。那么在一种意义上,没有神学的灵性是并不存在的。举例说,一个人祷告(或不祷告),这是取决于他/她对神和祷告的认识的。进一步讲,这人祷告的方式 — 是背诵万福马利亚,还是跟从承认,认罪,感恩,恳求或其他的模式,是把大量的时间用在赞美还是认罪,是用一段圣经经文祷告,把祷告主要看作是恳求或思想 — 这反映了这个人的神学观念,尽管他/她可能甚至不觉察到信条和祷告之间的关系。

我要说,我们应该更注意在我们的灵性里的神学,努力追求在我们的教义和我们的灵修之间有一种清晰,公开的联系。某种形式的祷告应当被摒弃,其他的祷告形式应当得到操练,不仅仅是因为教会传统,或它很新颖,或它使我们有某种感觉的缘故,而是出于我们相信圣经是怎样教导的直接结果。否则我们的灵性就主要是被其他人,就是那些我们采取他们的做法的那些人的神学所塑造。虽然他们的灵修方式方法可能对我们很有吸引力,但如果这些是异端或错误神学的结果,那怎么办呢? 实际情况是,当今许多的福音派作家无心地带领我们落入这样的错误当中,他们所说的其中一些基督徒灵性方面最好的榜样和教导者,也恰恰是那些否认福音信仰的人。

我也呼吁福音派基督徒去进行一种明显是福音性的灵性操练。Donald G. Bloesch在他所著的《敬虔的危机》一书中写道:“人们可以发现,在基督教教会历史中存在着两种基本的灵性类别,就是神秘主义和福音性的灵性操练。”1 当大部分的基督教会被划分成两个极大的阵营时,很明显,要作出精确的定义是不可能的。广泛来说,神秘主义的灵性操练更多是和天主教,东正教和贵格派的灵性思潮联系在一起的,而福音派的灵性操练是属于新教传统,与新教,以及/或那些接受福音派信仰的团体联系在一切的。

这并不是说神秘主义的灵性操练和福音派的灵性操练没有许多共同之处,因为是有的。它们之间的界限并不总是一堵高高的分界的围墙,而是有时候是一片广阔的平原,是相互持有的领域,你在这边也就差不多是在另外一边。然而在最近几十年,福音派人士正不断欢迎神秘主义和非正统的那一边的代表人物,邀请他们在某些“灵性”方面的领域里作教导,甚至施加管理。尽管福音派人士很自信,认为这种神秘主义的影响可以被局限在他们认为的一个人生命中划分得清清楚楚的灵性圈子里,然而事实上,容许这种渗透,是不能不带来教义保护的边界被侵蚀的后果的。神秘主义者的行事为人就是出于他们所相信的结果。吸取他们大部分的灵性操练的,却不向全然渗透其中的神学思想妥协,这实际上是不可能的事。结果就是福音派信仰的特征变得模糊,正如Arthur Johnson在他关于神秘主义的著作中所警告的那样,“如果我们不成功应对(神秘主义的)这种挑战,福音派信仰将不再是福音性的了。”2

那么到底什么是神秘主义? 对于充斥福音派论灵性操练的书籍中的神秘主义格言,主张和方法,提出这些的神秘主义者是哪些人? 正如我所说的,要全面定义神秘主义是不可能的。它已经存在上千年了,有多方面的含义。一些人听到这个词就想起邪教,而其他人只是把它和神秘的或入迷的灵性经历联系在一起。有的人把神秘主义和东方的宗教或秘密社团连在一起。和这些理解不同,福音派人士如此尊崇引用的神秘主义者,在历史上被看作是基督教的神秘主义者。一位对神秘主义比我更持同情态度的福音派作家是这样定义它的:“基督教神秘主义追求的是去描述一种体验式的,直接的,非抽象的,不经中介的对神爱的认识,这是一种如此直接的认识或看见,以致被称作是与神联合。”3 以这种定义为认识,我想评论神秘主义的四种危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