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盼求教义与灵修复合修好 - Donald S. Whitney

4. 神秘主义倾向过分强调灵性内省,个人和分离的元素,而轻看了基督徒生命中外在,集体和日常的方面。

    和以往说的那样,人很容易就在对神秘主义者作总结时太过一般化,正如容易对福音派和其他大的群体产生这样的看法一样。有极多的神秘主义者并不是孤立主义者。艾克哈特(Eckhart),圣方济各沙雷氏(Francis),热那亚的凯沙伦(Catherine of Genoa),和西那亚的凯沙伦(Catherine of Sienna)都是突出的例子。但是,就算是Margaret Furse这样敬仰神秘主义者的人也承认,“禁欲主义看来是神秘主义形影不离的伴侣。”22 有时人会反驳说神秘主义者并不是孤立分离的个人,而通常是修道院社团的成员。这即使这样也是承认,神秘主义的灵性和宗教改革者和清教徒的灵性不同,它是局限在密室中,而不是在大多数基督徒的日常生活的世界里的。

    Bloesch的看法是"强调分离和分开"导致神秘主义信仰推崇独身主义和贬低婚姻。有一些神秘主义者,比如费卢的尼古拉斯(Nicolaus of Flue),为了培养敬拜的内在生活而离弃他们的妻儿。弗里诺的安姬拉(Angela of Folino)甚至求神让她的家人死掉,好让她可以自由地把她的生命全然交给神。迦贤努(John Cassian )说结了婚的人是不可能达到默想的高度的。23

    那确实地说“基督在你们心里成了有荣耀的盼望” (西 1:27)的同一位使徒,还宣告说“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 (林后5:19)。合乎圣经的基督徒有多方面的生活取向:面对自我的和面对神的,内在的和外在的,对自己和对他人,包括他的家庭,他的教会,他的邻居和他的世界。这是基督的方法。

    这意味着信徒不要把自己包裹在一种属灵的茧里,与信徒一切有组织的身体分隔开来。有一些人想成为实际上的福音派修道士,在他们家这个修道院里沉浸在阅读神秘主义者的著作中,看不起教会里的“不属灵”的那些人。这既不符合圣经也不是福音派的做法。

    更广泛来讲,这意味着福音派基督徒不应该把自己孤立在他们的基督教的小村子里去操练他们的灵性。正如麦葛福(Alister McGrath)在《变幻时代的灵性》(Spirituality in an Age of Change)一书中写到的那样:“正如宗教改革家拒绝撤退回到修道院一样,他们现代的继承人也必须拒绝撤退到基督教次文化的狭隘的退缩圈子里。最糟糕的世界需要最优秀的基督徒。”2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