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盼求教义与灵修复合修好 - Donald S. Whitney

留心你的教义

    在我去那间神学院书店的同一天,我也浏览了在美国其中一家最出名教会里相当有规模的书店架上的书。尽管有许多由很出名的福音派作家写的关于实际的基督徒生活的书,但严肃的神学著作就跟鼓吹无神论的书一样稀少。为什么书架上堆满了这么多关于减肥,祷告,理财和体育界人物的实用书籍,却如此少马丁路德,加尔文,或者十七世纪的清教徒牧师,学者,二十世纪的钟马田等人写的神学著作呢?

    请记住提前4:16的命令,“你要谨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训”。我们的灵性是和我们的神学肩并肩前进的。为什么许多论述灵性的福音派人士如此高举神秘主义者?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们相对来说,很少看宗教改革家,清教徒和像钟马田这样的宣讲教义的传道人的书。

    鲁易师(C. S. Lewis)曾经写道他从像《效法基督》 (Imitation of Christ),《成全的阶梯》(The Scale of Perfection),《论启示》(Revelations)这样的神秘主义著作中所得到的益处。他把这些看作是灵修书籍。(让我重复再说一次,在许多这样的书籍中混杂着有很多好的灵修文章。)然后他补充说,“对我来说,我更多认为教义性的书籍比灵修性的书籍对我的灵修更有帮助。我相信许多人在看较深的神学书籍的过程中,他们的心会自发地歌唱起来…… ”25

    我们必须留意我们的神学,因为它是我们心中之火的燃料。仅仅靠着感情或经历而烧起来的心里的火,当这经历或感情被另外一种取替后,就会很快熄灭。R﹒C ﹒斯波拉吾博士(R. C. Sproul)讲得没错:“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不首先经过头脑里就在心里。尽管有可能在头脑里有神学,它却没有刺透内心,但它没有首先被头脑掌握,就是不能刺透人心。”26

    神的真理是对神热心的最可靠的根基。约翰•派博警告说,“不关心真理就是不关心神。热心爱神就是热心爱真理。”27 你是否盼望神的灵使你与父神有更深的相交的经历?你应当期望他只是籍着圣经真理把这些赐给你,因为圣灵神是“真理的灵”(约 15:26, 16:13)。还要记住,耶稣说那些敬拜神的要在“灵里和真理上”敬拜他(约4:24)。

    这种敬拜和教义的平衡在那位外邦人的使徒身上不断得到证明。保罗的赞美再也没有比他最讲神学的时候更完全的了。在写了十一章他所有作品里神学上最深入的章节后,他狂喜般地宣告,“深哉,神丰富的智慧和知识。他的判断,何其难测, 他的踪迹,何其难寻!……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阿们” (罗11:33, 36)。你想得到类似享受神的经历吗? 和保罗一样,让自己以神的真理为乐吧。

讲求灵性的福音性的神学

    保罗写完罗马书前十一章的神学和赞美后,他于是就开始了对实际灵性的讲论。就算神学观正确,仍需要在灵性上的追求。保罗在提前4:16把这两方面结合在一起,“你要谨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训” (英文新国际版作“你要谨慎自己的生活和自己的教义)。对于基督徒来说,在这“谨慎自己的生活”意思是“注意你的属灵生活”,这是和生活里的每一件事情相关的。我已经说了,我们这些福音派基督徒需要有意识地在我们的灵性里有福音性,讲神学,而我认为这是当前福音派危机较大的问题。但是跟从圣经模式,提醒自己用敬虔的生活彰显我们的神学,以此来平衡对这个问题的关切,这总是明智之举。

    很明显,那些被神秘主义灵性吸引,包括那些论述福音派灵性的作家和那些他们的读者,他们转向神秘主义者是因为他们在这些从前的作家身上找到了一些他们在别处找不到的东西。他们参加(或带领)聚会,无论是安静的或很活泼的,敬拜在神学上空洞,所以很少在其中感受到神的同在。他们所听的布道不是没有热情的正统教条就是没有实质的形式主义。他们每周的福音派聚会很少供应他们对神的爱的激情的火种。然后在某一个地方他们看到一位神秘主义者的一两句话,其中对神热切的表达把他们的属灵追求讲了出来,他们感到好像他们终于找到了一种相通的灵。 他们越读下去就越发现福音派信仰在灵里给他们的喂养不足。很快这些人就认为尽管福音派在传福音和查经上是一流的,但没有人在灵性上比得上神秘主义者(或那些引用他们的话的人)。麦葛福认同这种看法,“人们需要在祷告,灵修和个人操练上得到帮助— 如果福音派信仰不提供这种帮助,他们转向其他地方,这有什么好让人感到奇怪的呢?”28 如果他们的教会用很多神的事情充满敬拜和讲道,教导他们如何“在敬虔上操练自己” (提前4:7),他们是不会跑到别的地方去的。

    钟马田相信神秘主义“几乎都是以一种对教会里某种的形式主义和死气沉沉的抗议的形式出现的…… 神秘主义也是对唯理主义和倾向过分把基督教信仰理智化的一种抗议…… 这时神秘主义关心的是强调对神认识以及与他相交的真实性。”29 如果他讲得没错,那么对神秘主义的回归就证明了目前福音派危机,以及需要改革和复兴的真实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