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我们为何需要清教徒 – 巴刻

II

在哪些方面他们可以帮助我们成熟?让我提一些具体方面的事情。第一,我们可以学习他们对他们日常生活的整合。因为他们的基督教信仰是关系到方方面面的信仰,所以他们的生活是一个整体。在今天我们会说他们的生活方式是一体的:所有的认识,活动,享受,所有“对被造物的使用”,个人能力和创造性的培养,都被整合,为了单独一个目的,就是感恩领受他一切的恩赐,把万物“归耶和华为圣”,以此荣耀神。所以对他们来说没有神圣和世俗之分;所有的创造就其本身而言都是神圣的,所有的活动,无论是什么,都要被归为圣洁,就是说,为了荣耀神而行。所以,带着思念天上的热情,清教徒成为了有秩序,讲事实和求实际,多多祷告,有目的,讲应用的男男女女。他们看生活为整体,把默想和行动,敬拜和工作,劳动和休息,爱神和爱邻舍和爱自己,个人安息和社会安息,个人身份与社会身份,范围广阔的彼此之间的关系责任,用一种彻底负责和深思熟虑的方法结合在一起。在这种彻底上他们是极端的,就是说比我们要彻底得多,但他们把圣经中列明的所有内容广泛的基督徒责任融合在一起时,他们是特别地平衡。他们凭“方法”生活(我们会用凭生活原则这个说法),认真计划,平衡他们的时间,重点不是在把不好的东西排除在外,而是在于确保他们能够得到一切美好,重要的东西 - 在当时,在现在,这都是忙碌的人所必需的智慧!我们今天的人往往生活没有计划,随机生活在一系列彼此没有关系的单独部分中,因此觉得在绝大多数时间里都接应不暇,分心不能专注,在这方面我们可以从清教徒身上学到很多。

第二,在他们高质量的灵性经历上我们可以学到功课。清教徒与神相交时是以耶稣基督为中心,圣经占极高地位。清教徒追求靠着圣经来生活,把它看作是神对神人之间关系教导的话语,在这方面他们也非常刻意讲求方法条理。清教徒明白自己是有思想,感情和意志的受造之人,明白神对人心(意志)的作用是通过人的头脑(思想)进行的,他们操练默想,逐一逐一以及系统化地默想全部整体的圣经真理,看它们是应用在自己身上的。清教徒对圣经的默想在他们的布道上得到完全表现;在默想时清教徒追求查验,挑战自己的内心,挑旺自己的情感去恨恶罪,去热爱公义,用神的应许鼓励自己,清教徒的传道人在讲坛上也是如此。这种理性,决心坚定,充满激情的敬虔是认真的,却没有变成自我沉迷,是以律法为引导,却没有陷入教条主义,表达了基督徒的自由,却没有可耻地堕落为为所欲为。清教徒明白圣经是对圣洁不可改变的守则,决不容许自己把它忘记。他们也明白堕落的人心是何等不诚实和诡诈,他们培养谦卑和自我怀疑,以此作为一刻不离的态度,常常为了灵性上的盲点和潜伏的内在的罪而自我反省。然而在这方面我们不可认为他们是病态,专注自己;相反,他们从圣经中发现自我反省的操练(让我们注意,这和专注自己并不是一回事),接着是操练认罪,离弃罪,为基督赦罪的怜悯而更新对他的感恩,这是极大的内心平安和喜乐的来源。 我们今天这些付出极大代价才认识到我们在事奉神这件事上头脑不清晰,感情不受控,意志不坚定,屡次发现自己被伪装成超级属灵的没有理性,多愁善感的浪漫主义所辖制的人,也可以从清教徒在这方面的榜样上获益良多。

第三,在他们为实际行动付出的激情上我们可以学习到功课。尽管清教徒和所有其余的人一样,有自己可以做什么,应该做什么的梦想,他们却绝不是那种我们称为“白日做梦”的人!他们没有工夫闲懒,作懒惰,消极的人,留待其他人去改变世界!他们是依照纯正的改革宗模式讲求实际行动的人 - 是征战的活动家,却没有丝毫的依靠自我,是神的工人,完全依靠神在他们身上,籍着他们显露作为,总是为了他们其后反省,看来是做对的事情而把荣耀归与神;他们是有恩赐的人,热切祷告求神使用他们的能力,不是为了表现自己,而是为了他得到称赞。他们没有一个人想在教会或国家里成为革命家,尽管一些人很不情愿成了这样的人;然而他们所有人都渴望,哪里需要把罪转变为圣洁,他们就在哪里为神作实际改变的工具。因此克伦威尔和他的军队在每场战斗之前都作很长,很有力的祷告,传道人在放胆登上讲台之前在私下作很长,很有力的祷告,平信徒在处理任何重要事情(婚姻,生意,大件的购买以及任何其他事情)之前都作很长,很有力的祷告。然而今日,西方的基督徒整体上没有了激情,消极被动,让人担心是不去祷告;培养一种把个人的敬虔包裹在敬虔主义茧壳中的集体文化,他们认由社会事务自我发展,不期望,在极多的时候不寻求超越他们自己基督教的圈子去影响社会事务。清教徒为一个圣洁的英格兰和新英格兰祷告,努力工作,认识到如果特权被忽视,不忠心占了上风,国家就会有受神审判的危险,而现代基督徒很高兴以平平常常受到社会尊重为满足,不再追求更多。很明显在这一点上清教徒也可以给我们很多的教导。

(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