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234
ӡ

成熟的果子 -- 弥 7:1

成熟的果子
讲道第945号
1870年8月14日主日早晨
司布真

“我心羡慕初熟的无花果。” — 弥 7:1

以色列国已经落入如此糟糕和退步的境地,以致它不像挂满果实的葡萄树,而是好像所有葡萄都被收尽的葡萄园,一挂果子也找不到。找不到一个义人,没有一个人是可以信赖,对神忠心的。全国已经变成好像收割得干干净净的一块田地,除了梗子什么也没有剩下;像被完全摘取的葡萄园,果子的痕迹都没有留下。先知以以色列的名义说话,心里羡慕初熟的果子,但一点也得不到。这节经文的教训就是好人是一个国家最美的果子,他们使得这国家仍有存在的价值,他们是保守这国家的盐,他们是装饰这国家,使这国家蒙福的果子。那么我们要为我们的国家祷告,求神可以继续兴起公义的苗裔,信实的一群,他们为了他名的缘故,要成为献给神的馨香之气,为了他们的缘故,他可以祝福全地。

但我要把这节经文拿开脱离它的关系,使用它,把它作为讨论在恩典里成熟的题目。我想我们都可以在另一种意义上使用弥迦的话,说道,“我心羡慕初熟的果子。” 我们不仅仅想成为绿色的禾叶,我们还渴慕成为麦穗饱满的子粒;我们不仅仅要生出悔改的花朵,争战的信心的幼小花蕾,我们还要继续成熟,结出果实成为完全,为的是荣耀和赞美耶稣基督。

那么今天早上我就要讲一讲在恩典里成熟,在属神的生命里成熟,预备被摘取的果子;我们讲的第一点是这种成熟的标志;第二,一起动工生出这种成熟的原因;第三,这种成熟值得追求;第四,整个题目是多么严肃。

I. 那么第一点,让我们来讲在恩典里成熟的标志。

让我们以美丽的标志作为开始。一棵果树开花的时候极为美丽,也许在所有大自然中再也没有什么比苹果花更美丽的了;但这种美丽很快就消逝了 — 一场雨水,一阵冰雹,北风一吹,很快花朵就像雪花一样飘落;如果它们得以全时间保留,怎样它们也要速速从我们眼中退去。极大的美丽装饰着幼年的敬虔。他婚姻的爱,他起初的爱,他起初的热心,这一切都使得新生的信徒十分美丽。还有什么能比我们第一次所蒙的恩典更令我们欢喜的呢? 甚至连神他自己也喜悦花蕾绽放的信徒的美丽。他说,“你婚姻的爱情,你怎样在旷野跟随我,我都记得。”秋天有更稳重的一面,但它依然可以匹敌春天的荣美。成熟的果实有它自己独特的美丽。随着果实成熟,阳光给它染上超越的美丽,颜色加深直到果子的美丽与花的美丽相等,在某些方面甚至更为超越。在葡萄,桃子,李子身上,当它们达至完美时,是有何等一种花朵绽放的精细! 大自然远远超越艺术,所有用蜡制作模型的人的努力都无法达到成熟果子那颜色奇妙的混合,那无与伦比的色泽,这是配得上人堕落以前的伊甸园的。这和花的美丽相比是完全一种不同的美丽,对照顾花园的农夫来说更为顺眼,美丽得多。芬芳的花朵在价值上比不上金灿灿的苹果,正如所应许的是被所成就的超过一样。花朵是被希望的画笔所描绘,但果实是被享受的色泽所浸染。在成熟的基督徒身上有成就了的成圣的美丽,这在神的话语来说是称为“圣洁的装饰”。这种归神为圣,这种分别出来事奉他,这种警醒逃避罪恶,这种小心诚实行事为人,这种亲近与神居住,这种被改变与基督相似 — 用一句话说,这种圣洁的美丽是在恩典里成熟最可靠的标记之一。如果你不圣洁,如果你的情欲还没有被制服,如果你还被各样试探之风吹得飘来飘去,你就还没有成熟的果子。如果人说,“看哪,在这里。看哪,在那里”,这要把你吸引到左边和右边,你就还没有达到任何像成熟这样的地步;也许你根本还没有对神成熟起来。但无论哪里人在敬畏神上得以完全,基督徒至少在努力追求完全的圣洁,以与基督的形像相符为追求目标,那么成熟果子的其中一种标志就是明显存在的。

另外一种标志在成熟的基督徒身上是绝不会缺少的 —  就是以谦卑显明出来的份量。看那在农田里的麦穗,当它还是青绿的时候,它昂起它的头,但是当麦粒被充满,成熟的时候,它就在满有恩典的谦卑中低下它的头。看看你们的果树,它们结满花朵的树枝是如此指向天空,但当它们开始挑起果子的时候,果子越成熟重量就越大,树枝开始弯下,直到有时候需要被承托起来,被支撑着,免得它从树干上断裂开来。有了成熟就有了份量,思想谦卑是必然的结果。成长的基督徒认为他们一无所是,完全成长的基督徒明白自己比一无所是更一无所是。我们在成圣上越接近天堂,我们就越因为我们的软弱而悲伤,我们就越是谦卑看待自己。货物装载得少的船只在水中高高浮起,沉重的货物把船压到水面的边上。人越有恩典,就越觉得需要更多的恩典。那夸耀自己的恩典的人什么也没有,那议论自己的恩典就滔滔不绝的人只有极少的恩典,但那在恩典里丰富的人呼求更多的恩典,是忘记背后的。当一个人里面的生命像江河一样流出,他所想的只是源头,在他的神面前呼求,“我所有新鲜的源头都在你里面”。那在圣洁上丰富的人更加觉得在他里面,在他肉体里面没有良善。我的弟兄,你对自己评价甚高的时候,你是还没有成熟。那以自己夸口的人只不过是在基督里的婴孩,如果他真的是在基督里的话。当你看到在人身上写上的是死亡,看到你所有的生命的都是在基督里;当你看到甚至你的圣洁都沾染了不义,看到你一切的完全都是在那全然美丽的他里面;当你俯在宝座跟前,起来只是坐下与那是你一切的他同作王的时候,那时你就是正在成熟,但不到那个时候你就还没有成熟。

每个人看到果实成熟的另外一个标志,确实,这个标志是用来衡量许多果子是否已经成熟的,这就是温柔敏感。幼小青绿的果子坚硬,像石头一样;但成熟的果子是柔软的,服在手指的压力之下,甚至几乎可以被塑造,保留下手指的印记。成熟的基督徒也是如此,人看到他在灵里温柔。亲爱的弟兄,我想如果我可以拥有灵里极大的温柔,而要失去一些好东西,我是情愿放弃许多的恩典。我深信许多基督徒破坏了他们温柔的良心,因此失去了极多真正的优秀之处。我的弟兄,你不记得了吗,那时侯你曾经害怕挪开一步走在另外一步前面,免得你走在错误的道路上吗? — 我希望我们总是有同样的感觉I就好了。你回想起你曾经害怕张口,免得你可能会说一些使圣灵担忧的话! — 我希望我们总是这样缺乏自信心。“主啊,求你使我的嘴唇张开” — 我害怕我自己张开 —“求你使我的嘴唇张开,我的口便传扬赞美你的话。”我们所有的人都应当培养一种对罪极端的小心谨慎。当信徒可以听一首曲调淫荡的歌曲,不感到自己愤怒,那么让他对自己愤怒好了。当他可以遇见一件罪,觉得这不像从前一样令他吃惊,让他对自己感到吃惊,思想他的良心正被如此火烙好了。我要给你们卫斯理所写诗歌里的一句用作祷告 —

“像眨眼一样迅速,
当罪接近的时候,
哦神,我的良心惊醒我心,
使它依然觉醒。”

感觉灵敏的植物一被触摸就开始收起它的叶子;再摸它一下,小小的枝条就下垂,直到最后它就好像船上光秃秃的桅杆,它叶子所有的风帆都收起来了,看上去如果它可以,它是情愿缩小成为一无所有去避免你的手。你也应当这样,我也应当这样,对罪的触摸保持敏感,要和诗篇作者一道说,“我见恶人离弃你的律法,就怒气发作,犹如火烧。”这样的敏感是成熟的一个显著标志,这不应该只是在面对罪的时候显现出来,还要在其他方面表现。我们应当对福音表现出温柔敏感 —  高兴接受它,对甚至一点点也心存感谢;高兴吃从主人的桌子上掉下来的一些零碎;对基督敏感,好使听到他的名字心里就欢欣跳跃,对圣灵的动工敏感,好使我们被他的眼目指引。我毫不怀疑,圣灵有时候临到我们,我们却看不到他,因为我们耳朵发沉,我们心里闭塞。摄影师可以把他的底片放进照相机里,要照的对象可能在它前面,对焦也是很好,然而却可能没有照出影像;但是当底片变得敏感,完全敏感,它就马上接受到影像了。哦,愿你的心,我的心变得敏感,去接受圣灵的影响,好使在我们身上立刻印上神的心意和旨意。亲爱的朋友,记住这点,不要忘记当刚硬离开的时候,当石头的心被肉心取代,当心里快快顺服基督的同在,他的灵的触摸的时候,这就是你成熟的一个标记。

成熟的另外一个标志就是除了有温柔敏感之外还有甘甜。没有熟的果子是酸的,也许这本应如此,否则果子还绿的时候我们就会把它们都吃完了:如果梨和苹果幼小的时候和后来味道都是一样的,那么我相信就小孩子而言,他们很少有人可以完全长大。所以,在蒙恩的次序上,年轻的基督徒身上有一些最终会被除掉的锐利之处,这也是恰当的。有某些恩典是比其他的更有战斗性,更像打仗,是有它们的用处的, —  对于这些,我们可以期待在年轻人身上要比父辈身上更多,它们要被经历磨平。当我们在恩典里长进的时候,我们肯定也要在温柔,同情和爱上有长进;我们会对那位“虽然没有见过他,却是爱他”的他爱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强烈;我们对他的福音的宝贵之处会越来越喜欢;那些一开始我们也许不明白的教训,随着我们在恩典里长进,对我们会变得像骨髓和脂油一般。我们会感受到在我们信仰的深处有蜂房下滴的蜜甘甜。当我们在恩典里成熟的时候,我们会对我们的基督徒同胞更加甘甜。灵里苦毒怨恨的基督徒也许会知道得很多,但他们不成熟。那些快快责备人的人也许在判断力上非常敏锐,但他们在心里是非常不成熟。那在恩典里长进的人记得他只不过是尘土,因此他不期望他的基督徒同胞多多少少要胜过尘土;他不看他们千万的过失,因为他知道神不看他自己双倍于千万的过失。他不指望在人身上找到完全,所以当他在人身上找不到完全时他不会失望。正如他有时候会对自己说,“这是我的软弱”那样,他经常论到他的弟兄们说,“这是他们的软弱”;他不像从前那样去论断他们。我知道,我们这些在恩典里年轻,刚刚开始的人以为我们自己有资格去改革整个基督教教会。我们把她拉到我们面前,直截了当地谴责她;但是当我们的德行变得更加成熟,我相信我们不会更容忍罪恶,但我们会更容忍软弱,对神的子民有更大的盼望,肯定在我们的批评里会没有那么傲慢。甘甜对待罪人是成熟的另外一个标志;当基督徒爱人的灵魂,当他觉得在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比努力把其他人带来认识拯救人的真理更令他关心的时候,当他能够为罪人更加摆上自己,忍受他们的顶撞,忍受一切,只要他能把他们引向救主的时候 — 这时这个人就在恩典里成熟了。愿神赐这种甘甜给我们所有的人。一种神圣的平静,欢喜,忍耐,与神同行,与耶稣相交,从至圣者而来的膏抹 —  我把这些放在一起,我称它们为甘甜,属天的甜美动人,基督完全的香气。愿这在你们里面多而又多。

我希望我不会用这些标记和记号把你们弄得疲惫,如果你们在自己里面可以找到这些标记,我就不会使你们变得疲惫。还有,丰满是成熟的一个标记,这在果子膨胀,达到它美好完全的比例时便显现出来的。在基督耶稣里的人有恩典的丰满。当他在属神的生命中长进的时候,新生时在他里面的所有恩典都得到加强,显露出来。我想在刚刚形成的麦穗里所有的子粒都已经存在了,但它们还没有显现出来;随着麦穗生长到成熟,这些麦粒开始增强,变得更加丰满。信徒也是如此:在他里面有悔改,但还没有他越看到基督赦免他的罪,爱他,就越发有的更多的悔改。肯定在他里面有信心,但没有他后来大胆宣告,“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时那样大的信心。在一开始的时候在他里面有喜乐,但不是那种当他凡事以主为喜乐,还要再喜乐时所拥有的喜乐。经历使得那些从前就存在的更加深入。年轻的基督徒饮了第一口,有基督形像的轮廓,但随着他们在恩典里成长,充满,上色,有更深的色泽,全部形象豁然而出,这一切都要来到。当我们与他相熟,因而知道我们所信的是谁;当我们与罪相争,因而知道罪为何物;当我们验证神的信实,因此知道;当我们领受了应许,在我们自己心里应许得到成就,因此明白应许的宝贵的时候 —  这就是成为了一个成熟的基督徒,像我们的主一样满有恩典和真理。

另外一个成熟的标志,也是一个非常肯定的标志,就是轻看世界。初熟的果子很快就从树枝上落下。你摇动果树,最熟的苹果就掉下来。如果你想吃新鲜的水果,你就伸出手去摘,如果很难把它摘下来,你会觉得最好还是让它独自更久一会儿好了,但当它落入你的手中,相当容易就能从树枝上摘下来,你就知道它的情况不错。当我们可以像保罗一样说,“我离世的时候到了”,当我们放手松开一切地上的事物,哦,那时就是我们成熟预备上天堂的时候。你可以用你执著的程度来衡量你心的光景,或者用对世界上的事物的态度来衡量你的交托。你们在这世上有一些的安慰,你们中的一些人有钱,你们看着这些钱,感觉“和它们分手真难” — 这就是青绿的果子;当你的恩典成熟了,你会觉得就算神可以给你世上更大的丰富,你依然是客旅,盼望一个更美的家乡。“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这是成熟的信徒的问题,他常常唱道 —

“我心与他一道,在他宝座之上,
不可忍受耽延;
每刻要听那把声音,
‘复起到我这里。‘”

当你踮起脚尖,翅膀张开预备飞翔的时候,当没有锁链可以把你绑在这地上更多一会儿,当你对下面事情的爱慕顺服于你对天上喜乐的渴慕时,这肯定就是成熟的标记。哦! 和华滋博士一起这样歌唱是何等甜美

“爸父,我盼望,我渴求见到
你所居住之地;
我情愿离开地上宫阙,奔向
我神你的宝座。”

当我们在自己的心中达到这个地步,我们就是在变得成熟,我们很快就要被神收聚。主人不会让他的果子挂在树上太久。就这样,我已经向你们说明了成熟的标记。

(待续)

TOP

 4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