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2
ӡ

只是他心志已定,谁能使他转意呢?他心里所愿的,就行出来。— 伯23:13

神的旨意永不落空
讲道第406号  司布真
1861年8月25日,星期日早晨

只是他心志已定,谁能使他转意呢?他心里所愿的,就行出来。— 伯23:13.

基督徒常常思想神深不可测的属性,这很有好处。这好处体现在两方面,对判断力和心志都能施加来自神的影响。一方面,它使我们在古老的正统教义上得坚固,这些教义是我们信心的基础。如果我们研究人,让他成为我们探索的唯一对象,我们的头脑里就会有一种强烈的倾向,夸大人的重要性,我们就会过分高举被造的人,过分轻看造物主,偏向只有通过观察和推理才能得出的知识,胜于只有启示才可以使我们明白的神的真理。阿民念主义神学的根基和基本原理在于把不恰当的重要性归给人,把神归于第二位,而不是第一位。让你的思想长久停留在人身上,把他看作是有自主权利的人,负责任的人,把人看作可以支配神的人,而不是在神支配下的人,你很快就会发现在你的思想里面会冒出一些不成熟的教义,用来支持从圣经里面少数一些个别经文所引用的,看起来有道理的字句,但在灵意上实在是和神的话语的整体意旨相对立的东西。这样你的正统立场就受到动摇,一直影响到根基,你的心被驱赶到大海上,没有平安喜乐。弟兄们,人崇敬那造物主,敬畏他那配得敬拜的完全,看到他坐在宝座上,按他旨意的计划行万事,对这样的人我是不会担心他们会在教义上犯很大错误的。 他可以说, "哦神,我的心稳固;" 当人心稳固,牢固确信我们称为神的那一位的伟大,无所不能和神性时,人的头脑就不会远离真理。如此思想的另外一个好处就是,这给人心不动摇的平安,和让人满有感恩的平静。你是否长时间在海上,轮船不断摇晃让你难受困扰? 你是不是看见每一样东西都在摇动,以致不敢迈出一步,生怕地面在你的脚下动摇? 终于你可以踏足上岸,你是何等高兴,说道, "啊! 这不摇动;这是坚固的大地。不管狂风怎样嚎叫,这个海岛是安全扎根的,它不会偏离它的方位;当我踏足在上面它不会在我脚下塌陷下去。" 当我们离开那不断摇动,常常是狂风大浪的地上的事情,在那“世世代代作我们的居所”的永远的神那里找到避难所,结果是一样的。人生转瞬即逝的事物,人反复无常的思想和炫耀的行为,正如险恶的深水一般易动易变;但当我们如鹰展翅上腾,来到那坐在地球大圈之上,人在他面前如蚱蜢一样的神那里,我们在其亘古的根基从不动摇,固定不动,绝不能被打扰的万古磐石下筑巢。或者用另外一个比喻,你们都见过小孩子围着圈子跑,一圈一圈直到晕头转向,他们站着不动,稳稳抓住一样东西一阵子,每一样东西都好像在围着他飞舞,但抓着不动,提醒自己至少他们抓着的是稳固的,最终头脑镇定下来,这世界不再乱转。同样你和我在这六天的时间里就好像小孩子围着圈子在跑,各样事情和我们一起移动,也许直到我们今天早上来到这个地方,我们感觉好像神的应许本身已经摇动,好像神的护理已经改变,我们的朋友死去,我们的亲人去世,我们到了看待万事好像浮动的一团糟糕的地步 — 什么也不稳固,什么也不固定。弟兄们,让我们今天牢牢抓住神的不变。让我们站立不动一会儿,明白耶和华就是神。我们终于要看到事情不像我们发梦想像的那样在移动:"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物都有定时。" 只要这是神正在做成的神实在计划的一部分,其目的是他永远的荣耀,那么在那看起来最易改变的事情上还有一种固定不变,那看起来最如梦一般的还有一种实在。我的弟兄,如果你现在靠着神的恩典,来靠近神,向他献上我们的敬拜,这要使你头脑冷静,这要使你内心平静,这要使你回到这世界的争战中,平静安定;这要使你在那试探的日子站立坚固,他是不改变的,在他那里没有转动的影儿。

我们今天早上要看这节经文 — 首先,它要表明一个伟大的普遍真理;其次,从这个普遍真理我们要看到另一个真理,我们要详细察看,我相信这可以使我们得到安慰。

I. 我们可以把这节经文看作是在教导一个普遍真理。 我们看这句话的头一部分,"他心志已定。" 在这里所教导的事实就是,对神护理的一切作为,他都有一个固定和安排好的旨意。 "他心志已定。" 我们这些神所创造的人,明白他造我们不是没有计划的,现今在他和我们来往的一切事情上,他要达到同一个满有智慧和恩典的目的,这对我们来说是何等大的安慰。我们受苦,头疼,心怦怦直跳,原本血液应该健康地快快流动,现在却在慢慢爬行。我们因事故受压,失去我们的手脚,一些感官不再起作用;视力在漫长的黑夜中被遮盖;我们的头脑受到冲击干扰;我们的命运多变;我们所有的在自己眼前消失;我们的孩子,我们自己的分,生病死亡。我们的十字架像我们的生命一样不断继续,我们很少有安心的时候;我们生来就是愁苦的,肯定这就是我们从未被剥夺的产业;我们不断受苦。这难道不会使我们接受自己的苦楚吗? 因为这些都是有某种旨意的。无端受鞭打,我们认为这是受辱,但如果为了我们的国家而受鞭打,我们就认为这是一种光荣,因为这里头有某种目的。因着一位暴君突发奇想,我们的身体伤残而受苦,这样的事情很难忍受,但如果是为了我们家庭的好处,或者为了我们的神的荣耀,我们不仅甘心一次受到伤害,更愿意一块一块被切开,以便他伟大的旨意可以成就。哦信徒,把你们一切的受苦看作神计划的一部分,即使一浪接一浪冲击着你,你要说, "他心志已定!" 他依然在实现他那唯一的伟大计划;这些事情没有一件是偶然发生的,没有一件是出于意外的,而是每件事情按着他自己旨意的计划,为达到他自己伟大心意的目的而临到我们身上。我们也要劳苦做工。一些人为了每天可以糊口是何等劳苦工作! 他们的口粮沾满了他们的汗水;他们所穿的,没有一件不被他们自己的筋骨肌肉磨破。其他要用脑力服事他们的同胞或他们的神的人,他们也是何等辛苦工作! 一些英勇的宣教士把他们的一生用在他们所钟爱的事业上,他们的一生被完全投入! 何其多的基督的工人不仅耗尽了他们的体力,还耗尽了他们的心思意念! 他们原本的欢笑让位给了忧愁,他们灵里原本的兴奋,因着他们极其的热心,最终一心耗尽。有时候这种为神的劳苦作工是得不到报偿的.我们耕耘,但田地没有收获。我们撒种,但土地拒绝出产,只够给饥饿的飞鸟充饥。我们建造,但狂风不断吹倒我们反复堆砌起来的石头。我们流汗,我们辛苦做工,我们失败。我们是何等常常因为劳苦却没有成功而回头痛哭! 然而基督徒,你不是不成功,因为"他心志已定。" 这一切都是为了要实现他的旨意。你没有失败,你的劳苦不是在泥土里败坏掉了。尽管你看不到,这一切都在互相效力,要达到神定下的目标。请站在海滩上片刻。一个浪头带着自豪打上来。它泡沫的冠冕消失了。随着它越过它的同伴,它消亡了,它消亡了。又来一个浪头,又消亡了,又来一个,又消亡了。哦! 大海,不要哭泣,你不要悲伤,因为尽管每个浪头都消亡了,然而你是最终得胜的! 哦你这大能的海洋! 大水向前进,直到覆盖所有的沙滩,冲刷着白色悬崖的根基。神的旨意也是一样。你和我只不过是他大海的波浪,我们冲起来,我们来,再退去,好像没有前进;另外的波浪仍要来,每个波浪都得退去,好像没有成效;但是他旨意的神圣的大海依然在前进.他依然是心志已定,实现着他的计划。想起好人死去,这常常令人何等忧伤! 他们在整个青年时期学习,常常在运用他们的学识之前就离去了。刀锋在火焰中被多次打造,退火,但在用在敌人身上之前,它折断了! 同样,有许多的工人,在主人的葡萄园中,当他们的经验比从前更有用,当教会最需要他们的时候,就被接走了! 他笔直站立在战车上指挥着骏马,突然向后倒下,我们呼喊, "我父啊,我父啊,以色列的战车马兵啊!" 尽管如此,在悲伤中我们可以安慰自己,思想万事都是神计划的一部分。他依然是心志已定,所发生的没有一件不是神计划的一部分。我们再深入思想一阵子,观察历史,你留意到,多少的国家是突然败亡的吗? 当他们的文明是如此进步,我们以为这要产生出最好素质的人,突然年老要皱起它的眉头,它的手臂变得无力,权杖跌落,皇冠从头上落下,我们说, "世界是不是又在倒退呢?" 野蛮人攻陷城池,从前凡事美好的地方,现在除了无情的流血和毁坏,一切荡然无存。啊!我的弟兄,这只不过是神在实现他的计划。同样你可能有时候见过在坚硬的大石头上有地衣冒出来。不久地衣就长得很茂盛,然后它消亡了。但这是为什么? 因为它的死预备了苔藓,那比地衣更弱小的苔藓,最后增长,长出你所见过最精美的品种。但是苔藓败亡了。然而不要为它的败亡哭泣,它的灰烬要为长得稍微高一点的植物预备一层土壤,当这些一个接一个,一代接一代灭亡之后,它们最终预备好土壤,美丽的香柏木要从中舒展它的根系。人类也是一样— 埃及,亚述,巴比伦,希腊和罗马,当时候来临,他们都一个一个全部倾倒了,被更好的所接替,如果我们这一代的光芒要被掩盖,如果盎格鲁撒克逊所夸耀的自傲要被玷污,就算这样这也是神计划中的一环。依然在最后他的心志要得到实现,他唯一伟大的目标要被达到。不仅仅国家的消亡,而且某个民族的明显退化,甚至是完全的灭绝,都是这个定好的计划一部分。在这些例子里可能会有伤心的理由,但是信心看到欢喜的根据。概括来说,地震的灾害,风暴的摧残,战争的毁灭,瘟疫的一切可怕灾难,这些只不过是与神同工的 — 是被迫摇橹划船跨越时间海洋的奴隶。从每一件罪恶中有好事发生,邪恶积累越多,神在最终带出他伟大,永在的计划上就越发得到荣耀。我想这是我们从这节经文学到的第一个普遍性的教训 — 在神护理的每一件事情上,神都有一个目的。 "他心志已定。" 请留意,不仅仅是一个目的,而且是唯一的目的,因为所有历史都只是一个目的。有许多幕,但只有一场戏;有许多页,但只有一本书;有许多叶子,但只有一棵树;有许多省份,是的,有许多的主,许多的统治者,然而只有一个王国,神是唯一的君王。"哦让我们在他面前敬拜俯伏:因耶和华为大神,为大王,超乎万神之上!"

2. "谁能使他转意呢?" 这是这句话的第二部分,我想我们学习到神的旨意不改变这个教义。第一部分表明他有一个旨意,第二部分显明这是不能被改变的。 "谁能使他转意呢?" 一些浅薄的思想家梦想神伟大的计划和目的已经被人的堕落乱了阵脚。他们认为这堕落完全是意外的因素,不是在神的计划中的,因此神被放在了一个微妙的两难之地,不得不牺牲他的公义,要不就要牺牲他的怜悯,神就使用基督救赎的计划作为神的权宜之计。弟兄们,也许使用这些用词是恰当的,也许这对你来说是恰当的,但对我却不是这样,因为我确信人堕落这件事情本身是神旨意的一部分 — 即使是亚当的罪。尽管他是自由犯的,归根到底还是在神的计划中安排好的,这件事情决不是他首要计划中的偏离。然后来了大洪水,人类被扫走,但神的旨意没有被人类的毁灭影响。在很多年以后他的民以色列离弃了他去敬拜巴力和亚斯她录,但他的计划没有被他所拣选的国度的背叛改变,就好像没有被他的受造之人的毁灭所改变一样。许多年后福音传给了犹太人,他们敌挡,保罗和彼得转向外邦人,不要以为神要取下他的册子,涂掉或修改一些什么东西。不,一切的从起初的时候就被写在那里了,他知道这一切,他从来没有更改一句话,或改变神旨意的一行字。他所计划的全景,最终必要成就,你看到一些黑色的笔划,似乎是不协调的,这些将要被调色变得柔和;一些地方是颜色鲜艳的涂抹,对沉稳的画面来说太明亮了,这些要被改变成为和谐;当最后神展示整个图画,他要从人和天使那里得到赞美欢呼,他们要说, "大能的耶和华神,你的作品伟大奇妙;你这圣徒的王,你的道路公义确实! 唯有你是圣洁的。万民都要到你面前敬拜,因为你的判断得到显明。" 我们以为他的管治有错的地方,那要证明是最正确的,我们以为他忘记了要成为良善的地方,他的良善要最为明显。神从来丝毫不改变他的旨意,这对于那些沉思这些深奥之事的人来说,这是他们甜美的安慰;无论发生任何相反的事情,其结果在每一点每一划上要和他所预知和预定要成就的完全一致。这样,战争,你兴起吧,另外的亚历山大和凯撒可以兴起,但他不会改变。万国和万民,你们兴起,让你们的国会通过你们的决议,但他不改变。造反的人,让你们口冒白沫,怒气沸腾,但他不会为你而改变。哦! 万国,万民和万族,你这地球,你依旧在这轨道上运行,你的居民的一切怒气都不可以从你被预定的轨迹上移开。创造是从神的弓上射出的一只箭,这箭要往前飞,没有偏差,一直射向神命定它要射中的靶心。他的计划永不改变,在他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艾伯特巴恩斯说得很好,"当我们正确理解的时候,神有一个计划,这是一个无法言说的安慰 — 因为谁会尊崇一位没有计划,而是做任何事情都是随随便便的神呢? 他有一个伟大的计划,贯穿所有的年代,涵盖一切的事物,这是何等令人欢喜;这样每一件事情都要归回本位,和其他的事情有正确的干系。神确实实行他所有的旨意,把它们看作全然良善和智慧,这令人何等欢喜,它们要被实行出来,这是令人盼望的,如果一个好的计划不被执行,这将是一个灾难。那么人为什么还对神的旨意和命定发怨言呢?"

3. 这经文还教导我们第三个普遍性的真理。神有一个旨意,这旨意永不改变,第三部分教导我们这个旨意肯定要被行出来。"他心里所愿的,就行出来。" 他从无有中创造出世界,那时没有抵抗的。他说, "要有光",就有了光,没有敌挡。他说,"要有护理",就有了护理,当你察看结局,并起头的时候,你要发现这里面没有敌挡。神实行他的旨意,而被造物仍然有自由,这是何等奇妙。那些认为预定和神的旨意的实现是和人的自由选择权相矛盾的人,是不晓得自己在说些什么,也不知道他们所断言的。如果神和木头石头,和花岗岩和树木打交道,那么神行出他的旨意这就不算什么奇迹;但被造物是自由的,绝对自由的,这就是奇迹中的奇迹,神的旨意得以坚立,这就何等令人欢喜! 这里面是智慧! 这是深不可测的。人行事,不带枷锁,然而却完全在神命定他要走的道路中踏步而行,就好像被戴上手铐带到那一点一样。人选择自己的座位,选择他自己的位置,被自己的意志所带领而选择犯罪,或者是被神的恩典所带领而选择正确的,然而在他的选择中主权的神坐在宝座上:他不干扰人,但仍然在掌管,将人驳回,证明他能够像对待没有自由的受造物一样对待自由的受造之物,当他赋予人思想,理智和判断力的时候,他可以行出他的旨意,就好像他只是在和坚硬的石头和下陷的大海打交道一样。哦基督徒! 你们永远不能将此测透,但你们可以对此发出惊叹。我知道有一种容易的方法去摆脱这深奥的事,要不就全然否认预定,要不就完全否认人的自由选择权,但如果你可以抓住这两点,如果你可以说, "是的,我的意识教导我人按着他愿意的行事,但我的信心教导我神按着他的旨意行事,这两方面不是互相对立的;然而我不知道为什么是这样,我不知道神如何实现他的目的,我只能惊叹称颂说, "深哉,神丰富的智慧和知识。他的判断,何其难测,他的踪迹,何其难寻。" 每个受造之人都是自由按着自己的意志行事,然而神更自由,按着他的旨意行事,不仅仅在天上如此,还在这下面的地上人间。这样我只是给了你们一个广泛的题目,我邀请你们在安静的时候花时间默想,因为我深信有时候思想这些深奥的教义是很有好处的,就像基督给西门彼得的意见一样:—"把船开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 如果你敢于往这极其深邃的大海撒网,你就要得着一网极其伟大的思想和极其浩大的恩典,遵行基督的命令,撒下你默想的大网吧。"神为大。" "耶和华啊,你的工作何其大,你的心思极其深! 畜类人不晓得,愚顽人也不明白。"

(待续)

TOP

 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