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2
ӡ

只是他心志已定,谁能使他转意呢?他心里所愿的,就行出来。— 伯23:13

II. 我现在要讲我这个题目的第二部分,我相信是鼓舞神的子民的。从神有一个计划,这个计划是不变的,这个计划肯定是要施行出来的这个普遍性的教义,我引伸出最宝贵的教义,就是在拯救上神心志已定,—谁能使他转意呢?—他心里所愿的,就行出来。现在请留意,这个时刻我只是对你们这些神的儿女说话。你全心相信主耶稣基督吗? 你所受的是儿子的心,因此你可以呼叫阿爸,父吗? 如果是,那就靠近来,因为这个真理是对你说的。

我的弟兄,首先让我们思考,神心志已定。我的灵魂,他在亘古以前已经定意要拯救你了。你蒙呼召,这证明你是蒙拣选的,你的拣选告诉你神命定要拯救你。神非人,必不致说谎,也非人子,必不致后悔。他心志已定。他看见你在你的祖先亚当的堕落里败坏了,但是他从来没有改变要拯救你的计划。他看到你出世的境况。你偏离你母亲的道路,口说谎言,你年轻时的愚昧和叛逆他都看到了,但他满有恩典的心意从未改变爱你的旨意。然后在壮年你身陷罪恶。哦黑暗遮盖所有的罪,让黑夜隐藏罪恶,让我们永不看见! 尽管人罪上加罪,我们的骄傲升高发热,然而他心志已定。

"定意施救,他察看我的道路
我曾是撒旦瞎眼的奴仆, 身陷死中."

最后当那快乐日来到的时候,他来到我们的门前敲门,他说, "给我开门。" 你还记得吗,哦我的弟兄,我们是怎样说的,"你走开吧,哦耶稣,我们不需要你?" 我们藐视他的恩典,违抗他的爱,但他心志已定,心硬不能使他回转。他已定意收纳我们作他的新妇,他不接受“不”作为答复。他说他要得着我们,他坚持下去。他再次敲门,你还记得我们把门开了一半吗? 但这时某些强烈的试探来到,我们在当着他的面把门关上,他说, "我的鸽子,我的完全人,求你给我开门,因我的头满了露水,我的头发被夜露滴湿"—然而我们把门拴上关闭,不让他进来。但他心志已定,没有什么可以拦阻他。哦! 我的心想起自己曾经多少次不顾圣灵的责备,多少次拒绝圣灵的感动,多少次良心催逼我悔改,催促我奔向他,但我不愿意;那些时候母亲的泪水和救主的代求合在一起,然而我的心比金刚石还要坚硬,比花岗石还难以融化,它拒绝感动,不愿顺服。但他心志已定。他不改变。他说他要得着我们,他就要得着我们。他把我们的名字写在他的册子上,他不愿意把它们划去。我们要降服,这是他庄严的旨意。哦,最终我们降服的那一刻! 他显明在我们一切的游荡中他始终心志已定。哦,从那时起,想起来是何等悲伤! 从那时起,你和我是何等常常回转! 我们倒退,如果我们要面对的神是阿民念主义的神,我们早应该在地狱里,或在这个时刻落在圣约之外了。我明白如果我每次犯罪,我的神就把我逐出圣约之外,当我悔改就重新恢复,那我一天就要出入圣约百次了。但不是的,尽管我们犯罪,不信,后退,把他忘记,他还是心志已定。弟兄们,我知道,尽管我们还会游荡,尽管在黑暗时刻你我会滑脚,常常跌倒,然而他的慈爱不会改变。哦神,你强有力的臂膀要搀扶着我们,你的爱心永不会止息;你不会把你的爱从我们身上收回,让它停止,或把你的烈怒倾倒在我们身上,而是开始了,你就要让你的恩典得胜完全。没有什么可以改变你的心志。信徒,这对你是何等的喜乐呢? 因为你的心志每天都在变,你的感觉如风般变化,如果拯救是任何你这一方动机的结果,那么肯定它就不会实现了。但因为拯救是神的工作,我们已经证明了他心志坚定,他要一心一意直到尽头,直到我们大家在荣耀的顶峰上歌唱他那坚定的旨意和那不变的爱,这一切永不转移,直到恩典的事实得胜实现,想到这一点我们的信心就要大大欢喜。

现在信徒,请听第二个功课:"谁能使他转意呢?" 从里面他是不会改变的,从外面他是不可被摇动的。 "谁能使他转意呢?" 这是摩西在民数记里向我们展示的一幅壮丽图景。以色列的子孙在摩押平原上安营扎寨,他们的帐幕如耶和华所栽的沉香树,如水边的香柏木。他们安静平稳地在山谷中歇息—耶和华的会幕在他们当中,云柱在他们上头如盾牌一般。但是在山上有两个人—西拨的儿子,摩押王巴勒,和毗夺的先知巴兰。他们建造了七座坛,献上七只公牛,巴勒对巴兰说,"来啊,为我咒诅雅各。来啊,怒骂以色列。"先知四次题起诗歌,他四次施法术,在巴勒的坛上献上神的祭物。他四次徒然尝试假冒的占卜。但是我请你留意,在每个接连而来的异象中,神的心意一次比一次更深地带出。第一次他承认他的无能,"神没有咒诅的,我焉能咒诅,耶和华没有怒骂的,我焉能怒骂?" 第二次问神的话带出了更特别的神的祝福。 "我奉命祝福。神也曾赐福,此事我不能翻转。" 第三次大胆的尝试没有被更重重击退,因为那被压制下去的咒诅自打嘴巴—"凡给你祝福的,愿他蒙福。凡咒诅你的,愿他受咒诅。" 再一次在那结束这景象的异象中,巴兰的眼目被打开,直到他得一见那出于雅各的星,兴于以色列的杖,和那日后将要来临的荣耀。巴兰确实可以说, “断没有法术可以害雅各,也没有占卜可以害以色列。” 现在把这景象转移到你的脑海了,面对你一切的敌人,特别是那地狱的魔首。他今天到神面前重提你的众罪过,他希望可以咒诅以色列,但是他发觉,即便是一百次也断没有法术可以害雅各,也没有占卜可以害以色列。他把大卫带进淫乱的罪中,但是他发现神不在这事上咒诅大卫,而是祝福他,赐给他忧伤的惩戒和深深的懊悔。他把彼得带进不认主的罪中,用起誓和诅咒不认主。但即使在这件事情上主也不愿咒诅他,而是转过身来看着彼得,不是带着令他颤抖的闪电般的目光,而是令他痛哭的爱的眼光。他在不同时候把你我带进不信的光景,我们对神怀疑。撒但说—"肯定肯定神要在这里咒诅他," 但他一次也没有这样做。他击打,但这打击充满了爱。他惩治,但这惩治满了怜悯。他没有咒诅我们,将来也不会。你不能令神转意,那么,地狱的魔鬼,你的法术不会得逞,你的控告不会得胜。 "他心志已定,谁能使他转意呢? "弟兄们,你们知道当人回心转意的时候,他们有时候是听了意见而转意的。有谁可以给意见神,谁可以作至高的神的谋士,让他把他心头所爱的抛弃,或者劝说救主拒绝他的新妇呢? 这样给的意见是亵渎的,是他的心所憎恶的。 人或者可以因恳求而回心转意。但神怎么会听恶者的恳求呢? 恶人的祈祷岂不被耶和华所憎恶吗? 让他们祈求与我们作对吧,让他们向主恳求来咒诅我们吧。但他是心志已定,复仇的祷告不能改变他爱的旨意。有时候人因着关系被改变心意,另一个人提出异议就屈服了,但就我们的情形,谁能提出异议呢? 神的独生子和他的父一样关心我们的得救,他不会提出异议要改变,— 如果真有这样的必要— 他仍继续恳求神的慈爱和怜悯永不收回。哦,让我们以此大大欢喜,—

"在我们一切罪,挂虑和伤痛中,
他的灵不会向我们松手。"

主为他的名的缘故不会弃绝他的子民,因为他喜悦让你成为他的子民。 "他心志已定,谁能使他转意呢?"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我不能和我希望的那样传讲这节经文。哦!但是这经文本身对我来说如同音乐。它听起来好像战场上的军号,我的心预备好了要战斗。如果试炼苦难现在要来到,如果我可以按手在这宝贵的经文之上,我就要对这一切一笑了之。 "谁能使他转意呢?"—我要高呼—"谁能使他转意呢?" 过来吧,地上的和地狱里的,过来吧,因为"谁能使他转意呢?" 过来吧, 你这骚动的苦难,过来吧, 你这数不过来的试探,过来吧, 毁谤的和撒谎的,"谁能使他转意呢?"因为他不会改变,我的心一定要,将要欢喜,"有说不出来,满有荣光的大喜乐。" 我希望可以把这节经文好像炮弹一样扔进怀疑者的大军中,让那大军立刻被击溃,因为我们有了这样的一节经文,必定就是经文,而不是我们的解释在起作用。这肯定是对我们的怀疑和恐惧的最奇妙的致命一击。

"他心志已定,谁能使他转意呢?"

我要对最后这句话说上几句作为结束:— 神的旨意必定要被行出来 —"他心里所愿的,就行出来。" 亲爱的,神心里所愿的是,如果我们是他所拣选的,你我就要得救。那么他就行出来。这个得救的一部分包含了我们的完全成圣。我们和内在滋生的罪已经做了很长的争战,就我们所能判断的,我们没有多大的进步,因为在这地上还有非利士人,迦南人仍然在入侵我们。我们依然犯罪,我们的心依然有极大的不信,极易离开永活的神。你能想象自己不再有任何犯罪的倾向,这可能吗? 你要在神的宝座面前,没有瑕疵,没有斑点,玷污皱纹等类的病,这岂不是看像是做梦吗? 然而你要如此;他心所愿的,就行出来。他要他的新妇毫无玷污,他要他所拣选的族类毫无有损他们完全的事情。因为他讲了,他就行了出来,他只要讲了就要在你身上行出来。你不能击败你的敌人,但他可以。你不能战胜那些缠绕你的罪,但他可以。你不能赶走你的败坏,因为它们有铁的战车,但他要把它们完全驱逐干净,直到全地没有一个敌人打扰它永远的和平。哦,知道这不会太久了,这是何等的欢喜! 哦! 对我们有些人来说这将会很快了 — 比如几个星期,尽管我们以为我们还有很多年的生命! 几个星期,几天,我们就要趟过约旦河的河水,在他面前站立完全,在爱子里被接纳! 这也可能还有很多年—如果我们得到幸免,有百年的雪花落在我们的白发上 — 然而即使在那个时候我们也不可怀疑他的旨意最终将要成就。不久我们就要在他面前毫无斑点,毫无瑕疵,无可指责。

我们另外一部分的拯救就是,我们最终要和头生长子的教会一道被带到父的面前,没有痛苦,没有悲伤。当你坐下,思想仿佛自己就在天堂,这看起来岂不像是一个美梦,永远不会成真吗? 什么! 这些手指有一天要拨动黄金竖琴的琴弦? 哦这作痛的头颅! 你有一天要戴上永不衰残的荣耀冠冕? 你这筋疲力尽的身体! 你要沐浴在属天安息的海洋中吗? 弟兄姊妹,天堂对我们岂不是太好了吗?我们,我们这可怜的人,要走进珍珠门,踏足在黄金街吗? 哦我们要得见他的面吗? 他要用他嘴唇的吻和我们亲嘴吗? 不朽的王,眼不能见,唯一智慧的神,我们的救主,要把我们接到他的怀抱里,称我们是他自己的人吗? 哦! 我们要喝那在至高神右手的乐河的水吗? 我们要和那些快乐的人一道被带到活水的源头,我们眼里的泪水要被擦干吗? 啊! 我们要这样的! 因为"他心志已定,谁能使他转意呢?他心里所愿的,就行出来。" "父啊,我在那里,愿你所赐给我的人也同我在那里,叫他们看见你所赐给我的荣耀。" 这是不朽的全能的意愿。他在哪里,我们也要在哪里,他的旨意要成就,我们要在他的祝福中有分。你们这些爱救主的人,起来,把你们的信靠交托给他— 起来,像有神在你们里面的人一样,不要再坐在你们的粪堆上。你们这沮丧的人,来,如果拯救是你自己的工作,你会绝望;但因为这是他的工作,他不改变,你根本不必怀疑。

"现在让软弱的成为刚强,
让耶和华的能力成为他们的歌唱;
他的盾牌要护庇每一位圣徒.
如此支持, 谁能软弱?"

如果你灭亡了— 即使是你们当中最弱小的那一位 — 神的旨意就不能实现了。如果你堕落的,他的荣耀将要受损;基督将要失去他的一个成员,神性的丈夫要对他极爱的新妇的一部分失望;他是一位国王,他的王权被偷去;不,他自己不会完全,因为教会是他的完全,如果他的完全的一部分被抛弃,他怎能完全呢? 把这些事情合起来,让我们鼓起勇气,奉神的名让我们树立起我们的旌旗。那与我们同在的要保守我们直到尽头,我们很快就要歌唱荣耀的圆满,我们现在要凭信心述说他的旨意完全,他的爱不改变。

我结尾要说的,要鼓舞每一个人充满敬畏。我对这里一些还没有归正的人说话。这念头让人充满敬畏,神的旨意要在你身上得到促进。你可以恨他,但正如他在法老和他的军长身上得到荣耀一样,他也要在你身上得到荣耀。你可以想,你会破坏他的计划,这是你的主意,但你的每一个举动,尽管被这样的动机牵引,只会最终促进他的荣耀。想想这个! 违抗神是徒劳的,因为你不能得胜。抵挡他不仅是傲慢,还是愚昧。无论你走哪一条路,他都要从你身上大得荣耀。你要么情愿荣耀他,要么不情愿荣耀他,但无论哪一种情况,他在你身上的旨意都肯定要得到成就。哦,这念头要让你低头说道, "伟大的神,在我身上荣耀你的怜悯,因为我违抗了你,显明你能赦免。我犯了罪,大大犯了罪。赦免我,证明你怜悯的深邃。我晓得耶稣死了,他被作为赎罪祭献上;我相信他是这样。哦神! 我信靠他:我祈求你,在我身上荣耀你自己,把罪抛在你的身后,涂抹不义,过犯和罪孽,显明你恩典的作为。" 罪人,他要这样行,他要这样行,如果你这样恳求,这样祷告,他就要这样行,因为带着谦卑的祈求和信心到神这里来的罪人,没有一个曾被拒绝。今天到神那里,承认你的罪,抓住基督,好像抓住怜悯和献祭的坛的四角,你要发现把你今天带到这里,让你脑海里充满敬畏,带领你谦卑来到十字架前,带你其后满有喜乐到你的神面前,最终把你带到他的宝座面前成为完全,这早就是神计划的一部分。

愿神为基督的缘故加增他的祝福! 阿们。

TOP

 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