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123
ӡ

“我的良人在男子中,如同苹果树在树林中。” — 雅歌 2:3

树林中的苹果树
讲道第1120号  司布真
1873年7月6日主日早晨

“我的良人在男子中,如同苹果树在树林中。” — 雅歌 2:3

这位东方的作者所说的苹果树可能是指香橼,或者石榴,又或是橘树。我猜测他不是指我们花园中的苹果树,因为他几乎不大可能认识有这种树。如果我们把这个字局限于在上面提到的三种果树,或把我们的苹果树排除在外,就是用得不太恰当,因为苹果这个词包括了所有大的圆形的,没有包裹在壳里的果实;因此我们可以把它当作我们自己英格兰果园中的苹果树,这没有错,然而除了我们自家的苹果树的树荫不像这个词所包括的其他果树的树荫一样好,可以遮蔽阳光以外,这个比喻是成立的。然而我们自己的苹果树是够我们用的了,我们不需要再作更细微的区分,也不需要把你带到巴勒斯坦那里;我们可以安坐在英格兰,可以非常巧当地说,如果我们爱主耶稣基督,把他看作 “我的良人在男子中,如同苹果树在树林中。” 这是这比喻的要点。在森林里有许多种树,它们都有自己的用处,但是当一个人饥饿,软弱,口渴的时候,森林里的树给不了什么帮助,我们要在别处寻找帮助;它们可以遮盖,但给不了让人重新振作的营养。然而如果人在树林中找到一棵苹果树,他就找到了他所需要的食物,他可以解渴充饥。同样教会在这里可以说,世界上有许多事物— 许多的人,许多的真理,许多的机构,许多地上的安慰,可以给我们某种满足,但没有一样可以给我们心灵所需要的完全的安慰,没有一样可以给我们的心所渴望的灵粮;唯有耶稣基督可以满足人的需要。正如苹果树在它所结的果子上和森林里的各样树有分别,在这点上和树林的树木形成对比,同样我们所亲爱的耶稣和其他任何人形成对比, 大大超越他们之上: —

“苹果树站立,单纯美丽,
舞动它多汁的宝贝,优雅地,
立在那侵蚀树林的不结果子,
那有极高的外形,但没有果子的树中:
同样耶稣, ‘在无法帮助我的人群中
结出圣约的爱果,供我使用,
用珍贵的喜悦和安息充满我心.”

我在过去几天一直在新森林,我们国家唯一的真正的森林里游移,在它广阔的幽静中寻得歇息,这节经文常常向我浮现,因此我只能向你们说:“我的良人在男子中,如同苹果树在树林中。”

我们一开始要讲那软弱的灵魂所最切慕的树。 然后要说有需要的人在这么特别的地方可以找到一棵苹果树,这个奇迹可不算小。 第三点,我们要留意她在这样的地方找到一棵如此满足她心愿的苹果树时,她自然的反应 — 她欢欢喜喜坐在它的树荫下,饱尝那甜美的果子。

I. 第一,我们这节经文讲到那软弱的灵魂所最切慕的树。你自己想象一下,在秋天某个闷热的日子,你在一个大森林满被树叶遮盖的路上游荡,那在你面前好像大教堂过道的路径伸展到无尽的远处,或者巨大的叶冠在你头上向上生长,如同第二个天空。想象你自己在蕨类植物和灌木中游荡,脚踩在野蔷薇和冬青上,或坐在长满苔藓的土坡,软软铺了一层一层落叶的小丘上。也想象你又饥又渴,没有潺潺的小溪献上它们冰凉的流水,你远离人烟,你饿得几乎要死,没有人可以发现你,因此人伸手帮助你。在这样的困境中,无需想象你都会眼睛打量着树木,这你惟一的伴侣,不出声地向它们祈求帮助。它们中的一些看起来如果可以,它们弯曲下来的树枝要同情你,其他的向你可怕地咧嘴冷笑,大多数的用它们庄严的静默严正拒绝你的请求。你向橡树,白蜡树或榆树请求,假设你向那边那棵华美的树发出呼吁,它是所有树里头最大的,是森林之王,在树高和树围方面是无可匹敌的;你要赞叹它那极大的树枝,它那长着节瘤的树根,它那有节疤的树皮,它枝干下巨大的空地。你抬头看着它,心想自己是何等渺小之物,你的年岁和它经历的日子相比是何等短暂。你尝试思想那在它上面扫过的狂风,那洒在它上面的日头。它尽管十分伟大,却不能帮助你:如果它比现在高出千倍,它最高的树枝可以横扫星星,然而他不能给你帮助。这是一幅很恰当的图画,表明试图在宗教体系里头寻找安慰,人向你推荐这些,因为这些宗教有极多的人跟随。这个宗教在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得到国王和贵胄的支持,现在有伟大的和合潮流的人的支持,这难道不可以令你满足吗? 和大多数人一道归属同一个宗教,特别是这大多数人包括了地上的权贵,这难道还不够吗? 人的声音岂不就是神的声音吗? 你还要更多的吗? 为什么你要独自站出来呢? 啊呀,这大树不是结果子的树。全心相信耶稣基督的真基督徒,认为走在许多人所走的大路上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他记得他的主人说过那是引向灭亡的:对他来说大多数算不得什么,因为他记得“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他并不认为人多就会使错误的变为正确的,或吓住神对众人的审判,或令永远的惩罚好受多一丁点,我们不羡慕多人走的道路,钉十字架的道路是我们欢喜跟从的。我们不是抱着指望仰望森林中最大的树,而是要看主耶稣,我们的良人,他是树林中的苹果树;对我们来说他果实的滋味甘甜。对我们来说他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他对我们来说是最可爱的,他的教训就是我们的灵粮。你们这敢于挺身而出和基督在一起的人有福的。你们这些找到那引向永生的窄路是有福的。你们这不随波逐流,不随从今世的风俗,而是听到那声音说, “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 的人是有福的。智慧告诉饥饿的人,要选择那单独一棵的苹果树,而不是那一片的最大的橡树或榉树;哦,那从上头而来的智慧已经带领你们这些相信耶稣的人,宁愿有你的救赎主,而不是这世界上的一切伟大人物。

想象一下,你四围游荡,来到据说是森林中最老的一棵树的面前。我们大家对古老的都怀有敬意。古老的事物是有很多吸引人的地方的。如果古老和新奇互相争夺要得大众的喜悦,我实在不知道谁会胜出。当今我们被一种人困扰,他们乐意利用古老事物的吸引人之处,吸引我们国家犯错。他们会告诉我们某一种礼仪,尽管在圣经里找不到有一丝的痕迹,却一定是值得尊敬的,因为它在第四世纪的时候就有人行了;他们以为由撒克逊人发起,有日尔曼人完善的在建筑物里的敬拜,一定就是特别蒙神悦纳的。古老不是一个极大的长处吗? 就好像洁净和敬虔紧密相连,那么肯定古老是和正统连在一起的。然而如果一个古老的礼仪不合圣经,那它只不过是一场古老的闹剧而已。有一些东西是如此古老,它们就是腐烂,被虫咬的,只配被扔掉的。许多称为古老的事物只不过是聪明的假冒,如果它们是真的,它们也只不过是从前生命满有能力和力量时是好的,但现在只剩下骨头和躯壳而已。有一条正直的古道,义人在其中行走,同样有一条“上古的道,这道是恶人所行的”。我们不能因为一样事情古老就肯定它是对的,因为撒但是古老的,罪是古老的,死亡是古老的,地狱是古老的;然而这些事情没有一件是对的,不因为古老的缘故就让人羡慕。不,耶稣基督是我们的主,从我们因信认识他的那一天起,他已经平静了我们的良心,消除了我们的恐惧,籍着相信赐给我们平安喜乐,我们不再被那装扮成古老的谎言在周围迷惑我们,引诱而离开他。其他客旅所喜悦的树可能非常古老,甚至衰残,但对我们来说,我们要选择那有天上的果实的树 — 苹果树是我们所喜爱的,耶稣是我们的良人。仪式主义者可以夸耀他们第四世纪的教义,他们的教父,他们的公会,他们的古老风俗;对我们来说圣经是足够古老的,我们主耶稣的十字架对我们来说是足以令人敬畏的;我们对他心满意足,不再另有所求。对我们来说主要的事情是为我们的灵魂寻找食物,那永不败坏的粮,那可以解我们那极大口渴的果实。我们在救主里头已经找到了,我们不会从救主这里离开。

也许在森林的中,你又饥又渴的时候,你来到一棵出奇美丽的树根前:它的比例匀称,从远处你盯着它你会惊呼: — “神的大工何等奇妙!” 你开始想到那满了汁浆的耶和华的树,他所栽种的黎巴嫩的香柏树。你站在它下面,抬头看那壮观的树干和伸展的树枝,你要再次惊叹那出自至高神之手的自然之美。但是美丽绝不能满足饥饿,当一个人口渴要死的时候,和他谈论对称和品位简直是枉然。他需要食物。这提醒我们现今有人试图用美丽来满足人的灵魂。看看他们礼拜过程:有谁不被他们诸多变幻的服装,他们飘扬的旗帜,他们那镀金的十字架,和他们旋律优美的诗歌所倾倒呢?听听他们的唱诗班,那歌唱岂不是完美吗?如果你想在安息日去听一场音乐会,又不喜欢上剧院,你大可以在大教堂里,在许多教区的教会里上音乐会,同时还几乎可以讨神的欢喜;如果你想满足自己的感官,又不能昧着良心在礼拜天去看歌剧,你可以在教堂里让眼耳得到满足,是的,在一些地方还可以让鼻子得到满足呢;他们把这些娱乐错认为是信仰的操练。和我们进行的简单的崇拜相比较,我们把一切看起来像是表记的东西都去掉,我们厌恶任何把注意力从神身上引开,而关注在次要事物上的东西 — 和这一切相比,对属肉体的人来讲他们的敬拜确实吸引人,那些被品位所牵引的人热衷这样的敬拜就毫不奇怪了。哦,但是如果一个人一旦饥饿要得到天粮,作为管治他思想的力量,他对美丽事物的兴趣就要被降低到非常次要的位置。一旦人心渴慕神,平安,赦罪,真理,与神和好,圣洁,就要寻找主耶稣这棵苹果树,而把其他树忘记,不管它们是多么体态优美。 饥饿的心说,“这些对我不结果子。” 苏醒的良心听着那些在高大的柱子间回荡的吟唱,看着烟如云般上升到头上的拱顶,他要呼喊, “这些歌唱和烟雾对我有什么用呢? 我需要一位救主。”他观看这过程,他看了之后说道, “这些做作的表演对我有什么用呢? 我要在基督的血里得洗净。” 随着烧香的烟升上天空,他对自己说, “哦,和救主功劳的烧香比,这些阿拉伯树脂就算烧上一整天和我又有什么相干呢?” 他心里厌恶发昏,离开这一切现代天主教的华而不实的东西和外在的装饰,他要呼喊, “哦神,你是个灵,那拜你的一定要在心灵和诚实上敬拜。哦我的神,我需要你;我要我里头的属灵的生命,让我可以和你交通,除了在我救主那里我还可以在哪里找到呢? 他要把这给我,他是树林中一切树木唯一结果子的树。”

我们要在森林里继续察看,这样做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一些非常奇妙的树。最近我看到一些例子,树枝很奇怪地互相缠绕,榉树长出长长的下垂的树枝,免得它不能支撑自己,从下面又生出另外一条树枝来支撑它,或从上面垂下来把它钩住,这些树枝实际上互相长在一起。在不受人迹打扰的树林中可以看到奇怪的事情,是在我们排成篱笆的树木上看不到的,在我们的花园里也是观察不到的;树木有自己古怪的习惯,如果按着它们自己可爱的意思就会奇妙地生长。我站在它们下面说, “这怎么可能呢? 这真是太特别了! 它们怎么可以长成这个样子? 互相交接,互相缠绕,扭曲,打结,多么奇妙!” 是的,但如果一个人饥渴,奇妙的事情是不能满足他的。我知道的一些讲道也是如此。如果你从文学优美的角度看它,你要承认它实在奇妙。有一些伟大的演说家,有深度的思想家,我为他们点灯也是不配的,他们的表演实在精彩;我听完他们的讲章后,觉得就像和乡绅共进晚餐的原始卫理公会信徒,他们吃完以后感恩道 — “主,我们感谢你,我们不是每天都有这么好的晚餐,因为它太过丰盛,我们不能领受。” 在听完优美的演说之后我的感觉就是如此,尽管我要提醒你,它完了以后我是一点也记不得了,我的心丝毫不会更好受。当今有多少的布道出版,被宣讲,它们充满了被称为思想的东西。美其名曰 “思想” ,它通常指和圣经清楚教训的相对立,树立新的观念。一个明明白白传讲神的启示的人被称作清教徒的应声虫,陈词滥调贩子,重复二手被推翻信条的人;但是每个星期找出一些新的谎言,告诉你的会众,每次开口都动摇他们对圣经默示的信心,让他们相信没有什么是确定的, 每件事情只不过是人怎样看而已 — 这就是当今的“思想和文化”;在某些不从国教的讲坛上有这种学派最可悲的样板,在座位上有他们那愚昧的跟从者。弟兄们,我们一些人是太古板了,不会被带领走上这条岔路,并且我们的胃口太大了,我们的饥饿如此可怕,口渴强烈难以解渴,让我们不敢离开这苹果树,因为我们总是要吃的;我们不敢离开耶稣基督,因为我们总是需要赦免,总是需要平安,总是需要新的生命,只要我们可以抓住耶稣,我们就不在乎一些如此奇妙的树是如何弯曲它们的树枝的。我们对现代思想的奇妙,或对古老错误的复活不感兴趣。

“若人所想出的一切形式,
用一切方法攻击我的心t,
我要称它们为虚空和谎言,
我要用福音牢牢捆绑我的心.
因为即使我们搜遍全世界,
是的,从日本直到不列颠,
也不会找到一个信仰,
对神如此公义,对人如此安全.”

但我们仍在森林中游荡,依然饥饿。我听到有人说, “啊,这个地方有吃的,你不要夸口你的苹果树:在这伟大的树下,地上铺满了食物。” 我抬头看, — 现在是秋天, — 我看见一棵结满椈子的树,椈子如雨一般落下。 “这里是有吃的地方。” 我听到的是人的声音吗? 不,这是一群猪的咕噜声。请看它们何等满足 — 多么高兴,他们是如何大嚼着从树上落下来的椈子。那边是一片橡树,都在落它们的橡子,这些猪是多么开心! 它们是如何吃着这得回来的东西,催肥自己! 他们安心地大嚼着,好像在说,“你不过来吗?”; “你不过来吗? 不要和我们说那不结果的树:这里肯定有足够的果子。” 同样地我听到从交易所发出的一个声音: — “这是结了金苹果的树,过来吃得饱饱得吧。” 我听到那些娱乐大众的人的话: — “这是可以使心灵畅快的果子,这是渡过一天快乐时光的地方。” 我听到那些快活地跟随罪恶的人的声音, — “这调情,这跳舞,这满杯的酒,这悦耳的琴声,这些是真正的快乐。” 是的,对你们,对你们这选择这些的人来说是的。椈子和橡子对猪来说是够好的了。对你们这些在买卖得利,或在罪中寻欢,或以虚荣为乐,来寻找安慰,实在的安慰的人来说,这些事情是够好的;但一个人,一个神造的人,一个基督在他里面放进一颗新心 — 不是猪的心,而是人的心的人,他需要的是苹果,不是橡子,需要的是灵粮,不朽灵魂的粮食,除了主耶稣基督以外,找不到这样的粮食,因为他是,只有他才是树林中的苹果树。

我可以扩展讲下去,但我不这样做了。我只简单说出这里每一个神的儿女所知道的事情,就是自从我们发现他,主耶稣基督已经给了我们所需要的一切。当我们来到他面前,我们疲倦几乎要晕倒,我们渴求要摆脱自己的罪,但我们现在是已经摆脱了它们,全部摆脱了。我们到了他的十字架跟前,当我们看见他在上悬挂的时候,把重担绑在我们肩头上的绳索开始断开,我们的重担滚进了他的坟墓,从此再也看不到了。我们曾半以为又感觉到了罪,但我们绝不能感觉到,因为如果要察看我们的罪,它们是找不到的了,是的,主说,它们不可以被找到了。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来到救主死在其上的那宝贵十架时,你发现你的罪被涂抹掉了,你在爱子里蒙接纳,从此被造成为承受天国的人。哦,你所吃的这果子是何等甘甜! 哦,那一天你坐在其下的树荫是何等平静让人欢喜;赞美他的名! 你在其他树上搜寻,但你找不到果子:你尝试在其他树枝的影子下安息,但你找不到安息,直到在那沾满鲜血的十字架上,你看到你的罪被赶走,你的拯救被稳妥获得,然后你得安息,得满足。

但主耶稣基督不仅在过去的事情上给了我们满足,请看看他为我们的现在做了什么! 我亲爱的听众,你们当中有些人是从未晓得什么是完全的快乐的。充满激动,欢笑,外表的高兴,然后晚上回家坐下对这一切感到厌恶,我可不把这些称为完全的快乐。那是幻想的泡沫,不是喜乐的真正美酒。但完全的快乐是能够思想地上一切事情,天上的一切事情,还可以说,“我什么也不缺;没有什么是我羡慕的,没有什么是我恋慕的;我得救了;我是神的儿女 — 无始无终的神是我自己的父。我在往他自己荣耀的家里去,如果死亡现在就击打我,这算不得什么,或者如果我可以有幸再活五十年,对我也没有两样,因为一切都是好的,不能更好了。如果十字架是我的份,它们是神给的;如果我有困苦,它们是为了我永远的益处效力的;如果我有损失,我籍着我的损失可以得着;如果我拥有一切,我看到神在这一切事情里中;如果我一无所有,我依然看见万事都在我的神里面:没有我更渴慕的了。基督是一切,基督是我的,因此我拥有一切。” 这就是基督徒今天所处的地位。坐在基督的树荫下,基督的果实对他来说何等甘甜。让我问你,你可以想象得出在任何其他地方你还可以享受这如此的心灵平静,这如此的幸福吗? 嗨,我认识有病人在病痛中比世人在健康中更加有极大的快乐;我认识有穷人比那没有救主的富人绝对平安得多,满足得多。唯有耶稣基督在过去满足我们,在现在使我们欢喜。对于将来,那找到基督的人不仅仅是心满意足地盼望将来,不仅仅是没有一丝惧怕,更是带着喜悦的期待和希望。那些使其他人颤抖的让我们欢喜。有死亡这么一件事情:感谢神,有这样的事情。有谁要永远在这里活着呢? 那把这个地方和那更美之地分隔开来的窄窄的小溪,我们每一个人都要趟过。有谁愿意不是这样呢? 不惧怕越过它,相反我们有时候说 —

“哦万军之主,把波浪分开,
让我们现在登上天堂.”

审判? 基督徒不因想起它而害怕。有谁会定他的罪呢? 是主的再来吗? 信徒对此没有畏惧,不,这是他最大的盼望。 是永远,和它永不止息的循环吗? 他对此不害怕,因为对他来说这是他喜乐的高潮,是永永远远的。哦,那拥有基督的幸福的人,那在耶稣里安息的快乐灵魂啊,他们可以说出其他人不可言说的话 — “我的良人在男子中,如同苹果树在树林中。” 亲爱的听众,他是你的良人吗? 你可以宣告他是你自己的吗? 如果你可以,那我肯定你就要和这节经文一道见证救主令人心满意足的大能,要和拉夫艾斯金一道宣告 —

“愚昧人如何反对,
我甘甜的经历却实证
在千片树林当中
耶稣是树中之树.”


(待续)

TOP

 3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