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在灵里拾取麦穗 得 2:15

II. 第二,我们要思想和讲述一位谦卑的拾取麦穗的人。路得是拾麦穗的,她可以作为一个例子去说明每一个信徒在神的田地里当如何行。

信徒应当是一个拾取麦穗的人,如果他喜欢,他就可以把整捆麦子带回家;如果他能够,他是可以不仅仅是拾取的人;但我用拾取麦穗的人为例子,因为我相信基督徒极大多数时候都是这样的人。有人会问:“基督徒为什么不去把整地里的都收割了,把所有的麦子带回家?”如果他能够,他是可以这样做的;如果他喜欢把整捆麦子背在背上,把它带回家,他是可以这样做的。如果他要驾着一部大马车来,把地里的都带走,他是可以得到所有的;但通常我们的信心是如此之小,我们只能拾取,我们只是拿走神已经如此丰富预备的祝福里的一点点;尽管有时候信心确实拿很多,享受很多,然而当我们把它与可以享受的互相比较,拾取麦穗的人就是信心的真实写照,对微小的信心来说更是如此。它能做的一切就是拾取;它不能把麦子装车带回家,或者把一捆麦子背在肩上,它只能一根一根地拣起来。

我可以再一次说,这位拾取麦穗的人,在她劳动的时候,要忍受极大的劳苦和疲倦。她一大早起来,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一片田里;如果那被封起来了,她要步伐沉重走到另一片田里;如果那片田被封了,或者麦子都被拾取干净了,她要到另一片地里。整天的工夫,尽管日头晒着她,除非她坐在树下,休息,使自己畅快一会儿,她还是要继续弯着腰,收拾她的麦穗;不到夜幕降临她是不回家的,因为她希望,如果这地是好的,她要尽可能在白天拾取所能拣到的一切,除非她双手抱满她如此渴望找到的丰富饱满的麦穗,否则她是不愿意回去的。

亲爱的,让这成为每一位信徒的光景;让他不要害怕在事奉他的主的时候有一点点的疲劳。如果拾取回来的是很好的,在灵里拾取的人是不介意拾取时疲劳的。一个人说:“每个星期天我上教堂要走五里路;”另一个人说,“我走六七里路。”非常好,如果这是福音,这就是值得的,不仅仅走六七里路,走六十里,七十里都是值得的,因为这要丰丰富富给你回报。拾取的人一定要对劳苦,麻烦有所准备;他不可期望每一件事情都非常轻易地临到他自己身上。我们不可以为挨着我们的家总会有一片地给我们去拾取;那片地可能在村子最远的那一头。如果是这样,让我们徒步跋涉走到那里去,使我们可以手里,怀里都装得满满的。

但我接着要说,拾取麦穗的人要为她拣到的每一串麦穗弯腰。骄傲的人为什么不能在神的话语之下受益?你们这些高贵的人为什么不能从许多福音工人那里得到任何好处?为什么,因为他们要牧师为他们去拾麦穗!除此以外,许多牧师把麦穗举得太高,高高在他们头顶之上,他们几乎都看不到了。他们说,“这事情很奇妙”;他们羡慕那高举麦穗之人的聪明。我是希望尽我所能把麦穗撒在地上;我不想把它举得太高,使你们摸不着它。一个原因是我不能;我没有那才干,把它高举到你们看不到的地方;我的能力只容许我把麦子撒在地上,这样人可以把它们捡起来。如果麦子是撒在地上,那么人人都可以拣到。如果我们只是向富人传讲,他们可以明白,但穷人不能明白;但是当我们向穷人传讲,如果富人愿意,他们是可以明白的;如果他们不喜欢,他们可以去别的地方。我相信那真正拾取麦穗的人,要得到属灵的粮食,就必须要弯腰把它捡起来;我会很高兴弯下腰去认识和明白福音的。要听福音,去哪里都是值得的;但是当今,人们要他们敬拜的地方一定要有精致的尖塔,他们的牧师要穿精美的袍子;他们一定要最流畅地去讲道。但这不是主命定的方法;他定意要有明白,简单,忠心的讲道;因着这般讲道的愚拙,他要救那些相信的人。亲爱的朋友,要记住,拾穗的人要得到什么都必须要弯下腰。

下一点,拾穗的人所得到的,是一根一根得回来的。确实有时候她会得到一大把,但这是例外,不是常规。就路得的例子来说,一把一把的麦子是故意为她撒落在地上的,但通常的方法是一根一根拣起来。拾取麦穗的人弯下腰,首先拣起第一根,然后是另外一根,然后再一根;一次只是一根。亲爱的,有立刻可以得到一把的地方,也有去拾取的地方;但如果你不能得到一把,就去一根一根地拣吧。我听说某些人,习惯听伦敦一位他们喜爱的牧师讲道,当他们到了海边,就说:“在他以后我们就不能听其他人讲了;我们不再上那家教堂了。”所以星期天一整天他们都留在家里,我想他们是忘记了那节经文,“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他们不能拣起一大把,所以他们不愿意拣起一根。所以这些可怜的人挨饿:他们很高兴再次回到家里。如果他们只能拣到一根,他们是应当回去的;牧师如果不能给他们这个就是一位可怜人了;如果他们只能拣到一根,这就是值得去拣的。如果只是神的一句话,如果我们思想它,它要给我们好处。那么,让我们满足,去一根一根地拣;如果我们可以,让我们拿走一整捆;但如果我们不能,就让我们一次拣一根好麦子就好了。

一位朋友说:“哦!我根本听不下一些牧师讲的;他们传讲的,真理和错误是如此混在一起。”我知道他们是这样;但如果你从这些当中连一两根麦子都得到不,这就奇怪了。有很多的稻草,没有要求你把这些拿走;但如果你不能拣出一两根好的谷物,这就很特别了。你说,“那个人传讲的错误使我思想很不安。”无疑是这样的;但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假的放在一旁,拣出纯正的真理;如果布道中没有纯正的真理,一个好办法就是把它倒过来读,那么这肯定就是纯正的了。我曾经听过一个这样的人讲,当他说事情是这样这样的,我对自己说,不是这样的;当他说这样这样的事情会发生,我说不会发生;这样我就享受这讲道。他说神的百姓因着他们的罪会灭亡;我只需要把“不”加入他说的这句话,这就变成何等甘甜安慰的信息! 当你听到一篇坏的讲道,这就是缓和传道人所讲东西的方法。然后,归根到底,你可以让他的讲论给你带来灵里的思考,使你得益。但无论你去哪里听神的话语,你都必须要满足于一根一根拣起麦穗。

请留意下一点,拾取麦穗的人拣起来的,她是把它握在手里;她不是把它捡起来,又把它扔下,好像一些人在灵里拾穗所做的那样。在布道的开始有一个好的看法,但你们是都是张着大口听下一个好看法,就让第一个溜走了。然后到了讲论快要结束的时候,也许又有另外一个亮光,试图抓住这个,你就忘记了所有其他的。所以当讲道结束的时候,几乎所有的都没有了;你就像一个拾取麦穗的人那样聪明,她早上出发,拣起一根,然后把它扔下,再拣起另外一根,然后再扔下,又拣起另外一根;到了晚上,她要发现她所得到的 — 嗨,是什么? — 她一切的辛苦什么也没有得到。听讲道时也是这样:一些人竖起耳朵,然后就像竖起耳朵一样快快把它们放下。

但有人会说,“我保留了几乎全篇的讲道。”我的朋友,我很高兴听到这个;但请容许我只说一句。许多人几乎是得到了全篇的布道,在回家的路上都把它给弄丢了。极多的事情取决于我们从神的家回来的路上我们的所作所为。我听说过一个基督徒,有人看见他一个星期天在全力急忙赶回家。一个朋友问他为什么这样匆忙。他说:“哦!两三个星期天前,我们的牧师给了我们一篇最蒙福的讲道,我真是很享受;但是当我一走出教堂,就有两个执事,一个往这边拉,另一个往那边拉,直到他们把整篇讲道撕成了碎片;尽管它是一篇最蒙福的讲道,我回家一句话也记不起来了;它所有的滋味和膏抹都被那些执事夺走了;所以我想今天晚上我要快快回家,祷告着再思想这讲道一次,根本不和他们说话。”亲爱的,从敬拜的地方直接回家,这总是最好的方法;如果你开始闲聊,说这说那,你就要失去讲道的所有滋味和膏抹;所以我建议你们聚会以后尽可能快回家;很可能,这要比你平常所做的更能从讲道中得益,也会从敬拜中得益。

还有,拾取麦穗的人把麦子带回家打谷脱粒。当你听完一篇讲道,给它打谷脱粒,这是一件有福的事情。 很多人打传道人,但这样的好处不及打讲道的一半。他们开始这样那样给他找碴,他们以为这是在干好事;但这不是。亲爱的,当你听了讲道,把它拿过来,铺在默想的打谷场上,用祷告的连枷击打它;这样你们就可以从它里面得出麦粒。但除非你给讲道脱粒,否则就得不到好处。嗨,那就好像拾麦穗的人把她的麦子放在屋子里。老鼠要找到它;在这种情形里,这对她没有好处,反而给她麻烦了。这样,一些人听了一篇讲道,把它带回家,容许他们的罪把它吃光了;就这样这给他们损害,而不是祝福。但是那懂得如何好好给讲道打谷脱粒的人,是把它放进脱粒机里,充分脱粒,是学会了一门好手艺,从中他要大得益处。

我听说过一位上了年纪的苏格兰人,一个星期天从教会里回来,比平常回来得早。他的妻子看到他那么快就回到家里,就对他说,“唐纳,讲道都完了吗?”“没有,”他回答说,“它是都讲了,但是离完了还远着呢。”我们应当把讲道带回家,去行传道人讲的事;我说的打谷脱粒就是这个意思。但你们一些人把讲道带回家就心满意足了;也许你们很愿意讲一点关于它的事情;但没有用默想和祷告给它彻底脱粒。

然后还有一点,那位好妇人,在打谷之后,毫无疑问后来还把谷壳筛去。路得在地里这样做了;但对你所听的讲道你几乎是不能这样做的;其中一些筛选一定要在家里完成。还请留意。路得没有把糠带回家,她把这留在身后的地里。筛选你所听的每一篇讲道,这很重要。亲爱的朋友,我不希望你们成为海绵一样的听众,把倒进耳朵里的一切都吸收掉。我希望你们都是筛选的人,把宝贵的和糟糕的分别开来。对所有的牧师来说,在一定程度上麦子都混杂着糠秕;但是我注意到,一些听众有一种可悲的嗜好,就是取了所有的糠秕,把麦子留在身后。一个人宣称,当他离开屋子,甚至在这之前,“传道人讲了一个奇怪的故事,下一次我去参加派对,我岂不是有了一个好的话题吗?”另外一个人说,“司布真先生用了这样这样的用语。”如果你听到一个人这样说,你知道该怎样对他讲吗?你应当说,“停下来朋友;我们都有毛病,也许你和其他人的毛病一样多;你不能给我们讲一些司布真先生讲过的好东西吗?”“哦,那我记不得了;那都没有了!”正是这样;人很容易记得坏东西,但他们很快就把任何好的给忘了。让我建议你们去筛选布道,默想它,把糠秕和麦子分开,留心那好的。这是属天拾穗的真正艺术;愿主把这教导给我们,使我们可以“丰丰富富得到祝福”,使我们可以满有主的眷顾和好处,得到满足!

(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