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对"得救信心" 的研究 作者 平克(Arthur W. Pink)

第3部分

第8章 带着我们的感情到基督这里来

“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 (约6:37)

主耶稣这样宣告。神在创世之前已经把他的百姓给了基督,现在按着重生给了他们一个接受基督的心。“心”既包括认识也包括感情。在前面一章我们指出人在不认识基督的时候,是不会(也不能)“到基督这里来”的;同样真实的是,当人的感情远离在他以外的时候,没有人会(也没有人能够)“到基督这里来”。属血气的人不仅认识是笼罩在黑暗中,而且他的心是彻底与神对抗的。“体贴肉体的,就是与神为仇。 (不仅是敌对,而且还是“仇敌”本身)” (罗 8:7); “为仇”不止是一串敌对的思想,它本身就是感情上的憎恨。所以当圣灵使一个人成为“在基督里新造的人”的时候,他不仅更新他的认识,还彻底改变他的心。

当信心使我们看见属灵的事情,我们的心就被爱慕这些事情的爱所温暖。请留意来11:13里的次序,我们在这里被告知,和先祖们对神允许的信心联系在一切的是,他们“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这个用词表明极大的爱慕。当认识被圣灵更新,然后内心就被一种对基督温柔的渴慕吸引,到他那里。当圣灵乐意在我心里向我显明基督奇妙的爱,那么对他的爱就被生出来,作为回应就出去到他那里。留意约壹4:16的次序,“神爱我们的心,我们也知道也信。神就是爱。住在爱里面的,就住在神里面,神也住在他里面”;使徒把知道(不是理智上的,而是灵里的)放在相信的前面,而这两者都是在与神的爱联合,相交之前的。我们因着传统,教育,听或看所得到的对基督和天堂的光照和认识是绝不能点燃我们的感情的,但是当神的爱被圣灵“浇灌在我们心里“(罗 5:5)的时候,所产生的是何等的不同!

在关于我们这个题目方面强调的实在是太少。为了证明这个说法,请仔细衡量下面这个问题:为什么传道人和写单张的人引用“不信的必被定罪”多于引用下面这句话超过百倍:

“若有人不爱主,这人可诅可咒”(林前 16:22)?

如果我们正确保持真理的平衡,我们就一定要小心观察圣灵在新约里是怎样不同地使用“相信”和“爱”的。请思考下列经文:“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不是”信靠”)神的人得益处” (罗 8:28); “神为(不仅是相信,还是)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林前 2:9); “若有人爱神,这人乃是神所知道的”(林前 8:3);“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不是“相信”,而是)爱慕他显现的人” (提后 4:8);

“生命的冠冕,这是主应许给那些爱他之人的 ”(雅 1:12);

“没有爱心的,就不认识神;因为神就是爱” (约壹4:8);

“若不是差我来的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 (约 6:44)。

在上一章我们看到这种“吸引”的一部分在于圣灵对人的认识的超自然的光照。它也包括了圣灵改变人的感情去归向基督。他按着罪人的本性在他们身上动工:不是用外界的强力,比如像用在不愿意的动物身上的强力,而是用灵里的影响或能力去感动他们内在的部分:

“我用慈绳(慈原文是人的)爱索牵引他们” (何11:4)

— 这是通过使他们的判断在理智上知罪,通过向他们表明在基督里有比在受造物,或对属肉体愿望有罪的满足上无限多得多的良善和福气;通过赢取他们的心归向基督,通过向他们传递一种大能的认识,就是他的极其卓越,完全满足他们的需要来完成的。对于那些相信的人来说,“他就为宝贵” (彼前 2:7) — 他如此宝贵,他们愿意舍弃世界和万物,使他们可以“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 (腓 3:8)。

正如在开始一章比较详细说明的那样,属血气的人的感情是远离神,和时间和感官上的事物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所以他不愿意到基督这里来。尽管神的仆人努力用福音动人的音乐吸引他,他是完全闭耳不听。正如主在那个关于盛大筵席的比喻中所讲的那样:“众人一口同音的推辞”(路14:18),一个人宁愿要他的田地,另外一个人要他的财物,另一个人则是他的社交娱乐。除了大能的神的能力和圣灵在人心里的动工,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击破罪和撒但套在人身上的咒语,把他的心回转过来,离开必要消亡的事物,转向不会灭亡的那一位。他用他秘密,不可战胜的动工在神的选民身上做成这事,向他们启示基督位格的可爱,他恩典的无限丰富,把他的爱浇灌在他们心里,感动他们去把握他慈爱的邀请和宝贵的应许,以此来甜美地在他们身上的动工,吸引他们。

这节经文最为有福地向我们说明了这点:

“我的良人从门孔里伸进手来,我便因他动了心”(歌5:4)。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心门(徒 16:14),或者更具体来说,“信道的门”(徒14:27)是向基督关闭的,他所爱的对象是如此恨他和不情愿,他们不愿起来为他开门。但尽管不受欢迎,他的爱却是不可征服的,他不受邀请就温柔地进来(他不是把门撞开!)。他用“手”开“门”,这是一个比喻,说明他有效的恩典挪开他选民心中各样的拦阻(见徒11:21),把这心赢取过来归向他自己。他藉着他的圣灵满有恩惠进入的果效,在“我便因他动了心”上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比喻,表明感情被挑动来追求他 — 参看赛63:15,门12。我们要把这一段的看见归功于约翰吉尔那 无法比拟的对雅歌的注释。

当人心被回转离开世界归向神,离开自我归向基督,离开对罪的爱进到爱慕圣洁,这就是何等一个恩典的神迹被作成了! 这就成就了神在结36:26所讲的立约应许的成就,“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没有人是极爱金钱,但不愿意为了他比所花金钱更看重,用这金钱去购买的某样东西而与这笔钱分手的。属血气的人看重物质胜过属灵的事情,但是重生的人爱基督胜过所有其他的事物,这是因为他已经被造成为一个“新造的人”了。那把心和基督绑在一切的是一种灵里的爱。

这不仅是承认那拯救人的真理那么简单,而是对它的爱,这是至关重要的先决条件,这从帖后2:10 可以清楚看出,

“因为他们不领受真理的心,使他们得救"。

一定要仔细看这句话,否则我们可能得出错误的结论: 这讲的不是爱真理,而是领受真理。一些人有前者,但没有后者。我们遇见过耶和华见证人,和基督兄弟派打过交道,他们会令许多真正的基督徒感到惭愧:这些人在漫长一天的工作之后,花整晚的时间勤奋查考圣经,这不只是为了满足好奇心,他们的热情持续好几年,他们的圣经对他们来说就像天主教徒的“念珠”和“玫瑰经”对他们来说一样宝贵。所以也是存在着一种属血气的对基督的“爱”,对他强烈的委身,是并非出于一颗得到更新的心的。就好像一个由敬虔的罗马天主教徒抚养大的人,带着对圣母玛利亚深深的敬畏和真诚的爱长大;同样一个人被新教徒的父母认真加以训练,从幼年起就被告知耶稣爱他,长大了对他有一种真正,但是是属血气的爱。

人可能对圣经所有的教训都有一种历史性的信心,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真理的大能。人也许对神真理的一部分有属肉体的热情(正如法利赛人的样子),然而心却没有得到更新。人也许因着在表面上接受神的真道而感受到喜悦的感情 (正如那些心是石头地的听众:太13:20),而“惹事的根”却是缺乏的。看到受苦的救主那悲惨景象,人可能(和那些基督走向十字架时为他哀哭的那群妇女一道,路 23:27, 28)泪水纵情而流,然而对神却铁石心肠。人可能在神真理的光中欢喜(正如希律的例子一样:可6:20),然而却不逃离地狱。

因为存在着一种和“领受真理”对立的“爱真理”,一种对基督的属血气的爱,是与对他灵里的爱相对立的,那么我怎么可以肯定我的爱是属于哪一种呢?我们是可以这样分辨这些“爱”的:第一,一种爱是部分的,另外一种并非如此:它看重圣经的教训,但不看重它命令的责任;看重圣经的应许,但不看重它的诫命;看重基督的祝福,但不看重他的所有权宣告;看重他祭司的职分,但不看重他君王的统治;但是在灵里爱基督的人并非如此。第二,一种爱是偶尔为之的,另一种是常常的:当个人的利益得不到满足时,前者就停下来,后者却非如此。第三,一种是暂时的,软弱的,另外一种是持久的,强有力的:前者快快消失,后者喜欢战斗,前者不能胜过,不能控制内心,后者掌管人心,如死之坚强。第四,前者不能使拥有它的人变得更好,后者改变生命。

那使人得救的“到基督这里来”就是感情被转回,固定在他身上,这可以在后退的实质上得到进一步显明,后退是始于人心离开基督的。请留意它是如何归溯回启2:4所讲的真正源头的,“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不是失去)了。” 我们回到基督身边这个事实和实实在在是通过认识对感情进行动工的效果表现出来的。我们可以在太26:75找到这种震撼人心的例子,

“彼得想起耶稣所说的话,鸡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他就出去痛哭”:

这“想起”不仅是历史性的,而是一种蒙了恩的 — 他的心被这所融化。当圣灵在我们里面动工,“更新”我们的时候情况也是如此。我可能想起一件过去的罪,却没有因此按理应的谦卑下来。我可能用一种机械式和猜想式的方法“想起”基督的死,感情却没有真正得到感动。只有我们的认识被圣灵唤醒,我们的心才会被大大感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