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对"得救信心" 的研究 作者 平克(Arthur W. Pink)

第3部分

第10章 试验


对那些从来没有以致得救地“到基督这里来”的人,基督会对他们说,“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豫备的永火里去。”思想这句话,这就应当使我们血脉冰封,使我们察验自己的良心,心里害怕。但是哎呀,我们真的大大担心撒但会在我们许多读者身上削弱这句话刺透人的力量,安慰他们说他们是已经到基督这里来了,对他们说,对此有片刻的怀疑,那么他们就是傻瓜了。但是,哦亲爱的朋友,你当认识到,你那不灭的灵魂是悬于一线,你在永世里是和那些蒙福的人在天上,还是和那些受咒诅的人在地狱里,这取决于你是否真正实在“到基督这里来”,你岂不会加倍小心读下面的话吗?

1.有多少的人以他们对基督正确的教义观为安稳。他们坚信他的神性,他圣洁的人性,他完全的生活,他代替的死,他身体的复活,他升天到神的右边,他现在在高处代求,以及他的第二次再来。同样许多人也是这样相信,雅各写信给这样的人,提醒他们“鬼魔也信,却是战兢” (雅2:19)。哦我的读者,使人得救的对基督的信心远远不止是认同圣经里关于他的教导;而是把灵魂交出来给他,让他来拯救,放弃其他一切所有,完全顺服于他。

2. 有多少的人错把没有怀疑当作是他们已经到基督这里来,以致得救的证据。他们想当然地认为自己有,却没有清晰的证据。但是读者,一个人凭信心得着基督,这和一个人把钱放在保险柜里,或者把地契交给他的律师保管,一年也不看一次是不一样的。不,基督是一个人吃,咀嚼,消化,用他的胃不断对付的“粮”,他以此得滋养,被加力:约6:53。口头上空空承认的人以良好的自我感觉,而不是以基督为粮。

3. 有多少的人错把感情的挑动看作是圣灵把人的感情激活过来。如果人因着传讲神的话语而哭泣,仅仅在外表上观察的人就会大受鼓舞,如果他们走向前,坐在“懊悔凳”上,为他们的罪哭泣,痛哭,这就被当作神已经令他们知罪,拯救他们的确实表现。但是神恩典超自然的动工比这要深入得多。眼泪不过是在表面的,只是性情的问题— 就算按着本性,一些对事情最有体会的人是表现出最少的迹象的。神要求的是心里的哭泣,是属神的为罪悲伤,这击破罪对人心的辖制,是重生的证据。

4. 多少的人错把对那将来忿怒的恐惧当成是对罪的恨恶。没有人想下地狱。如果人的理智确实知道地狱的实在,在某种程度上相信地狱的折磨有说不出的可怕,那么人可能会因着可能要受永远燃烧的苦而思想极为不安,良心恐惧,心里焦虑。这些恐惧可能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是的,它们的效果可能永远不会被完全抹去。拥有这些的人可能受到一位神忠心的仆人的事奉,听他描述圣灵如何动工,深深耕犁,然后得出结论自己就是这样的人,但却根本没有在生命中彰显出对基督的爱,以及所有追求去尊荣他,荣耀他的具体表现。

5. 多少的人错把虚假的平安当作真平安。一个人里面对火湖天然的恐惧苏醒过来,他自己的良心使他受苦,他所听到的讲道令他更害怕,那么他岂不会像一位落在水里快要淹死的人很想抓住救命稻草吗?让今天的一位假先知对他说,他所要做的一切只是相信约 3:16,那么救恩就是他的了,他会多么急切去接受这样的“柔和的话” ,尽管他的内心没有改变。他得到保证,只要坚信神爱他,基督为他死了,那么再也没有什么要求他去做的了,他的重担没有了,平安现在充满了他。然耳十有八九这“平安”只不过是撒但的鸦片,使他的良心沉迷,使他昏睡一直下到地狱里去。“我的神说,恶人必不得(真正的,灵里的)平安,” 除非内心得以洁净,否则没有人能够得见神(太5:8)。

6. 多少的人错把自信当作属灵的确据。我们每一个人很自然对自己有很好的看法,对自己有很好的盼望,和哈曼一样以为,“王所喜悦尊荣的,不是我是谁呢”。也许读者马上会说,我肯定不是这样:我根本不是自恃过高,我把自己看作是一个没有价值,有罪的人。是的,人心是如此诡诈,撒但会如此立刻利用各样的东西来达到他的目的,以致这些对自己非常卑微的看法可以被人津津乐道,以此为安息,向自己的心保证说你一切都很好。背道的扫罗王一开始对自己也是看得很谦卑(撒上9:21)。

7. 多少的人把一个应许变成他们信心的唯一根基,所看的不超过它的字句以外。就是这样,犹太人被律法的字句所欺骗,因为他们从来看不见摩西事奉的属灵精意。同样,很多的人被好像徒16:31,罗10:31等等这样的应许的字句所欺骗,不去看它们里面的基督:他们看他是珠宝盒里的珍宝,但止息在外面的描述之上,决不把握那在里面的宝藏。但除非人认识基督这个人,除非人真正降服于他的主权,除非人接受他自己进入他们的心,那么相信应许的字句就根本没有帮助。

我们写上面的这些话,为的是神可以乐意使一些口头空空承认的人苏醒,离开他们虚假的平安。但为免得基督的小子们跌倒 ,我们用约翰班扬所写的《来,欢迎到耶稣基督这里来》里的一段话作为结束:“我们怎么可以知道这些人是到基督这里来呢?回答是:他们为罪哭泣,因它负担沉重,看它是极其痛苦的事吗?他们从它那里逃跑,好像逃跑离开一条至人于死地的蛇吗? 他们为他们自己的义的不足,不能在神面前称义而哭喊吗?他们向主耶稣呼求来救他们吗?他们能在基督的一滴血里看到更多的价值和功劳,可以拯救他们,超过世上所有要定他们罪的罪吗?他们小心不要犯罪得罪耶稣基督吗?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宁愿要基督,为他的缘故把全世界撇在身后吗?他们愿意(有神帮助他们)为他的名,为他们向他表达的爱承受危险吗?他的圣徒对他们来说显为宝贵吗?如果这些事情都是如此,这些人就是到基督这里来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待续)

TOP